©查无嘉里AC | Powered by LOFTER

Closer · 再近一点



▲ 宜嘉 / 短篇 / 下篇

△ 家[保]教[姆]段x叛逆嘎 / 小清新 / 一颗糖

◆ 仍然感谢我恩宝宝(´▽`ʃƪ)




- I was doing just fine before I met you.

- We ain't ever getting older.




06



午后的阳光懒洋洋地照在段宜恩脸上,他看了眼时间,刚过两点,和王嘉尔约着的时间点快到了,他打开车门走进热闹的校园。

今天是王嘉尔高中的运动会,王妈妈没有时间来参加,王嘉尔只能叫来段宜恩。

“嘶——怎么不接电话。”

段宜恩站在树荫下给王嘉尔打电话,不少女同学走过,对着他窃窃私语着,他拿着王嘉尔喜欢吃的寿司,漫无目的地在校园内走着。

走到教学楼后的小花园,段宜恩瞧见了一男一女在接吻,刚想叹息现在的学生不得了时,他定睛一看,那个棕毛异常眼熟,等走近了些,才发现是王嘉尔。

段宜恩皱眉,心情莫名不好起来。

女生的手搭在王嘉尔的肩上,勾着他的脖颈,因为身高原因,她踮着脚。王嘉尔单手搂住她的腰,脸微微侧着,两个人鼻尖抵着鼻尖,唇齿交缠。

段宜恩站在原地,捏着包装袋的手越捏越紧,王嘉尔放开女生,捏了捏她的脸颊,又在她的嘴角印上一吻。女生笑得很开心,往他怀里缩了缩。

“王嘉尔。”

段宜恩将寿司扔进垃圾桶,冷眼看着他,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王嘉尔听到后回过头,段宜恩已经走了过来。

“宜恩哥哥你来了呀。”

“不学习就是谈恋爱去了对吗?”

段宜恩面无表情,但是有眼力见的都会感觉到他正在生气,王嘉尔撅了撅嘴,揉了揉女孩的头发,让她先离开。

段宜恩觉得这个动作实在碍眼,冷哼一声别过头。

“你别生气啦,我保证我成绩上升!你不要告诉我妈妈哦。”

王嘉尔拽着段宜恩的手臂,撒娇起来。

段宜恩甩开手,大步流星地走出学校,留王嘉尔一个人。

他坐在车里,电话号码按了一遍又一遍,最后还是拨通了王妈妈的手机。

“阿姨,王嘉尔在学校里有女朋友,我觉得您应该好好跟他谈一谈。”



07



王嘉尔垂头丧气地回到家,被段宜恩甩在学校着实让他有些生气,不过谁让自己先犯错呢,正在想怎么哄段宜恩时,看到妈妈一脸严肃地坐在沙发上。

“你过来。”

王妈妈的语气不算好,王嘉尔一脸莫名其妙地走了过去。

“我交钱送你去学校,不是让你去谈恋爱!”

王妈妈站起身扇了自己儿子一巴掌。

“我是不是再放纵你,你就可以给我抱一个孙子回来了?你才多大?”

王妈妈气急败坏地拿起桌上的水杯往地上砸,水花沾湿了王嘉尔的裤腿。

“你也是搞笑,我谈恋爱碍着你什么了?”

“我多大?我问问你,我今年多少岁,我班级是几号,你知道吗?”

王妈妈一时语塞。

“我死了你也不见得管我。”

王嘉尔生气地将书包甩到墙上,转身跑出了家。

一个人在街上走的时候,才意识到钱包和手机都塞在了书包里,饿着肚子也没办法联系人,王嘉尔惆怅地走着。

“段宜恩真讨厌,真讨厌。”



08



凌晨一点,王家大宅还灯火通明,王妈妈收起伞,站在家门口。

“小段吗?你在学校吗?嘉嘉他……他离家出走了,外面在下雨,我找不到他……”

王妈妈焦急万分地给段宜恩打了一通电话,

“阿姨您别急,我跟同学在聚会,现在他们还没散,我先出去找找,您别哭。”

