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嘉里AC | Powered by LOFTER

The Final Show · 最终演出

▲ 短篇点梗 · 车神段x新手嘎

△ 伪POV / 赛车

◆ 感谢天雨饱饱的点梗(´▽`ʃƪ)




01 王嘉尔 · 首秀



洛杉矶的夏日。

地下往地面上升的热流将大地包裹在炎热中,停留在上空的烈日将这赛道烘烤得仿佛要炸裂崩塌。

这是我第二次来到这座天使之城,在我的记忆中,第一次踏进洛杉矶,也如这夏日一般,不过,那是含着倾盆大雨的燥热。

我坐在赛车里,目光呆滞地望着前方,观众席上沸沸扬扬的呼喊声让我焦灼不安,我用手指点着方向盘,听着裁判的宣判。

刚才的比赛,我以两秒之差落后于第一名,即使我知道新闻报道会夸赞我与车神仅差一点距离,但没有得到第一,我便不乐意。

所有的荣耀都该是我的。

我愤愤不平地看了眼计分表,在我名字上方赫然写着“Mark”四个字母,我跳下车,走到那辆刚才一直领先于我的银白色奔驰W196前,用手指骨架处敲了敲他的引擎盖。

“Hey,get off your car.”

那人被罩在头盔下的眼睛正盯着我,而我也不甘示弱地回看他,见他不作动作,我走到车门旁重复了一遍。

“I said,get off your car.”

他轻笑了一声,将头盔取了下来,我这才得以看清他的脸。

他的五官像是雕刻上去的艺术品一样好看,长着一张亚洲面孔,却染了一头金发。

他跃下车,站在我面前,看入迷的我晃过神来,下意识往后退,却被他拦腰搂进怀中,我还没来得及推开他,他竟然俯身吻了下来。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放大的面孔,大脑放空了五秒,在他妄想侵入我的口腔前一刻,狠狠地推开他。

大屏幕映着我惊慌到发红的脸,全场唏嘘不已。

“记得命令我前要称呼我的名字段宜恩。”

他再次走近我,捏住我的下巴,手指指尖擦过我带着水光的嘴角,用不标准却很好听的中文说着。

“王嘉尔,好久不见。”



02 段宜恩 · 出场



洛杉矶的夏天太热了,即使生活在这里好几年,也无法改变我对它这温度的厌恶。

没有比赛的日子我便窝在Pub里喝酒,既能偷得一点清凉,也能逃避一下赛场上的压力。

Justin扔给我一张邀请函,是即将在印第安纳波利斯赛场举办的F1预热赛,我对前者的赛事还是保留热情,而预热赛却着实让我无语。

我扔掉邀请函,皱着眉问Justin,预热赛是什么。

他捡起我扔掉的纸片,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从信封中拿出那个男孩儿的照片。

“It's not important what match you need attend,you just need to know,your boy is coming for you.”

我听到他的话,接过那张照片,里面的少年和三年前一样清秀,唯一不同的是他的黑发被染成了招摇显眼的银发,在阳光下和他的笑脸一样熠熠生辉。

我知道Justin是什么意思,拍了拍他的肩。

“Thanks.”

咽下最后一口白兰地,醇厚绵长的酒味在我唇齿间蔓延,刚放下酒杯,吧台内的女人便贴上我的手,替我倒入半杯酒水,我看到她谄媚的眼神,弯起嘴角,将带着清香的金朗姆含在嘴里,勾住那女人的下巴,含住她娇嫩的唇瓣,将酒送入她的嘴中。

一个很缠绵的吻,她妄想继续,却被我推开,Justin拿来一张方巾,我擦了擦嘴,准备出门。

“Mark,你今天怎么没…继续?”

Justin叼着烟,向那女人瞟了瞟,一脸看好戏的眼神。我回过头回答他。

“My angel should not be defiled.”

