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嘉里AC | Powered by LOFTER

How Long · 多久

▲ 第十五章,宜嘉

▲ 金主,娱乐圈,5950字

▲ 温柔高冷段总裁x闷骚傲娇嘉巨星

 

 

文章合集

 

 

 

15

 

 

 

安里成刚结束行程,就看到助理拿着手机跑了过来,他接过还未接通的电话,在看到来电显示时,慌张地看了助理一眼,在她还不知所云中悄然走到卫生间,关掉门,又打开水龙头,确认屋内的水声够大时,才按下接听键。

 

“怎么样,不给钱的后果尝到了吗?不得不说,最佳男演员的粉丝就是疯狂啊,不过透一点消息就上赶着弄死王嘉尔了。”

 

电话那头的男声传来,安里成气愤地咬牙切齿,低声说着:“你做了什么?”

 

“你不会还没看新闻吧,你粉丝去王嘉尔演唱会揭你老底咯。”

 

安里成还想问些什么,可那男人只笑着嘲讽他几句后便挂断了电话,根本没给他再开口的机会,末了甚至还觉得不够,在他准备回拨质问时又发来短信,警告安里成给他打去尾款,否则下一次就不止这一点点曝光了。

 

洗漱台上的水漫过大理石台面,淅淅沥沥地往台边下坠,淌在安里成的脚边,蹦跳起来的水花沾湿了他的裤脚,本就心情不好的安里成气愤地关掉水龙头,又恶狠狠地把手机往台上一砸,那破碎的屏幕上正好是那天在公寓里,他为了引诱王嘉尔而被拍下的接吻照片,本以为现在已经万无一失,手头上掌握的证据足够扳倒王嘉尔,可就是这样的水到渠成,也会被人反来利用。

 

安里成太讨厌王嘉尔了,讨厌他一开始对自己的笑,讨厌他总是能够化险为夷,讨厌他背后有段宜恩,讨厌他所拥有的一切。

 

正在气恼时,卫生间的门被敲响,助理在门口小声询问他的状况,他不得不答一声没事,整理了一下衣装后,深呼口气打开门,刚走出去抬头时,就看到助理一脸为难,身后站着李易谨的经纪人孙正一。

 

“安先生,易谨有事情想要和你单独谈谈。”

 

 

 

王嘉尔的巡回被中断,惹事的粉丝已经被工作人员制服并交给警察处理,后台还有操控室忙成一锅粥,场馆内安保人员一直在疏通人群,可粉丝们一个个都哭成泪人,说什么也要等到演唱会规定时间到了再离开。

 

王嘉尔的粉丝大部分都是理智粉,很多都不闹也不吵,只坐在自己位置上一起举着应援灯,苏晨躲在台下看着偌大场馆内亮起了大灯,那些灯牌不再像刚处于黑暗中时闪闪发光,却还是带了她们对王嘉尔的满腔热爱,在她们眼中,自己所信任的人便是首位,即使被抹黑、被抨击,也愿意坚守他到底。

 

记者见王嘉尔一直躲着不出来,只好将镜头转向在他们眼中愚蠢至极的粉丝们,可王嘉尔的粉丝近乎没有一个有出格的表现,等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后,他们也便没再耗时间,只打算回去想想怎么给今晚这轰动的消息一个显眼的标题。

 

过了将近半小时,临近演唱会结束时间时,王嘉尔在后台被整理好妆容,他已经听到场馆里一直没走,仍在等待他的粉丝们一声声地呐喊声,苏晨本不愿意他再上台的,可王嘉尔执意要再回到舞台谢幕,不然太对不起到场的粉丝们,即使刚才发生那么大的轰动,他也将自己内心的恐惧和不安收回心底,他不愿意让任何一个人担心或失望。

 

“Jackson,段总刚刚发来信息了,他知道了这边的事情,但是公司方面脱不开身,他也不想你再上台了...要不咱们....”

 

“就五分钟,没关系的。你给老段回复,让他好好工作。”

 

王嘉尔其实已经紧张地在发抖了,睫毛处还沾着点水花,但他咬紧牙关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害怕,等一切都准备好时,他再次从幕后回到台前。

 

灯光本就是敞亮的,王嘉尔深吸一口气,慢慢地往正中央走去,台下的粉丝们很快捕捉到他的身影,全场再次沸腾起来,灯光师为配合气氛,将整场效果调整到演唱会进行时的状态,而这种亮度,让王嘉尔突然倍感不适。

 

他茫然失措地看着台下观众,全然忘记了自己要做什么动作,要说什么话,追光灯打过来时,他下意识低头,脑海中全是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全是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羞辱的场景,王嘉尔被这种状态困扰着不敢发声,背后全冒着虚汗,他告诉自己是心理作用时也没有用,那场景搅乱了自己的理智,在他体内疯狂叫嚣,他以前从来没有这种状况,即使刚出道时会时刻担心自己在台上会不会出错,但一上台他便忘记了所有不快,就像段宜恩曾经对他说过,他天生适合舞台。

 

可现在,他却一句话都说不出。

 

好在苏晨见他情况不对劲,便让主持人上台打圆场,让王嘉尔鞠躬后就可以下台了,她忧心忡忡地看着主持人点头上台,正要发信息给段宜恩时,身后那人就喊了她名字。

 

“谁让他上台的?”

