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嘉里AC | Powered by LOFTER

How Long · 多久

▲ 第十四章,宜嘉

▲ 金主,娱乐圈,5792字

▲ 温柔高冷段总裁x闷骚傲娇嘉巨星

 

文章合集 

 

14

 

 

 

王嘉尔被段宜恩抱着体贴入微地洗了个热水澡后,不仅没觉得累,还倍感精神。穿着段宜恩给披上的针织衫后,一边扒拉着松软的头发,一边对着镜子撕开面膜。段宜恩拿着手机准备点外卖时走过浴室,看到自家小孩正哼着歌,臭美地撩开刘海,将医用面膜贴在脸上。

 

他笑着靠在门框边,眼神又回到琳琅满目的餐单上,王嘉尔仔仔细细地将面膜完整贴合在自己肌肤上后,才心满意足地往客厅走,刚一回头就发现段宜恩调笑的脸。王嘉尔走过去抱住他的腰。段宜恩为迎合迎面而来的小孩,张开了抱肘的双臂,一只手轻护着他,一只手还在屏幕上来回滑动着,两个人身高相仿,段宜恩高出来一点,王嘉尔凑上前时刚好能看见屏幕上的菜肴。

 

“我不怎么饿,随便点一些吧。”

 

王嘉尔不方便凑近,嘴巴也因为面膜的桎梏不好张合,说话含糊不清,段宜恩还是听懂了。他弯起嘴角,揉着王嘉尔的头发,眼角眉梢带着的笑意温柔如水。

 

“可是我饿。”

 

他回答小孩,王嘉尔听后不敢笑,生怕自己白皙的小脸蛋上蜿蜒出几条皱纹,但按耐不住调戏段宜恩的小心思,他凑到他耳边,用气音说了句“刚刚没吃饱吗。”

 

果不其然,段宜恩一听便眼色一沉,他养得小狐狸真的越来越撩人了,随便几句话就让段宜恩控制不住地想要将他就地解决。但他还没做出什么动作,手机就被王嘉尔抽走,他在段宜恩经常点的几道菜上没多做停留,按下“+”号后便点下付款。刚准备退出界面查看订单时,段宜恩的微信消息弹窗滑了出来,王嘉尔看到那刺眼的“李易谨”三个字,不爽地翻了个白眼。

 

“喏,你小情人。”

 

他傲娇地伸手把手机递出去,不愉快的情绪穿过不透明的面膜散发出来,整个人从刚才乐呵呵的粉红泡泡中脱颖而出,又身陷在醋坛中毫无知觉。段宜恩接过手机,面无表情地划掉李易谨发来询问新闻有没有影响的消息。他抱着王嘉尔的肩膀,半推半就地往沙发边走。段宜恩觉得自己这辈子所有的好脾气全耗在王嘉尔身上了,有时候哄着并不觉得厌烦,反而乐在其中。

 

“小情人?我好像只有一个小情人哦。”

 

段宜恩按下遥控器,自顾自坐在沙发上后,等着电视屏幕亮起,又好笑地扯过还站在沙发边赌气的王嘉尔,让小孩坐在自己腿上。王嘉尔的白眼翻得更上了,段宜恩无法,指了指手机屏幕上给李易谨的备注。

 

“你见过谁给小情人备注名字的,再怎么样也要有个什么,易谨啊,小宝贝啊之类的。”

 

段宜恩一边说一边看王嘉尔的表情,但对着那白色面膜,实在看不出什么特有的情绪,他只知道自家小孩还在生气。

 

“恶心!那你说!你给我的备注是什么!”

 

“小可爱。”

 

段宜恩很快回答了这个问题,快速到让王嘉尔随之一愣,段宜恩看着他时深情的眼神,又顺着那小可爱三个字,将他的回忆拉扯到三年前。

 

 

 

那时候段宜恩因为较好的容貌,又加上年轻有为,是相当年轻的成功商业人士,所以不乏有多家媒体进行可视采访。

 

那天王嘉尔正坐在地毯上等段宜恩回家,就看到电视里一位浓妆艳抹的女主持人,张着擦了口红宛如血盆大口的嘴巴,对着段宜恩柔声柔气地问着些无关痛痒的问题。比如“你手机里的通讯录通常都会这么给别人命名”这种没有含金量的事也要问出口,王嘉尔咬着苹果,等着看段宜恩怎么回答。

 

那人面对镜头时高冷的可怕,和看着自己时所流露出的眼神完全不同,像一个王嘉尔从不认识的段宜恩,他不着痕迹地轻笑了一下,便开口说,自己的通讯录里都是以人名备注,没什么特别的。

 

播到这个片段时,段宜恩刚好进门,就看到王嘉尔一脸哀怨地看着自己,还不知道发生什么的段宜恩看了眼电视,便了然小孩那发黑的小表情是什么意思。他走到王嘉尔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地上的小孩,王嘉尔伸手扯了扯他的裤腿,轻声问着,

 

“老段,你给我的备注也是我的名字吗,是王嘉尔,还是Jackson?”

