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嘉里AC | Powered by LOFTER

How Long · 多久

▲ 第十九章,宜嘉

▲ 金主,娱乐圈,7794字

▲ 温柔高冷段总裁x闷骚傲娇嘉巨星

▲ 本人,甜文博主认证哈啊哈哈哈哈

 

 

文章合集

 

 

19

 

 

王嘉尔赖在练习室里约莫十分钟,段宜恩本以为小孩该累的睡着了,正想起身时怀里的人随着他迷迷糊糊地弯身。

 

“是不是要去杀青宴了...”

 

他打了一个哈欠,微闭着眼睛,大概是真的很累,王嘉尔像只刚睡醒的小狗崽,耷拉着那双毛绒绒的耳朵,黏在段宜恩身上不愿意松开,段宜恩就这么看着他,小狗崽呆坐在自己身边,双眼无神,呆愣地看着地面,卫衣的帽子歪斜在肩膀上,过了半晌,他揉揉眼睛,又倒回段宜恩肩头。

 

“如果困,就不要去了,我给陈导打个电话就好。”

 

“不要,陈导对我这么好,剧组的人也对我不赖,杀青宴上我还要好好感谢他们。”

 

王嘉尔说话的时候,眼睛仍然在放空,小小的脸搁在段宜恩肩上,被揉捏起一小块,嘴巴也变形一样,说出来的语句像小孩子一般可爱,段宜恩抱着他的腰,他真的太喜欢怀里的小宝贝了,喜欢到听着他随便的一句话,嘴角的笑意藏都藏不住。

 

“我就不送你去了,苏晨会送你,我还有点事。”

 

段宜恩微微侧头在王嘉尔耳畔说着,小孩乖巧地点点头,一分钟的沉默之后,王嘉尔像下定决心一样从段宜恩怀中脱离,刚刚还像累得吐舌头的小狗崽,现在双目清明且精神抖擞,他突然伸手捧住段宜恩的脸,凑过去在他脸上狠狠地亲上一口,还故意发出“啵”的一声。

 

“老段,乖乖在家暖床,等着王大爷回来宠幸你!”

 

说完便起身,刚要逃离练习室时,就被段宜恩拉回怀里狠狠地回敬了一个吻。以至于苏晨过来接王嘉尔时,透过练习室门上的窗户,看到了她家艺人被老流氓总裁压在练习室的长杆上深吻,画面过于火热,让她这个阅历无数的人都忍不住老脸一红。

 

 

送走王嘉尔后,段宜恩通知了公关部,打算在七点后开通王嘉尔的工作室账号,并且组织原定的芒音公关团队成为王嘉尔工作室的新成员,这本不是一个突然的决定,在一开始段宜恩就做好了一切打算,只是他觉得在今天收拾完一切后,就该让自己的小王子重新起航了。

 

准备好文件后,芒音就正式转让给另一位老板了,段宜恩叮嘱公关部的人员组织好公告,在今晚发布,声称因为外界的影响和王嘉尔本人情绪的不稳,将停止巡演以及一切活动,等待王嘉尔整理好情绪并且休整好后再次回归到大家眼前。无限期的休假对于一个流量明星来说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娱乐圈的风生水起,更新换代,来得太快,走的也会很快,这几个月王嘉尔会流失掉很多机会和关注。

 

但段宜恩早做好万全准备,他在年底就让王嘉尔拍摄了两个年中才会发布的代言广告,并且陈佑鸣的电影《尘埃》将在暑期前的毕业季上映,这又是一个在大众前活跃的机会,王嘉尔的新歌也才发布不过两个月,他将王嘉尔休整的期间布满了不用他本人出现也可以刷脸的各项行程。

 

 

 

而窝在酒店里和导演、合作演员、工作人员一起吃饭喝酒的王嘉尔,还不知道自家总裁给他准备了这样一份惊喜。

 

王嘉尔一开始并不打算喝酒,因为他酒品不好,段宜恩很少让他沾酒精一类的东西,第一怕出丑给狗仔留下把柄,第二是王嘉尔喝醉后,可以累倒十个段宜恩。以至于王嘉尔每每看到别人递过来的酒杯,都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诶,嘉尔啊,你跟段总的关系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

 

一个制片人拍着自己的啤酒肚说着,喝酒后微醺的脸笑眯眯的,大家听后都跟着附和,隔桌一个剧组的化妆师凑过来补了一句,

 

“是啊,段总在嘉尔刚进组那段时间,还嘱咐过陈导,要我每天在嘉尔下戏后给他卸妆!”

