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嘉里AC | Powered by LOFTER

Bloom · 为你盛放

▲  @MARKSON PIE·马克森派 

▲ 点梗作品,代写作业段x帮找代写嘉

▲ 双向暗恋,7358字一发完

 

 

 

单独艾特这位点梗的,和我不熟的 @九儿么么哒 ,切记:文中代写作业和代画行为千万不要模仿,自己的作业自己写!

 

 

 

* 我为你保留炽热的爱意,从你缓缓向我靠近开始,我便只为你而盛放。

 

 

01

 

 

段宜恩睡眼惺忪地半眯着眼,手无力地撑着自己脑袋,等眼前暗下一度时,他不慌不忙地用手指在鼠标上胡乱点了两下,屏幕散出的微弱光线瞬间变得明亮起来,屋子里也亮堂了许多。他一边坐直身子,一边伸手在电脑边的薯片袋子里捞了捞,发现空无一物,扫兴地看了眼时间,现在已经将近凌晨四点。

 

他想着这个点该不会有人下单了,虽说七夕将近,但暑假尾声也随之而来,这几天段宜恩的淘宝小店生意不断,尽是些小学生中学生的订单,忙活的他该写不完了。

 

 

 

谁能想他一个二十五岁的人了,还在帮着人家写作业呢。原因不过是他在暑假初始之际便上架了一个新产品,就是代写作业。原本刚开始下单的人寥寥无几,等刚一迈进八月,那订单可是唰唰地进来,段宜恩还没来得及得瑟自己的商业头脑,就被源源不断的作业快递给淹没了。

 

八月刚过一半,他那不算小的客厅地板上尽是作业簿和零散的答案纸,有各种密卷,也有学校自订的校本。垃圾桶内还有十几根用完的水性笔,0.38和0.5的笔芯不尽其数。

 

 

 

他正准备起身去浴室洗个澡躺下时,还没关机的电脑响了一声,是淘宝店来消息的声音。

 

段宜恩烦躁地翻了个白眼,好不容易写完上一批作业,这还没过几小时就又来新的,这么些客户还真是时时刻刻阴魂不散。他叹着气坐回老板椅上,点开不断闪动的小头像,等会话框展开,映入眼帘的头像让他不禁一愣。

 

这不是隔壁的小王吗?

 

 

02

 

 

王嘉尔望着那堆小学数学应用题,愁得要把脑袋挠秃噜了。他艺术生出身毕业两年,将近六年时间没碰过数学,高中时候也是选的文科,跟数字有关的能躲就躲,现在竟然砸在了自己侄女的暑假作业上。

 

在古灵精怪的小侄女走之前,王嘉尔可是口口声声对着她宣称着自己二十号前能给她写完,但在他们离开的这两天里,他两面题都没看完。

 

“真不知道这老师怎么摧残祖国的花朵的,三百面应用题,写明年去?”

 

王嘉尔躺在沙发上,借着落地灯的亮光,他咬着笔盖,右手拿笔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他现在有点后悔了,后悔小时候自己拿老爸的剃胡刀,以剃头来威胁他妈别让他去上奥数班。

 

“书到用时方恨少啊。”

 

他叹口气,准备刷淘宝买点东西以解忧愁时,灵机一动想到代写这种服务。

 

王嘉尔高中时期就是美术生,代画这件事他常干,不然也不会以每五分钟一张速写而闻名全校,高中买画具的钱大部分都是靠这活儿赚来的,他想着以前有代画这服务,现在也肯定有代写这种活吧,王嘉尔一边想一边兴高采烈地在淘宝上搜索“代写作业”。

 

大屏幕上首先映出的是一家红红火火的大字报版面,王嘉尔皱着眉头瞄了两眼,这店主描述的宛如一个洗脑微商,不像是代写作业,倒像个传销组织。他撅撅嘴换了下一家,挑着挑着像是在买衣服一样挑剔,还得抓一个合自己眼缘的。

 

约莫到了半夜四点,他总算看到一家满意的,店主的封面简洁明了,店家名字和头像都很简单,王嘉尔没多想就私信了店主。

 