 

段宜恩愣了一下,他听到这个问题时,并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王嘉尔在他的通讯录里是没有任何备注的,小孩的电话号码是他注册的,段宜恩可以倒背如流,他觉得没什么必要加一些特殊的字符。王嘉尔像是看出来他的犹豫,郁闷的心情加重了,他还想着自己在段宜恩心中难道就真的没有什么特殊性。

 

撒娇的本性作祟,王嘉尔抬手牵住段宜恩的手,嘟嘴说:“给我改成小可爱!”

 

听到这句话的段宜恩,眼神再次变得温柔起来,他蹲下抱住王嘉尔,贴着小孩的耳廓,带上些许宠溺的语气,回复他:“好,给你改。”

 

 

 

王嘉尔不知道这一改,就是好几年,段宜恩把所有有关于王嘉尔的联系方式全部换成了“小可爱”三个字,他不是什么懂得浪漫的人,但只要王嘉尔要,他就给,王嘉尔没有说要改变,他便不会改变。

 

眼下这一刻,王嘉尔心软得一塌糊涂,脸上的面膜也被他揭下,两个人对视了半晌,还是段宜恩先开口。

 

“我的小可爱感动到了?”

 

王嘉尔乖巧地点头,脑袋上飘起来的几根呆毛让他变得更呆萌,段宜恩把他手中的面膜扔进垃圾桶,轻轻地捏住他带着水光的鼻尖。刚要吻下去,门铃突然响起。两个人同时望向门口,又同时回神,王嘉尔先凑上前贴上段宜恩的唇,是故意为之的一个亲吻,接触间发出了“啵”的声响,很可爱。

 

“拿外卖吧,今天怎么这么快。”

 

段宜恩不甘示弱地回敬他一个吻,揉乱王嘉尔的头发后转身准备开门,王嘉尔正要追着他闹一下时,门被自动打开了,迎面来的是一对看起来不算年迈却也不年轻的夫妻。王嘉尔愣在段宜恩背后,他知道这对夫妻是谁,段宜恩在以前带他回过一次段家老宅,里面的全家福中,这对夫妻坐在正中央,正是段宜恩的父母,段辰和方宜。

 

段辰看了一眼躲在自己儿子身后的小孩,很快地收回眼神,目不斜视地和自己夫人方宜走进段宜恩家中。

 

“爸,妈。”

 

段宜恩牵住王嘉尔的手,轻声唤了声父母。他感觉到王嘉尔发抖的双手,像被发现了早恋一样害怕,向他无意识地投露着无助地神情,段宜恩轻叹一口气,刚刚还开心地和自己撒娇的王嘉尔,这会儿就因为自己父母的突然造访而难受地五官都皱在一起,他有些心疼。

 

“先上楼去录音室,不要出来。嗯?”

 

王嘉尔看着段宜恩镇定自若的样子,又悄然地扫过一眼已经坐到沙发上,段父段母看到他时眼底的轻蔑,自己这般瑟瑟发抖像小媳妇的样子倒显得显得格格不入。他害怕看到长辈,害怕遇到这种被看穿的眼神。

 

段宜恩知道小孩容易多想,便伸手轻抚着他的侧脸,温柔着说:“刚敷完面膜,先去用冷水洗脸,再擦护肤乳,乖。”

 

王嘉尔有一瞬间想哭,但他知道自己这样已经足够失态了,便只能点头,又侧过身对着段父段母微微鞠躬后,转身上楼。

 

 

 

“你看来是玩真的?”

 

段母方宜先开了口,她在说完这句不轻不重的一句话后,王嘉尔的关门声回荡在偌大的别墅中。段宜恩抬眼看了父母一眼,还未说话,段辰站起身扇了他一巴掌。

 

“败家子,好好的事业给了你,你就为一个情人顽固到这种地步?”

