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嘉里AC | Powered by LOFTER

How Long · 多久

▲ 第十六章,宜嘉

▲ 金主,娱乐圈,6206字

▲ 温柔高冷段总裁x闷骚傲娇嘉巨星

▲ 甜敷敷的一章哦

 

 

 

文章合集

 

 

16

 

 

 

段宜恩把王嘉尔送到剧组后,又和陈佑鸣导演表示了歉意,在休息室嘱咐了王嘉尔几句话后便准备离开。奈何刚换上戏服定好妆的王嘉尔,在看着段宜恩起身时,红着脸牵住他的手。段宜恩回头盯着坐在凳子上支支吾吾想开口却又不敢的王嘉尔,内心还有些小期待他会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我...我今天没有夜戏,你不要忘了接我回家。”

 

王嘉尔把握着段宜恩的手腕,食指钻进他手心调皮地挠了几下,从皮肤表层纹理中渗进神经的酥痒感让段宜恩不自觉地笑了起来。他还未答应王嘉尔,小孩又站起身与他平视,紧接着开口补了一句,

 

“不要忘了!”

 

话音末了,段宜恩还收到了一个来自他的小嘉牌甜敷敷的吻,虽然只是简单的贴合,段宜恩仍像是吃了一颗甜到心里却怎样也不腻人的糖果,明明二十好几要奔三的人了,还是忍不住破了高冷总裁的人设,伸手半搂着王嘉尔的腰,笑得牙不见眼。

 

“不会忘的,但是会晚点,大概晚上八点。”段宜恩空出一只手,看了看腕上的手表,歉意地看着怀中的小孩,又补了一句“不过今天回家有个惊喜。”

 

听到这句话,王嘉尔的大眼睛“唰”地明亮起来,哪像个中午还病怏怏着难受着的小孩。

 

“什么惊喜?什么什么!”

 

“告诉你就不是惊喜了,乖乖拍戏,回家就知道了。”

 

看到王嘉尔因为好奇又不被自己满足的样子,段宜恩好笑地伸手,用食指和中指轻柔地夹住王嘉尔撅起来的嘴巴,怕把他的妆容蹭掉了,他只夹了一会儿,听到小孩不满的“哼唧”着便笑笑松了手。两个人闹了将近五分钟,段宜恩又看了下时间,真到了该走的时候了,他理了下小孩的衬衫后便打开门走出去,王嘉尔也跟着他离开休息室,正式投入进最后几天的拍摄中。

 

段宜恩刚坐上车,孙正一的电话随之而来,他示意司机开车回公司,便接起了电话。两人约定在公司见面,段宜恩对孙正一即将带来的东西有些迫不及待,他巴不得现在就撕开那些人的嘴脸,即使现在王嘉尔表现得好像是相安无事,但他明白小孩内心早就难过了千万遍,他不愿意把自己闪闪发光的小王子藏在家里不给别人看,他的王嘉尔就该被温柔以待,而不是被人陷害成现在这般模样。

 

剧组离市中心有些远,孙正一已经被助理带到办公室时,段宜恩才姗姗出现,他一边解开西装纽扣,一边示意孙正一开门见山。

 

“今天凌晨两三点钟,李易谨突然提出要去找安里成谈事情,他像是不放心一样,还没等我提他就要求我和他一起过去。”

 

孙正一拿出一个文件袋,递给段宜恩,等他拆封的缝隙里继续说着。

 

“他们交谈的内容我都录下来了。”

 

 

 

今天凌晨,李易谨看到新闻上大肆播报王嘉尔巡回演唱会的事件后,本还准备落井下石一般,就接到一通电话,是个陌生号码,他迟疑了一下,接通后,一个男声将他和安里成之间的事全盘托出,意思就是找他要钱,不给的话这些事情都会随之败露。

 