“可以代写作业吗?20号以前写完。”

 

本想着现在大半夜该不会回复了,王嘉尔想着退出app去睡觉时,屏幕上的会话框有了回应。

 

“可以的。”

 

王嘉尔正兴高采烈地想着赶紧下单时,对方又发来了一句话。

 

“王嘉尔对吧?我是你邻居,不用下单了,你送过来我写吧。”

 

看到这一句话,王嘉尔愣着想不出怎么回复时,本宁静的房间内想起突兀的敲门声,他心跳得太快,脸都不自觉地泛起红晕。

 

该不会是隔壁小段吧。

 

 

03

 

 

王嘉尔的邻居叫段宜恩,上个月刚搬来小区,那人染着紫灰色的头发,五官精致,又看着弱不禁风,但凑近了看似乎还有点肌肉。他们俩第一次碰面时,段宜恩正搬了一箱东西往电梯里走,王嘉尔抱着一袋零食,按着按钮等他进来,他这人一向颜控,看到段宜恩那张巴掌大的脸蛋后,小脸一红。

 

更要命的是人帅哥还和颜悦色地对着他笑着说“谢谢”,好听的台湾腔撩得他耳朵发热,明明人家什么都还没做。

 

“你也住37层啊,我也是。”

 

正在王嘉尔脑补着两个人未来相碰的火花时,段宜恩先开了口。王嘉尔猛地回神,支支吾吾地一边回答他“啊,是,对,我也住37层”,一边摸着自己的鼻尖笑。

 

“以后多多关照。”

 

电梯到达37层后,两人相继走出,王嘉尔按下密码锁时,段宜恩刚放下那个繁重的大箱子,趁他没进门时,对着他说着多多关照。

 

王嘉尔乖巧地点了头,局促地打开门躲进屋。两人相遇的短短几分钟,段宜恩随便的一个动作都让他脸红心跳。他已经忘记了这种悸动的感觉,就像多年不碰画笔,他都要忘记在画板上如何构型、排线了。

 

他明白这是心动,而且是仅限于一个人的心动。

 

 

 

王嘉尔紧张地走到门口,他拿起手里的手机,检查自己的发型没什么问题后才放心大胆地开了门,第一眼没瞧见来者后,他走到门槛上往右边侧身,刚好看到了正倚着墙面玩手机的段宜恩。

 

“二十号之前写完,很急吗?”

 

段宜恩抬眼看着王嘉尔,脑袋却还是抵着墙,微微倾下,手中的手机被他锁了屏放进裤子荷包里。他的普通话不算标准,兴许是配合着夜色,段宜恩的声音轻飘飘的,带着气音。王嘉尔不好意思地朝他笑,左手还拿着刚刚用过的草稿纸。

 

“多大了?还要写作业啊。”

 

看着王嘉尔手上的纸,段宜恩这才想起自己过来的初衷,他笑着靠近王嘉尔,调侃他一句后,看到他面色的变化,不以为然地接过他手里已经被画的乱七八糟的纸张,定睛一看,那上面全是小学生背的算数公式,旁边还被画了几个不同表情的杰尼龟,段宜恩觉着可爱,刚想开口说话,草稿纸便被王嘉尔抢了回去。

 

“我...我给我侄女找的,我帮她写,但是写不完。”

 

王嘉尔红着脸往屋里走,手忙脚乱地给段宜恩找拖鞋穿。

 

整个楼层只有两间住宅的缘故,一到半夜就显得特别安静,段宜恩跟着王嘉尔进屋后关门,楼层走廊里敞亮的灯光随之熄灭。王嘉尔耳间一直捕捉着每个段宜恩动作所带来的声音,明明周遭没有杂音,他听得只觉吵闹。

 

“怦怦”声在他左胸膛回响,王嘉尔默念着“冷静”,却发现段宜恩每近他一步,都让他心神不宁。

 

“你侄女的作业?这个叔叔过于称职了哦。”

 

段宜恩站在他身边,语毕还伸手揉乱了王嘉尔刚刚还好整以暇的头发。他不得反抗,也不想反抗。凌晨三四点钟,两个就见过一次面的大男人共处一室,他一见钟情的心上人就在自己杂乱无章的客厅里,坐在沙发上,正挨着自己翻看着侄女的数学题。