 

方宜上前拦住段辰,段宜恩无语地看着这对从小便对自己没什么关怀,一心只在乎商业,待自己有能力后就把重担全然压在自己身上,一身轻地移居别国逍遥自在的父母,他知道王嘉尔的事情闹得有些大,又加上自己也在舆论之中,不只是段氏旗下的芒音娱乐受到影响,段氏的股票也备受牵连。

 

但他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他竟然能安心到现在,便是心中早已有定数。

 

段辰和方宜在段宜恩小时候就很少归家,老宅中只有管家陪着他,段辰手下投资的企业无数,他像天生就有经商头脑般,只要是他看准的,就不会有损失,加上有妻子方宜一同打理事业,段家生意越做越大,范围越来越广。

 

人有了钱,温饱问题富裕了,便开始喜欢去商讨道德问题,段辰资助了很多贫困学生,也向孤儿院捐款,包括王嘉尔在香港曾经呆过的那家孤儿院。可他再怎么向外界表现自己的慈悲心,也忘记了怎么管教和关爱自己的儿子。

 

段宜恩自小便是不让人烦恼的小孩,他成绩很好,考过名牌大学学习金融后就顺理成章接管了段辰的生意,父子两人的感情渐行渐远,整个家仿佛只有利益的牵连。

 

段宜恩沉下眼,若无其事地开口:

 

“您都选择了把段氏给我,又为什么现在来指指点点。”

 

方宜听到儿子的这番话,不知道该如何说起,段辰则被气到发抖,他指着电视中刚好在播报的新闻,不分轻重地吼着:“你看看现在段氏的形势,外界都传你私生活糜烂,是你要把公司改成股份制,现在好了,大家都盼着你出差错,股东大会随随便便一起哄,你这位置还能不能做了?我把段氏给你,是觉得你有能力,可你现在做的...”

 

“我有分寸。”

 

段宜恩不想再听段辰那看似苦口婆心的劝导,就像不想像小时候被父母强硬地施加任务,等自己做到满分时仍被挑刺的那种不耐烦。

 

“行,你有分寸,那我再跟你说说王嘉尔的事。”

 

“那小孩什么背景你不知道?出生就是克死父母的命,现在在你身边就冒出这么多屁事,我看他实属就是灾星!”

 

段辰咄咄逼人的样子让段宜恩实在恶心,他沉住气,缓缓地对着两人说,

 

“没想到你们去美国这么多年,思想还是一样腐朽。”

 

“如果没什么事,请回吧,我可以让助理给你们安排最近的航班,我只希望你们像走的时候一样,既然离开得那么洒脱决绝,就不要再对着一个你们根本不在乎的儿子留念这些,我已经成年,我做什么不需要你们的干涉,你们也没资格对他指桑骂槐。”

 

“王嘉尔不是我玩一玩的情人,是我以后要相守过一辈子的爱人。”

 

“我希望你们尊重他,公司的事情我会处理好,不需要二老远洋奔波。”

 

段宜恩站起身,面无表情地看着已经气得满脸涨红的父亲,他走到门口,一边给助理打电话安排行程,一边打开门,做出“请”的姿势,方宜和段辰被他这样的态度和说辞抨击得哑口无言,他们确实对这个儿子心中有愧,但大抵是做了半辈子的生意,他们心心念念地不是财产,而是怕这家业被耗得一干二净。

 

最后他们还是离开了,段宜恩关上门的一刻,只觉得疲惫,他不想和父母闹成这种局面,却又无可奈何,他迈着沉重的步伐走上楼,刚刚让王嘉尔去录音室就是因为担心父母会说些对王嘉尔造成伤害的话。而琴房内隔音效果好,王嘉尔平时作词作曲或者录制DEMO时能有很好的私密空间,所以在里面近乎听不到外界的声音。

 

但平时就喜欢想很多的小孩又怎么会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听不到呢。

 

段宜恩打开录音室的门,就看到王嘉尔盘腿坐在地毯上,周遭散着几张乐谱和歌词,略长的衣摆铺在地面上,他穿着家居七分裤,里面衬衣领口有些开,若隐若现的可以见到几小时前两人缠绵留下的痕迹。王嘉尔抬头看他,一瞬间的躲闪还是被段宜恩捕捉到了。

 

“嘉嘉,在干嘛呢。”

 

他没有向他说明刚刚发生的事情,他总觉得小孩该是听到了些什么。但他不想他问,他也不想主动说,这些事情本就没必要让王嘉尔知道,若是挑明了,小孩又该自责难过。

 

“写歌啊,你把我的戏份推后了,我就只能安心准备过几天的巡演了。”

 

王嘉尔不着声色地掩盖了自己不稳的情绪,他刚刚的确听到了段父段母和段宜恩的交谈,他也听到了他们说自己是祸害的词句,可他在段宜恩说出口的那段话之后,便什么都忘记了,什么都不觉得害怕了,但他并不是不难过,而是自己若表现出来,段宜恩本就情绪不高,现在自己再一悲观,段宜恩更会有压力。

 

他们两人总是这样,什么事情都只喜欢为对方着想,什么也不说,就默默地自己承受着。

 

“嘉嘉,我觉得我好像更爱你了。”

 

段宜恩闭着眼睛,感受着王嘉尔在自己怀中的实感。就只想这样相互拥抱到老,谁也不放开谁,外界的阻挠不会将他们分开,只会让两人更加相惜。

 

