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嘉里AC | Powered by LOFTER

How Long · 多久

▲ 最终章,宜嘉

▲ 金主,娱乐圈,8191字

▲ 温柔高冷段总裁x闷骚傲娇嘉巨星

 

 

文章合集

 

 

霍金:永恒是很长的时间,特别是对尽头而言。 

 

 

20

 

 

 

段宜恩选定好演唱会的场馆后,便在电话里让工作室的工作人员立即开通了抢票网址,他在书房忙得焦头烂额,而自家小孩抱着他们家那条傻狗睡得正香。段宜恩本人这时候才体会到什么叫做人不如狗,自从回国后的几天里,王嘉尔把恶熏从苏晨家接回来,他就没真正挨过主卧的床。

 

并不是嫌弃恶熏什么,也不是不喜欢王嘉尔抱着狗睡觉。

 

只是他和王嘉尔中间隔了条狗,他不能抱着王嘉尔睡觉,这是最让他心烦气躁的。勒令小孩把恶熏放回狗窝时,换来的就是两个可怜巴巴的小眼神,趴在床上齐刷刷地看着自己,段宜恩迫于无奈,只能在王嘉尔每每入睡时再回房间,把恶熏悄咪咪放回狗窝,再舒心地躺上床,搂着自家小孩入睡。

 

过几天就是金鸡奖的颁奖典礼,段宜恩作为投资方自然是在受邀行列里,他也知道王嘉尔被最佳男演员奖项提名,其实他很希望王嘉尔这次能够获奖。段宜恩是这一届的颁奖人,他期待在舞台上,亲手把奖杯递给王嘉尔。

 

亲手交给他受万众瞩目与喜爱的人。

 

等收拾好办公桌上的各种杂物和档案,段宜恩伸着懒腰准备关灯睡觉,路过放映室时才发现王嘉尔没有关灯就跑去房间了,他走进屋,发现桌子上还很干净,零食的包装袋都被乖乖扔进了垃圾桶,只是懒人沙发上还摊着一些书本,段宜恩上前整理了一番,就瞧见了一个他还没见过的剧本。

 

名字是《他这一生》,段宜恩对这本毫无印象,想必是王嘉尔自己偷着找的,他偷笑着记下剧本名字,又将剧本夹藏在众多书本中,不露声色地放在小桌上,心下明了地离开放映室。

 

 

 

等他收拾好一切起身回房间时,就看到王嘉尔抱着恶熏,睡眼惺忪地站在卧室门口,一边揉着眼睛一边看他。

 

“为什么还不睡觉!”

 

王嘉尔嘟着嘴巴问他,因为刚睡醒还在晕乎,语气都带着无意识的撒娇。

 

“刚处理完工作,”段宜恩沉下眼走过去,从王嘉尔怀里接过还在打瞌睡的恶熏,一人一狗全揽入自己怀中,又在王嘉尔耳畔吐字,“你抱着狗,我不能抱着你,睡不着。”

 

当天夜晚,老段同志总算清除了恶熏这个大灯泡,搂着自家小孩睡得笑着牙不见眼。

 

 

 

这些天,王嘉尔开始忙碌起来,段宜恩也在总部忙着新企划案,两个人又恢复到以前一天见不上几面的日子。

 

等彼此能够好好静下来相处的时候,就是金鸡奖典礼这一天了。

 

王嘉尔原本是不知道段宜恩会是颁奖嘉宾,看到那人的车从自己的保姆车后面缓缓驶来时才知道一切,王嘉尔掩盖不住笑意地从红毯上走过去,还时不时看一眼身后正准备入场的段宜恩。

 

他们两个人今天穿的是同一款西装,相较于段宜恩的正式,王嘉尔这一套更显得运动和随意,如果不同框,几乎看不出是相同款式,可如果自己今天获了奖,两个人势必会一起站在台上,想到会有机会从段宜恩手中拿过自己获得的第一个奖杯,王嘉尔的心跳就开始加速。

 

那是他喜欢的人啊。

 