对呀,终于找到了我的小天使,怎么能够再沾染其他人。



比赛的那天很快到来,我没有用我那辆替我摘冠车神称号,人们口中称呼为“带着伤口”的Jordan 191上场,而是选用了Justin为我改装的奔驰W196。

我还不想让王嘉尔认出我。

进入赛场后,我一眼便看出那辆停在起跑线,耀武扬威的红色玛莎拉蒂250F是王嘉尔所驾驶的赛车。

果不其然,他没带头盔走进赛道,坐到车内,将有些略长的头发扎成了苹果头,小脸通红地被罩在赛车服里,嚼着口香糖,眼里似乎放不下任何人。

他看了我一眼,嘴角弯了起来,似乎知道我的称号一样,对我竖了中指。我冷眼看着他,天知道我对他的挑衅有多兴奋。

比赛毫无悬念,尽管我放慢了速度,他在我车后穷追不舍,我还是拿下了冠军。

看到我的小天使一脸挫败地望着记分牌的样子,我还是很得意的。

等到他走过来,扯高气昂地让我下车,我总算忍不住亲吻他的欲望。

小天使的味道,太甜。

“你他妈有病?”

王嘉尔推开我时,用中文爆了粗口,我还没来得及回应他的暴怒,记者便围攻过来将我们俩分开。

王嘉尔开始变得明亮了。



03 王嘉尔 · 中场



太累了。

洛杉矶的夜晚比白天更要适合我。

我强装笑颜地盯着镜头,不间断的闪光灯在我面前晃动,最后一个问题结束,我疲惫地从记者会离开,独自驾驶着车逃向练习场。

从昨天下午比完赛,被那个中文名叫段宜恩的男人强吻后,到刚才,围绕着我的,全是铺天盖地的采访和举着话筒拿着录音笔的记者。

“你跟车神什么关系?”

“与车神速度仅差两秒,你有什么想法?”

“接班车神Mark的新生车手Jackson”

这些问题,名号,压的我喘不过气来。

三年前,我还是一个跟着父亲在赛车改装中练手的新人。

那是我第一次观看由我改装的赛车参赛,比赛落幕那一刻,众人拥护着第一名选手,驾驶着我独爱的那辆Jordan 191的他抱着摔破了的头盔,淋着大雨穿过人群,落寞的模样,我一辈子都记得。

当初踏入这个圈子,我只是想找到他,能够跟他说句抱歉。可后来的一次又一次荣获第一,那种想要找到他的感觉,越来越少。

等到昨天我输掉了比赛,却仍然要面对镜头,我才想起他,想起他的失败,我才意识到自己在寻找他的这条路上,开始迷失自我。

“也难怪找不到他了,他一定不想看见我。”



等到达赛车场,黑暗已经将城市吞没。

我停进地下车库,正往看台区走时,听到了赛场上的漂移声,疑惑地往回走。

待我顺着场内的灯光看向车道时,我愣在了原地。那辆车,正是在三年前洛杉矶F1预赛中获得第二名次,我第一次改装的车。

我慌忙走进场,待灯光再一次扫射到车手的脸时,我后退着躲在了候场区。

竟然是段宜恩?

我难以置信地矗立在原地,他将车倒回起跑线,走下车来到计时器前看了一眼秒数,又退回监控室,来来回回倒退看着自己刚刚的动作,拐弯角度。

微弱的灯光照着他轮廓分明的脸,他正颦眉,咬着下唇,似乎在懊恼刚才的失误。

我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临近八点,气温仍然不下降,而他却埋没在黑暗和热流中,不断地练习。

我走上前,等他抬头时看到我,明显没有料到。

“小车王,怎么有兴趣重回你失败的赛场?”

他收回惊讶,关掉显示器,抱着手臂看着我,额头上的汗沿着他的下颚线滴在地上,他没去理会,倒是饶有兴趣地调侃我。

“要你管。”

我扯高气昂地想转身走,他扯住我将我拥入怀中。我挣扎着要跑,奈何他力气太大,我动弹不得。

“你还真不记得我了啊。”

“你让我徘徊在生死线上,我怎么能不管你。”

我听得云里雾里的,还没提问他就吻了下来。我越发想逃,他将我桎梏得更紧。吻从轻柔变得强烈,我快喘不过气来时,他才将我放开。

“你是见到我就霸王硬上弓吗?这么缺爱怎么不去找别人!”

我气急败坏地反驳着他,他却一脸温柔地望着我,随后拉住我的手往赛道上走。

他将赛场的灯全部打开,整个露天赛场变得灯火通明,我的双眼一时间没有适应过来,疼得闭上眼,他突然把我压在那辆赛车的车前盖上,开始解我的衬衫。

“呀,你他妈变态啊?”