李易谨听后气极,认为这人是和安里成一块串通好的,现在他失去段宜恩这条路了,安里成自然也懒得利用自己再扳倒王嘉尔,更何况王嘉尔也已经出事,不少人都传言他要被雪藏,安里成现在随便雇人威胁自己,装作和他没什么关系来借刀杀人的事情,李易谨不是不确定他敢不敢做这些龌龊的事情,但转念一想,万一这人是安里成那傻子安排来陷害王嘉尔,结果反被坑骗的,那他现在要是发了脾气说不给钱,岂不是又给自己惹了麻烦。

 

他一边思索,一边叫来孙正一,打听到安里成正在录制一档午夜节目,并且快要结束后,便在夜里就准备着去找他好好问问这件事。

 

没想安里成见到李易谨时满脸疑惑,李易谨默默记下他的表情,又觉得刚刚自己想的第二种可能性更大了些。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试探了个遍后,才明了了对方的企图,这时候又突然站到一条战线上,坐到一起商量再怎么制造一个对策彻底扳回王嘉尔。

 

而这些全部被等在一边的孙正一录了下来,在安里成的话语中,他掌握到那个他们用来利用制造谣言并且拍摄照片的狗仔的信息,在来段宜恩这里之前,他顺带找到那狗仔的出租屋,将他硬拉着拽了过来,也在途中调查了这人的信息。

 

狗仔的名字是钱晏阳,早年就失去双亲,从大专毕业后,打了几年工买了相机,造了个假文凭混进一家报社当娱乐记者,也许狗仔这一行也是看天赋的,钱晏阳很会抓拍,也会撰稿,在报社的几年拍摄了不少明星的大新闻,赚的钱多了,本可以老实做事,他还偏就染上了赌这个习性,没出一个月,入不敷出,赚的早就被亏空了,还因此欠下不少债,老板也把他扫地出门。

 

安里成也是在他被债主逼得走投无路时出现的,他太需要钱了,便想也没想就答应了这件事。但安里成答应着给他的费用也不能填补他的债务,钱晏阳只能想到一边给安里成拍王嘉尔的黑料,一边又掌握着安里成和李易谨那些上不了台面的交易。这样自己还能反过来敲诈安里成和李易谨一笔。

 

令钱晏阳没想到的是,今天他正等着打款时,孙正一就突然而然地敲开自家大门,他也在慌乱中被带到这里。其实他走的每一步都很精准,只是踩的雷不该是王嘉尔,不然他现在早可以拿着钱去补下亏空,剩余的还能支撑他找到下一个工作。

 

 

 

“钱晏阳现在就在你助理小田的办公室,要不要让他过来,你直接问。”

 

段宜恩看着档案上钱晏阳的照片,越发觉得眼熟,后来才想起这就是那天自己请安里成剧组吃饭时,被安里成塞红包的男人。他点着头,让孙正一带人进来。

 

等看到那个子矮小的人,段宜恩厌恶地对他嗤之以鼻,却仍嘴角带笑。

 

“你的计划其实挺完美的,但你惹了不该惹的人,听了一个不该听的主。”

 

段宜恩用食指点着桌子,一声一声地都让钱晏阳感到恐惧,他额头冒着冷汗,双眼不敢直视眼前气场强大的段宜恩,只能飘忽着看着自己鞋尖,闷不吭声。

 

“看你现在怕的样子,当初把王嘉尔陷害时,躲在屏幕底下的你,估计还很骄傲得意吧?”

 

钱晏阳一听段宜恩语气加重,慌张着就抬头,瞪大了眼睛想解释,可一想越解释越糟糕,他是真没想到段宜恩能找到自己,要不是为了那些债,也不至于被迷了心窍去偷拍王嘉尔。

 

“这样吧,你不是要钱吗?那我也跟你做笔交易。”

 

“我这里有现金二十万,我查过你亏欠的账单,该有五十多万对吧,你今天在这里把合约签了,直接带走这二十万暂且还债,前提是,弥补你这之前做的所有事情。”

 

钱晏阳看段宜恩在跟自己谈条件,想着自己这还有条不进牢笼也不会被追债的诱人条款,咽了口口水,点头答应了。

 