不过还好今天段宜恩在现场,他若获了奖,便得以当着他的面,把话全部表达出来,他要向万千人表明,他对这个人的无尽爱意。

 

 

 

脸红着躲过记者的镜头,王嘉尔在红毯尽头的墙面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刚入场进入后台时,苏晨就拿着自己的手机走过来,捂脸给他看上面段宜恩发来的消息,王嘉尔咬着休息室里放着的水果,定睛看一了眼手机屏幕。不看还好,一看他本就红润的小脸变得更红了。

 

“好好走路,不要三步一回头看你老公。”

 

王嘉尔正生无可恋地仰天长啸时,苏晨替他收起手机,催促着赶紧进场入座,他羞红了脸走进会场,镜头就这么跟着他录进座位席上,这次颁奖舞台很特殊,主舞台不大,延伸台却延长到会场的三分之一,王嘉尔坐在延伸台旁边的位置,他来得算很早,便盯着周围座位上贴好的名字,有很多人他都没怎么接触过,小孩不喜欢和生人打招呼,待会儿又该是尴尬的场景,这么想着,他又如坐针毡起来。

 

等人陆续入座,王嘉尔一一给出笑脸和周围明星打招呼,很多都是有头有脸的前辈,作品也比他多出不知道多少,王嘉尔低着头,顿时觉得自己太不适合这周围都是影帝影后而自己还是个小屁孩的环境。

 

延伸台左边大多坐满了,而右边是各家大公司的社长或总裁,王嘉尔百无聊赖地接受着自己身边一位前辈的问话,看起来像普普通通的前后辈问候,实际上就跟户口调查似的,王嘉尔一度觉得尴尬,而对方似乎很喜欢他,仍然问个不停。

 

就在自己不知所措时,他看到段宜恩走到自己对面,故意不看他这个方向,随后落座。也许是自己的眼神定格的太明显,身边的那位前辈也随着他的眼神看了过去,等与对面那头的段宜恩对视时,前辈微微向他点了头,而段宜恩也礼貌回应。

 

而他就是不与王嘉尔对视。

 

被宠坏了的小孩一下得不到糖果吃,心底顿时吃味,他看着旁边那前辈与段宜恩点头示意的样子,更气了。没想自己还在和自己较劲时,旁边人突然靠近,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

 

“嘉尔和段总前段时间传出来的绯闻,是真的吗?”

 

王嘉尔实在懒得理这位情商智商都低的前辈,哪有人在这种场合来向正主打听八卦的,他沉下脸,随即便感觉到对面那人投来了可以杀人的目光,王嘉尔索性破罐破摔,反正带回也要说,现在承认又无所谓,正好住了旁边这位多事人的嘴。

 

“是真的,但有一部分错了。”小孩狡猾一笑,也凑到那位前辈耳边,很小声地说了一句,“不是我单方面热爱段宜恩,而是相互的。”

 

说罢,他便起身向工作人员请示去一下卫生间,只留那还没晃过神来的前辈愣在原地。王嘉尔离座后,段宜恩也起身跟着他离开会场,刚才那一幕他全然看在眼里,自己家小孩当着他的面和一个男人咬耳朵,段氏醋王脸铁青地走进卫生间,他进去时,王嘉尔正对着镜子洗手,段宜恩没忍住,扯着小孩的手就进了隔间。

 

“刚刚跟他在说什么?”

 

卫生间里没有人,段宜恩刚才注意到了所有隔间的门都是开着的,而门口也没来往的人员,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大胆把王嘉尔扯进来。

 

“没说什...唔....你轻点。”

 

王嘉尔刚想调戏下自家总裁时,段宜恩就低头咬住他的下唇,下意识地舔弄着。王嘉尔抓着他的西装下摆,忍不住叫出声。

 

“在我面前和别人调情?”

