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嘉里AC | Powered by LOFTER

No Way To Say · 无法言喻

△  第二章,宜嘉,范二
△  少年感,校园风,卖身,救赎

 

*希望你们复习后再观看本文(戳tag看前文)

 

文章合集

 

02

 

 

 

王嘉尔歪着脑袋踢开脚底碍脚的石头,这仿佛已经是他融进生命里的小习惯。他疑惑不解地望着那个跑掉的身影。

 

那个男孩子长得太好看了,不同于女孩子的柔弱,又比男孩子要惊艳很多。而且在这还带着夏末余温的九月,那身长袖衬衫在众多光胳膊中实属明显,王嘉尔心底的好奇越发强烈。正在自己走神时,林在范拿着温热的牛奶,靠近他,将瓶身贴近王嘉尔的小脸,他瞬间回神。

 

“又发呆,快趁热喝吧,还买了小煎包,进教室再吃。”

 

林在范一边拧开瓶盖,一边将卫生纸裹着玻璃瓶递给王嘉尔,与他并肩走进校园。

 

“我今年还会和在范一个班级吗?”

 

王嘉尔笑脸盈盈地喝着牛奶,拉着林在范就往公告牌那块跑,分班信息就写在上面,按照上学期期末成绩排列的,王嘉尔虽然上课时不时开小差或者打盹,成绩还是能够稳定在年级靠前,但和一直稳居第一的林在范比还是差得较远。

 

“不用担心,会是一个班级的,你这么迷糊,不一个班谁管你啊。”

 

林在范借着身高优势,抬手揉乱了王嘉尔的棕毛,小孩暑假染上的发色,还漂过一道,摸上去没有以前那样松软,但也顺手。两个人打闹着看向公告牌,王嘉尔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名字,又顺着名单排列,在最后一条的倒数第二排看到了林在范的名字,乐呵呵笑了半天。

 

坐进教室时,王嘉尔又开始郁闷了,因为他的座位与林在范的相隔较远,别说上课悄咪咪讲话了,连看一眼都难。小孩儿趴在桌上哭丧着脸,转头看坐在隔了三条位置上的林在范,内心忧伤。没过一会儿,林在范便拿着小煎包走过来,放在王嘉尔桌上,拍拍他脑袋。

 

“乖,好好学习。”

 

说完便离开座位,拿着王嘉尔的水杯去教室外打水。王嘉尔拿起筷子,在塑料袋里来回戳弄,心不在焉地夹了一个包子放进嘴里,来来回回一折腾,袋子被他戳破一个洞,圆圆润润的煎包顺着桌角滚落到地面上,王嘉尔慌张地弯腰想去捡,结果那小面团滚太远,他伸手够不着,刚要离开凳子时,一双球鞋抵在煎包后,王嘉尔抬头看着那双旧鞋的主人,瞬间愣住。

 

是刚刚长得像天使一样的少年。

 

段宜恩低头注意到滚落的煎包,面无表情地从书包里掏出一张纸巾,将已经染上灰尘的煎包包进纸巾里,又转身走到讲台边的垃圾桶旁扔进去。

 

王嘉尔愣神地看着那人,嘴里还含着小包子,齿间竟忘记了如何咀嚼。段宜恩很快回头朝自己这个方位走来,王嘉尔开始在内心里祈祷他就坐在前方。不知道是不是上天听到他的愿望,还是嘴里的煎包报答他不吃之恩,段宜恩果然在他前方的位置坐下。

 

待他坐定,王嘉尔才想起来吃东西,他草草地解决掉袋子里剩余的煎包,借着仍塑料袋的动作,起身打量了一下前方的少年。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王嘉尔是个典型的例子,他就是喜欢长得好看的人,若要讲实话,林在范也是标准的一张校草脸,即使眼睛不大还是单眼皮,也能让人赏心悦目,全身上下透出的贵气更吸引人。要是他不好看,王嘉尔也不会和他牵牵小手。

 

而段宜恩的好看,与林在范是大相径庭的。

 

王嘉尔就这么盯着坐在位置上开始翻看课本的段宜恩,眼神毫无保留,段宜恩抬眼回望他时,他又像做错事的小孩,慌张别过脑袋,眼神四处晃荡着回到座位。王嘉尔开始庆幸自己坐在少年身后,才可以明目张胆地看着他的背影。等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想去和他打招呼时,林在范拿着水杯走进教室。

 

几个女生笑着和他打招呼,林在范礼貌地回应了,王嘉尔看着他万人迷的样子,内心有点吃味,趴在桌上等着他走过来。

 

“怎么不开心的样子?”