 

 

三天过后,王嘉尔的世界巡演从欧美国家辗转回到中国,因为是国内场,他准备的更多一些,这也是他在舆论过后的首次出现在公众眼中,记者和各方媒体早就准备好长枪大炮,那些尖锐的问题也被夹在录音笔中随时等待着被回答被记录。

 

段宜恩在夜里隐蔽地陪着王嘉尔飞到巡演所在城市,他同样有工作要来处理,有一个国外的集团要与段氏旗下的家居行业合作,段宜恩抓住了这个机会来陪同王嘉尔,顺便拿下这个项目。所幸两人没有被记者拍到,王嘉尔也得以安静地准备着第二天的演出。

 

隔天傍晚,王嘉尔在升降台上深吸一口气,他依稀能听到台下观众的呐喊声,网络上的舆论并没有改变他的粉丝们对他的喜爱和支持。王嘉尔觉得欣慰,他一面笑着一面由地上升到台面上,他的出现随着灯光而变得耀眼,整个体育馆沸腾起来,几万人欢呼着他一个人的名字,王嘉尔默念着加油,音乐声响起,他从容地开始律动,他天生属于舞台,也天生该受得这般世人的宠爱。

 

几次下台换装、休整后,演唱会的气氛仍然保持在最高点,王嘉尔换上休闲服,下一次上场便是惯例和粉丝互动及点歌的环节,公司给这个环节的定位就是亲民,可万万没想到这一次却在挑选粉丝时出了差错。

 

大屏幕滚动着号码,摇出的数字便是票面上粉丝的座位号,摇到几那所对应的人便可以获得上台点歌的机会,这个环节可以说相当宠粉,很多有钱的粉丝都有尝试过通过塞钱给工作人员或走后门以在选人时做些小手脚,让自己可以上台亲近自己的偶像,芒音娱乐的工作人员对这些管的一向很严,所以几乎没有粉丝会有作弊的机会。

 

待屏幕上出现四个座位号后,依次请上台了四个长相都不错的粉丝,摇到第五个时,那名粉丝迟迟不肯露面,摄像头也捕捉不到,场面有些尴尬,几个大胆的粉丝甚至当场叫着“不上我们上”诸如此类的话语,主持人也有些耐不住场面,便再三催促了一番,一分钟后,一个戴着帽子的女生站起身,摄像头还未拍她的特写时,那女生便小跑着从看台跑下楼入场。

 

她怀中拿了一沓照片,在镜头下看着以为是要给王嘉尔的礼物,主持人调侃着说“原来是给我们Jackson准备礼物了,但她一上台后便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女孩路过一众同样抽上台的粉丝,径直走到王嘉尔面前,王嘉尔笑着看她藏在帽子和口罩下的那双眼睛,在意识到不对劲时,女孩抽出那一沓照片,对着王嘉尔猛地挥洒出去,照片在灯光照射下变得明亮起来,而那内容却是王嘉尔和安里成那一晚在公寓里接吻的图片。

 

女生夺过话筒,对着王嘉尔怒吼着:“你不要脸,勾引金主不说,为什么来骚扰我的偶像?你不配!你这个脏东西!”

 

“滚出娱乐圈吧!最好永远消失!”

 

王嘉尔错愕地看着漫天的图片,照片很清晰,也很繁多,它们顺着风飘落到台下,有前排的粉丝捡到后,又被理智的几个粉丝拦下让她们不要捡起,但开场前就被告知没有提前采访而险些落空的蹲在前排的记者们纷纷拿起相机和开始拍摄。

 

主持人惊惶地不知所措,这种情况他是第一次见,更不知道该怎么做,保安瞬间冲上台,那女孩从衣服中掏出水瓶向王嘉尔泼去,一副鱼死网破的势头,王嘉尔在台下临时喷上的染发剂被水淋得开始掉色,不算浓的妆容也跟着花掉,保安拉开两人的距离,女生仍在骂骂咧咧,而台上另外邀请到的四位粉丝更是气恼地要上前和那女生扭打在一起。

 

场面实在混乱,王嘉尔被保镖护着匆忙下了台,他脑海中只剩那女生对着自己嫌恶的表情。

 

她说,他该消失。

 

王嘉尔双手捂面,倚着台下的钢筋竖杆痛哭,他像落汤鸡一般,不算体面,却足够狼狈不堪。

 

  

 

TBC.

 

 

 

 

 

看了这一章后

不要追杀我,因为我明天要四月调考

Ball ball大家给我评论让我有点好运气

爱你们,睡觉啦。

标签:宜嘉多久
热度: 328 评论: 70
评论(70)
热度(328)

幸福化作小精灵 跑来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