 

“我没有,那人主动找我对话的,我又觉得尴尬,又不能不理,只能附和几句。倒是你,只和前辈打招呼,看都不看我一眼。”

 

王嘉尔埋怨地睁着他那双湿漉漉的大眼睛,语气很是委屈,段宜恩顿时心软,抱着自家小孩轻笑,又低头吻了几下,怕乱了小孩的妆容,两个人腻歪了一阵后便又回到会场。王嘉尔的脸仍然很红,刚才和段宜恩接吻蹭掉了一点点润色的唇膏,可现在被那人咬过的上下唇,显得比有色唇膏还要鲜红,还好颁奖典礼的灯光比较昏暗,镜头扫过来也注意不到。

 

 

 

在以前,王嘉尔不是没参加过颁奖典礼,但大多是音乐奖项的提名,也像是这样坐在台下,百般无聊。因为自己是后辈,又不想给大家留下摆架子和耍大牌的印象,王嘉尔即使没有获奖,也一定会坐到整场最后。

 

而今天,他参加的是影视奖项的颁奖典礼,之前还会有认识的合作歌手,现在倒是一个都不认识,刚刚交流的那个前辈兴许是觉得尴尬,再没找过他讲话,王嘉尔倒无所谓,这样自己也落得清闲。整场颁奖下来,他都以最官方的笑容面对不时过来的镜头,也会在恰当时候鼓掌。

 

到最后,颁完最佳女演员奖项后,大屏幕开始公布最佳男演员的提名作品。

 

屏幕上掠过不少今年、去年出产的新电影,王嘉尔几乎都看过,也知晓这些都是大作,在知名度上不知道比自己高上几段。等播出自己的片段时,镜头扫过他,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因为是流量级别的偶像,他的粉丝到场数最多,上方的粉丝区域顿时响起欢呼声。王嘉尔回过头对自己的粉丝点头一笑。

 

最让人紧张地一刻随之而来,王嘉尔紧张地咬住自己下唇,段宜恩是这个奖项的颁奖人,所以他已走上台准备为新一届影帝颁奖。虽然知道自己也许还没那个资格领奖,但王嘉尔仍然抱有一点点幻想,想从他心上人手上接过自己拿下的第一个奖杯。

 

“让我们恭喜——”主持人仍在卖关子,王嘉尔有些紧张地看着笑脸盈盈地站在台上的段宜恩,在听到“王嘉尔”三个字时,心头一紧,又顿时豁然开朗。

 

“让我们恭喜王嘉尔,用处女作《尘埃》斩获了新一届金鸡奖项的最佳男演员,恭喜他!”

 

王嘉尔呆愣地站起身,在全场的欢呼声中走上舞台。灯光追随着他,他踏着步伐走近了在中央等着他的段宜恩,他真的做到了,做到在段宜恩手中领过奖杯。那也就意味着等一会儿,便是他即将告白的时刻。

 

段宜恩看着王嘉尔接过那已被自己握在手心里看过千万遍的刻上了王嘉尔名字的奖杯,随后便盯着他看了半会儿,在工作人员指导下走下台,留给小影帝最后的获奖感言时间。

 

段宜恩坐回自己位置上时,小孩已把粉丝、导演感谢了遍,等他落座后,就感觉到台上的王嘉尔投送过来的目光。镜头很会抓时机地顺着王嘉尔暂停的眼神投影过来,恰好拍摄到段宜恩的面孔。

 

有些能够预料到的事情正在悄然发生,段宜恩静静地看着在台上说着港普的小孩,眼中温柔。

 

“最后我想感谢的是,我的老板,同时,”王嘉尔停顿了一下,全场也静穆下来,“也是我的爱人,段宜恩。”

 

话一出口,全场哗然,记者们对着台上台下的二人疯狂拍摄,这也是王嘉尔首次回归出面以来再一次成为话题中心,王嘉尔接收着台下所有人的目光,他低下头,又去寻了段宜恩的眼神,那人仍在盯着他看,像给了他无限勇气一般,鼓励着他继续说下去。

 