 

王嘉尔呆愣地回头看那个化妆师,紧接着剧组的其他工作人员都开始说着自己被陈导吩咐过的一些对王嘉尔特别关照的事情,陈导乐呵呵地听着大家讲述着,一边笑一边回答“我也不过是个传话的,不知道宜恩对嘉尔有多细心啊!”

 

王嘉尔红着脸听着大家半开玩笑的话语,小声地说着“给大家添麻烦了。”

 

“哎呀,别这么说。嘉尔的演技和敬业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你这孩子性格也好,没什么明星架子,有些东西是天生的,装都装不来,对你好是大家自愿的,没什么麻烦不麻烦。”

 

陈佑鸣导演拍拍王嘉尔的肩膀,他知道小孩最近遇到的一些事,但无奈于自己除了发条微博支持王嘉尔以外,就做不到什么了,他也明白,王嘉尔天生就是吃这口饭的,努力又善良的人总会得到回应,王嘉尔更不会因此被埋没。

 

“是啊,我女儿啊可喜欢你了,喏,刚还给我发消息说你有了个人工作室,要我干啥,恭喜你来着,想你早日回归。哎呀我不怎么懂,总之,嘉尔待会儿可要给我女儿签个名,她缠着我好久了。”

 

制片人揉着眼睛说着,王嘉尔猛地抬头,听到“个人工作室”几个字时,略显惊讶,段宜恩从未对他说过这些,他拿出手机后看到自己工作室在微博上艾特自己后,又看到那印着章的声明书,震惊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出道一年就拥有了自己的个人工作室,这无疑是圈中最快的一个例子了。更何况在先前被全网黑,本应是大幅度掉粉和抹黑的时候,可段宜恩还是让他从芒音中退出,单独分离出来成为一个新的个体。他这几日都不敢去刷微博,很害怕网上人们对他的抨击。

 

可等他转了一圈广场后,才发现网络上的风向标早已转了方向,他被解释、澄清、拥护,从一开始的“王嘉尔滚出娱乐圈”,到现在的“向王嘉尔道歉”,他不知道段宜恩在背后做了多少,他现在只觉得感激。

 

“来来,我们敬嘉尔敬导演一杯!先庆祝嘉尔的工作室成立,再预祝我们的电影能票房大卖!”

 

“你看看老胡,这电影还没上映就这么乐呵!”

 

大家笑成一片,王嘉尔知道大家的好意,也不愿扫他们的兴,酒是躲不过了,他拿起面前的透明玻璃杯,站起身与大家同饮。

 

 

 

段宜恩忙完后回到家,先是简单地解决了晚饭后,孤苦伶仃地坐在卧室里翻阅文件。期间苏晨打来了一次电话,说是王嘉尔喝大了,但饭局还没结束,还得等半小时。段宜恩让她注意照看点王嘉尔后,便挂断了电话。

 

想着自家小孩喝醉后不堪入目的样子,段宜恩顿时没了看合约的心情,正准备去厨房煮点醒酒汤,衣帽间就有东西掉落的声音,他闻声打开衣帽间的门,就看到从小柜子里掉落出来的一些类似玩具一样的东西,等凑近看,才发现是之前王嘉尔买来引诱自己的情//趣用品。

 

他无语地拿起来看了一眼,内容还很繁多,袋子里还装了一盒类似于糖果的药,段宜恩正要看药盒上的字时,门铃突然响起,他皱眉拿着东西走出卧室,又因为门铃声俞响俞急,他把东西放在卧室的电视柜上便走了出去。

 

一开门,段宜恩就看到满身酒气的王嘉尔,被苏晨和司机一起架着,见他开了门,俩人默契地把王嘉尔甩了过去,并且潇洒地没有回头。

 

