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嘉里AC | Powered by LOFTER

How Long · 多久

▲ 第十八章,宜嘉

▲ 金主,娱乐圈,4607字

▲ 温柔高冷段总裁x闷骚傲娇嘉巨星

▲ 过渡章节,下章甜腻预警

 

 

文章合集

 

 

 

18

 

 

 

另一边,安里成所住的高级公寓里,茶杯、瓷器花盆被砸在地上,凌乱一片。安里成瞪着眼睛盯着电视屏幕上李易谨发疯的模样,脑海中布满了仇恨和愤怒,却无力发泄,看到满地的残渣,他恨不得那些把他拖下水的人都变成这般样子,粉身碎骨。

 

公寓的隔音效果很好,以至于安里成发狂般怒吼喊叫也无人管辖,他一步一步算计到今天,却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一切都被毁坏成碎,再也没有拼贴起来的可能。他恨王嘉尔,恨他能够永远没有顾虑,恨他一张笑脸骗过天下人,恨他不用努力仍然闪光。可归根到底,他恨了也无济于事,没有人再会在意他说什么,李易谨这一招,把自己逼得毫无退路。

 

安里成掩面靠在沙发上,两行清泪从手指缝隙中钻出,他算是明白了自食恶果的道理。

 

正在想着以后该如何时,门铃声响起,他警惕地站起身,生怕是哪些知道自己住址的记者上赶着来堵自己,便小心谨慎地迈着步子走到门口,透过监控看到的是段宜恩的助理小田的身影,他才松了一口气,又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恍然大悟,赶忙打开门。

 

“田...田助理啊。”

 

他满眼通红,却还是收起刚刚情绪的不稳。

 

“安先生,是段先生让我来给你送份文件的。”

 

小田一边说着,一边从公文包中拿出一份牛皮纸装的文件档案,他毕恭毕敬地递给安里成,面露微笑。安里成不明所以地接过文件,等拆开线后拿出一看,竟是一份解约合同。他刚刚伪装起来的外壳被这一张白纸黑字击溃,安里成一瞬跪地,他算是真的怕了。

 

“田助理...田助理,这是什么意思...是芒音不签我了吗...是段总的意思吗...是吗?”

 

安里成抬起头,一双眼睛里布满了泪水,可田助理仍不为所动,只轻声说了一句,

 

“是,是段总的意思。芒音和您解约了,同时,段氏也与芒音娱乐解约了。”

 

安里成听到这两句后,全然崩溃,他抓着田助理的裤腿,救命一样哭喊着要去见段宜恩。

 

“你让我见见段总...让我求求他不要赶尽杀绝...我只有这一条路了....求求你了...”

 

田助理皱着眉,往后退了一步后,半蹲下身。

 

“我觉得,你现在连再恶心段总的资格都没有了。”

 

他轻笑了一声站起身离开,在听到安里成哭得更加撕心裂肺的声音时,觉得实属可笑。这个男人做尽了坏事,件件逼近段宜恩的底线,却仍然幻想着自己能够抓住一些一开始就不属于他的东西。

 

和所有拥有嫉妒与恨意的人一样,一样拥有一副丑恶的嘴脸,一样获得了凄惨的下场。

 

 

 

李易谨到后来记者会结束时,精神彻底崩溃,神色也有些恍惚,很多人以为他已经疯掉了,但他也只是经历过绝望后的低迷而已。孙正一命人带着他去医院诊断一下,若真的有精神疾病,也需要立即投入治疗。令他也没想到的是,这仅仅是一场新闻发布会,却逼得李易谨精神涣散,更全盘将安里成托出。段宜恩这一招,确实狠辣又决绝。

 

他驱车回到段氏公司,告诉段宜恩后续的一切事情,又把李易谨随身带的手机递给他。段宜恩风轻云淡似的看完手机里李易谨与安里成的聊天记录和一些视频、图片,无所谓地放下,又将视线放回电脑上美国方传来的合作文件。

 

见孙正一迟迟不离开,段宜恩眼神没离开屏幕,却开了口询问。

 

“有事想问?”

 

“当然。”

 

孙正一也不推脱,坐在椅子上盯着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样的段宜恩,心生好奇。

 

其实在小田之前,孙正一才是段宜恩身边的隐藏助理,因为能力强,他很少露面,又在之后段宜恩遇上李易谨,他便换成了给李易谨做经纪人的工作,所以没有多少人知道他的身份,甚至于这几年都呆在段宜恩身边的王嘉尔都不清楚。

 

“你一开始把我安排当李易谨的经纪人时,就步好了今天这一步局吗?”

 

“差不多吧。”

 

“为什么要做得这么狠,明明你知道事情终将会发展到这一步,那在最开始隔绝掉李易谨不就行了吗?”

 

段宜恩听到孙正一的疑惑后,停下了正在打字的手,抬起头看他,却答非所问,回避了孙正一的提问。

 

“你知道李易谨之前是整过容吗?”

 

“当然,不过是整的较其他人自然多了,不过这跟我的疑惑有关系吗?”

