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嘉里AC | Powered by LOFTER

Lost Boy · 迷途之子

▲ ABO,18X,有私设,2221字

▲ 宜嘉,斯败心理医生段x高智商自闭少年嘉

▲ 不知道甜不甜,反正不去幼儿园

 

 

文章合集

 

 

* 你让我爱到至死,又重获新生。只用了片刻,我便是你的篝火。我从未这般安全。你是终极的完满感,让我知晓渴望来自何处。

 

 

 

00

 

 

段宜恩轻轻地将鼻梁上那不太合适的镜架往上推了推,不过几下,它再次滑落。段宜恩不算耐心,索性把眼镜拿下,才得以不受干扰地在档案上记录下眼前人的病情。

 

那小孩不言不语,就这么看着他的一切动作,过了将近一分钟。

 

段宜恩不是第一次接待自闭症患者,但眼前人比那之前的要棘手很多。不仅仅是心理上的缺陷,小孩生理上似乎也带着问题。段宜恩看了眼档案上的姓名,王嘉尔。性别后,写的是Omega,后方却被助理标明了一个小括号,

 

“未有过发情期”。

 

他眼底的惊讶一晃而过,但仍然被一直不说话的王嘉尔看在眼中。

 

王嘉尔不喜欢与人交流,更讨厌和人接触,只是天生的本能让他习惯性在安静的环境下观察身边的人,就例如在刚才,对段宜恩的几个动作和周围环境,王嘉尔就已经分析出了他本人的习性与背景。

 

洁癖,表里不一,没有耐心,学历和成就已经达到一定高度,并且有钱。

 

在段宜恩准备开口前的一刻,王嘉尔率先讲话。

 

“我的父母已经向你介绍了我的情况,现在距离他们出门已经过去两分钟,请问段医生整理出来适合我的治疗方案了吗?”

 

说话时,王嘉尔的脸色毫无波动,就像一个服从命令的漂亮机器人,除开嘴唇的一张一合,整个人呈现出静态的样子,一本正经,又因为他英气的长相,让段宜恩想撕开他这副面具,看一看那背后又该作何模样。

 

毕竟是阅历数人,段宜恩看着眼前未经世事的王嘉尔,心生邪念。他站起身走到王嘉尔坐着的椅子边,被靠近的人显然因为不适应而变得拘谨起来,但方才正经的样子仍然没有变化。段宜恩玩味地看着王嘉尔逐渐笔直的腰杆,轻笑着半蹲下来,微微抬头仰视着他。

 

“为什么一直服用抑制剂?”

 

段宜恩的答非所问让王嘉尔微微皱眉,但也只存在片刻,他不自然地与段宜恩对视,明明眼神中带着对未知的迷茫,却还是装成不害怕的模样。

 

“请先回答我的问题,段医生。”

 

“如果没有治疗方案,那我们也不必再浪费时间,我...”

 

王嘉尔想要起身,却被段宜恩抬起身子,伸出手扯住他的手腕,令他动弹不得。王嘉尔分明注意到那比自己大上五个年头的男人危险的气息,或许是Alpha对Omega天生的压制感,王嘉尔此刻感觉到微微的缺氧和窒息。他看着男人逐渐靠近自己,不适感从心底蔓延到皮肤表层,又渗透进血液中,百转千回。

 

段宜恩空出一只手,快速地从王嘉尔穿着的背带裤荷包中摸出一个装着细小针管和玻璃瓶装药剂的透明真空袋,将它握在指尖,又晃荡在王嘉尔面前。

 

“为什么?”