“明天晚上,有一个颁奖典礼,安里成去年年底上映的一部电影被提名了。公司在颁奖上都会让演员带一个新人,正好,这一次新人就是李易谨,他已经算作出道,上个月拍摄的微电影也圈了不少粉,加上王嘉尔这件事给他涨了不少热度,明天的颁奖肯定有很多人盯着,所以,”

 

段宜恩看着钱晏阳的眼神又深黯了一点。

 

“我要你做的就是,明天混进典礼后台,找到控制室,把这段视频放出去。在提名安里成的时候。”

 

他把另一个文件袋中的U盘递到钱晏阳面前,那人还有些慌张地不敢接。

 

“我相信你的技术,混进去也不至于太难。你不做也可以,我保留了你刚刚在我助理办公室自言自语焦急的监控视频,当作认罪视频也不错,我可以把他交给警....”

 

“我做!我去!”

 

钱晏阳吓得慌忙接过那U盘,段宜恩和孙正一相互忘了一眼后,明了地不语,盯着钱晏阳签下合约。等送走钱晏阳,孙正一又在段宜恩这里说了些其他的情况,以及现在手中掌握到的一切证据,他汇报时,王嘉尔给段宜恩发来消息。

 

“老段,剧组里的人对我都超好,我以为他们会嫌弃我来着。”

 

“你要给我的惊喜到底是什么嘛,我好想知道的!”

 

“今天拍单人镜头的时候,我想得都出神了,还好陈导没发现。”

 

段宜恩一一浏览着王嘉尔接连不断的消息,不自觉地笑了起来,孙正一不解地问了一句,却没想被老板一句“单身狗不懂的”给呛了回来。

 

 

等孙正一离开,又被段父段母打来远洋电话教育了一番,他没好气地提前挂了电话,公关部又过来报告网上对王嘉尔的评价和黑料,十几个小时过去了,这热度仍然不降,喷子和路人黑都忍不住在评论里踩几脚,论坛上也布满了黑帖,段宜恩揉着眉心,他是真的要动作快一点了,如果让这些人黑成习性,后面再反转就很难了。

 

忙完一切事物后,已经快到七点,助理小田按时敲了门走进来。

 

“段总,车都备好了,王先生爱吃的点心也放在车里了,还有您准备的‘惊喜’也被专业人士送到家里了,现在是要直接去王先生剧组吗?”

 

段宜恩点点头,他忍不住看王嘉尔见到自己给他准备的礼物时露出的小表情了,他想安慰下小孩的心情。

 

等到了剧组所在的区域,段宜恩在车内就看到王嘉尔已经卸了妆,换上便装站在拍摄地门口等着,因为拍摄的地方很隐蔽,粉丝都是内部安排允许后才会来的,今天王嘉尔的粉丝没有被安排入场探班,王嘉尔的戏份也是临时调整的,更何况昨天出了那种事,王嘉尔更不希望看到粉丝替自己难过的样子。

 

只是没想到,这时候还是有他的几个忠实粉丝托了关系守在门口,初春的夜很凉,白天的温度和夜晚截然不同,几个小姑娘怕打扰王嘉尔拍戏,愣是站在门口不敢进去,被冻的满脸通红,仍然举着手幅,告诉王嘉尔他还有她们在,她们永远相信他。

 

被这番场景感动得差点红眼眶的王嘉尔,愣在原地半晌,才晃过神,给几个小姑娘深深地鞠了一躬,等起身后还不忘对她们说了谢谢,又叮嘱了几句早点回家,待她们离开才走上段宜恩的车。

 

刚打开车门,看到熟悉的人后,王嘉尔刚刚还装着要坚强的样子瞬间瓦解,他扑进段宜恩的怀里,红了眼睛,却也不说话,只轻轻张嘴,咬着段宜恩的肩膀。

 

“嘉嘉还是一样被人爱护着的。”

 

段宜恩拍了拍王嘉尔的脑袋,尽力去安抚他的情绪。

 

“我知道,我只是,很对不起她们。让她们跟着我受了委屈。”

 

“Jackson,我们再等等,再等等就可以重新出发了。”

 

王嘉尔听着段宜恩还带着点台湾腔的语调,这个人和五年前时遇上他的时候,全然无变化,总是能够在自己最失意时告诉自己要安心。

 

“好了,你都要成小哭包了,我让小田给你买了你爱吃的点心,回家...”