 

林在范把水杯放在王嘉尔桌上,随意坐在他身边一组的座位上,王嘉尔摇摇头,直起身想喝水,余光瞄到段宜恩站起身,手上拿着一个空杯子。他下意识跟着他起身,林在范有些奇怪他的反应,王嘉尔端着杯子,对着林在范小声说着“我再去打点水”后,悄然走在段宜恩身后,与他一起走出教室。

 

林在范坐在位置上,看着王嘉尔殷勤的模样,不禁有些奇怪。

 

他起身走到那让王嘉尔跟着起身的男孩座位旁,翻开已经合上的书本。页面已经有些陈旧了,看起来像用过一般,是上一届的老教材。林在范看到标注了名字的那一面。

 

“段宜恩...”

 

 

 

王嘉尔跟着段宜恩走动,到饮水机前时,他与他并肩打水。

 

“你是新来的吗?我叫王嘉尔,坐你身后的,你叫什么名字啊?”

 

段宜恩面对他突如其来的问好,有些无措,却还是礼貌地回应了。

 

“我休学了一年。”

 

“我叫段宜恩。”

 

王嘉尔盯着少年淡然的眉眼,心脏又开始扑通扑通地狂跳。段宜恩的每一个动作,甚至是面无表情,都能掀起他情绪的波动,王嘉尔不仅喜欢这种感觉,却又生出一种恐惧。他面对在范时,却没有这种情绪。更多的反倒只有心安。

 

之后他才明白,心安与心动,完全不同。

 

“你名字真好听,可是,我好像在哪里见到过诶...”

 

王嘉尔一边想着,没有注意仪器下流淌的开水,液体漫过瓶口沿着杯身往下滴落,滚烫的开水接触到王嘉尔正握着水杯的白皙手指,他感受到疼痛,惊呼一声慌忙松手,整个杯子带着水花跌落到饮水机前的小水渠,王嘉尔顾不得杯子,他的手心连着手指烫红了一大片。

 

段宜恩放下自己的杯子,冷静地拉住正乱跳着嗷嗷大叫的王嘉尔,将他带到饮水池边,用冷水冲洗着他被烫伤的小手,王嘉尔委屈地盯着拉着他手腕的段宜恩,心跳声越发明显了。他小心翼翼地向后退了些,生怕自己面红耳赤的样子被段宜恩瞧见,可是手上的疼痛更让他难受。

 

“疼吗?”

 

段宜恩没有看他,只一心瞧着小孩的伤口。王嘉尔听到他的问候,连忙点头。

 

“疼就好,如果不疼就有可能伤到皮肤深层组织了。”

 

王嘉尔听着他的分析,崇拜的小眼神代替刚才宛如偷窥的目光,段宜恩其实早就将他那些小表情小变化收入眼底,只是他没有心思去拆穿。他也不想与班上人有更多接触,王嘉尔像一个大麻烦,不知不觉滚到他身上,他没法拒绝,却不能接受。

 

等过了约莫十分钟,王嘉尔手上的红肿慢慢消退,他站在原地,刚想去拿自己的水杯时,就见段宜恩关上水龙头,弯腰捡起他的水杯,又在水下清洗干净,先装上一般冷水,又在开水处盛了一般热水,随后才将瓶子递给王嘉尔。

 

“谢谢...”

 

王嘉尔对着他道谢,段宜恩没说话,自顾自地往前走,王嘉尔盯着他胸前的名牌,突然想起什么似地戳了戳段宜恩的手臂。

 

“你是不是,是不是在原来的校园龙虎榜上出现过!那个经常是年级第一的段宜恩?”

 

王嘉尔笑着问他,段宜恩仍然没什么反应,只轻轻点头。这一动作立马让王嘉尔心花怒放,段宜恩的确看上去就像一个好学生,规规矩矩又懂很多的样子,和林在范就是一挂的学霸。

 

“你真厉害,那我以后有问题可以问你吗?”

