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嘉里AC | Powered by LOFTER

Lost Boy · 迷途之子

▲ ABO,18X,有私设,3764字

▲ 宜嘉,斯败心理医生段x高智商自闭少年嘉

▲ 第一章:牵过手就危险了

 

 

文章合集

 

 

 

01

 

 

 

清晨时分,天刚蒙蒙亮,段宜恩踩着晨光将车开进王嘉尔家所在的别墅区,助理Anne坐在副驾驶座,向他介绍着今天的工作流程,他听着Anne的陈述,不满地皱了眉头。满满当当的行程表里,见王嘉尔的时间只占了十分之一。

 

“后面的治疗全部推掉。

 

车已经到达王嘉尔家的楼栋前,段宜恩一边倒车一边对Anne吩咐着。而身边人显然不理解他这个命令。

 

“为什么?下午的治疗都是几个有背景的人啊。”

 

“有背景又怎样,不过是一群手上钱太多就喜欢胡思乱想,从而导致心理有些畸形的纨绔们。总之你推掉就好,我又不是缺钱。”

 

段宜恩打开车门,不想再和一边啰嗦的人多语。径直走向王嘉尔家大门,传呼机上的显示屏在映射出两人的画面时,段宜恩按了按门铃。

 

“见这些人也占据不了你多久的时间,而且他们几乎全是Beta和少数的Alpha,你不用担心哪个会对着你发情的。”

 

“我当然不担心他们对我发情。”段宜恩在开门前转头看着Anne,轻笑着说,

 

“我只担心门里的这位小孩子对不对我发情。”

 

 

 

王嘉尔正坐在房间地毯上摆弄他的HEYE《神探夏洛克》主题的拼图,刚放上最后一片拼图并按下计时器时,他听到了楼下的汽车声,引擎的声音很特别,王嘉尔并不能判断出来者是他父母的哪位合作伙伴或实验室的学生,好奇心驱使,他光着脚,避开被自己拆散零落的包装纸和三角盒,走到阳台。

 

被重新喷漆的玛莎拉蒂Levante停在自家院子中间,王嘉尔看着驾驶座上走下来的人,那人的侧脸就让他惊讶地快速跑回房间。王嘉尔跌坐在床上,他看了眼日期,距离与楼下那男人第一次见面的日子已经过去整整一个月,他突然意识到他来临的目的。

 

一个月前,他被自己强势的父母带去一家心理工作室。他深知这其中的理由便是自己在父母给他举办的生日宴会上,拒绝与被他们介绍着来表示好感的几位优质男性Alpha交流。不然也不会在十九年里没有一次在乎过他的自闭症,这件事一出便将他带去心理医生那里治疗。

 

王嘉尔很厌恶自己的性别,他本可以和父母一样成为优秀的学术研究专家,却因为自己的性别而止步不前,甚至还被从小在他身上寄予希望的父母,得知性别分化的结果后就忙着让他找到Alpha后标记着度过余生。

 

他知道自己没有发情期是因为在性别分化后每天定期服用父母递过来的各种药剂。可他面对着那些瓶瓶罐罐、细小针头时也是无能为力的,除开服用抑制剂外,他不知道怎么样掩盖自己是Omega的事实。

 

直到上个月见到段宜恩后,被他强制着接触,王嘉尔第一次闻到了自己信息素的味道,也第一次感受到自己身体感觉中的异样。在两人的信息素交融的情况下,他被段宜恩抱着走进一个房间,那时候他全身瘫软着,身下也开始分泌出一些液体。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不敢抵抗,甚至是没想抵抗段宜恩。

 

直到最后他轻轻咬住他的后颈,他才得以解脱。

 

 

 

王嘉尔红着脸在地毯上磨蹭着,回想那本该模糊在脑海里的场景,却越想越清晰,他当时难耐的模样和段宜恩的身躯,都历历在目。

 

他找到抽屉里所剩无几的几根针管,或许是父母认为自己马上要被他们安排的Alpha标记,以至于连抑制剂都不再给他供应了。王嘉尔失望地翻箱倒柜,终于在浴室的药箱里找到了一整盒药剂,当晶莹的液体顺着针管进入他的体内时,王嘉尔才获得如释重负般的轻松。