 

这进展让王嘉尔这个画漫画的都不敢画进去。

 

 

04

 

 

段宜恩搬进来的一个月里,除开第一次见面,他遇上了王嘉尔好几次。

 

有时候是在小区超市里,王嘉尔拿着绿色的购物篮,慢吞吞地在鲜果区里晃荡,过长的刘海被他顺着两侧扎了上去,刚好在后脑勺上面一点位置成了一个小揪揪,他盯着榴莲看的认真模样让人只觉可爱。还有一次是他准备下楼晨跑的时候,刚下电梯就看到从另一个电梯里往外冲的王嘉尔,他穿着休闲装,样子匆匆忙忙,在段宜恩眼前一晃而过。

 

每一次的遇见都是偶然,王嘉尔却没有一次发现了他,段宜恩像一个悄悄观察着王嘉尔生活的记录员,他的每一次可爱都让段宜恩忍不住记下来存放在脑海里。

 

其实他不是刚认识的王嘉尔,高中时候,段宜恩比王嘉尔大上一届,高三时候的集训压得段宜恩喘不过气来,他是学校里理科班少有的艺术生,要命的是他的数学成绩格外突出,很多比赛学校都请他来带头参加,都说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在比赛里忙得不可开交时,段宜恩只能把自己的美术作业托同学带去给高二的学弟画。

 

段宜恩那时候知道学校里有个画画很厉害的小学弟,他只知道对方姓王,画技一流,尤其速写。人物比例和构造摸得清清楚楚,交出来的作业又快又能合格。但他也有原则,就是每个人只能在他这里代一次画,还得是紧急情况,段宜恩的同学聊起王嘉尔时都还笑着“小子还挺有原则”,除此之外,他对王嘉尔再没多余的了解了。

 

后来有一天中午,段宜恩刚比赛完从会场回到学校时,发现自己的速写本还放在画室空位上,里面一张都没有画完,等同学进来时才猛地想起来自己忘记送给王嘉尔代画了,段宜恩没多想,拿着本子就去二楼约定地点去寻王嘉尔,同学告诉他原本约的是十二点,但现在已经将近一点钟了,他不知道王嘉尔是否还会在那儿等着。

 

刚下楼时,段宜恩就看到歪着脑袋,怀里抱着一袋芝士条慢悠悠啃的王嘉尔。

 

他走过去后,王嘉尔便抬头对着他笑,一点不满都没有,还满口保证着一定快速画完,因为预定时用的同学的名字,段宜恩当时有别的事做,到后来同学帮他拿回速写以后,两个人再无任何交集。

 

 

 

段宜恩回忆完王嘉尔高中时的样子,不禁弯起嘴角,但很快他便收敛了微笑,转而开始翻动着王嘉尔侄女的作业本。

 

厚厚的整本全是简单的应用题,每个单元后还有少量的奥数题,前面的字体能看出来是小学生写的,歪歪扭扭的充满童真,每个算术过程和思路,包括结果都是正确的,段宜恩猜这是王嘉尔侄女写的,小孩子成绩应该挺好,就是这个作业量确实过多,正常小学生不每天写肯定写不完。

 

“那个,写完这个的价钱大概多少啊?付现金成吗?”

 

王嘉尔问了问他,段宜恩侧身笑着回答,

 

“不收钱,我很快可以写完,你明天晚上来拿就好。”

 

得到免费的作业,王嘉尔不禁慌乱的摇头,他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不轻易接受别人免费的东西,他想要的他能自己取,需要等价交换的就应该等价交换,王嘉尔忙站起来准备给他现金时,段宜恩拿着本子拍了拍他的小脑袋。

 

“算我还你的。”

 

王嘉尔被他这一句话给迷糊得愣在原地,晃神后段宜恩已经开门离开了。

 

 

05

 

 