 

“李易谨之前的样子,和现在大相径庭。他是照着王嘉尔的模样去整的。”

 

段宜恩仍然没理会孙正一的疑问,轻视地看了他一眼。

 

“你觉得我做的狠,但我不过是以牙还牙。”

 

“李易谨其实是王嘉尔在香港的孤儿院里,那些整日欺侮他的少年里的其中一个。我那天在公司门口,看到他拿着王嘉尔的照片问东问西的样子,便上前问了一句他的名字。或许是这几年看过不少练习生的缘故吧,我一眼就看出来他整过容,再加上他笑起来和王嘉尔没什么差别,我更是疑惑。等到拿到他资料时,就一目了然了。”

 

“王嘉尔在孤儿院里过的生活,不能用言语一概而论。等我收留他在身边后,那孤儿院不知怎的燃起了一场火灾,大多孩子都丧命了,李易谨却是险些生存下来的一员。我找人问过收养李易谨的那个工人,他说李易谨逃出来时,浑身都在发抖,不断说着王嘉尔是灾星类似的话语。”

 

“我之前跟你说过王嘉尔的身世,那时候的孤儿院也是因为讹传,所有人都孤立了嘉尔,李易谨也不例外,所以在王嘉尔离开孤儿院后,李易谨又亲眼见到了自己赖以生存的地方燃起大火,他下意识归咎到王嘉尔身上,认为那场火灾,是王嘉尔所带来的灾难。”

 

“那之后,李易谨过得仍旧像混混一样,不思进取,后来看到王嘉尔出道后,心中又有了邪念,去年年中,他偷了收养他的那家工人的钱,来到这个城市,做了整容手术后,就跑到这块娱乐公司区域,就盼着能凭和王嘉尔相似的脸,来做些什么。”

 

“我说这么多,你该知道什么意思了吧,如果我那天没看到李易谨,没去调查他,没在其他公司挖到他前留给他在我手里出道的机会,哪一天他披着一张皮接近王嘉尔,做些更加阴暗更加见不得人的事情时,我就没有机会再把王嘉尔保护起来了。”

 

段宜恩陈述着,孙正一有些惊讶于这段经历,他更没想到在之前这么久远的时候,段宜恩就已经做好了完全准备,甚至配合李易谨演戏,演得那么真。

 

“那...安里成呢?”

 

“不过是不自量力演技却真优异的小人。安里成在遇到王嘉尔前,在芒音已经做了三年的练习生了,作为演员当这么久练习生,其实是很不科学的,而且他的各项成绩都很优秀,没道理不出道,但公司练习生的负责人告诉过我,他走歪门邪道,不知道上了多少老板的床,却没几个给过他机会。反而把他打压下来了,拖了几年的出道时间。但就是把王嘉尔骗住了,忽悠地团团转,若不是王嘉尔找我开口,求我让安里成出道,他现在恐怕早该去社会上找份工作度日了。”

 

“我不过是布了局,这两个恶人狼狈为奸在一起,却不是我预料的。但这也合了我意,一网打尽,省事很多。”

 

孙正一被震惊的有些说不出话来,他知道段宜恩向来深谋远虑,且总有些过人的预算能力。却没想他真能为王嘉尔做到这样地步,把每个人攒在自己手中,任其发展,却不离其中。不愧是商界的奇才,若没有能力,更不会在接手段氏的短短五年中让公司在原有基础上升值了几倍。

 

“你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不过是王嘉尔,能让你做到这种地步,他与你来说,真的有那么重要吗?要给他买下娱乐公司,用尽了就卖掉,你还真和唐玄宗千里送荔枝有的一拼。”

 

段宜恩一直冷漠的眼神,在听到孙正一提到王嘉尔时,竟有了些温度。

 

 

 

“很重要,于我来说,他真的很重要。”

 

 

 

在送走孙正一,并且要他明天正式回来上班后,段宜恩整理了一下文件,便拿起外套准备回家。几小时前他便受到苏晨发来的消息,王嘉尔已经杀青并且回了家,但晚上有个杀青宴,六点后还要去酒店一趟。段宜恩想回去见王嘉尔一面,以免再晚一点,小孩又该走了。

 

可在下楼时给家里打电话,却一直无人接,再打回王嘉尔手机,仍然无人接听。

 

段宜恩疑惑地往下走,等到了芒音的楼层时,段宜恩见着里面的练习生结伴出门准备吃饭,便停留了一会儿,因为已经准备将芒音与另一家娱乐公司合并,所以里面的员工也被段宜恩裁掉不少,整个公司除了剩下不愿走的练习生,显得空荡荡的。

 

几个练习生好像还是新人,并不知道段宜恩的身份,他们仍然聊着刚才的话题,段宜恩耳尖,很快捕捉到王嘉尔的英文名,他透过几人聊天内容猜到了大概。

 

“Jackson很努力啊,现在网络风评也在向他靠拢,应该很快可以复出了吧?”

