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嘉里AC | Powered by LOFTER

How Long · 多久

▲ 第十三章,宜嘉 

▲ 金主,娱乐圈,护嘉段上线,4680字

▲ 温柔高冷段总裁x闷骚傲娇嘉巨星

 

 

文章合集

 

 

13

 

 

 

隔天清晨,段宜恩被助理的电话叫醒,手机铃声不大不小,被挂断后,后半夜睡得很熟的王嘉尔听见了点声音,却没有睁眼,只不满地皱眉,又翻了身将手臂挂在段宜恩脖颈上,已经从床头滑了小半的身子顺着力度慢慢往上挪,他将脑袋搁回枕头上,刚好靠在段宜恩肩头。

 

王嘉尔睡着的样子本就看着无害,长长的睫毛和微微凸显的唇珠,没有哪个地方是有瑕疵的,段宜恩看着实在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小孩的脸,听到他靠在自己额下软绵绵地哼唧了几声,缠住自己脖颈的力度加重了点,因为这些微小的动作,王嘉尔离他更近了点,近到只要段宜恩一低头,就可以品尝到像带着奶香一样的王嘉尔。

 

他也这么做了,虽然只是轻轻地触碰,却还是将早上被吵醒的烦闷感一扫而空。

 

小心翼翼地从王嘉尔依赖的动作里脱身,段宜恩拿起床头的手机往卧室外走,刚准备拨回助理的电话,手机屏幕又刚好亮起。平时段宜恩挂断的电话,只要不是重要的事情,助理一般不会再打回来,只选择发信息,但今天是三番两次地挂断又打回,段宜恩知道那边可能有什么大事了。

 

“段总,您快来公司吧,出了事了。”

 

助理的声音有些焦急,段宜恩皱眉询问出了什么事,助理只说看新闻,公关正在处理,但事情有些严重,只能打电话给段宜恩解决,段宜恩一边打开扬声器,一边点进微博,他昨晚回到家后手机就没电了,王嘉尔的也一样,两个人和外界完全隔离,今早段宜恩看了新闻后才知道些东西。

 

他看着那之前的营销号曝光了几张图片,前三张分别是王嘉尔在拍戏期间两次出入段宜恩出差时所在酒店的图片,有一张两人都出现在图片上,再三张是段宜恩前期探班王嘉尔所在剧组的偷拍,很模糊,却还是看得清两个人近乎暧昧的动作,最后三张就是昨天晚上王嘉尔冲去李易谨房间的图片,场景处理很好,完全看不出有第三个人,放出来的效果就像王嘉尔哭着去找段宜恩讨说法的样子,段宜恩皱眉看着这些荒诞的图片和新闻,还有那碍眼的标题。

 

其实这些照片很好解释,段宜恩不认为是什么大事,这些无聊的狗仔虽说有把白的说成黑的能力,但对于段宜恩来说只要触及自己底线,他不介意让公关把事情澄清,顺便顺藤摸瓜查出那几个找麻烦找到王嘉尔身上的人,再讲他们一一击溃。

 

因为王嘉尔就是他的那条底线。

 

他洗漱完后给苏晨打了电话,叮嘱她不要让王嘉尔接触到外界新闻后,又和陈佑鸣导演解释了几句,等一切安排妥当后,他到达公司。

 

助理向段宜恩大致地描述了现在网络上的风向,王嘉尔的粉丝一向是圈中控评一流的群体,很多时候王嘉尔凭空出来的小道消息都因为粉丝的评论而得到控制,这一次新闻爆出来的几小时内,各大营销账号下的评论已经被粉丝的官方说法占据,可对方像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似的,舆论不但没有被控制下来,更多的营销号都开始发一些王嘉尔“倒贴”段宜恩的图片,像是同一人发散给这些平台的,公关部门正在调查。

 

段宜恩若有所思地看着Ipad里的几张图,照相方式都相同,的确像出自于同一人,刚准备吩咐如何处理时,公关部门的几名人员就急冲冲地跑上楼,新的消息再次爆出。

 

这一次是被软件处理合成的一段语音,不长不短,只有技术人员能大概听出是被处理后的,如果段宜恩不是在场的主人公,他可能都会认为这段语音是真实的。

 

语音内容是昨晚段宜恩在李易谨房间里对他表示厌恶的那句话,被合成加工到王嘉尔在楼梯间对自己表白的话后面,听起来就是王嘉尔表白,却被段宜恩冷言拒绝,语音一发出,网络言论再也不受控制,粉丝的控评被路人抨击,大大小小的账号纷纷来落井下石,很快整件事就被顶上热搜,全部都是对王嘉尔的负面言论。

