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嘉里AC | Powered by LOFTER

Closer · 再近一点


▲ 宜嘉 / 短篇 / 上篇

△ 家[保]教[姆]段x叛逆嘎 / 小清新 / 一颗糖

◆ 感谢我恩给我的灵感 / 不要忘了我也是会写糖的人



- Now you're looking pretty.

- And I can't stop.

- No,I can't stop.



00



王嘉尔趴在桌案上睡着了,眼镜的圆框因为贴近桌面而歪在他的鼻梁上,可能有些膈应,他皱了皱眉。

段宜恩放下身边小孩儿刚写过的卷子,叹了口气,伸手轻轻地摘下他的眼镜,看了一眼他的睡相,嘴角上扬,又继续拿着红笔在他的试卷上圈圈点点。

“怎么又错了。”

他轻声说着,本以为不会吵醒身边人,结果王嘉尔趴在桌上开始嘟囔起来,段宜恩俯身去听,等听清楚内容,又开始发笑。

“宜恩哥哥,下次成绩单,记得帮我签字呀。”



01



段宜恩第一次见到王嘉尔时,他正躺在自家的沙发上,抱枕搭着小腹,含着棒棒糖津津有味地看着漫画书。

段宜恩唤他名字他也不理。

“唉,这孩子就是被我惯坏了。”

王妈妈端着装有苹果块的盘子走了过来,不好意思地对着段宜恩笑了笑,又将盘子递给段宜恩,他礼貌地接过来。

“宜恩,你妈妈说你可以来帮嘉嘉补习,我才冒昧去请你来,不知道耽误了你的时间没有?”

段宜恩咬着苹果,连忙摇着头。

“不耽误,我大二,还很空闲。”

“很闲不知道泡妹吗?来管我做什么?”

王嘉尔翻过一页纸,顺着他的话回了一句嘴。

“王嘉尔,好好说话!”

王妈妈有些生气地走到沙发边,拿掉那本漫画书。

“天天只知道看这些没营养的东西!”

“不需要你管我!从小到大就没管过我,现在想管咯?我谢谢您,来不及了。”

王嘉尔甩开枕头发着脾气,双颊被气得染上了绯红,整张好看的小脸透着粉色,可爱极了,像个不能招惹的小狮子。

王妈妈刚想说什么,手机铃声蓦地从餐厅边传来,王嘉尔听到后冷笑一声,抱着手臂看着一脸为难的母亲。

“接啊,然后又要走了对不对?”

王妈妈难堪地将漫画书放在茶几上,匆忙地走到餐厅拿手机,段宜恩略有尴尬地坐在一旁看着母子争吵的场景。他瞟了一眼站在沙发前握拳的王嘉尔,收回视线后又像是看到什么似的惊讶地抬起头。

这小孩竟然在流眼泪。

“你看什么看?”

王嘉尔红着脸抬起手,用手背抹了抹眼角的泪花,赌气地对着段宜恩吼了一句,拿起漫画书走上楼将自己关进了房间。

“不好意思,宜恩,公司还有事,我要去处理一下。”

王妈妈拿着包穿上外套,匆忙地出门。

“你帮我照看一下嘉嘉吧,我可能很晚回了,陈妈会给你们做饭的。”

段宜恩应了一声,随着关门声响起,他无语地站在王嘉尔家偌大的客厅里。

看来管教王嘉尔这个任务,并不简单。



02



段宜恩走上楼,轻悄悄地打开王嘉尔的房门。

小孩儿正窝在单人沙发上,新染上的棕毛搭在沙发后背上,他背对着段宜恩,不时传来“咯咯”的笑声。

没心没肺的,小孩子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

“嘉嘉。”

段宜恩轻唤他的名字,王嘉尔立马警觉得不做声,他站起来转身看正在门后的段宜恩。

“我妈走了?”