 

“是啊,刚刚在练习室看到他,我真的惊讶到了。”

 

“该是在排巡演的舞吧,唉别说了,吃饭去。”

 

段宜恩走到公司里层的练习室里,找到以前王嘉尔最爱呆的那间舞蹈室,门是关着的,但练习室的门是半面玻璃式的,为的就是负责人可以随时查看里面练习生练习的状况。段宜恩没有推开门,只站在屋外,看着屋内跟着音乐练习巡演里几段舞蹈的王嘉尔。

 

室内的采光很好,是落地窗,双面玻璃衬得光线更好,王嘉尔没有开灯,他趁着夕阳洒进来的光,踩着节拍一下又一下地精准着跳着每个动作,段宜恩不忍走进屋打扰王嘉尔的认真,就像几年前,王嘉尔还未出道时,也曾经趁着空闲时间,跑来练习室练歌、练舞。那时候舞蹈是他的弱势,尽管段宜恩总宽慰他,说舞蹈跳不好也没关系,照样能让王嘉尔成为歌手出道。

 

可小孩怎么样也不乐意,只固执地每日跑去公司,一个人练习,一个人努力。

 

段宜恩本想王嘉尔对娱乐圈的热乎劲只在这几年,却没想他真的热爱这份于他来说不算难以实现的梦想。或许他真的天生属于舞台,段宜恩不该去揣测他对梦想的执着。

 

大概是跳得有些疲惫,王嘉尔在做完ENDING动作后,一股脑躺在地上喘着气。段宜恩看不清他的表情和状态,便推开门走了进去。

 

他的动作很轻,音乐声还没结束,王嘉尔或许没发现他走进屋的脚步声,段宜恩蹲下身,静悄悄地在他身边坐下。小孩还在喘着气,平时被自己养得有些白胖的小脸,这几天的折腾下,竟显得消瘦起来,段宜恩有些心疼地探下身,伸手抚上小王嘉尔还流着汗的脸颊。

 

“老段。”

 

王嘉尔没有睁眼,却在段宜恩贴近自己脸颊的那一刻笑出声来,他在感觉到段宜恩的手明显一僵时,偷偷地睁开一只眼睛,笑得更加开心了。

 

“说吧,在门口偷看我多久了?”

 

“大概,十分钟?”

 

段宜恩也不羞不恼,拿出纸巾,替王嘉尔拭去额上、面上的汗珠。

 

“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打电话也不接,还不是在门口听到练习生议论你了才找过来。”

 

“唉呀,你知道我练习的时候手机都静音的。”

 

王嘉尔吐着舌头,调皮地起身,把脑袋上的帽子放下,撩了半天自己的刘海。段宜恩把小孩揽在自己怀中,捏了下小脸后才轻声询问。

 

“累不累?带回还要去杀青宴,不怕睡着了,在陈导面前出糗?”

 

“没关系呀,就是怕自己几天不练习就退步了嘛。我现在睡十分钟,等一会儿你就送我去酒店哦。”

 

段宜恩应了自家小孩,本该是堂堂总裁,现在沦为和司机保姆似的,他看着王嘉尔闭上眼睛,半躺在自己的腿上,呼吸声逐渐均匀起来,心里只觉得挺乐意。就像孙正一说的,自己和唐玄宗为杨玉环千里送荔枝一般尽心。为自己心爱的人付出,没什么计较可言。

 

“老段,其实,我很怕再回到观众的视野里。”

 

王嘉尔翻过身,突然开口,手下意识抓住段宜恩的衣角,绕在手心里把玩。段宜恩听到他突如其来的声音时,先是愣了一下,又恢复情绪。

 

“我害怕对我投来恶意眼光的人,我害怕我再回去,面对的不再是支持,而是谩骂。我其实很胆小。”

 

“可是我又不甘心舍弃。”

 

“舞台的魅力太大了,尝过一次就不会再有想退缩的想法。可是我还是无法战胜内心的恐惧,我不愿意从高处再次摔落下来,不愿意再跌到地那么疼痛。”

 

“我不知道怎么办了....”

 

段宜恩听着王嘉尔越说越小声的倾诉,他能感觉到王嘉尔最后带着颤抖和委屈的音调。他对这段时间王嘉尔所承受的委屈而感到内疚,他原以为王嘉尔在之后可以无忧无虑继续生活下去,却没想那次舞台上的近距离伤害,会对他造成这么大的影响。

 

他无法,只得以叹息一声,剩下的日子很长,他可以陪王嘉尔慢慢成长。

 

 

 

“没关系,嘉嘉。”

 

“不必担心摔落,因为我会一直在你背后稳稳地接住你,并且在从此以后,不会松手,不会让你跌倒,不会让你疼痛。”

 

 

 

 TBC.

 

 

今天坚持不到两点了,没凑到6000字先溜了

十九章和二十章将是非常甜甜的两章

而且字数爆炸多,做好结局的准备

 

多久宝成年啦,马上就要还给你们啦。

 

晚安哦,mua。

 

标签:宜嘉多久
热度: 354 评论: 53
评论(53)
热度(354)

幸福化作小精灵 跑来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