“我很感谢他,在我无人问津的十七岁,拯救了我一条被人遗忘的生命。我知道会有不理解的人不理解我现在的所作所为,不理解我接下来所说的一切,但我仍要在全场人面前,乃至正在观看颁奖的人们面前表白,”王嘉尔的声音带上哭腔,他已经看到自己的粉丝们纷纷捂面,有的在落泪,有的却在等待他接下来要说得语言,“王嘉尔能够把十七岁的青春演绎得让人刻苦铭心,是因为他在十七岁遇到了让他刻苦铭心一辈子的段宜恩。”

 

 

 

“谢谢你,成就一个我。”

 

 

 

他本不想哭,却在看到段宜恩温柔的眼神时,下意识掉下眼泪。全场短暂的寂静后,在陈佑鸣导演起身鼓掌时,所有人纷纷同他一起鼓掌。这个时代有很多明星、导演、乃至普通人都存在着同性爱情,可是也正因为大众的顾虑,他们不敢说,也不能说。

 

而王嘉尔今天却不顾自己的演艺、歌唱道路,勇敢地站出来,对自己的爱人表白。而之后,所有人也明白了王嘉尔并非不管不顾前途,而是真正的好作品,好音乐,并不会因为他的举动而被世人厌恶,况且他只是爱一个人,又并非犯了大错。

 

王嘉尔仍然被很多人热爱,他的粉丝仍然选择支持他,拥护他,也有很多为他的勇气而赞美的路人,网络上没有预料的抨击,更多的是祝福,是鼓励。

 

王嘉尔对着镜头,像台下的所有人,及自己粉丝的方向,深深鞠躬。

 

而段宜恩在镜头转过来的一刻,轻声说了一句,

 

“小王子,感谢成长,”他眼底是藏不住的爱意,看到王嘉尔拿着奖杯,哭得泣不成声,却还是坚持着鞠躬的样子,

 

“我爱你。”

 

颁奖典礼后,王嘉尔出柜再次成为高居不下的热门新闻,也抢占了整整三天的头条,段宜恩抱着自家小孩,问了他一句,

 

“害怕吗?”

 

王嘉尔回抱着他,一改从前撒娇的模样,靠在段宜恩肩头,很认真地说,

 

“有你在啊。”

 

“没再怕过。”

 

等出柜的消息遍布天下后,王嘉尔时不时会收到粉丝邮寄过来的信件,有很多都是祝福和不舍的,也有不少妈妈粉说着要段总裁好好照顾他们小嘉,每当看到这些半开玩笑半真心的文字时,王嘉尔总会觉得有无形的力量支持着他。

 

他觉得自己很幸运。

 

 

 

接下来的时间,王嘉尔仍要投入到工作中。

 

新剧的试镜对于王嘉尔来说很重要,他准备的很充分但相较于其他经验丰富的演员来说也有一点不足,候场时他遇到很多与自己同龄甚至还要小的演员,但各个都有过不少作品,他难免有些紧张。

 

最让他不安的,是王嘉尔在走廊候场时,看到了另一个试镜男三号的安里成。他没有想过会在这里遇上他,也没有想过昔日还在男一位置稳如泰山的安里成,竟会沦落到试镜男三,而且看周围人不太待见他的样子,王嘉尔更是惊讶。

 

等导演助理让他进场后,他便收起自己的小想法,专心试镜。

 

导演要求王嘉尔表演的是一场喜一场悲。王嘉尔先表演了喜部分,那是主演梁寒一在校园天台与自己心上人交流的一场戏,梁寒一的家境很好,而他喜欢的人却身世凄惨,这场戏的缘故就是心上人得到了能够摆脱现下情况的机会,梁寒一自然是替他高兴,而王嘉尔需要表现得就是对戏里自己的心上人由衷的欢喜和对他即将离开的不舍。

 

表演时,王嘉尔很容易把自己融入进角色中,他不是第一次演校园剧,这一场刚好是校园部分,王嘉尔对角色的把握更加贴切,他沉下心,想象自己就是梁寒一,而眼前人是他爱了许久的人。

 