王嘉尔抚了抚自己的刘海,问着。

“嗯。”

“那你也可以离开了。”

王嘉尔下了逐客令,将漫画书朝桌上一扔,落下的空气吹动了放在桌面的成绩单,缓缓飘落在段宜恩的脚下。

“满门红啊。”

段宜恩捡起来一看,不禁笑出声,毕竟可以门门考零分的人,也是非常厉害。

“呀,谁让你看了?”

小狮子再次炸毛起来,迅速地奔向段宜恩想去抢他手中让他丢面子的成绩单,却被地上杂乱无章的书本、游戏机给绊倒。

王嘉尔惨叫一声,准确无误地落入了段宜恩怀中。

“小心点。”

段宜恩抱着他的腰,成绩单别在手中,夹在他的手掌和腰之间。王嘉尔的棕毛蹭到了他的侧脸,痒痒的。

“你…你……你离我远点!”

王嘉尔的脸蛋再次红起来,他挣脱了段宜恩的怀抱,伸手试图再去争抢成绩单,却被段宜恩躲了过去,他将成绩单藏在背后。

“知道丢人?”

段宜恩嗔笑着脸红的人。

“啊西…给我!你烦死了!”

“不给又能怎么样,我反正也都知道你的成绩了。”

段宜恩走进王嘉尔的房间,关上房门,将手中的成绩单折了四折,轻放在王嘉尔的桌上。王嘉尔咬着糖果,目不转睛地盯着段宜恩的动作。

这个人,好像一张白纸一样,做什么都很轻柔似的,没有脾气。

“是哦。”

王嘉尔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恍然大悟一样。段宜恩看着他一下子变得蠢萌的样子,不禁失笑。

“你怎么老笑啊?我很好笑?”

段宜恩连忙摆手,很自觉地坐上了王嘉尔的旋转椅上,他拍着桌子,示意王嘉尔坐过来。

出乎意料,他乖乖地坐了过去。

“你作业呢。”

“没带回来。”

“考卷呢?”

“撕了扔了。”

“课本呢?”

“……”

王嘉尔沉默了一下,挠了挠后脑勺。

“在哪儿?”

段宜恩看着眼前小孩儿抓耳挠腮的样子,追问着。

只见王嘉尔转了一圈,从床下扒出自己的书包,翻了老半天才从里面拿出一本书,他递给段宜恩,一双大眼睛盯着他。

段宜恩接过书,狐疑地看了一眼睁着眼睛无辜样子的小孩儿。又将视线放回手中的书上,打开一看,段宜恩无语地扶额。

王嘉尔的课本上,全是涂鸦的痕迹,几乎没有一处是空出来的,课本上的字全被遮挡住,更让人惊讶的是,这些涂鸦倒也美观,活生生将一本数学教科书变成涂鸦板。

“你画的?”

段宜恩又翻了几页,每一面都相同。

王嘉尔点着头,捧着脸。

“妈妈不让我学美术。”

他嘟着嘴,无意识地撒着娇,段宜恩若有所思地听了进去,放下课本,安慰似的揉了揉他的棕毛。

“你别碰我!讲不讲题了你!”

王嘉尔害羞地拍掉段宜恩的手,太奇怪了,面对这个人,他老是脸红,以前对待妈妈请来的家教,他不是无视就是去整蛊他们,没有一个会像现在这样同坐在一起。

王嘉尔看了一眼段宜恩,这人长的还真好看,跟仙子似的。

一定是自己的外貌协会在起作用。

嗯,一定是这样的。



03



段宜恩跟王嘉尔和平相处没两个星期,王嘉尔就把自己的右手弄骨折了。

王妈妈因为工作原因出差,从医院接回王嘉尔的任务,自然落给了段宜恩。

“你有没毛病?梯子下来了不知道躲吗?”

段宜恩开着车,一脸不爽地对着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王嘉尔唠叨着。

王嘉尔嘟着嘴,用左手按着手机屏幕。

这个人刚来的时候一副柔柔弱弱,性冷淡的样子明明还挺讨喜的,现在才相处几天就原形毕露了。

“喂,我这是英雄好吗?要不是没我,那小学妹早撞的头破血流了!”