 

走到班门口时,王嘉尔侧身拦住段宜恩,他期待地目光里像写上了不容拒绝四个字,段宜恩低头不去迎合他的眼神,只点点头,得到准许的王嘉尔像吃到糖果一样开心,继续屁颠屁颠地跟着段宜恩回到座位上。

 

林在范早就注意到在门口聊天的两人,刚想过去找王嘉尔时,一个同学叫住他。

 

“在范,刚刚嘉尔在饮水机那边好像被烫到了,叫的可大声了。”

 

他指了指身后门口的方向,林在范眼神暗了暗,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待王嘉尔在座位上坐定后,他拿着包里备着的烫伤膏走了过去。

 

“你是不是得过奥林匹克数学奖啊,我听说学校里没几个....”

 

王嘉尔正伸着脖子向段宜恩提问,林在范走过来拉住他的手腕,将清凉的药膏涂抹在那一片微微泛红的区域。

 

“在范!你这么知道我烫伤了呀!”

 

“陈以昂跟我说的。他刚刚打水时看到了。”

 

王嘉尔侧过身看着林在范认认真真给自己上药的模样,不禁咬了咬下唇。他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话,又不敢再和段宜恩多交流,生怕被比自己还了解自己的林在范看出了内心的想法。他局促地等着林在范涂好药膏。

 

“这个药膏怎么有麻油的味道哦...”

 

林在范听到王嘉尔小声的嘀咕声,不禁轻笑。

 

“怎么了?麻油味是不是很香?嘉尔会不会上课饿了把自己手手给吃掉。”

 

“喂!林在范!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说我是猪吗?”

 

王嘉尔装作生气的样子,没过一会儿便打响了早自习的铃声,林在范捏了捏炸毛小孩的脸蛋,收拾好东西便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王嘉尔闻了闻自己手上的味道,小鼻子耸了耸,还真的有想伸舌头舔舔的想法,他刚探出舌尖,就注意到前面正转身从书包里拿书本的段宜恩看了自己一眼,王嘉尔瞬间将舌尖缩回去,一晃神的时间,他好像看到段宜恩的嘴角微微上扬了。

 

但只是一瞬间,王嘉尔不太确定时,他已经转身,刚好老师也走进了教室,王嘉尔收回神准备听讲。

 

课上到一半,王嘉尔便开始走神,他又开始盯着前面段宜恩的背影。段宜恩很消瘦,看起来弱不禁风似的,可是他腰板挺直,像屹立在前方的小白杨,摇摆着枝叶吸引王嘉尔全部的目光,他甚至在大胆地想象那白衬衫下会是怎么样一番风景。

 

正想着,他不自觉拿起笔,轻轻地在段宜恩背后戳了一下,其实他的力度很小,小到不会感觉到疼痛,可段宜恩在与笔尖接触的那一刹那,迅速伸直了腰,还伴随着猛烈的吸气。像被碰到伤口一样难受,而确实那一块地方,刚刚好就是段宜恩的继父打骂他时留下的痕迹。

 

“我这里有点不明白,你可以教教我吗...”

 

王嘉尔指着书本上的一道数学题,是刚刚老师讲过的一道关于三角函数的填空题。题目不算难,但王嘉尔方才只顾着看段宜恩,根本没在意老师讲的什么,但他也没有挑自己完全不懂的题目,不然一会儿段宜恩教完自己还不会写,相当于在他面前丢丑。王嘉尔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响当当的。

 

段宜恩忍着背后的疼痛,略微有些不满地回望身后的少年。

 

他接过王嘉尔递过来的课本,皱着眉头用红笔给他标注了几个公式,王嘉尔盯着他纤细的手指握笔,仔细在自己的书本上写字的样子,不禁开始偷笑。

 

“我,我想听你讲,我比较笨,要人解释才能懂!”

