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嘉里AC | Powered by LOFTER

How Long · 多久

▲ 第十七章,宜嘉

▲ 金主,娱乐圈,6424字

▲ 温柔高冷段总裁x闷骚傲娇嘉巨星

▲ 又是甜甜且解气的一章

 

 

 

文章合集

 

 

 

17

 

 

 

段宜恩的离座,惊动了一直在捕捉屏幕画面的记者们,而无地自容的李易谨也被经纪人孙正一拉着离开座位,安里成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整个颁奖典礼变得混乱起来,负责人手忙脚乱地维持着秩序,又在后台处理设备的问题,好多明星看戏似的往李易谨那边望。

 

记者们对李易谨穷追不舍,一边追着他提问一边拉扯着他的手,孙正一不着痕迹地装模作样着去阻挠,却没什么效果,有动作快的记者已经开始了采访模式,李易谨不敢在这时候失控发脾气,却又不知道怎么解释,只能一个劲地否认那视频上的一切。后排动作慢的记者正巧赶着这边人簇拥李易谨的时间,快步跟上已经走出场馆的段宜恩。

 

“段宜恩段总,想请问对您公司旗下的艺人,也是您曾传出的暧昧对象李易谨方才在颁奖典礼上发生的事情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段宜恩被几个保镖护着,他悄然弯起嘴角,觉得“解释”这两个字有些讽刺。

 

“清者自清,”他带着冷漠的情绪看了眼记者,又堂而皇之地直视正在录像的镜头,“而浊者自浊。”

 

记者们本以为他会以不方便回答或者拒绝回答为理由逃脱,但没想他直接对着镜头说出这句话,而话语的意思在加了后面一句话后,跟众人所想的为李易谨解释的意味完全不同。趁着记者愣神不知如何再次提问时,段宜恩收回微笑,迅速被小田带着上了车。

 

“安里成的经纪人刚刚一直在给你的工作号打电话,要...喏,又打来了。”

 

小田坐在副驾驶座,命司机开车后,从包里拿出段宜恩的工作用的手机,显示屏上晃动的正是安里成经纪人的号码,段宜恩看了一眼,淡然地说了句“不接”后,便开始闭目养神。

 

今天晚上的事情,其实只是一个开始,他所要的回击远远不止这些。段宜恩今天晚上的作为其实是在毁掉这几年已经成长起来的芒音娱乐,但他根本不在意,当初收购芒音也是为了让王嘉尔的出道显得不那么刻意,他隐藏了王嘉尔所有的家庭背景,外界可以查到的仅仅是他是孤儿,在芒音旗下做了两年练习生后出道。有芒音这个公司当背景,可以省去不少麻烦。

 

而现在芒音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他可以轻而易举地让王嘉尔脱离公司,自己也可以顺利转让,而近几年在芒音旗下的部分优秀练习生,段宜恩也为他们安排了新出路,至于现在惹祸上身的李易谨和即将被曝光的安里成,他肯定会断掉他们的所有后路,等一切尘埃落定后,他们两人也无法在演艺圈立足。

 

段宜恩闭着眼睛思考着事情的发展,不知不觉中,车已经停进家中的前院,他拿过小田递过来的东西后,嘱咐他让孙正一明天来公司找他,顺便带着李易谨。后又叮嘱了一些事情才放心地下了车。

 

 

 

等进屋后,屋里静悄悄的,什么声音也没有,段宜恩以为王嘉尔拍完戏还没到家,但门口摆着小孩今天出门前穿的那双限量版球鞋,应该是已经在家了。他轻声叫了声王嘉尔的名字,没得到回应,便自顾自往楼上走,等走到二楼里层,才看到平常开着的放映室的门是紧闭着的,因为是专门装修来给王嘉尔看电影或视频的,隔音和挡光效果不亚于电影院,门缝下都不会有缝隙。

 

段宜恩轻声推开门,音乐声和大屏幕上明亮却不刺眼的灯光随之而来,他抬头看向抱着恶熏坐在沙发上的王嘉尔,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公司前段时间给他拍摄的纪录片。

 