段宜恩回到房间后,放好作业便跑去杂货间,从刚搬进来不久还整整齐齐分类的柜架上翻出来一部分高中时期的用品,他用手摆了摆上面残余的灰尘,往下翻了半天才看到熟悉的速写本。上面用马克笔写了自己的名字,翻开后便看到一张不算完美却很正常的人物速写,看起来像是默写的人物动态。这一本速写除了王嘉尔当年画过的几张,剩余的都是空白的。

 

他拿着这本速写本,又拿起花花绿绿封面的小学生应用题,两个不同年龄段的物品,夹杂着不同时代的特征,又有不同的含义。

 

段宜恩总觉得这是他和王嘉尔之间的小缘分,他一直不相信天意这些莫须有的东西,可是一想到几年前王嘉尔站在楼梯口等他时的笑,还有一个月前电梯里他乖乖地点头给他按按钮的样子,都让段宜恩觉得就是缘分。

 

上帝把他们两人,安排上了。

 

 

 

王嘉尔躺在床上来回翻滚着,他总觉得自己在哪儿见过段宜恩,但把自己的回忆来来回回搜索了几遍也没想起来他能和这么帅的小哥有一面之交。

 

又想起来刚刚段宜恩还摸了他脑袋两次,他就娇羞的像个第一次谈恋爱的小朋友一样,抱着被子笑得不亦乐乎,一会儿开心一会儿反思自己是不是太羞涩太拘谨了。一来二去,他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王嘉尔这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下午,等他洗漱完坐在电脑跟前赶完稿已经傍晚了,想起来昨晚段宜恩说要自己今天晚上去拿作业,他虽然不懂段宜恩昨晚说的“还你的”是什么意思,但终归还是不好意思让人家免费代写,王嘉尔便点好了外卖,打算请段宜恩吃点东西,顺便要好微信号再回来。

 

等外卖到了后,王嘉尔兴奋地跑到对面去敲门,等过了几分钟里面才有动静,段宜恩打开门后,头发还是乱的,睡眼惺忪的样子,他看到来者拿着外卖盒,迷糊着挠挠后脑勺,轻声说了一句,

 

“我没点外卖,找错门了。”

 

说完便转身准备关门,这高冷的态度和昨晚简直两个人,还好王嘉尔反应快,小脚一蹬立马堵住了段宜恩的门,他刚准备开口,就被门夹得嗷嗷直叫。

 

“我...我是王嘉尔!不是送外卖的!”

 

段宜恩听到这句话,清醒了不少,拉门的力度也轻了许多,连忙转身对着王嘉尔道歉,随即将他请进屋。

 

“不好意思啊,我还没睡醒。”

 

“没事没事,我点了外卖,请你吃!”

 

王嘉尔端端正正地坐在段宜恩家的沙发上,他瞧着他家的装潢,很简约又不失格调,除了地上全是作业的快递包裹,还有一些没写完的单号。其余地方都很干净,完全不像他那除了门口,几乎没有多余位置落脚的家。

 

“你来拿作业吧,我赶着在中午前写完了,你看看吧,在咖啡桌上。”

 

段宜恩兴许是还没有完全清醒,跟他说了几句后便走回卧室洗漱。王嘉尔看着他慵懒的背影都心生仰慕,段宜恩几乎没有缺点似的,甚至还让他觉着熟悉,他一边脑补两人以后的爱情故事,一边在桌上找着自己小侄女的作业,他刚找到时,就瞄到放在旁边的一本速写本,很普通的八开本,王嘉尔自己高中时也用的类似的,看上去还有些年头的模样,他好奇地翻开,发现里面的第一张画就和自己的画风有些相像。

 

已经模糊的记忆在一张张熟悉的画作面前,被擦拭的清晰起来。

 

王嘉尔突然想起来七年前他帮人代画时,有个学长让他在楼梯口等了将近一个小时,他当时午饭都没吃就开始等,那时候学校管得严不让用手机,王嘉尔无法只能干等,怕自己溜去吃饭,学长就来了,让人家白跑一趟,等学长来后,王嘉尔只记得他长得不算白,还是寸头,根本不是段宜恩的样子啊。

 

等他仔细想想,说不定真是段宜恩,毕竟男大十八变。但他没想过竟然这么凑巧,自己暗恋的人竟然七年前就和自己遇到过,还留着他画过的速写本,甚至就放在自己侄女作业旁边,难不成段宜恩早知道自己就是当年给他代画的?