 

王嘉尔在段宜恩写字时,微微站起身,屁股翘着想和他说话,段宜恩感觉到少年的气息逐渐凑近,本能地往窗边躲闪,动静有些大,老师很快看了过来。但好在王嘉尔反应快,迅速坐回座位上,以无害的笑容面对老师,这里学生的背景老师也都清楚,又加上王嘉尔满脸乖巧,老师便没再多说什么。

 

段宜恩整理好心情,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他实在害怕别人对自己有过于亲密的接触,即使是同龄人无意识的靠近,也让他无从适应。

 

他在题目旁边用自动铅笔写了一句话后迅速递给王嘉尔。

 

“下课教你,先听讲吧。”

 

王嘉尔默念着这句话,内心有些小激动。段宜恩给他的一切反应都让他觉得开心,像刚才握住他的手腕在水龙头下冲洗,又或是自己凑近时的小小惊慌,再到现在面前书本上的一句话,明明再正常再微小不过,他却像在万圣节时期收获到糖果时般满足。王嘉尔此刻比平时还要期待着下课铃打响。

 

林在范坐在教室的第一条后方,刚才王嘉尔的举动他都一一看在眼底。他百无聊赖地转着笔,又在草稿纸上无意识记下段宜恩的姓名,随后又划上一道横线,过于用力的横线。

 

 

 

上午的最后一节课是体育,王嘉尔见段宜恩很早就出了教室,便没有追上他,只抱着衣袋和林在范一起去往更衣室。

 

学校的更衣室虽说很大,但同一时间塞下整个班级的人还是有些拥挤,只能先到先得,王嘉尔和林在范去的时间有点晚,只能站在单间面前排队等候。林在范笑着听王嘉尔讲着今天上课时自己遇到的问题,他自然地接过王嘉尔手中的衣袋,又伸手握住少年不断摆动的手,王嘉尔有个小习惯,讲话时喜欢做些小手势。林在范就握着他的手看他的小动作,这也变成了他的乐趣。

 

旁边同学们对他们这样默契又暧昧的动作熟视无睹,仿佛已经习惯了一般。

 

就在两个人随意聊着时,更衣室的单间门被推开,段宜恩换上了崭新的运动服,正低头往外走,抬眼便看到亲密的两人。气愤略微有些尴尬,而王嘉尔更是下意识地缩回了被在范握着的手。

 

“段...”

 

他还未开口唤他名字,少年便拿着自己的校服离开。

 

方才的动作,段宜恩尽收眼底。而两人的关系也一目了然。他深知自己不该再接近那个像阳光一般温暖的少年,他们始终不是一路人,也根本不该在同一轨道上行驶。所以他离开了,像躲避他一样。

 

林在范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双手,他开始意识到王嘉尔的变化,也明白段宜恩带给他的影响,但他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把衣袋递给王嘉尔,让他先进去更换运动服。王嘉尔接过衣物,看了门外人一眼后,若有所思地关上门。

 

林在范没来由地不爽,将手中的衣物随手放在长椅上,更衣室的其他人差不多都离开了,林在范便没在意地脱掉裤子,换上运动裤,刚脱下夏季校服的短袖时,王嘉尔换好衣服从里屋推开门,刚好看到林在范光裸的背影。

 

这时候更衣室已经空无一人,上课铃也已打响,林在范注意到王嘉尔推门的动静。船上运动服的手停了下来,转身看着身后少年。

 

“干嘛,像没见过一样。”

 

他轻笑着,王嘉尔挠挠后脑勺,不好意思地往别处瞟,林在范被他这样躲闪的眼神弄得心烦意乱,明明以前不是这样的,明明他方才看着段宜恩时的眼神与之前看着自己时的也没差,但好像又多了些情愫,又少了些抵触。

 

他穿好运动服,朝王嘉尔走得更近了些。

 

轻轻弯腰,林在范勾住少年的下巴,在他恍惚的一瞬间亲吻下去。屋外的阳光透过窗户斜射进更衣室内,暖洋洋的气愤让神经一直紧绷的王嘉尔松懈下来,一时间忘记了反抗。他顺从地接受了这个吻,甚至想要回应。

 

他抬起手拥抱住林在范时,段宜恩从小路折回拿自己落下的东西,刚走近,便透过玻璃大门看见拥吻的二人。

 

 

 

他局促地停下脚步,不敢前进,也不能后退。

 

 

 

TBC.

 

 

 

写了四天,终于狗出来五千字。

日常求评论,评论使我快乐,评论使我勤快更文。

记住你们的孩子还在我手里,诶嘿嘿嘿。

热度: 155 评论: 27
评论(27)
热度(155)

幸福化作小精灵 跑来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