原本是打算在巡演最后一场播出的,可前段时间,段宜恩联系公关部,已经宣布暂停王嘉尔近期的所有活动,世界巡演也因此暂停了后期场次。所以影片剪辑好后传到王嘉尔的邮箱里,却再无用处。

 

段宜恩没有贸然地去打断他,他能在王嘉尔身后感觉到他对自己闪闪发光着做大众眼前实力派偶像的喜爱,可是却因为别人的诬陷和抨击,他却不得不让自己退让,销声匿迹于所有人的痛骂之中,明明他什么也没做。

 

小孩的内心总是委屈的,他也想好好唱歌不惹麻烦事,可他自己的清高却阻挡不了别人的恶意,段宜恩有时候甚至会怪罪自己,没有以别的方法来保护好王嘉尔,可是事已至此,没有办法再回头,他默默在心里向王嘉尔承诺,再过不久,他的小王子就一定能够重回舞台。

 

正在想着时,他听到一声抽泣声,紧接着是恶熏跟随主人软绵绵地“嗷”着,段宜恩走近了些,就看到王嘉尔抱着恶熏,身子向前倾去够放在面前玻璃矮桌的餐巾纸,因为抱着狗,距离又有些远,王嘉尔一直够不着,段宜恩无语,便走上前帮小孩抽出几张。

 

王嘉尔明显是不知道段宜恩的存在的,等看到眼前人突然出现,他吓得眼泪往眼眶里回旋,硬生生没掉出泪花来,又因为姿势的僵硬,他惊得一颤,屁股从沙发边缘往下挪了点,他猝不及防地从沙发上摔在地摊上,连人带狗。

 

“你...你什么时候回的啊!”

 

王嘉尔抱怨着揉着自己摔疼了的屁股,恶熏从他身上踩着,往别的地方溜去,他满脸委屈又羞涩地看着还穿着正装的段宜恩,小孩的手机早被段宜恩断了网,自然是不知道外界的消息,他只知道今晚段宜恩有晚会,会很晚回来,却没想这个点他就到了家。

 

“刚刚到家,就看到某个小哭包在家里看着自己的影片自我陶醉。”

 

王嘉尔盯着手上拿着纸巾逐渐靠近自己的段宜恩,他半跪在地上,轻柔地贴上他脸颊,又往上移动着拭去自己眼角的点点泪花。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满脸通红着感受着段宜恩扑面而来的气息,以及身上没有多余人物身上味道的清淡香水味,眼前这个男人哪里都无时无刻散发着男性荷尔蒙气息,似有若无地勾//引他,不然段宜恩在做这些没有任何撩拨意义的动作时,无一不让王嘉尔心脏加速跳动。

 

他咽了咽口水,看着段宜恩近在咫尺的唇瓣,紧张地开口反驳他,

 

“我好歹看的是自己,又...又不是AV。”

 

话音刚落,王嘉尔就能感觉到段宜恩身子明显的僵硬。还没等他用语言回击自己时,王嘉尔主动地上前献身,他张开两排小白牙,露出粉嫩的舌尖,往前近了一步,轻舔了一下段宜恩的喉结,又咬了上去。

 

段宜恩在这个动作进行时,搂住王嘉尔的腰肢,自己则盘腿坐在地毯上,让在只穿了单薄一件宽松睡衣的王嘉尔坐拥进自己怀中。他借着两人亲密的姿势,对脸红得仿佛要滴血的王嘉尔上下其手。

 

“其实,我们现在来演一出也是可以的。”

 

“演...演什么...”

 

“明知故问,Action Video.”

 

 

 

事后,王嘉尔趴在段宜恩肩头,被他抱着走进卧室,王嘉尔疲惫地沾床就阖上眼,段宜恩在他额头上印上一吻后准备先洗漱,又想起小孩好像还什么也没吃的样子,看他已经开始微鼾,不忍心再把他叫醒,只好挪到他身边,用哄小孩的语气问着“饿不饿啊”。

 

