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嘉里AC | Powered by LOFTER

长眠

▲ 宜嘉小甜饼

▲ 非现实向,勿上升正主


01


“恶心!”

王嘉尔开着车,嘴巴里碎碎念着。

刚刚路过段宜恩的事务所,便想看看自己的这位室友下班没有,兴许可以接他一起回家。
王嘉尔在路边停留了一会儿,眯着散光眼盯着事务所大门,即使眼前几乎都是模糊的,但段宜恩出来时,他觉得眼前的人异常清晰。
正想对着他按一下喇叭,就看到段宜恩身后追来一个女孩子,她拉住段宜恩,踮起脚仰着头,准确无误地贴上了段宜恩的唇。

“真恶心,大庭广众之下的,竟然……”

看到那个吻之后,王嘉尔心烦意乱,莫名的困意伴着烦躁的心情缠绕着他的全身。
王嘉尔无力地贴上方向盘,汽车猛地停了下来。

段宜恩盯着女孩,正想质问她刚刚的举动到底是什么意思,就听到喇叭声和谩骂声从路边传来,段宜恩往声源处望去,看到了一辆熟悉的车。

“王嘉尔?”

段宜恩没再理会女孩,疑惑地走过去,那辆车堵在了马路中央,现在正是下班的高峰期,一辆车便堵住了后面所有车辆的去路。喇叭声接连不断,不少司机不耐烦地将头伸出车窗,指着那辆车大骂着。
后方的司机气急败坏地下车,走到王嘉尔新买的Cadillac XTS旁,敲着王嘉尔的窗,边敲边骂着,王嘉尔刚贴上窗膜的车窗上顿时沾染上不少唾沫星子。
段宜恩穿过人群,想确认车主是不是王嘉尔,刚走到车旁边,看到车窗底部的那个非常显眼Mark烫金印贴,便断定这辆车车主就是王嘉尔。

“大哥,不好意思,这是我朋友,我想他好像出了点事,让我来解决可以吗?”

段宜恩礼貌地走到司机身边,一脸抱歉的笑容。司机被段宜恩绅士的态度感化得愣了一下,不作声地往后退了一步。
段宜恩迅速打开车门,映入眼帘的,是额头抵着方向盘,小脑袋微微向左倾斜,长长的睫毛搭在上眼睑上,眼睛闭着,呼吸带着身体一起一伏的王嘉尔。

“嘉嘉?”

段宜恩摇了摇眼前的人,仍然无动于衷。

“喂,这是怎么啊?”

司机拍了拍正把人抱起来的段宜恩,有些担忧地问。
段宜恩没有回答他,只是将人塞进后座,自己则坐上驾驶座。

“实在抱歉。”

段宜恩对车外的人道歉后,迅速关上车门去了附近的医院。



02



“唔——”

王嘉尔被窗外温柔的阳光给叫醒。
段宜恩听到床上人的动静,揉着眼直起了身。
王嘉尔看到床边的段宜恩,想起自己睡着前看到他和女生接吻,嘴巴嘟起来,故意把被子往上一抖,两条腿伸直往床上狠狠地砸下去,被子被风卷到膝盖,王嘉尔两只白白嫩嫩的脚露在外面,段宜恩眼睛往那瞄去的时候,他还调皮地动了动脚趾头。
不知道为什么会生气,会烦闷。

是嫉妒吗?

王嘉尔第一次见到段宜恩,是在自己家里。
那天他发着高烧,打针回来后昏沉地走进电梯,在自己的包里捣来捣去也找不到家门钥匙。
快走到家门口时,他仍然在包里摸索着,结果发现自己家大门敞开。
王嘉尔吓得抡起门口塑料桶里前几天刚扔出来的棒球棍,小心翼翼地走进屋子,段宜恩听到门口有声响,走出来看,王嘉尔一棍子挥过去,正中段宜恩的肚子,段宜恩捂着肚子,疼痛难忍地解释道

“我叫段宜恩,是来和你合租的,你钥匙插门上没取下来,我才好心开门进来看看有没危险的。”

王嘉尔还是没晃过神,一直拿着棒球棍发抖。

“喂?你理理我啊。”

段宜恩皱着眉问。王嘉尔一下子倒了下去,吓得段宜恩扑到他身边,不停地拍他的脸。王嘉尔浑身发烫,脸通红,段宜恩把他抬到床上,给他敷上冰袋,又在王嘉尔杂乱无章的家里翻箱倒柜找退烧药。
好不容易找到一小瓶退烧药,定睛一看还是过期的,段宜恩无奈地扶额,拿上王嘉尔幼稚的挂着杰尼龟挂坠的钥匙串出门。
走在小区的林荫道上,段宜恩揉了揉自己刚刚被打的肚子,不禁笑了起来。

“这个人,还挺好玩的。”

买完药上楼,给王嘉尔喂下后,段宜恩准备去厨房倒腾一碗粥。正要转身,王嘉尔哼唧了起来。

“别走啊……我会改的……”
“什么?”
“别走…别走……我追不上你了……我一定改…”

段宜恩看着床上红着脸皱着眉,不知道在嘟囔什么的王嘉尔,不禁一阵心疼。

“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吧?”