段宜恩安抚好王妈妈,挂断电话后跟朋友打了声招呼,立马走出酒吧。

没有想到室外下起了倾盆大雨,甚至还带着雷声。

段宜恩不安地在店里买了一把伞。

“完了,他怕打雷啊。”

段宜恩因为喝了酒不敢开车,只好徒步沿着街走出去。

他在大街上喊着王嘉尔的名字,开始慌神。

“我就不应该告诉王妈妈…”

段宜恩懊恼地挠着自己的头发,他太担心王嘉尔会消失了,这是他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为一个人心慌。

他走在大雨中,电闪雷鸣让他更加焦心,这个城市太大了,大到他找不到王嘉尔所在的方向,他甚至不知道去哪里寻找他。

伞被风雨吹散,段宜恩崩溃一般甩开那把新伞,他的衬衫被雨浸湿。刘海湿答答地贴在额头上,狼狈不堪。

手机铃声划破只有雨声的天空,段宜恩接到一通陌生电话。

“你好,我们是南一路分局的,有个叫王嘉尔的少年走失了,问他他什么也不说,只让我们给这个手机号打电话。请问你现在能不能来接他?”

段宜恩激动地答应着,站在街边寻着出租车。

到了目的地,段宜恩淋得透湿,走进警察局,慌张地寻着王嘉尔,走到休息室时才发现窝在角落里的他。

“你是找他的吗?”

警察走过来问着,段宜恩没有理会,径直走到王嘉尔身边。

小孩儿正瑟瑟发抖着,看到有人过来,又往墙边缩了缩。

“嘉嘉…”

段宜恩唤着他,王嘉尔猛地抬头,他伸出手想要段宜恩过来,段宜恩立马上前拥住小孩儿,王嘉尔感受到他身体的温度,委屈地哭了起来。

“你怎么才来啊…”

他哽咽着,圈紧了段宜恩的脖颈,将眼泪尽数擦在他淋得透湿的衬衫上。

“我怕…你怎么才来…段宜恩你真讨厌…”

王嘉尔哭的越来越凶,像个小孩子一样。

段宜恩搂紧了王嘉尔,生怕下一秒他又会不见。

“你吓死我了,你不要乱跑了。”

王嘉尔窝在他怀中,点了点头。



09



在回家的车上,王嘉尔靠在段宜恩的肩上沉沉地睡了过去,长长的睫毛搭在眼睑上,微微颤抖着,因为酒精作用,段宜恩有些晕乎,也靠着王嘉尔的小脑袋闭上眼。

“段宜恩…”

“嗯?”

段宜恩听到自己名字,睁开了眼。

“段宜恩的手机号是…”

“下雨天…”

“害怕就要打给他…”

王嘉尔嘟囔着,段宜恩摸了摸小孩儿的额头,好像发烧了,他皱眉碰着他还绑着绷带的手。

“不让人省心。”

段宜恩用手掌贴上王嘉尔微烫的侧脸,将他的小脑袋往自己胸膛上贴近了些。

是他的温度。



10



段宜恩正在帮朋友的社团招新,说是帮忙,其实就是刷脸。

他坐在座椅上满面笑容地对着学妹学姐介绍着社团活动,在她们春光焕发的表情里招进来不少人。

“宜恩,你弟弟来找你。”

有同学叫住他。

“弟弟?”

段宜恩递给面前人一张表格,疑惑地回复。

“对啊,眼睛大大的,超好看,我看穿了高中校服,手上还打着石膏呢,门卫不让进。不是你弟弟吗?”

段宜恩听了后才发觉是王嘉尔那个小家伙。

“你过来顶着,我去找他。”

段宜恩起身往门口走,身后的女孩儿推了推朋友,让她快跟上。

段宜恩走了五分钟,又怕小孩儿等急了,忙跑了起来。等气喘吁吁跑到校门口时,却在门房里看到了坐在钓鱼椅上喝茶的王嘉尔。

他正容光焕发地跟门卫在吹嘘着自己挡住倒下的梯子拯救学妹的光荣事迹,耀武扬威的样子让段宜恩忍俊不禁地笑起来。

果然是个小话唠,认识不到几分钟的门卫都开始附和着他。

他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个生病刚痊愈的人。

“早知道不跑了,小子聊得还挺欢乐的。”

段宜恩正准备推门而入,身后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段…段学长……”

段宜恩搭在门把上的手又缩了回去,转身看着面前脸红的女生。

“有事吗?”