 

段宜恩带着愠怒的语气冷不丁地传来,苏晨被吓得慌张转头,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解释。

 

“Jackson自己愿意上台的...劝了也没用...”

 

苏晨低着头,他是真拿王嘉尔没什么办法啊,段宜恩听后也知道现在怪不到谁头上,娱乐圈这么些年很少会发生这种事情,而一发生就落在了王嘉尔身上,他不知道小孩现在心情如何,本来就受过不少委屈,又让他在大庭广众下遭受这样的待遇,甚至在这之后,他还要想着如何安慰喜欢自己的人,段宜恩很无奈。

 

约莫过了十分钟,王嘉尔支支吾吾地说了几句话安慰了粉丝后,便匆忙着逃跑似的回到后台,刚走下铁梯时,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等着自己的段宜恩,他内心有一瞬间的安定,随之而来的是委屈和难过,刚才在台下流过眼泪后,王嘉尔很快调整了自己的情绪,虽然还是有些低迷,但专业素养很好的他也合理地控制了自己,但一见到段宜恩,他所有防线和伪装被一一击破,他需要这个人安慰他,需要他拥抱他告诉自己,一切都会没事的。

 

苏晨见两人含情脉脉地相望模样,赶紧麻溜地清了东西离开,还不忘给他们俩待上门。

 

王嘉尔走到段宜恩身边,眼前人站起身将他圈进怀中。感受到熟悉的温度后,王嘉尔抓着段宜恩的衣领开始无声地落泪,他突然觉得自己不能够再上台了,他甚至开始惶恐接下来的巡演,开始惧怕所有长枪炮弹对他孜孜不倦的围攻,他本来就不够强大。

 

“老段...你把我藏起来吧。”

 

 

 

回到北京时,王嘉尔不过休息了几小时便想投入到电影的最后拍摄,他想自己已经给导演添了很多麻烦,但陈佑鸣导演一直没什么多余的责备,如果自己再这么拖下去,恐怕连信任他的导演也会被磨去耐心。况且他所剩的戏份也不多,约莫四五天就可以完成。

 

段宜恩在知道他的想法后,没有多说什么,只带着他去了总公司,想着等会结束回忆陪小孩吃顿饭就送回剧组拍摄,在王嘉尔拍摄的这几天他也可以处理好这几天发生的事,经过昨晚,网络上的舆论又开始新一轮的攻击,很多路人看到这些不断爆出的新闻都对王嘉尔心生厌恶,他的黑粉较从前已经翻了一番,粉丝贴出的安利也被人唾骂,近乎已经达到了全网黑的地步,王嘉尔的粉丝也无力招架。

 

可没想刚走上总公司顶楼时,就看到会议室中公司的几大股东全部等候着,他下意识看了身后的王嘉尔一眼,又拉着他走到办公室。

 

“在这里休息一下,我还有会议要开,大概十二点就能结束,结束了我们就去吃饭,然后...”

 

“好了你去吧,我又不是小孩子。”

 

王嘉尔给了他一个不算好看的笑容,便自顾自地转了身坐在沙发上,他刚刚也看到了那透明玻璃后的几位商界人士,只是他不敢再往后想。

 

 

 

段宜恩走进会议室,还没关上门时,会议室里就吵闹了起来,几位芒音娱乐以前的管理层人员拿着一张张被打印下来的王嘉尔的黑料,恼怒地对着段宜恩发起脾气。

 

“段总,我们公司以前可是没这种艺人丑闻,您看到了现在网络上的风向标了吧?那都成全网黑的地步了,你看看这公司名誉问题怎么解决吧!”

 

段宜恩面不改色地结果那几张纸,一边翻看一遍回复那几人:“芒音在我接手前,也没那个实力可以引起这么大动静吧?”