我羞红了脸躲闪着,他无视着我的挣扎,将我抱起坐在车上。

“你自己送上门的。”

他的气息萦绕在我耳边,我甚至开始接受他的进攻,慌乱中我摸到了车前的一块擦伤,上面那金属被破坏到变形的棱角刺伤了我的手指。

段宜恩握住我的手,轻舔着流出来的血珠。

我突然意识到这辆车的主人真的是他。

他好像会读懂我的想法一样,轻笑着问我。

“想起来了?”

那个大雨滂沱的下午,一辆辆在雨中拍打出水花的赛车,所有人浸湿在雨声里的呐喊,和他即将飞撞到栏杆前的刹车声…

每一个场景我都历历在目。

那种积攒在心里多年的懊悔在这一刻随着手指上的碰伤迸发,我下意识哭了出来。

“对不起。”



04 段宜恩 · 负伤



三年前,我还是一个不出名的车手。

像所有新人一样,我渴望着能够一战成名。我开始不断参加比赛,Justin总提醒我不要太争强好胜,我不以为然。

在F1的预选赛前,Justin给了我一辆新车,墨绿色的Jordan 191。

“我师傅的儿子改装的,你试试。”

我在练习场上徜徉恣肆,不得不说,这一辆车在我过往所驾驶的车中,是性能最好的。

预选赛开始那天,我跟Justin的师傅交流了几句,便被叫去准备。

“爸爸,我的初作今天会上场吗?”

我听到那个少年的声音,转头看了他一眼。黑发,一双大眼睛像是会说话一样。

可惜我没有时间去认识他,比赛即将开始。

我信心满满地握住方向盘,听到哨声与远处的挥旗,踩下油门,我成功甩过三名车手,在绕过第三个弯道,天空下起了大雨。

我毫无防备地被雨扰乱了所有思绪,观众席上的呐喊声仍在继续。

雨水模糊了我的眼睛,我看不清前方,等我晃过神来时才发现我即将撞到护栏。

“Anti lock brake system!”

场外一个声音突然出现。

我下意识踩住刹车,转动方向盘,在短距离中刹车,并且成功绕过护栏。

等我准备踩下油门继续比赛时,却忘了后方仍有赛车在继续,在我的突然停顿时,后方赛车毫无防备地跃过我,狠狠地撞到我的前车盖,停在前方,我在冲击下摔掉了头盔。

全场静穆了。

半晌过后,前车制动起来,我恢复镇定,迅速反应过来,踩下油门紧追其后。

等我以第二名的名次越过终点线时,我松了口气。

“对不起…对不起…那场比赛是我害了你…”

我看着身下红着眼睛哭了起来的王嘉尔,心疼的替他抹去了眼泪。

他并没有害我,尽管ABS防抱死系统在F1中是被禁止的,我也因此被迫取消了比赛资格。但在当时的情况中,如果没有这,我绝对会撞上栏杆,甚至致死。

“傻瓜。”

“我从来没怪过你,你的道歉没有必要,但你来的太晚。”

我捧起他的脸,轻轻地贴上他的唇,他没有回避,我便俯身吻住他的锁骨。

听到他的闷哼,我抱起他坐进车内,他看着我准备脱下他的衣物时才开始慌张。

“别……别…”

我笑了起来,轻轻地抚着他光滑的后背,安慰着他。等进入时,他疼得哭了起来,却还是顺承着我的吻。

“段宜恩…”

我的小天使叫着我的名字,我抱紧了他。

这一天我等的太久了。



05 宜嘉 · 最终演出


段宜恩在二十二岁的那一年遇上了刚成年的王嘉尔。

如今他已二十五岁,而王嘉尔也已经逐渐成熟起来,他已经成为了可以与自己并肩的赛车手,不再是当年染着黑发笑得格外耀眼的少年。

印第安纳州的夏日,似乎与洛杉矶的不相上下。

王嘉尔看着在颁奖台上接过奖杯的段宜恩,不禁想起来赛前他塞给自己的纸条。

他说过,比赛结束才可以看。

王嘉尔又看了一眼段宜恩,转过身往场内走去,手挡着阳光,又放下捋了捋手中的纸。

“我以为那是我人生中的最终演出,却从未想过,遇到你,我的演出才刚刚开始。”

王嘉尔笑着回头去找那人,却发现颁奖台上已经空无一人。

再回头,他撞进那个温暖的怀抱中。




“小天使,谢谢你。”





◆ END.

热度: 202 评论: 7
评论(7)
热度(202)

幸福化作小精灵 跑来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