段宜恩礼貌地回应着。

“那个……我…”

女孩扭扭捏捏得不肯继续说话,旁边的朋友推推搡搡着,段宜恩抱臂看她,知道她接下来的台词是什么,刚想说话,女孩儿的朋友将她推向前,她跌倒进段宜恩怀中。

“她喜欢你!”

女孩儿的朋友笑嘻嘻地说着,段宜恩有些难堪,不知所措。

“喜欢就能随便搂搂抱抱啦?”

王嘉尔打开门房的铁门,他有些用力,铁门被弄得咯吱咯吱作响。

“你!起开!”

王嘉尔用还绑着绷带的手吃力地指了指女孩儿,一脸不可一世。段宜恩听到王嘉尔的话,沉下眼,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退,嘴梢染上笑意。

“你是谁?”

“我谁你管的着吗?”

王嘉尔白了女生一眼,拉着段宜恩骂骂咧咧地走出校门。

“长的跟个二愣子似的……”

“你说什么?”

段宜恩扯住王嘉尔,将小孩儿拉向自己。

“没说什么,段老师,该上课了!”

王嘉尔笑嘻嘻地看着段宜恩,抬起左手捏了捏段宜恩的脸。

“你叫我什么?”

“段!老!师!”

“那王同学,你管老师的私生活做什么?”

“我喜欢!”

“喜欢?你先管好你的小女友吧。”

段宜恩突然想到王嘉尔接吻的场景,眼神暗了暗。

“你烦死人了,说好不提了,我分手了!分!手!了!”

王嘉尔有些恼怒,转身要走,却被段宜恩再次拉了回来,他将小孩儿圈进怀里,闻着他带着清香的脖颈。

有些心动。

王嘉尔被禁锢在段宜恩怀中,不安分地乱动着,正想转身跟他说些什么,后颈突然感觉到了一丝温暖。

是段宜恩贴近了他,带着小心翼翼,吻在了他的发根处。

王嘉尔红着脸不敢动了。

“分手就好,好好学习。”



11



时间太快了,王嘉尔从高二到高三,最后到毕业那一天,一切都像是一晃而过。

段宜恩的课业忙了起来,已经几个星期没有联系他,王嘉尔给他发过短信,说希望能够在毕业典礼上看到他。

段宜恩没有回复,他便默认了他不会来。

王嘉尔带着不合适的毕业帽,却还是用期待的眼神在家长中寻着他的身影。

“嘉嘉。”

有人在叫他,他回过头,发现是妈妈。

“妈!”

王嘉尔笑了起来,跑过去拥住王妈妈。

毕业典礼开始后,王嘉尔握着毕业证,在坐席上不甘心地找着那个人熟悉的样子,却怎么样都找不到他。

王嘉尔失落地低着头。

“下面有请我们高中已经毕业的学长,段宜恩来为这一届毕业生致辞。”

校长在台上兴高采烈地说着,王嘉尔猛地抬起头。

段宜恩从后台走上去,灯光照在他的脸上,熠熠生辉。

他现在才知道原来段宜恩是他的学长。

“大家好,我是段宜恩。”

台下热烈的掌声让王嘉尔有些恍惚,他什么都听不见看不见一样,耳中眼中似乎只容下了他一人。

现在的段宜恩正在闪耀在聚光灯下,王嘉尔忍俊不禁,浮想联翩。

段宜恩发完言,鞠了一个躬,直起身时,特地看向了王嘉尔的位置。

他看到小孩儿离开了座位。

段宜恩走出礼堂,正要给王嘉尔打电话时,被他撞了个满怀。

“宜恩哥哥!”

段宜恩抱着怀中的人,不禁失笑。

“宜恩哥哥,我成年了。”

棕色头发的男孩儿仰着头看抱着他的人,离他更近了些。



这一年,王嘉尔十八岁,段宜恩二十一岁。




◆ END.

标签:宜嘉
热度: 286 评论: 22
评论(22)
热度(286)

幸福化作小精灵 跑来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