 

“对...对了,还有惊喜!”

 

听到“回家”两个字,瞬间抹干净眼角泪花的王嘉尔,迅速起身看着段宜恩,语气里还沾了点期待的色彩。段宜恩无奈扶额,他们家的小嘉真的变化无常,还好他冷静淡定,不然一般人还真的受不住他这角色切换的速度。

 

 

 

等到了家门口,王嘉尔就迫不及待地打开车门,连跑带跳地跑到大门前,输入指纹后走进屋,眼前却空落落的,意像中会有的玫瑰、蜡烛、戒指通通没有,他有些失望地回头看还在慢悠悠走进屋的段宜恩,正要质问他几句时,楼上有些小动静,王嘉尔警惕地转头,他走近一步一看,就看到一只不小巧也不庞大的英国斗牛犬,白色的小东西一颤一颤地向王嘉尔跑来,过于可爱。

 

王嘉尔伸手一抱,就把跑过来的斗牛犬拥进怀中,狗狗不认生,看到王嘉尔别提有多开心,段宜恩拎着一人一狗,带进屋后关上门。

 

“这就是我的惊喜吗?”

 

王嘉尔一边斗狗,一边问段宜恩,虽然这个惊喜比自己想的什么玫瑰要小很多,但足够让他开心,王嘉尔一直想养小宠物,奈何段宜恩总说自己通告不停,没什么时间养,让阿姨带更是没滋味,久而久之还容易没感情,养了和没养一样。今天总算是体会到了梦想实现的感觉,王嘉尔爱不释手地抱着狗狗,坐在沙发上往段宜恩怀里蹭。

 

“你不是一直喜欢狗狗吗,斗牛犬一直是你采访里喜欢提的。给它起个名字把,我托朋友特地在英国挑选的。”

 

段宜恩伸开手,尽量让王嘉尔躺得舒服点。

 

“我要叫它恶熏!”

 

王嘉尔兴高采烈地对着狗狗鼻子蹭鼻子,那兴奋地语气让段宜恩觉得他真的不是在开玩笑。恶熏?恶心?他实在跟不上自己家宝贝的脑洞,关键是他怀里那来自英国纯正血统的傻狗,在听到恶熏两个字后,竟然配合地叫了两声,紧接着王嘉尔笑得更欢乐了,一边叫着“恶熏”一边做着干呕的“rua”的声音,恶熏一一附和,和谐的场景让段宜恩觉得自己才是那个电灯泡。

 

忍着让王嘉尔玩儿了十分钟,段宜恩再忍无可忍地从沙发上站起身,拎着恶熏,将它放到柔软的地摊上,自己坏笑着将魔爪伸到正扑哧着双手要组织他的王嘉尔身上,他撩起他的衬衣,顺着王嘉尔光滑的皮肤往上游走,在听到小孩隐忍的闷哼和撒娇声后,得逞地压住他,反复亲吻。

 

 

 

隔天,苏晨一大早就接到通告,到家中把王嘉尔接出来送去剧组,今天王嘉尔要补一天的戏,他赖在床上和段宜恩撒了一会儿娇后,又逗了逗恶熏,给他添了点狗粮后才离开。

 

段宜恩今晚要去颁奖典礼,他要亲自在台前看着那些人丢人至极的模样,也想看他们失魂落魄,感受到王嘉尔前天在台上体会到的那种感觉。

 

傍晚,段宜恩被司机送到颁奖典礼门口,他今天没有带任何女伴或男伴,只只身一人,待他下车时,记者蜂拥而至,全部都是围绕着他和王嘉尔、李易谨、安里成几人的关系进行扩大的提问,段宜恩没有表现出任何厌恶的表情,只淡定地走着红毯,入场前,他转身对着镜头说了一句话,

 

“请大家好好欣赏今晚的颁奖仪式。”