 

他拍拍脑袋扔掉针管,将最后一盒抑制剂放在床头的小盒子里,生怕下次再找不着,又怕父母见着会收去。

 

刚准备弯腰收拾地毯上的拼图成品时,他闻到了一股香根草的味道,就在他房间门前,不断袭来。王嘉尔顿时觉得胃中一阵翻滚,他控制不住地奔向卫生间,却只能干呕着,额上和背部开始冒出冷汗,他喘着粗气疑惑着自己身体上的变化时,卧室门被打开了。

 

 

 

段宜恩走进房间,在看到空无一人时皱起眉头,身后管家开口,

 

“少爷在屋里的啊,怎么会没人呢。”

 

话音刚落,卫生间的门便被打开,管家这才反应过来,和段宜恩说过几句话后便关门离开,王嘉尔看着面无表情站在门口的段宜恩,他的信息素味道太过于吸引他,搅得他方才平静的心境全然混乱。

 

“王嘉尔,过来。”

 

段宜恩自顾自地走到王嘉尔房间的沙发上坐下,从手提包中拿出一个文件夹,王嘉尔看着他仿佛自己才是主人的样子,烦躁地走近了点,却还是和段宜恩保持了距离。

 

“我和你父母交流后,为你定制了一套治疗方案,你要过来了解一下吗?”

 

段宜恩没在意小孩和自己的距离,只低头翻阅着文件上的条条框框,但他不在意的另一方面,是因为有把握此刻的王嘉尔已经生出好奇,很快他就会靠近自己,然后等待他把他吞入腹中。果不其然,王嘉尔犹豫了两秒后,便迈开步子前进了几步,他站在段宜恩面前,正要抽走他手中的文件,那人竟起身站起。

 

“今天很听话嘛。”

 

王嘉尔没理会段宜恩,拿过文件夹开始翻看,第一张纸上只写了简简单单几个字:

 

第一步,牵手。

 

他不解地抬头看着段宜恩,而那人却玩味地回看自己,眼神中透露着胜券在握的意味,王嘉尔不适应他这种明目张胆的试探,他总觉得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却又不敢想象。身体中那异样的感觉再次袭来。

 

王嘉尔后退了一步,紧接着就被眼前人握住了拿着文件的右手手腕,他在感受到触碰时,本能地抵抗,却被段宜恩牢牢地桎梏着,他想逃,但不得而终。

 

“你,离我远一点。”

 

段宜恩观察着小孩的变化,弯起嘴角,用空余的手扶了扶眼镜,又拿走王嘉尔手中的文件。很快,他便松开了小孩的手腕,看着他连忙退后的惊慌样子,实在想象不出他父母所说的面对外人像一块冰一样无法融化,无动于衷。

 

他今天来的原因是距离王嘉尔上一次被自己诱逼着试探出信息素,并且成功定出发情期后已经一个月,也就是意味着今天将是王嘉尔的第二次发情期。他可不想看小孩一个人在屋子里难耐。等到他把文件放进包中时,身后一阵百合花清香飘来,且逐渐浓烈,段宜恩意识到是王嘉尔信息素的味道,他转身看着正在自己床头找些什么的王嘉尔,忙走过去。

 

刚刚仅仅是被握住手腕的王嘉尔,此刻就像被按下致命开关一般,身体中源源不断的欲望充斥全身,压得他满脸通红,王嘉尔隐忍着去找方才被放下的抑制剂,他更奇怪自己明明十分钟前才使用过,现在就已经失效了吗?

 

可因为全身发软和视线模糊,王嘉尔根本无法对准玻璃试管的开口,他焦急地快要哭出声来,明明自己从来没有这种乱了手脚的时刻,一面对段宜恩他便开始方寸全无。

 

“你在干什么?”

 

段宜恩的声音在王嘉尔身后响起,王嘉尔不理会他,只尽力将针头对准开口处,段宜恩看着他难耐的样子,脑海中闪过一个少年跪在浴室的浴缸旁,浴缸中的冷水漫过他脚踝,可他仍在拼命找着一根抑制剂的场景。

 

他没来由地恼怒,夺过王嘉尔手中的药剂,连同那一整盒,全部打碎。

 

而此时的王嘉尔大脑一片混乱,在听到碎裂声后,内心最后一道警戒线被撕扯开来,他唯一可以抵抗住父母安排的救命稻草就这么被段宜恩毁掉,可他现在毫无力气去反抗,甚至只想再贴近那人一点,让他凑近自己,占有自己。

 

“为什么...”