他听着在一边帮助推动剧情的工作人员说出的台词,先是惊喜地转头看身边人,又因为想到他即将离开而觉得不舍,所以便沉默了几秒,导演看着王嘉尔面部表情、神态的处理,在纸上纪录着评分。

 

随后他便开了口,是掩盖不住的哽咽,却仍饰上了欢喜。

 

“很好啊,可以离开了。”

 

他说着台词,却不像台词,更仿佛是自己由衷的一句话。接下来的表演更让导演惊叹,王嘉尔不仅对演员表情的控制处理得很到位,这对于一个需要在大荧幕上表现的演员来说是难得的,更何况王嘉尔是只有一部作品的新演员,而且更多的是,他说出来的台词并不尴尬,而是契合了角色。

 

在座的每个试镜人员都对王嘉尔的表现很满意,也纷纷夸赞了这位新晋影帝,也有人顺带祝福了他与段宜恩,王嘉尔收起刚刚角色中流下的眼泪,与导演和试镜的人握手鞠躬,礼貌地走出房间。

 

兴许是角色代入的太深入,王嘉尔在出门时还未缓和过来,他坐上车,接过苏晨递来的水,双目空洞地盯着窗外,他还在想刚才的情节,等过了半晌才意识到现在自己的状态有些不对,便收回眼神,打开瓶盖。

 

他突然看到安里成坐在树下,若有所思地看着一本书,兴许是刚才的戏份没过,他表情不太好,王嘉尔隔得远,看不太清,他把水递还给苏晨,径直打开车门下车,走到安里成面前,苏晨还没来得及去阻止,王嘉尔就已经过去了。

 

他百味杂陈地看着眼前落魄的人,安里成瘦了很多,没有了从前意气风发的神色,在看到突然出现的王嘉尔时,眼底闪过一丝不屑和厌恶。

 

“这不是影帝吗?”

 

安里成率先开了口,王嘉尔一直盯着他看,没有说话,也不知道说什么。

 

“怎么想着过来看看我了?是可怜我还是跑来奚落我?”

 

“安里成,”王嘉尔打断他满脸讽刺的神情,“我....”

 

“我什么我?你不会是想来在我面前卖惨还是怎样?你天资聪慧啊,有资本有实力,还傍上了这么硬的后台,怎么搞都搞不跨,出道也是来玩的对不对?随随便便就可以拥有比别人努力了十年都换不回的机会!随随便便就可以捏死一个人的前途!”

 

“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站我面前叫我名字,我如今这个局面还不是你造成的!”

 

安里成气到全身颤抖,他早已不是王嘉尔当年所看到的那个少年,他低下头,继续说完刚才的话。

 

“安里成,我对你挺失望的。”

 

王嘉尔咬着唇,没再多看他一眼,转身离开。他本还把安里成所做的一切当作他自己的一时冲动,可在看到他面目狰狞着怀恨着自己的样子,心中唯一的好感被摧毁的一粒不剩,所有人都变了,包括他自己。

 

他变得不再容易心软,也不再一味对别人善良。他也学会了如何爱人,学会了怎样成长。

 

 

 

试镜完后的傍晚,王嘉尔便要飞往香港准备演唱会的彩排,段宜恩因为临时有会议所以要晚一天过去,王嘉尔委屈地在机场和他撒娇后,得到一个甜甜的安慰吻便上了飞机。

 

因为时间太紧凑,王嘉尔这段时间一直在准备试镜,练习的时间很少,而演唱会的场地他也不太熟悉,走位和定点都需要记下,一天的时间不太够,况且隔天还要举办拍手会,更是缩短了练习时长。

 

但在自己休息的那段时间,王嘉尔经常自己练习,所以在舞蹈和演唱方面没什么大问题,主要还是场地、舞台问题要注意,等熟悉完一切后,王嘉尔才意识到段宜恩一整天没有联系自己,在演唱会开始前,段宜恩仍然没出现,王嘉尔问苏晨时,她也支支吾吾着说不清楚段宜恩来了没。