那晚之后,王嘉尔的病很快就好了,段宜恩也因为体贴的照顾获得了王嘉尔家里的居住权。



03



刚成为室友时,他们还不怎么交流,好像这个共同居住的家只是一个可以让人休息的地方,两个人还是在自己的生活里各自安逸地活着。

直到第二个星期,王嘉尔加班到午夜,街上的人已经寥寥无几,地铁和公交更是早已停运。王嘉尔从公司出发走出两站路还没有拦到一辆的士,就在自己准备散步回家时,王嘉尔察觉自己身后有人跟着他,他警惕地看着周围,空无一人,没有一家店是灯火通明的,不安地走快了些,身后的人也跟紧了他的脚步,王嘉尔拿出手机,慌乱地给一个人发了微信。

“有人跟踪我。”

那人很快就回复了自己。

“你在哪。”

王嘉尔看着手机屏幕迅速亮起,联系人是段宜恩。
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王嘉尔迅速发了即时定位,段宜恩隔了几秒便回复

“等我。”

王嘉尔不敢停下来,握着手机,忐忑不安地走着。身后人越跟越紧,王嘉尔的心脏仿佛已经提在了嗓子眼上。
终于在路口看到了喘着气的段宜恩,王嘉尔一直害怕的心顿时安定下来。

“这么晚还不回家?”

段宜恩走上前,揉了揉王嘉尔乌黑的头发,揽住他的肩膀,身后的那个男人停在原地,不一会儿就离开了。

“谢谢谢谢!”

王嘉尔对着段宜恩不停地鞠着躬,段宜恩有些好笑,想起第一次遇到王嘉尔时,他以为自己是小偷,狠狠地打向自己。

“这么害怕吗?”

段宜恩按住王嘉尔的肩膀,王嘉尔盯着段宜恩的双眼,他的眼睛里只有自己的轮廓。

“人都怕死吧。”

王嘉尔不好意思地拿开段宜恩按住自己的双手,自顾自地往前走。

那一晚后,两个人像是打开了隔着彼此的墙,越来越多的交流让两个并不相像的人相处得异常融洽。

段宜恩知道王嘉尔喜欢吃芝士不爱吃辣椒,衣柜里清一色的黑色系衣物,爱听hip-hop风格的音乐,有时候幼稚的像一个小孩子,喜欢喜欢他的女孩。
王嘉尔知道段宜恩不爱说话看起来很冷淡,心里却柔软的一塌糊涂,喜欢挑战,以至于陪他看恐怖片王嘉尔吓得跑了五次厕所,很爱干净,自从他来到自己身边家里再也不是乱糟糟的。

他们的关系从陌生的室友,变得越来越微妙。



04



王嘉尔害怕走夜路,他告诉段宜恩自己想买一辆车的想法,段宜恩正在整理开庭文件,象征性地点了点头,表示他的主意非常好。

可是身边人得到了自己的意见后迟迟不肯离开,段宜恩从成堆的文档里抬起头,看着一脸坏笑的王嘉尔。

“听说你大学除了是校园里巧舌如簧的法律系系草,还是地下乐队的rapper?”
“你调查我?”
“段律师,我可是记者,没有我不想知道的消息。”

段宜恩卷起袖口,玩味地看着王嘉尔。

“那么王记者,你想干嘛?”

王嘉尔迅速趴到段宜恩膝盖上,拿着一个宣传单,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段宜恩。

“我想把自己写的歌拿去参赛,一等奖可以获得十万元奖金,这样我就可以更快买车了。”
“所以呢?”
“我觉得我自己有一部分写的不好,想你帮我改改。”

王嘉尔眨起了眼睛,睫毛忽闪忽闪的,段宜恩看着这个撒娇的人,有些无语。

“你放这里吧,我今天要开庭,回家帮你改。”

王嘉尔欢呼雀跃起来,麻溜地跑回房间,把自己宝贝的歌词本放在段宜恩桌上,吹着口哨扭着屁股去客厅看电视剧去了。
段宜恩看着眼前人幼稚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刚刚还在困惑于一个论点,顿时豁然开朗。

段宜恩打赢了这场官司,委托人邀请事务所所有人去吃庆功宴,段宜恩不好回绝,等吃完饭,已经是晚上九点。

走到小区楼下,看到客厅的灯还亮着,便加快脚步。

“嘉嘉?”

段宜恩换着鞋,叫了那人的名字,没有回应。
等走到客厅才看见王嘉尔蜷在沙发角落,遥控器摔在地上,电池都掉了出来,嘴巴微张着,手上还拿着刚刚插过水果的牙签。

段宜恩嗔笑着王嘉尔的模样,脱下外套,走到房间拿出上午那人给自己的歌词。
坐在地毯上拿着铅笔在纸上一笔一划地圈出自己认为不好的地方,又在旁边认真的写下新词。

改完后,段宜恩用手机软件试着拟出吉他伴奏,边听边在心里夸赞着王嘉尔的才能。

等到一切都完成后,已经是凌晨三点了,段宜恩伸着懒腰,起身去浴室洗澡。
王嘉尔听见水声,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看到茶几上的纸,轻轻地唱了一遍后,高兴的冲到浴室前,大叫着“段宜恩你真是太有才了!”