 

记者们纷纷记录下这一刻,也都开始揣测这句话背后的深意,而接下来的颁奖典礼,才真正让他们明白这句话,用作何意。

 

安里成和李易谨是红毯的压轴嘉宾,记者们自然也不愿意放过他们,跟着段宜恩之前的那句话,他们大胆地去询问李易谨和安里成是否知道段总的话语什么意义,又是否知道今天段总会来。安里成自然而然地回答了这些问题,也借着段宜恩的话题,添了些暧昧的提示,而一边的李易谨,虽然是新人出身,却也回答得体,落落大方,两个人像巧舌如簧的伪装者,静悄悄地在为后面即将发生的做着铺垫。

 

 

 

钱晏阳今天穿了身和后台工作人员一样的衣服,拿着段宜恩助理小田给的工作证,非常顺利地进入了后台,他装成给操控室的人送水的样子,又装模作样地说着有人找坐在工作台上的一个操控人,要他出去一趟,在支开他后,悄悄地将U盘里的视频拷贝到电脑中,将安里成电影被提名时所需要播放的视频文件替换,在确保万无一失后,才偷溜着离开。

 

段宜恩被邀请着坐到投资方的席位,他这个视角离舞台很近,刚好能看到一切,而安里成和李易谨被安排坐到和几个有名的导演并排的位置,那里面正好有李晟导演。

 

很快,舞台上的灯光暗下,音乐响起后,颁奖典礼正式开始。主持人有一茬没一茬地开始闲聊,段宜恩漠然地看着台上台下的人们,思绪却飘去了王嘉尔那里。他家小孩有没有回到家,在家里会不会觉得无聊,今天拍了一天戏会不会累,心情还好不好....等等问题都让段宜恩心烦意乱。

 

安里成去年拍摄的那部影片算是一部大作,不然也不会一部剧就提名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导演两个奖项,以至于这种最大的奖,更是最晚颁布。

 

时间逐渐推移着,台下很多明星领完奖就想急着走人,但今晚莫名其妙被上级告知不能提前离场,便只能坐在位置上干等着,相比他们的百般无聊,记者们更显的精神百倍,他们不断捕捉着台前台下各路明星的微表情,准备靠着这些大肆做着文章。

 

颁奖典礼进行到三分之二时,总算轮到了最佳男主和最佳导演的提名。

 

安里成主演的电影不出所料地被榜上提名,在众人准备观看影片片段视频时,全场灯光全暗,大屏幕上本该原有的电影片段不翼而飞,转而出现的是一段断断续续地呻///吟声,整个会场顿时哗然起来,画面开始变动,两个男人交缠的视频出现在荧幕上,依稀可见的面容在不断地推进中展现,正好就是坐在一排,李易谨和导演李晟的样子。

 

唏嘘声传遍了整个会场,主持人和颁奖典礼的负责人惊慌地找人赶紧停止视频,可早已没什么用,记者们的快门声以及摄像机早就将一切记录下来,况且颁奖典礼一直是和视频平台合作网络直播的,就算记者没拍到,千万观众也早已看到这一幕。

 

李易谨坐在台下,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状况,而一边的李晟早就溜之大吉,在记者上赶着堵他之前,被保镖护着准备离开,而安里成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和李易谨下意识看了眼段宜恩所在的位置,转身与他对上眼时,他们双双愣在原地。

 

段宜恩恰好在看着他们两人,以一种蔑视的眼神,在片刻之后,段宜恩站起身离开座位,千万人之中,最后狼狈的竟是今晚本该风光的他们。

 

 

 

TBC.

 

 

 

别问我为什么凌晨没更

写到将近两点的时候我的手机没话费了

紧接着我家的网也就断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的

不到5000字一章就不舍得发出来的怪毛病

 

很凄惨,不能及时发

早安啦各位宝宝们

 

看到昨天的评论真的笑惨了我

你们太可爱了

今天也要拯救多久吗

要救就用评论赎!

评论(74)
热度(344)

幸福化作小精灵 跑来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