 

种种想法从王嘉尔脑海里掠过,像弹幕一样源源不断,还在不断增加。他头一次觉得时间太慢了,他迫不及待地想找段宜恩求证。

 

七年前他帮他画画,七年后,他竟返回来帮他的侄女写作业。

 

真不知是巧合,还是天作之合。

 

 

06

 

 

段宜恩从卧室出来时,就看到王嘉尔拿着速写本对着他笑,嘴巴两侧都笑出了小括弧,脸蛋也泛着红晕,心下明了,小孩儿该是想起来当年的事了。

 

“学长!没想到是你啊!”

 

王嘉尔满眼欣喜,瞬间从昨晚的拘谨变成了调皮。段宜恩也笑着走过去,接过速写本,在他身边坐下。

 

“是不是变化大了让你认不出?”

 

“是啊,谁能想你当时长得和小土豆似的,现在简直就是天使啊!”

 

王嘉尔赞叹不已的样子让段宜恩发笑,没过一会他像想起什么似的,拿出外卖盒,又给段宜恩递筷子让他好好吃,两个人坐在一块一边吃一边聊了聊学校以前的事,王嘉尔和人熟络起来,话题便开始没完没了,从老师说到校长,再说到几个出名的同学,滔滔不绝着唤醒了段宜恩所有记得和不记得的来自过去的小事情。

 

他是个很好的听众,他也很热爱王嘉尔向他倾其自我的样子。

 

等吃完后,王嘉尔收拾好一次性碗筷,又拿好侄女的作业本,给了段宜恩一个甜甜的笑,刚准备走时,段宜恩叫住他。

 

“一起下楼吧,我要去超市买东西,你也顺便扔垃圾。”

 

“好,不过你得等我把本子拿回去,我怕给弄脏了弄丢了。”

 

段宜恩点点头,跟着王嘉尔出门,他就和昨晚一样靠在墙边等着王嘉尔,没过几分钟,小孩便扎着一个小揪揪走了出来,和那次在超市的时候一模一样,可爱极了。

 

“我没洗头,只能这样了,哈哈。是不是傻了点?”

 

段宜恩没说话,只笑着自己先走了,留着王嘉尔在身后关门。

 

“我告诉你哦,我高中画画的时候啊,可以好几天不洗头,有时候时间长了,颜料都会粘在上面,洗头的时候麻烦好多。”

 

“不过也因为你这样努力,才上了最好的美术学院啊。”

 

“你怎么知道我的大学!你这么关心我吗?”

 

王嘉尔在电梯内装作惊讶地调侃着段宜恩,戏精的同时又很开心段宜恩对他的了解,而身边一直没有看他的人这时候回过头,非常认真地盯着他笑了起来。

 

在电梯楼层划过五层时,段宜恩凑近了王嘉尔,在他耳边悄悄地说着,

 

“对,很关心你。”

 

话毕,电梯门刚好打开,撩得一手好弟的段宜恩对着王嘉尔的小揪揪弹了下,转身离开。被突如其来的撩拨而防不胜防的王嘉尔,此刻脸红得仿佛要冒烟。有些带着粉红色的情愫在他心间悄然绽放。

 

 

07

 

 

过了几天后,正值七夕。王嘉尔拿着自己画好的段宜恩,站在他家门口敲了半天门都不见回应。等打电话给段宜恩后,才知道他不在家。

 

“我在小区门口的快递站,我有几个订单今天得送出去,等我忙完再回家,等会儿再说好不好。”

 

段宜恩近乎哄小孩的语气让王嘉尔不禁失笑,他还没回应那头便匆匆挂断了。王嘉尔无奈地鼓着两腮,百般无聊地蹲在原地,虽然已经立秋,但气温还是一如既往的炎热,楼道里不太通风,呼吸一下都觉得闷热,王嘉尔本想着回家等,又担心段宜恩没多久就能上楼,一来二去过于麻烦,干脆就站在走廊的通风口等着。

 