还不知道自己被抛弃的王嘉尔,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用力抱住段宜恩,对着他高声吼着“死了都要爱!”,段宜恩早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王嘉尔一喝醉就变得疯疯癫癫的,不是唱歌就是开始演戏,总之不能安静一分钟。因为担心扰民,段宜恩连忙拉着王嘉尔进了屋,刚关上门,方才还黏在段宜恩身上站都站不稳的小孩,就如离弦之箭一样冲进客厅,安静了片刻后,脱了鞋就往沙发上跳,一边跳一边唱歌,整张脸红扑扑的,嘴里不断念叨不同歌曲的不同音调。奇怪的是,王嘉尔喝醉了从来不唱自己的歌,或许是怕毁了自己的作品,他只唱KTV必点歌曲,还唱的很带劲,即使没有一句在调上,段宜恩也因此很怀疑他作为原创歌手的身份。

 

“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我们!还是一样!守在一个...一个什么的人什么什么左右!”

 

王嘉尔卖力地尽情演唱着,段宜恩扶额站在沙发边,企图拉着他下来,生怕小孩一闹腾踩了空摔下来,可喝醉的人哪会听,王嘉尔仍然不理不睬地将手握拳,装作拿着话筒的样子,还伪装了一幅底下有观众的模样。

 

“左边的听众!你们好吗!”

 

没有人回应。

 

“看台上的朋友!让我听到你们的欢呼声!”

 

仍然无人理睬。

 

可即使这样,王嘉尔也像拥有万千观众一般开心地唱着。没过一会儿,他又切换了角色,突然地老老实实坐了下来,段宜恩走过去想抱着他去洗个澡时,王嘉尔对着他就闷声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抹着鼻涕。

 

“我要开演唱会!我不退出娱乐圈!”

 

“我是大明星!我不是小公举!”

 

段宜恩好笑地看着王嘉尔撒泼的模样,他家的小王子真的很能闹腾,等他安静下来时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分钟,刚巧这时候陈佑鸣打来了电话,段宜恩安抚了小孩一会儿便走到阳台接了电话。

 

一番感谢后,段宜恩走进屋,发现王嘉尔已经不在客厅里了,担心小孩跑出门,他慌张地跑去门厅,发现门还是关着的,鞋也还在,他便走上楼,就看到卧室的门大开着,王嘉尔蹲在地板上,手里拿着刚刚自己没收起来匆忙放下的药,段宜恩惊慌地准备拿走,却发现王嘉尔已经吞下了两颗,正舔着手指对着他吧唧嘴。

 

这下是真的一夜无眠了,段宜恩看着王嘉尔本来就红彤彤的小脸,在药物作用下瞬间变得更加粉红,而且他一次性吞下了两颗,药效更快,没一会儿王嘉尔就燥得发热,他双眼失神地看着段宜恩,本能地像他怀里靠。王嘉尔只觉得浑身火热,而眼前人就像他的冰块一样,只要再贴近一点,就能够降温一样,可他不知道,段宜恩全身也因为王嘉尔的诱惑而变得同样滚烫。

 

“热....我好热....”

 

王嘉尔呜咽着,求饶一样对着段宜恩撒娇。

 

“老段...我想...想尿尿...”

 

来走一发链接 

密码:YlXN

 

微博备份

 

 

 

一夜过后,王嘉尔的酒是彻底醒了,在自己累到睁不开眼睛时,他只觉得全身不像刚才一般粘腻,只清爽地躺在段宜恩刚换上的床单上,全身光裸着,浅薄的毛毯盖在自己腹部以下的位置,他听到浴室里段宜恩淋浴的水声,回想起刚才自己从床上叫喊到浴室,又在沙发上来了几个回合的放荡模样,羞得将脸埋进枕头下。

 

天知道自己喝醉酒后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王嘉尔懊悔地闭着眼睛,强迫自己入眠。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就到了即将奔向夏季的五月。

 

王嘉尔的澄清工作在这三个月中做的很好,网络上的黑评几乎没有,但王嘉尔活跃在大众中的热度仍高居不下,尽管这三个月他鲜少露脸,王嘉尔的个人工作室会在每周不定时发些他的日常,有时候是视频,有时候会是图片,粉丝不知道的是,这些都是出自于段宜恩。