 

他继续逼问着,仿佛不达目的不罢休一般。

 

 

 

刚才在王嘉尔进门前,他的父母已经向段宜恩述说完王嘉尔的所有状况。段宜恩见王嘉尔的父母同样强势及冷静的外貌和言辞,便知晓了这对夫妻一位是Alpha,一位则是Beta中的佼佼者。而这样的父母按常理来说,会生出同样优秀的Alpha,或是一位Beta,但王嘉尔在去年年初成年时所做的分化质检报告中,性别那一栏竟显示是Omega。

 

虽然性别歧视在这个时代几乎被淡化,但明显王嘉尔的家庭是属于传统家庭,王父王母显然有些不能接受自己的独子是较弱者。

 

“我们曾带过他做过亲子鉴定,结果显示确实是亲生关系,医生解释一A一B并非不能生出一O,在过往也有过双A生出一O的案例,我们家庭的这个情况,其实算作正常。”

 

王父对段宜恩解释着,而这位刚留美归来的心理医生自然是知晓这些特殊案例,他频频点头,表示已清楚情况。

 

“那王嘉尔的自闭症是天生的还是后天形成的?”

 

“他很小就不喜欢和人接触,我们认为是他智商的原因,档案中附带了他在高智商评鉴中的检查结果,王嘉尔的智力比普通人高出许多。我们在猜测,他没有发情期会不会也受自闭症的影响。”

 

段宜恩一边听着,一边在档案袋中翻出那张有些年头的纸张,这个时候他还未见过王嘉尔的模样,却大致有了一个模板:呆板、刻薄、冷漠的一个小天才,兴许还戴了一个厚片眼镜,说话文绉绉的难以让人明白。

 

但他那时所想的,却被眼前王嘉尔干净的小脸和立体又精致的五官一一推翻。

 

 

 

见王嘉尔开始紧张着咬住下唇,却仍然不愿意开口讲话。他想起档案上医院开出检查证明上分明写着“长期服用抑制剂”,而身为父母的王父王母却只口不提这件事,想必要么是默认,要么就是他们强迫王嘉尔服用的抑制剂。

 

段宜恩竟有些心疼眼前这个看起来没有丝毫情感的少年,按照他自成年以来就服用抑制剂的情况,从未有过发情期也并不是不可能。段宜恩心下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一个全新的治疗方案,而且只适用于王嘉尔个人。

 

他收起手中的真空袋,将它扔进办公桌旁的纸篓,在王嘉尔微微侧首时,用带着白色手套的手掐住少年消瘦的下巴,在他略微惊讶的眼神注视下,凑近他,吻住他。

 

或许是厌恶人的接近,王嘉尔一开始反应比段宜恩所想的还要激烈,他不断往后退缩着,方才冷静的状态被生生击垮,他害怕地呜咽着,却因为眼前男人强硬的攻击而发不出任何求救声,王嘉尔仿佛被扑打上岸而学不会呼吸的鱼,拼命地煽动自己的鱼鳍,却不得反抗。

 

段宜恩的吻很深,一方带着Alpha的情欲,一方却不是Omega的配合。

 

Alpha所有的香根草信息素霎时间充盈在房间内,不大不小的空间里无一不散发着这略带攻击性的味道,王嘉尔很快嗅到,该是Omega的本能,他一时间忘记了反抗,全身顿时瘫软在椅子上,因为唇部长时间的开张,唾液顺着他的嘴角流出,段宜恩没去在意,只注意这面前少年人逐渐粉红的耳根及发烫的面颊。

 

他伸出舌尖,从一开始的强硬到逐渐轻柔的舔舐,王嘉尔在他的啄吻下开始喘息,段宜恩满意地弯起嘴角,短暂地离开他已被亲吻着变得殷红的唇瓣,咬住他的喉结,又再顺着皮肤纹理来回走动。

 

在王嘉尔下意识伸手,由反抗到求饶,抓住他的长衫下摆时,段宜恩闻到了一股清香,正与自己的信息素交融。

 

是百合花香。

 

 

 

TBC.

 

 

 

*源自托马斯·萨拉蒙《读:爱》

 

本来想在考试期间再撸出一章多久的

但多久的大纲本被我忘在学校书包里了(掩面逃跑

今晚格外精神所以放出之前说的ABO小兔崽子

 

想当年我还是口口声声对着朋友说

一辈子不写ABO的女孩

如今打脸比翻书还快

 

希望大家喜欢哦

 

晚安,MUA~

热度: 434 评论: 34
评论(34)
热度(434)

幸福化作小精灵 跑来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