 

几个管理层一时间被段宜恩这句话堵得不知道回复什么,而段氏的股东之一程里真摇摇头,又让身边的秘书调开了电视,上面赫然呈现着段氏这几天股市的走向。

 

“感觉段总还不清楚现在的形势,被波及的不仅仅是王嘉尔先生了,别忘了你也是爆出丑闻中的一位参与者,不知道老段总跟你说清楚了没有,一个公司的领头人是需要时刻注意自己的言行的,所作所为都会影响公司,在这件事被捅出来来,段氏的股票直线下跌,你在外人眼中已经是花花公子的形象了,倘若你背地里养些小明星没人敢说什么,可这是曝光到媒体面前了,你难道还觉得事情小吗?”

 

程里真越说越激动,几位一直没开口说话的公司元祖级别的股东也纷纷点头,在段宜恩未接手公司时,段氏无论是经营、股市方面都很稳定,在外界中的形象也很有信誉,虽然段宜恩接手后,公司没有退步,甚至还比从前更扩大了规模,他们对段宜恩管理公司也是因为他的能力而未有过干涉和批判,只是这件事一出,影响确实有些大了。

 

“所以各位股东,现在是想来批判我的事情,还是想来解决这些事情的?”

 

段宜恩坐在椅子上,从始至终,他的表情都没有任何变化,这也是让在座的人最费解的事情。他们看不出眼前青年的任何喜怒,难以捉摸。面对他的一句话,大家都愣着不知道怎么接嘴,在段宜恩细细打量每一个人的表情时,和父母一起建立起段氏的丁引森站起身,他本就有些年迈,段宜恩面对他时总会有几分敬畏,这个时候他本想一句话了结在座各位内心都有的想法,但丁引森要提出意见,他就不得不听取些许。

 

“小段,”丁引森心平气和地坐在原位,他正好位于段宜恩的正前方,脸上的表情不同于段宜恩的平淡如水,而是不言而喻的微笑。几个新任股东并不知道这位老者的来历,纷纷看向他,“股东大会并不是带着批判的意思跟你讨论这些的,我们也都是为了公司好。”

 

“我们的意思想必你也早就明白了,解决这件事情很简单,现在公众的矛头全部指向哪一任,你自己清楚。现在局势就是,满足大众所想,舍小家,取大家。”

 

段宜恩看着他一直面带笑容的嘴脸,在座所有人,包括他自己也听懂了这番话的含义,段宜恩知道王嘉尔这次的事情有些严重了,昨天演唱会的事更是火上浇油,其实若事情再小一点,也不会兴师动众到总公司来干涉段宜恩旗下收购的其他领域的事务。段宜恩本以为自己足够让王嘉尔躲开这些不必要的麻烦,他也可以很快把之前收集到的证据全盘托出,可他手头上掌握的证据还不足够将那些人一网打尽,但他也清楚的知道,自己动作再不快点,事情很有可能无法收回。

 

众人见段宜恩仍然不发言,本就没多少的耐心很快被耗光,一人开口问着“您倒是快点决定啊”,其他人纷纷附和。

 

“不就是雪藏一个王嘉尔吗?芒音娱乐里有这么多好苗子,我听说那个安里成,近期不是靠去年年底出来的电影再次拿了个奖吗?我不懂段总这么踟蹰不前是什么意思!”

 

“逢场作戏可以,段总,你为了个微不足道的小明星,耽误公司这几月的效益,恐怕不妥吧?”

 

程里真坐在丁引森身边,他说这番话时看了丁引森一眼,像是在讨好些什么,但丁引森什么话也不说,只静静盯着段宜恩看。

 

“那就雪藏我吧。”

 

王嘉尔推开本就虚掩着的玻璃门,段宜恩的助理慌张地想阻碍王嘉尔走进会议室,毕竟这不是什么小小的会议,这些掌握着话语权的公司高层,各个都是不好惹的主,更何况他们讨论的对象就是王嘉尔本人。

 

“我不介意,我可以承担。”

 

王嘉尔不断推开助理上前拉着自己胳膊的手,站在门口一动也不动,眼神中看不出来情绪,段宜恩在听到他这句话时,却更明了了昨天小孩对自己说的那句“把我藏起来吧”。他不知道王嘉尔承担了什么压力,也不知道他要面临哪些思考才郑重地说出这句话。

 

本有些争论声的会议室很快安静下来,他们不知道王嘉尔会在这里,但安静也不过是出于些许震惊,在座的几位并不畏惧眼前看起来憔悴不堪的小人物,他们眼中一切事情都大不过利益。

 

“会议结束,三天后,我会给在座各位股东一个满意的结果。”

 