 

王嘉尔坐在后台的休息室前,看着自己发出去的消息仍然没有回应,皱着眉难过起来。本还想让那人坐在台下好好看看自己表演的样子,可是段宜恩太忙了,公司的事情需要他,他不能多阻碍什么。

 

反正有录像,王嘉尔这么想着,先稳定了自己的情绪后,才准备上台。

 

三万两千八百位抢到门票的粉丝排着队,拿着应援灯和手幅激动地入场,他们之中有男有女,却无一不期待着看到王嘉尔的表演。

 

在站上台前,王嘉尔本以为自己会忌惮着上次的舞台事故,却在上台后,灯光和音乐响起时,本能地开始动作,他就像融入了一个角色的演员,将自己融入进这万丈光芒的舞台。

 

台下的粉丝纷纷叫喊着他的名字,追随着他每一个节奏的步伐呐喊,又在他安静沉吟时静心聆听,王嘉尔和粉丝们像心有默契的伴侣们,每一分每一秒都过得让人心动不已。在准备结尾曲时,王嘉尔坐在伸展台前,和台下的粉丝打着招呼,扬起手臂向他们招手。

 

其实他是在寻找段宜恩的身影,可是场馆太大了,他找不到,仍然找不到自己看过千万遍的人的面孔。

 

一曲毕,王嘉尔迎合着粉丝们安可的请求,延长了时长,虽知道这样会被场地罚钱,但之前也有过例子,所以王嘉尔无所顾忌,反正赔的时段宜恩的钱,他又不是供不起。

 

他就是想再等久一点,可以看到段宜恩出现,可最后拉长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线,他仍然没有寻到段宜恩的身影。无奈之中,他唱完最后一首歌,对着粉丝深深鞠着躬,随着升降台退场。

 

王嘉尔还带着点期待去问苏晨,而苏晨说段宜恩实在抽不出时间,让王嘉尔在香港休息几天后再回去工作,自己也会在明天赶来陪他。可是王嘉尔的小心思就是想在演唱会上表演给段宜恩看,让他看到自己的闪光点,即使他知道在他眼底,他仍然优秀,但亲眼看到的话,会更加记忆深刻点吧。

 

王嘉尔让苏晨带着经费和跟着自己一路的工作人员去吃宵夜,而他则想一个人去到曾经的那条小巷看看。他很久没有回到香港了,在被段宜恩捡到后,他便再也没有踏回这片土地。苏晨把他送到油麻地的巷口,随后便去往宵夜的地点。

 

王嘉尔乘着夜色往巷子里走,这条小巷人还是很多,夜市繁华,到十二点仍然灯火通明,比较起过往,这里变得更加繁华了些,王嘉尔不断往里走,有不少人认出来他,他也一一配合着拍照,只是怎样热闹,他都觉得缺少点什么。

 

等拐过角的巷陌,摊贩少了些许,变得有点冷清,王嘉尔觉得无味,正要往回走时,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他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思绪猛然扯回到五年前,也是一样的大雨,他也同样落魄,他那时候坐在地上,着急自己的东西被淋湿,一味地去遮着摊上的小玩意儿,拼了命去掩护那把破吉他。

 

而后,段宜恩就出现了。

 

他拿着一把黑伞遮挡了自己的全身,而他却淋湿了半个身子。那是他们第一次相遇,也是他新生命的一个启程。王嘉尔低头站在原地,缓缓蹲下,他开始很想念段宜恩,想他能够在这里同他一起回忆,一起回到原点看一看过去。

 

就在自己难受时,一个庞大的玩偶出现在他眼前,王嘉尔本只看到了一双黄色的玩偶鞋,等他抬头时,那外貌是皮卡丘样式的玩偶,正举着黑伞站在他面前,伞面遮住了王嘉尔的身子,而那“皮卡丘”却淋着倾盆大雨。

 