 

这三个月是王嘉尔出道以来最轻松最闲暇的,段宜恩推掉工作带着他去了国外度假,他漫步在异国街头,和自己心爱的人手牵着手时,灵感源源不断,这期间他作出不少歌曲。

 

除开旅行玩乐,就是在酒店房间里和段宜恩做//爱,以至于整个人吃了不少,却也没怎么长胖,段宜恩看着王嘉尔站在体重器前皱眉疑惑的样子,慵懒地从背后抱住自家小孩,一边咬着他的侧颈,上面还有自己昨天印下的痕迹,一边一本正经解释着“可能床上运动做多了。”

 

回到国内时,苏晨怒气冲冲地跑来两人的小别墅,朝着王嘉尔身上甩了几个剧本和合约,苏晨像个老大妈一样叉着腰数落着三个月不联系国内,只每天发朋友圈秀的段宜恩和王嘉尔,又指指点点着那几个很好的剧本以及不计其数的广告合约。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私奔了!别告诉我这次在欧洲、北美洲浪,差点在太平洋上漂的日子里,你们俩还把小证给领了?”

 

苏晨气呼呼地吼着,她这几个月被各个导演和品牌公司催的烦了,一个个殷勤的上赶着来求合作,现在可算逮着俩主人公,不可能不痛骂一通。

 

“你这么说倒提醒我了,唉,是该跟嘉嘉领个证再回来的。”

 

段宜恩搂着还在抠手指的王嘉尔,笑着回复一脸生无可恋的苏晨。

 

“算我倒霉!遇上你们两个老板!剧本和合约我都带到了,你们爱咋地咋地!”

 

说完这句话,小姑娘就挎着自己的香奈儿,风尘仆仆地离开了这是非之地。王嘉尔拿过几个剧本的初稿,很认真地看了起来。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剧本,我还没有作品啊...”

 

“《尘埃》的预告片已经出了,估计跟多导演看过,陈导那个性格,有你这块宝后不由得在圈里宣传。其实主要还是我们嘉嘉优秀,大家都愿意来和你合作。”

 

段宜恩替王嘉尔拿过一些商演合同,以及几个零散的广告合作,两个人很快进入工作状态,相处模式宛如已经相恋许久的老夫老妻。

 

王嘉尔在众多本子中,并没有挑选到合适自己的角色,而且段宜恩不愿意他出演烂俗的偶像剧,只想他接电影剧本来立下口碑,王嘉尔的脸适合大荧屏,而不适合在小荧幕上,作为大家在茶余饭后指着电视上自己的角色说三道四的小演员。

 

王嘉尔虽知道现在的自己不能这么挑剔,但终归是被段宜恩养得太好,况且好剧本总是等来的,不适合的总不能强求去演,那样在塑造角色上仍然会出很多问题,与其为了演戏而演戏,王嘉尔倒只想演一个自己想演的,也合适自己的角色。更何况他是歌手出身,他更愿意把精力放在演唱和创作上。荧幕只是他的另一份热爱,并不占据他梦想的全部。

 

往后的几天,王嘉尔在家里闲的呆不住了,总跑去试探段宜恩,什么时候能让自己重回大众视线中,段宜恩早就知道王嘉尔内心的小九九,其实他早就可以回归,段宜恩不过等着王嘉尔自己来开口,几个月前那些事情,段宜恩敢保证对王嘉尔有很大影响,带着他出国旅游,不让他工作,也是为了放送王嘉尔的心情,让他不再有那么多压力,也给了段宜恩调整大众对王嘉尔看法的时间。

 

段宜恩早就想好了王嘉尔如何回归,他的巡回演唱会还有最终场没有完成,原定的计划是在香港举办,因为那是王嘉尔生活的最久的地方,虽然不快乐,却也是遇上段宜恩的最初之地,所以巡回最终场选在了香港这座城市。这次回归,段宜恩开启了免票的福利,只要是在王嘉尔的个人网站上抢到演唱会最终场的门票,便可以免费观看。

 

王嘉尔第一次世界巡回的最终站地点和王嘉尔回归的消息一公布,便占据了整个话题和热搜榜单,再加上演唱会免票入场的福利,更是一大热点,很多软件开始推送这些消息,微博上、论坛上纷纷讨论着王嘉尔的回归。