后来,王嘉尔的这一首歌获得了一等奖,他顺利拿下奖金,买来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辆车。
他在车窗上请人定制了烫金贴纸,一个是段宜恩的英文名,一个是自己的,一左一右。
他们的关系越来越好,明明性格大相径庭。

段宜恩说,王嘉尔的眼睛里有让这个世界闪耀的魔力。
王嘉尔说,段宜恩的冷漠只有真正了解他的人才可以融化。



05



一天夜里,王嘉尔喝的烂醉回到家,段宜恩披着大衣给他开门,刚进门王嘉尔就抱住段宜恩,脸在他胸前蹭来蹭去。

“我看到她了。”

王嘉尔抓着段宜恩大衣的袖子,眼神迷离。

她便是王嘉尔谈了好几年的女友,因为厌恶了王嘉尔的幼稚,另寻他人。王嘉尔刚遇上段宜恩的那一天,便是他和女友分手的后一天。
段宜恩回抱住王嘉尔,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脑勺。王嘉尔温顺的像一只小猫,安静的靠在段宜恩温暖的怀抱中。

“段宜恩,你有喜欢的人吗?”

段宜恩被怀中的人问得一愣,摇了摇头。

“这么帅的人,都没有喜欢的人啊,”王嘉尔眯着眼,对着段宜恩笑,“难道段哥哥,是gay吗?”

“嘉嘉,你喝醉了。”

段宜恩松开王嘉尔,扶着他回到房间,王嘉尔笑着睡着了,还是一样的安静,呼吸声沉稳地回荡在房间里,月光衬得他白净的小脸越发好看。
段宜恩越看越欢喜,着了魔一般地凑上去,刚想吻住眼前人的眉眼,却被自己的荒诞举动吓到,逃一样地离开了王嘉尔的房间。

是喜欢吧?

自己兜兜转转在一个人的世界里漫无目的地过了二十多年,从来不去关心别人如何,可是,遇到了王嘉尔。
总是笑嘻嘻的,却比谁都缺乏安全感。
段宜恩自从认识了王嘉尔,好像心里装下了一个不一样的牵挂。

是喜欢吧。



06



“嘉嘉,别耍小性子了。”

段宜恩把被子轻轻地扯了下去,盖住王嘉尔的脚。

“我没有耍小性子。”

王嘉尔捂着头,声音闷闷的。

“嘉嘉……”
“那个亲你的,女孩子,是谁啊?”

王嘉尔露出自己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段宜恩看。

“委托人,说喜欢我,我没理,追着我就亲上来了,我刚想问她什么意思,你就出事了。”

王嘉尔又用被子捂住脸。

“嘉嘉,你有嗜睡症。”

段宜恩站起身,轻轻地将被子从王嘉尔脸上拉下来一点,眼睛盯着他看。

“医生说,任何负面情绪波动都可能会引发症状,所以你以后不准生闷气,不准自己难过自己受着,不准出去一个人喝酒。”
“你是我谁啊…干嘛这样叮嘱我,我有病我自己担着,你去理你的委托人。”
“王嘉尔!”

段宜恩皱眉,吼着王嘉尔的名字。

王嘉尔愣着躺在床上,眼泪不自觉地掉了下来。

“你凶什么凶!我生病我才是最难受的!你不让我生闷气那我就发泄啊!我就是看不爽那个女生亲你!看不爽你没有推开她!看不爽就是看不爽!讨厌你什么也不说就对我这么好,老是温柔的不像话,我就是讨厌你这样!”

段宜恩看着眼前人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边说边锤被子,听到他像个小孩子一样说着不动听的表白,心里又是难过又是欢喜。

难过自己没有给他足够的安全感,欢喜原来他也喜欢着自己。

段宜恩凑上前,贴上王嘉尔的唇,一点一点地轻柔地蹭着他的唇瓣。姿势的局限让段宜恩不好深入下去,只是用手支撑着身子,描绘着王嘉尔好看的唇形。

“明明是喜欢我。”

段宜恩抽出一只手,手掌在王嘉尔脸颊上轻抚着,拭去他眼角的泪花。

“你撒谎,撒谎就要长眠哦。”

王嘉尔圈上段宜恩的脖颈,在他耳边悄悄地说着:

“段宜恩,我好像又困了……”

话毕,笑着在段宜恩的肩上闭上眼,呼吸声缠绕在段宜恩耳边。



07



“如果你长眠不起,有我在身边陪你,但还好你不沉迷于安静,我的世界才终于有了动静。”




[小甜饼送上 希望你们喜欢]

标签:宜嘉
热度: 461 评论: 14
评论(14)
热度(461)

幸福化作小精灵 跑来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