没想小孩听到饿这个字,努力眨巴着眼睛,尽力去看段宜恩,可是无奈困意席卷而来,王嘉尔只得以伸出手臂,撒娇似的半起身将脑袋搁在他的颈窝处,哼唧着一些段宜恩也听不清的字眼。随后他又睡了过去,本以为这次是真老实了,结果过了几秒,王嘉尔像在报菜单似的,开始吐露出几个较清晰的字眼,“要...要汉堡,还要吃双层的...双层的芝士,不要...不要给我..给我辣椒。”

 

说完还吧唧着嘴巴,好似下一秒就要拿纸巾给他接着从嘴角悄然流下的口水一般。王嘉尔真的太可爱了,段宜恩痴汉笑般拥紧了怀中人,王嘉尔被自己抱在怀里时才觉着又瘦了点,不然怎么做梦都想着吃饭。

 

等王嘉尔真的睡熟过去后,段宜恩才起身离开。只是没想自家小嘉真的很能闹腾,在他转身后,又翻了身,皱着眉小声吐槽着一句让段宜恩满脸黑线的话。

 

“好大,老段....呜呜呜,进不去了。”

 

 

 

清晨五点,段宜恩被浴室里的淋浴声给吵醒,他揉着头发,感觉到身边空余一人后,坐起身等待脑袋清醒过来。过了五分钟,他掀开被子准备去浴室时,淋浴声停下,又是推拉门的声音,段宜恩靠在卫生间门口,等待着里面的人打开门走出来。

 

没过一会儿,王嘉尔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出卫生间,看到还睡眼惺忪的段宜恩时,气不打一处来。

 

“为什么不把我叫醒洗澡,我身上黏糊糊的。”

 

“我给你擦过了。”

 

段宜恩无辜地睁眼,手还不老实地拉着王嘉尔的手腕,将他拥进自己怀里,王嘉尔有意地躲避着他的亲热,两个人打闹着到最后王嘉尔被段宜恩压制着靠在墙边,无法动弹。王嘉尔感觉到段宜恩下一秒就要吻过来了,他故意别过头,装作嫌弃的样子。

 

“没刷牙。”

 

“嫌弃?”

 

“就嫌弃。”

 

段宜恩无语地又上前了点,看到自己小嘉紧闭着眼一副被欺负的良家妇男模样,好笑地摇摇头,只得以抱紧了他一点,王嘉尔随即也回抱住他。两个人清晨相拥的时刻没过一会儿又被打破。

 

“段...段宜恩!你怎么这么容易硬!你松手!”

 

 

 

本来原定的王嘉尔剩余戏份要在五天之内拍摄完毕,但王嘉尔的认真态度和几乎全部一条过的敬业,让原本的拍摄时间缩短到两天半就可以完成了。于是在被段宜恩勒令吃下早餐后,王嘉尔早早地回到剧组,准备今天最后几场戏。

 

王嘉尔的手机被段宜恩又开通了移动网络,之前是怕他自己自虐跑去刷微博看那些人的评价,现在继昨晚李易谨被潜规则的视频传出后,网络上的风声好转了点,段宜恩命人打点了一些营销号来推波助澜,又不着痕迹地将矛头指向李易谨的人品问题,并且抛出之前李易谨和王嘉尔互动的一些图片,明里暗里地指示着李易谨的作风不当,且有效地将网络大众的谩骂引在李易谨一个人的身上。

 

又因为王嘉尔的粉丝基数大,大多还是理智粉,控评、安利、澄清都做得相当妥当,在风口浪尖过去之后,粉丝们对王嘉尔过去所做的一切让路人好感的东西进行整理,也配合着公众注意力的转移适当地进行了“无形洗脑”,网络的风向标逐渐转移,对王嘉尔的谩骂少了,更多的都被粉丝的鼓励和期待所淹没。

 

以至于王嘉尔在去剧组路上打开微博时,看到的全是粉丝们对他由衷的祝愿和这几天的想念。王嘉尔看着她们每个人充满朝气的微博,心下一片柔软。

 

他是真的很在乎这些在乎着他的人。所以总想做得再好一点,爬得再高一点,以此来回报这些喜欢着他的人们。

 

 

 