王嘉尔震惊地看着他,“皮卡丘”似乎要他拿着伞,一直把伞把往他手上塞,王嘉尔好笑地不去接,而是径直走过去,想要摘下那个偌大的玩偶脑袋。他走上前,“皮卡丘”也不躲,就这么等着他揭开脑袋。

 

等摘下玩偶头套的那一刻,王嘉尔顿时哭出声来,他看到段宜恩满头大汗地笑着看他,手上还是拿着那把黑色的伞,仍然遮过他的头顶,而自己依旧淋着大雨。王嘉尔哭着想去拥抱段宜恩,却因为衣服的缘故不能接近,段宜恩无法,看着小孩着急想过来的样子,只能放下伞,脱掉了身上的累赘。

 

在王嘉尔扑过来的那一刻,段宜恩稳稳当当地拥住了他。夏天的暴雨,来得快去得也快,不过几分钟雨便停歇,而二人也得以空着双手,紧紧相拥。

 

王嘉尔依然哭得很凶,段宜恩不断地安慰着小孩,他这几天不去联系王嘉尔其实是故意的,他为这场在原点相遇的场景准备了太久,也串通好了苏晨和其他人来哄骗王嘉尔,让小孩失望越积越多,以至于现在看到想念的人时,更加惊喜和兴奋,才导致王嘉尔怎么劝都停不下眼泪。

 

段宜恩耐心地哄着他,从衣兜里拿出一个杰尼龟的玩偶,别在了王嘉尔的腰间,小孩感觉到段宜恩动作,忙着吸鼻子低头去看。他看着嘴巴笑成一条缝,有着和自己一样的小括弧的杰尼龟,破涕为笑,像个被用玩具哄好的小孩子一样。

 

段宜恩捏着王嘉尔的脸,又把他往自己怀里带。

 

他深吸一口气,在体会着王嘉尔的抽泣声时,慢慢说了一句。

 

“嘉嘉,我爱你。”

 

小孩在听到这句话后,刚还止住的泪水再次决堤,段宜恩仍旧抱着他安慰他,等待王嘉尔平静下来后,听得他说出两个字,听起来像疑问,却又是以陈述句说出口的。

 

“多久。”

 

段宜恩松开拥抱着王嘉尔的手,看着他那双已经哭红的双眼,温柔地替他拭去眼角的泪花,他知道这两个字于小孩来说很重要,他也不想马虎去敷衍,对于王嘉尔来说,感情的长久都是他不可轻视的承诺。段宜恩看着眼前人,郑重地说着,

 

“相较于时间尽头的长度,”

 

他吻住王嘉尔,

 

“会爱你永久,到我生命为止。”

 

 

 

时间的尽头是永无止境,爱情随着那条刻着无限长度的岁月源远流长着,涌进每个人的生命里,生命有着期限,爱却一直历久弥新。

 

有人相拥,有人失散,但永远有人正相爱。

 

 

 

END.

 

 

 

多久宝今天就此结束了,我是在打下END时,悄悄掉了眼泪的。 一共十万多字,四个月的时间把它完成。看着《多久》从一开始毫无大纲,到后来逐渐丰满的剧情。

 

这不是我第一个长篇,确是让我第一个觉得我真的认真对待且把它完成的作品。很感谢每一个给我评论给我鼓励的宝宝们,也是你们的喜欢能够让我把《多久》完成,很开心能够因为《多久》认识你们每一个人,也是《多久》让我的文风、文笔在逐渐成长和进步。

 

文中的嘉嘉和老段的爱情会在文中的世界继续,现实中的宜嘉也会一直美好下去,而我们的生活也在继续,我希望《多久》带给大家的是一份经历过很多阻碍却仍然坚定的感情,能让大家在过后阅读完毕觉得温暖以及值得回味。最后一章啦,看过《多久》的宝宝可不可以留下一句评论说说感受呀。

 

如果可以这样,那么我将无比荣幸和开心。

 

再次感谢每一个看到结局的你们,高考后见,本文贩子超爱你们,mua~

评论(84)
热度(603)

幸福化作小精灵 跑来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