就像七年前一样,他也是这样在楼梯口等着段宜恩。

 

不知道他到来的时间,却知道他一定会来。

 

 

 

段宜恩匆匆忙忙地喘着气从电梯出来时,就看到蹲在外面,拿着一副画框的王嘉尔,他顿时觉着抱歉,连忙走过去安抚着该是等了半天的小孩。

 

“对不起啊,作业有点多,顾客还急着要。”

 

“你这着急得一本正经的样子,看起来像代写公司一样敬业。”

 

王嘉尔脸上没有半点疲惫和不耐,只笑得和往常一样,也如当年。

 

“喏,七夕礼物。”

 

段宜恩接过王嘉尔递过来的画框,上面裱好了一张素描画像,是他本人。

 

“从哪里偷来的照片?”

 

“才不是偷呢,我记着你的样子画的,像吗!我好久没画默写了,还担心画不好,没想到一动笔就停不下来了,肯定也因为你长得这么好看,五官分明,让人看一眼就过目不忘,所以我才画的这么顺利,你一定要收好啊,不然....”

 

王嘉尔罗嗦着说了一堆,段宜恩连人带画一起拥进自己怀中。感觉到怀里的人明显的震惊,却没有反抗,段宜恩笑着知道了王嘉尔对他的小心思。

 

“不然...不然我就不理你了...”

 

王嘉尔被抱得突然,却正合他心意,他在内心小小的欢呼了一下后,才冷静着对着段宜恩继续说着。

 

“好,我一定好好收着。”

 

“连同你本人一起。”

 

 

 

END.

 

 

 

番外:

 

八月二十一日,Aimee被爸爸送回国内的叔叔家后,正坐在沙发上,看着厨房里腻歪的两个男人,一边看一边发愁。

 

“叔叔!我让你帮我写作业,你怎么还给我带个小哥哥回来了!”

 

Aimee翻动着自己的作业,时不时往他王叔叔那儿瞄一眼。王嘉尔听后,摆脱段宜恩不断伸过来的魔爪,端着一盘水果走到客厅。

 

“还有,你这客厅什么时候这么干净啦!”

 

她童真的大眼睛充满了质疑,王嘉尔喂了她一颗葡萄,轻轻揪住她的小鼻尖问:“凭什么你叫我叔叔,叫他小哥哥呢?他还比我老一岁呢!”

 

“因为段哥哥帅啊!”

 

Aimee拍掉他王叔叔的手,迈着自己还没长长的小短腿,哒哒地奔向段宜恩身边。

 

“哥哥,你是不是田螺姑娘啊,你一来,叔叔的房间都干净了!”

 

段宜恩洗干净手后,往同样很干净的围裙上蹭了蹭,这才蹲下身抱起还是个小团子一样的Aimee往客厅走。

 

“我说你,你这么小就颜控,这样好吗?况且你叔叔我不帅吗?我待会儿就把他高中毕业册给你偷来,你段哥哥那时候可丑了!像个小土豆似的!小土豆知道吗?黑黑的!还寸头!”

 

王嘉尔气鼓鼓地咬着苹果,对着身边一大一小说着。

 

“你是魔鬼吗?”

 

“我是你叔!”

 

面对Aimee爬过来坐在他身上,抬起小手一边捏他脸一边进行的灵魂拷问,王嘉尔不甘示弱地回击着。段宜恩笑着看着他们,等闹完了才将王嘉尔搂进自己怀中。

 

“那你是我的什么呢?”

 

他盯着王嘉尔水汪汪的大眼睛,比他更无辜地问了个没营养的问题。

 

“我呀。”

 

“我是你的花儿,”本窝在段宜恩怀里的王嘉尔瞬间提起精神,笑眯眯往段宜恩面前凑。“只为你盛放的,独一无二的嘉嘉花儿啊!”

 

 

 

+ 真的over。

 

 

 

出自戳爷的新歌Bloom,翻译改了几句。

 

 

好久不见啦。

感谢我的九儿每天帮我排忧解难,

是她的点梗,也只送给她这个故事。

 

评论(24)
热度(417)

幸福化作小精灵 跑来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