段宜恩看了一眼一直站着等着所有人反应的王嘉尔,刚刚还坚定地小孩现在满眼都是尴尬和无措,段宜恩收回眼神,正准备起身带着王嘉尔离开,顺便让这些人不再多嘴时,丁引森叫住了他,并且还让一直不知该不该走的助理带着王嘉尔出去。在场的几位见丁引森对段宜恩的一句空口支票没任何反应,静静等着的样子更像是要他们离开单独找段宜恩谈,便也识趣地各自离开。

 

等着会议室中只剩下两人时,丁引森才起身开口。

 

“我知道你什么想法,我也知道你对王...是王嘉尔对吧,你对他感情不一般,我活了这么几十年,没说哪件事都是对的,但眼神倒不会看错。小段,你父母也对我说过这个孩子,他们也是无奈的,但不知道怎么跟你交流。现在捅出来这么多事,我其实也明了你早就有所准备,不然不会等到现在还忍着对吧。”

 

段宜恩抬起头看着丁引森的眼睛,丁引森和自己虽交情不算很深,但总会在公司有一些阻碍或瓶颈时,在会议上、私底下给他一些有益的建议,这也是为什么段宜恩敬畏他的原因。相比较于自己父母的无暇管教,他更愿意听这位叔叔的想法。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大概也就是你现在的做法了,你手上该有不少那些事情的始作俑者的证据吧,只是你差一个能用兵的这一时。”

 

“既然你要保护好王嘉尔,也要维护公司利益,你就要保证接下来的一切都会顺利,没有差错,我在这里和你说这么多,也许是提示,也许是无用功,但我是知道你这个小子,不会做别人以为你会做的糊涂事,我很相信你的能力。”

 

丁引森说完这番话,走上前拍了拍段宜恩的肩膀,便转身离开。

 

段宜恩的确是差利用这些证据的一个契机,在全网黑的情况下立马爆出对应的澄清新闻,可信度很小,一个错误被放大很容易,修复起来却难上加难。正想着,孙正一便发来了一段语音文件和些许视频,还有一个明天晚上举办的颁奖典礼的通知。

 

他点开视频,看着里面有些不堪的画面,瞬间明白了,用兵这一时,是什么时刻。

 

 

 

等段宜恩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时,正好看到王嘉尔一脸颓废地趴在自己的办公桌上,今天他为了下午拍戏好换衣服,穿了身宽松的卫衣,脑袋上为了剧情好好少年的设定,染回了以前的黑发,软软地贴在他额前。段宜恩看着王嘉尔嘟着嘴趴着抹眼泪的样子,心上软的一塌糊涂。

 

“我是不是太冲动了。”

 

小孩知道他进屋了,却也不抬头看他,他心底很难过,刚刚他出去时听到了一点点会议室里高谈阔论的声音,也感觉到了段宜恩的左右为难,他觉得自己又像从前那样,是亲生父母所认为的灾星,是孤儿院里被所有孩子厌恶的对像,连在段宜恩的庇护下风调雨顺的几年后,生活也混乱起来,甚至还妨碍到了段宜恩。

 

他不想让段宜恩难做,便闯进会议室里说出一句孤注一掷的话语,没想过他这样做的后果,他当时只想让段宜恩可以不难堪,让段宜恩的公司不会因为自己而有所变动。

 

他脑海里,只有让段宜恩好。

 

“我只想问你一句,嘉嘉是真的,要我雪藏你吗?”

 

段宜恩走到他身边,半蹲着与他平视,王嘉尔呆愣着直起身去拥抱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不带着哭腔,他觉得自己没用极了,动不动就哭鼻子。

 

“老段,你知道吗,我不能再站上舞台了,我害怕看到那么多双眼睛,我害怕去面对灯光,我觉得我站在光芒之下,随之而来的就是我所带来的黑暗。我害怕,太害怕了。”

 

王嘉尔哆嗦着身子,脑海中仍回放着昨晚被羞辱的场景。那是他心口上的一块疤,无法结痂,无法愈合,轻轻触碰一下,便再次变得血肉模糊,刺激他每一个神经。段宜恩感觉到了小孩的惊恐,他后悔自己在这种时候让王嘉尔继续进行巡回,他甚至开始思索是不是真的该让王嘉尔休息一段时间。

 

“那我们嘉嘉,拍完陈导的电影后,就休息一段时间,好不好。”

 

在接触到王嘉尔点头的瞬间后,段宜恩松了一口气。小孩从前想要发光,他便许了,现在需要宁静,他也能够认了。

 

反正他的时间很长,愿意一辈子耗在王嘉尔一个人身上。

 

 

 

TBC.

 

 

爆肝了,快6000字了。

还有五章多久就要完结了

下一章小嘉就要洗清冤屈了!


标签:宜嘉多久
热度: 333 评论: 27
评论(27)
热度(333)

幸福化作小精灵 跑来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