 

 

 

而所有事件的主人公反射弧过于长,王嘉尔并不在意自己是否成为了热点,只捧着苏晨给他找的一些正在面试演员的电影剧本翻来覆去,同时也在准备自己的最终演唱会。

 

在他千挑万选之中,总算找到了一个合适自己的,并且自己也乐意去演的角色。这是一部以亲情、友情、爱情为主题的电影,主讲述的是主人公梁寒一从小到大成长的故事,整部电影以自述为线索串起整个故事线,会有很多童年、少年时期的穿插,除开童年时期,其他年代的戏份将全部由同一位演员承担,包括老年。

 

在王嘉尔的人生经历中,他的亲情和友情都是不完满的,而在他余后的人生中,都布满了段宜恩的名字。所以他很想在剧中体验一把被家人和友人拥护,却被爱情反将一军的极端情节。

 

他也有很大的把握觉得自己能够试镜成功,于是让苏晨赶紧给自己报了名。

 

试镜时间在两周后,刚好在巡演最终场的前两天。

 

王嘉尔看过自己之前收到的剧本,其实上面大都是段宜恩投资的,他如果答应了,总会有种是靠他家总裁才获得机会的感觉,而苏晨另外给他找的剧本,都是段宜恩未接触和涉及的一些范畴,这样他选起来也舒心。

 

 

 

再准备试镜和筹备演唱会最终场的时间里,《尘埃》已经上映,陈佑鸣本就打算用这部电影来缅怀每个人逝去的青春及那个自己曾经喜欢过的人,而刚好这部青春影片被选定在毕业季上映,反响自然是空前的。

 

《尘埃》上映后的三天内,票房便破亿,陈导是不爱宣传的人,又加上王嘉尔未回归,所以电影的宣传和炒热度方面是空缺的,但在电影上映后不断地出现好评以及广泛推荐,使得电影在破亿后没有后退,只直线上升,在某瓣上也获得了9.0的好评度,这在青春片中是少有的例子。

 

随之而来的竟是两年一次举办的电影节金鸡奖的提名。

 

王嘉尔所扮演的青春角色赫然在名单上,他没有想过陈佑鸣导演会把这部由他一个新人来演绎的电影报名在金鸡奖中,更何况那时候电影还未上映,一部还没有观众的作品,加上新人的演技,王嘉尔很难想象陈导是多看重他才把电影上交,并且以此来为王嘉尔获得提名甚至获奖的机会。

 

他坐在家里的放映室里,昏暗的灯光下,他抱着金鸡奖寄来的邀请函,身边放着吉他和词曲本,而荧幕上放着陈佑鸣导演寄给他的《尘埃》成片。

 

王嘉尔抚着信封上用烫金字体印着的自己的名字,抬头正好看见《尘埃》开头的那一小段话,是陈佑鸣导演的手写体。

 

“当年华逝去,现实翻江倒海地朝我们涌来之时,我们相遇的灿烂一刻,终将化作尘埃。”

 

他想起自己十七岁那一年与段宜恩相遇的一刻,那是他人生在经历过黑暗的吞噬后,第一次见过阳光,段宜恩是他人生里所遇见的最灿烂的人,随着时间推移,他在成长,他的青春也在消失殆尽,可不磨灭的,仍是段宜恩对他的热爱。

 

因为有了他,王嘉尔才体会到所有人情冷暖,才会有原本无忧的那个带着孩子气的王嘉尔。

 

他庆幸,现实奔向他时,是段宜恩抱着他抵挡,抱着他学会不再害怕。

 

 

 

 

TBC.

 

 

 

明天傍晚,准确的说是今天傍晚

多久就要完结了

会是很暖很甜的结局

很舍不得我的多久宝

也舍不得文里的甜甜巨星嘉和温柔总裁段

本文贩子留下了眼泪

 

文中出现的嘉嘉即将演出的新电影

就是《无法言喻》的剧情啦

大家要期待噜!

 

日常爱你们,晚安,MUA~

评论(36)
热度(371)

幸福化作小精灵 跑来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