段宜恩到公司时,李易谨面色苍白地坐在会客厅,身边站着一直沉默不语的孙正一。李易谨在昨天颁奖晚会上丢尽了脸和名声,他也彻底毁了整场的气氛,虽然在后来安里成仍顺利拿到了最佳男演员的奖项,但因为这件事的爆出,他也很快离场,却仍免不了被记者追问。

 

而李易谨在那之后,万念俱灰地找去了李晟的家,追问着他现在该怎么办,他原以为李晟现在和他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再如何也会和他一同想解决方法,他现在还只是个小有名气的三流明星,李晟导演的新戏恐怕连后期剪辑都没完成,他又出了这种事,若没方法抓住金主,他是真的再也混不下去了。

 

可李易谨聪明也聪明不过几时,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别说其他人会不会帮忙,李晟是事件另外一个主人公,他自己都自身难保,怎么又会答应李易谨来保他。在李易谨抱着希望去敲开李晟家大门时,换来的只有男人恶狠狠的一巴掌。

 

尔后,孙正一扶着他回到车上后,告诉他段宜恩要他明天去公司一趟时,心中死灰复燃般激动,他甚至天真地以为段宜恩会向他伸出手,让他摆脱困境,可却事与愿违,他所看到的一切全是假象,他正一步步向段宜恩设下的圈套中走着,毫无知觉,温水煮青蛙一样慢慢地被杀尽。

 

李易谨看到段宜恩走过来时,原本空洞的眼睛恢复了神采,他局促不安却又怀着希望地向段宜恩微微鞠躬,等段宜恩将他带进办公室后,才露出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他低着头抹眼泪,将昨晚的事情添油加醋地对着段宜恩说了一遍,见李晟被拒绝的事情也不例外,末了还抬起头,梨花带雨得对着段宜恩说“段总,我只剩你了,你救救我好吗。”

 

段宜恩冷淡地听着他讲完所有事情,看他努力抽泣的模样,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射进来,他甚至可以看清他鼻梁处有些剔透的假体。原本还以为他做得挺自然的,现在一看,真的很夸张。段宜恩强忍住内心恶心的想法,用食指敲击着桌面,半晌后开口。

 

“我可以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也会给你安排公关,而且只要你想,一小时后就可以召开记者发布会,当中澄清。”

 

孙正一在一旁抬眸,又在思索着段宜恩这老狐狸又在打什么算盘。李易谨听到这句话后,迫不及待地点着头,他巴不得现在就赶紧脱离这种苦海,可却不知他费尽心思爬上岸,又即将再次被没入海底,永远不得已上岸。

 

 

 

段宜恩说话算话,一小时内为李易谨召集了各大报社、新闻媒体的记者,并且派了公司公关部的高层到场,他甚至亲自带着李易谨走进了发布会,在闪光灯中迎面鞠躬,等待着这些记者即将的提问。

 

“想请问李易谨先生,对于昨晚的视频事件你怎么看待?”

 

在他们坐定后,一位记者率先提问。

 

“我想先表明,”李易谨照着刚刚段宜恩给自己的台词上,清晰地阐述着,“视频中的主人公不是我,而是有人恶意制作来诋毁我的,我本人概不知情。”

 

“照片可以作假,但根据昨晚视频显示,清晰度已达480p,足够看清面部长相,若说恶意制作,那主人公与您未免也太相像了吧。”

 

另一位记者紧接着问着。

 

“天底下长得像的人多了去了,也有不少人说过我与嘉尔Jackson长得很像。”

 

“说到人气偶像Jackson与您的问题,有知情者爆料,您在拍摄李晟导演的《成交》时,与当时在临场拍摄另一部电影的王嘉尔有过交集,之后也有过踩他上位的事情,请问这您又如何解释?”

 

李易谨显然是没有想到记者会顺着自己的话接出王嘉尔与自己的问题,而事先准备的台词中也没有相关的解释,李易谨局促不安地想向段宜恩求助,却发现摄影棚内再无那人的身影。

 

“请问您现在的脸色是否是心虚了呢?”

 

“李晟导演的新戏《成交》在剪辑完毕后在审查过程中,因为昨晚的事件,今早出了不合格的结果,对此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背后频频冒出冷汗的李易谨早已慌了手脚,他难堪地面对着源源不断的提问和闪光灯,无语着哽咽,他实在不知道再说些什么来解释,这才不过十分钟的发布会,就让他瞬间招架不住。

 

“请问你是否被李晟导演包//养,或是借机上位?”