“行了吧你,闭嘴,就是个闯祸鬼。”

红灯,段宜恩停下车,转头看了一眼满脸不高兴的王嘉尔,他侧过身,王嘉尔看着眼前人突然放大的五官,吓得脸红起来。

“你搞啥!”

段宜恩伸出手去拉安全带,绕过王嘉尔打着石膏的右手,给他系好。

“能搞啥?你成天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段宜恩看着他泛红的脸,嗔怪地捏了捏他的鼻尖,又坐回座位,踩下油门。

这下王嘉尔的脸更红了,捂着刚刚被段宜恩捏过的鼻尖,嗷呜地叫着。

而罪魁祸首正掌着方向盘,嘴角微微勾起。



04



等到了晚饭点,陈妈将饭菜端上桌,王嘉尔撒着杰尼龟拖鞋,像个老大爷一样一摇一摆地坐到餐椅上。

段宜恩正准备舀汤喝时,才发现王嘉尔仍然瘫坐在椅子上,饭菜一口都没动。

“你不吃?”

“你看看我的手!我怎么吃?”

王嘉尔吃力地抬起自己的右手,又因为扯到了伤口,吃痛地皱了皱眉。

“你别告诉我你要我喂你?”

段宜恩抱着自己的饭碗,一脸嫌弃地看着面前的小孩儿。

“不然呢?不然我饿着?你忍心?”

王嘉尔用左手托着自己的下巴,眨着眼看他,段宜恩没有办法,拿起他的碗筷,夹着菜喂给王嘉尔。

“麻烦。”

段宜恩微张着嘴,看着王嘉尔咀嚼着食物,自己也跟着合上嘴。

“嘴巴不承认,行动很诚实嘛,宜恩哥哥。”

王嘉尔含着菜,口齿不清地讲着。

“你叫我什么?”

“宜恩哥哥呀!”

“行了,你自己吃吧,恶心坏了。”

段宜恩真站起身,结果双腿被王嘉尔的脚给困住,迟迟不能移动。

“啊——张嘴!”

最后还是被小孩儿缠着喂完了饭菜,还顺便喝了一碗汤。



05



“你这不是都会写吗?之前怎么就喜欢得零分?”

段宜恩用红笔勾画着王嘉尔的解题过程。

“我以为我成绩差点,我妈会对我多上心点。”

“没想到她更狠心了,扔了几个家教来管我。”

王嘉尔正吃力地拿着指甲剪剪着右手上的倒刺,因为不习惯用左手,显得笨拙极了,一不小心剪到了指甲肉,疼得倒吸了一口气。

“笨。”

段宜恩拿过指甲剪,轻轻地握住王嘉尔的手,先含住了他破掉的指尖,舔舐掉冒出来的血珠。

“喂喂!你干嘛!”

王嘉尔吃惊地叫嚷起来。

“消毒懂不懂?别乱动。”

他拿着指甲剪,小心翼翼地剪掉那根碍眼的倒刺。

“你不孤单吗?”

段宜恩抓住他的手,又给他修剪了一下指甲边缘,看着他的眼睛问着。

“孤单?习惯了吧。”

“我偷偷告诉你哦,我这么大了,我还是特别怕打雷下雨。小时候有我妈陪,长大了,没人陪我了,我还是害怕。”

王嘉尔盯着自己被修剪得圆润的指甲,声音变得委屈起来。

“以后怕,给我打电话。”

段宜恩将卷子翻过一面,用红笔在题号上打了一个圈。

“你做做这题,解题思路告诉我就行。”

“你说啥?给你打电话?”

王嘉尔两眼放光地问着。

“是的。”

“哇!宜恩哥哥你可真好!”

王嘉尔扑向段宜恩的怀中,被扑上的人稳当地接住了怀中的小家伙,揉了揉他毛茸茸的脑袋。

“赶紧给我写题吧你。”





◆ TBC.

标签:宜嘉
热度: 318 评论: 7
评论(7)
热度(318)

幸福化作小精灵 跑来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