 

王嘉尔轻声吐出这几个字。像在问自己为什么会是一个弱势性别,又像在问父母为什么要如此对他,可他眼前只有段宜恩一个人,那人凑近他,王嘉尔感觉自己与他像两块磁铁,明明相反却相互吸引。他伸出手牵住段宜恩的,难受至极。

 

小孩的体温因为发情期而迅速上升,小脸红扑扑的,呼吸急促而诱发他不自觉地微张开嘴,段宜恩看着自己被握住的手,王嘉尔的力度很轻,轻到他不甚至感觉不到他的存在,可他仍顽固地握着,妄图十指相扣。这是Omega天生对Alpha的依赖,特别是在发情期时,何况段宜恩已经临时标记过王嘉尔。

 

“我很难受...”

 

见段宜恩仍然无动于衷,只是任由自己牵着他,王嘉尔更加忍耐不住,声音都带上委屈的语气。听到小孩撒娇一样的话语,段宜恩猛然觉得周围环境在骤然变化,一个少年牵住他的手,额上是伤口破开而源源不断流动着的鲜血,他手上拿着枪,脚底是空掉的抑制剂药瓶。

 

“Help me,Mark,help...”

 

他的声音不断回响,他许久没被人称呼过的英文名也在耳边放大着。

 

段宜恩睁着眼睛看着少年的手放开,从他衣角滑落,跌坐在浴缸旁,了无声息。而他意识到他的离去时,却已经晚了,他再也握不住少年的手了。

 

等段宜恩晃过神来时,他手中仍旧带着一丝热度,他宛若失而复得一般握紧了手中的温度,却惹来小孩的一声“疼”,段宜恩这才得以知晓他握着的,与他幻象中看到的,不是同一个人。

 

那个少年早已离去,在他身边离去,再也无可挽回。

 

段宜恩觉得自己根本不适合做一个医生,明明自己的心理问题都不曾解决过,他却要装得正人君子般为他人治疗,王嘉尔此时此刻已经难耐到哽咽,粉色的眼角划过几滴泪珠,不断扬起的脖颈在他眼中起伏。他却束手无策,无计可施。

 

“你不是医生吗...你为什么...为什么不救我?”

 

在段宜恩晃神之际,王嘉尔抓住他另只手的手腕,尽力让自己抬起身与他对视,小孩坐起后靠在段宜恩肩膀上,指着木质地板上的玻璃渣和浸湿地面的液体,红着眼继续开口,

 

“你都打碎我...我最后的希望...为什么不..不负责啊..”

 

最后的尾声被吞没在段宜恩向前一倾,侧过脑袋,在王嘉尔后颈处狠狠咬住之中,房间里的无味空气瞬间被百合花香及香根草味代替,王嘉尔睁大双眼感受着临时标记的滋味,他全身无力,似乎深陷于软绵绵的云彩之中,他的身体里被香根草味占据,而他却不觉疼痛,只剩舒适和解救。

 

迷茫和涣散让他放空,可手上的触感让他觉得自己还身在人间。

 

段宜恩轻轻回握着王嘉尔骨节分明的手,他同样纤细的手指穿插进王嘉尔的指缝间,贴紧又契合。在小孩即将昏眩过去时,段宜恩在他耳边轻轻说着,

 

“怎么办,王嘉尔。”

 

“你危险了。”

 

 

 

 

TBC.

 

 

预告章就说过了不知道甜不甜,所以有没有虐,我就不清楚了。

这一章中心思想是我滴干妈在群里土味情话,九儿写后被我捡来的嘻嘻。

本来想写纯开车,发现不行,我还是要走剧情的,于是就这样了,

总之就是个老流氓欺负小孩子的故事吧,养成系列,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爱你们哦,mua~

热度: 318 评论: 31
评论(31)
热度(318)
  1. Mark_tuan查无嘉里AC 转载了此文字

幸福化作小精灵 跑来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