 

“请问在之前爆出王嘉尔与段总相关事件的始作俑者,是否与你有关系,又或是说就是你呢?”

 

“请问你是否出王嘉尔、李晟、段宜恩之外,还利用了昨晚夺得最佳男演员称号的安里成来让你获取更多好资源?”

 

“你这样利用安里成演员的好心,以及其他人的帮扶,你内心又是作何想法?”

 

几个问题过后,一位记者高声问出这个问题,他被刺激得面色瞬间苍白,快门声让他沉浸在高度紧张中,又因为不断地提问而让他不知所措,最后一个压垮他的提问脱口而出时,李易谨脑中的一根弦瞬间崩断,他失控着推开身前的桌子,怒吼着“你们以为安里成是什么好东西吗?”

 

他浑身颤抖着,像磕了药一般疯狂着冲到孙正一面前,拿过自己随身带着的私人手机,李易谨一边谩骂着记者,一边用手机不断点着手机屏幕,因为紧张和崩溃,他好几次都不能点在正确位置,全场记者等待着他这举动后要发生什么,但仍有些记者不怕事一般继续提问。

 

过了一会儿,李易谨手机中传出安里成的语音声,所有记者吩咐着摄影录好声音和视频,紧接着就是安里成肆无忌惮地同他聊着辱骂王嘉尔的话语,几句后还牵扯到了找狗仔曝光的事件。李易谨像是觉得这些还不够似的,说着“你看,都不是好人,都不是好人!”

 

“你们眼里的好好演员,其实都是假象,都是背地里陷害的蝗虫,恶心至极!”

 

李易谨瞪大了眼睛,嘴巴微张,神情明显不对劲,孙正一看出他已经精神失常,却也没上前阻拦,只等着他把更大的一切捅出来。

 

孙正一算明白段宜恩的用意了,借刀杀人,王嘉尔对安里成的感情不一般,而段宜恩一开始的目的就是制造一场局让安里成下套,在局中慢慢撕破他好人的伪装,让王嘉尔认清这个人的真实面貌。可他爱王嘉尔,所以他不能来承担这个角色,只缺一个人来毫无保留揭开这个伪装,而刚好李易谨出现了。

 

今天的发布会,看似是为了帮李易谨,其实是段宜恩设下来让这些记者逼疯他的一个圈套,这样情绪失控地李易谨更是口无遮拦地曝光他们俩人的一切勾当,一个濒死的人,又怎么不会想着再拖死另一个准备往岸上爬的人呢。只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时,李易谨的心理承受能力太差,这样的刺激已经让他精神崩溃,他便更加疯狂地向记者袒露安里成的邪恶。

 

在场的所有记者一边震惊一边纪录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一个疯子的陈述,在他们眼底,全是即将成为头条的论述新闻。

 

段宜恩安排的公关人员也在这时候走上台,将手中的解约合同拿出,提出单方面对安里成和李易谨二人解除合作合同,并声明二人不再是芒音娱乐旗下的艺人,所做的任何行为与活动公司都不做任何解释。

 

长达一小时的发布会,也在李易谨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中结束。

 

段宜恩坐在椅子上,通过监控和直播看着发布会上的一举一动。这些场景都达到了他预期的效果,现在各大网站、媒体都在播报新闻,连着之前在钱晏阳手中拿到的证据,向各大网络站点及营销号、大V号中传播,安里成的优秀也随之崩塌。

 

一切都快要尘埃落定。

 

 

 

 

TBC.

 

 

写得我颈椎都快疼断了...

一开始写澄清就像装了电动小马达似的特别有精神

每一章都越写越多,多久也要成年了要完结了

舍不得,年轻母亲一把辛酸泪

 

还有,希望我们宜嘉永远好好的,一直甜甜下去。

 

爱你们,今天也是把多久宝交给你们的一天!

晚安哦,周末愉快(虽然我没有周末)

MUA~

评论(52)
热度(352)

幸福化作小精灵 跑来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