 

段宜恩头疼地扶额,语音里的两端声音确确实实都是出自他和王嘉尔,真实得不能再真实的内容,昨晚的那些照片还可以解释,因为每张图都没拍到清晰的面孔,可以解释为不是本人或恶意合成,照片的影响不算大,官方账号解释一下就可以了,再联系几名艺人相互发微博替王嘉尔解释,很快就可以平息。

 

但语音就很不好解释,每个人的声音是独一无二的,又加上语音是本人说出口的,再说什么恶意合成就显得有些欲盖弥彰,甚至是牵强,虽然现在很多仿音或技术处理,但都会显得不清晰和模糊,但这条语音非常清晰,连走廊里的回声都表现了出来。

 

舆论风靡了整整一个上午,热搜居高不下,甚至有很多原先就看不惯王嘉尔的黑粉开始传遍他的黑料,网络排行前十几乎都是和王嘉尔相关的消息,更棘手的是段氏旗下的娱乐公司股票明显下滑,甚至多家广告公司对王嘉尔的代言开始商讨撤资。段宜恩在办公室里如坐针毡,他在等公关和信息部门查出背后推手,可是那人似乎隐藏很深,到现在还是没有消息,等助理推开门时,他以为是查出来些什么,却没想是带来了更让他心急如焚的消息。

 

王嘉尔在去剧组的路上,被黑粉恶意撞车,险些受伤。

 

 

 

苏晨从别墅里把王嘉尔接出来时,小祖宗还不知道外界已经将他批判地沸沸扬扬,他在拍戏前有个好习惯,就是会揣摩一下剧本,即使是很久前就准备好的,所以他很少有时间去碰手机,这一点还是让苏晨很好办,可没想快到剧组的路口时,后方的一辆面包车突然加速,在等红路灯口时猛地撞上前,还好王嘉尔的保姆车是段宜恩托人改装过的,防护性能强,车上的人没有受伤,只是颠簸中让王嘉尔的腰碰上安全带的锁扣,很重的一击,过后他一直喊疼。

 

苏晨没办法,这种风尖浪口是不方便去医院的,道路也因为事故被围得水泄不通,她正想给段宜恩打电话时,车门突然被拉开,一个年纪不大也不小的女孩子指着车内的王嘉尔吼着“不要脸,倒贴,靠包养上位”种种不堪入目的句子。

 

王嘉尔错愕地看着车外,几个记者蜂拥而上地拍摄着他此刻的表情,苏晨猛地关上门,生怕有一点声音刺激到王嘉尔,可小孩还是因为这种事情而感到害怕,他将自己缩成一团坐在座位上,手护着耳朵,那小时候被责骂自己是祸害的声音再次围绕了他,他像被人推下深渊,跌落在地面上时早已无法动弹,他感觉那些流言蜚语化成鲜血,顺着自己的五脏六腑蔓延全身,沾湿了背后,染红了身下的土地。

 

他很害怕,又无能为力。

 

 

 

段宜恩想在这个时候公开他和王嘉尔的关系,但若是这个关头曝光,王嘉尔便坐实了借包养上位的名声,不仅不能得到理解,反之变本加厉,他正想着解决方法时,助理向自己报告着幕后推手已被查出。

 

是安里成之前塞钱的那个狗仔。

 

他这下知道了整件事情的缘由,他不是没怀疑过安里成,只是没想到他真的敢这么做。段宜恩听过后松了一口气,如果是安里成的话,他便能更轻易地解决整件事情,而且那个蠢货正中自己下怀,他可以借此机会在王嘉尔面前生生地撕下安里成伪装成正人君子的面具。

 

“继续查,继续把对王嘉尔的负面评论程度降到最小,撤掉各个营销号的微博,把热搜后排别的新闻的相关消息买上去,尽量不让王嘉尔再出现在热搜前排。”

 

段宜恩吩咐着,一边起身一边扣起袖口的纽扣。助理连连点头。

 

“顺便给陈佑鸣导演打电话,询问王嘉尔的戏份和剧组其他演员的戏份安排,把王嘉尔的拍摄延期,能拖就拖,但不要影响到整部剧的拍摄进度。”

 

他收拾好东西后便准备走出公司,他刚才让苏晨带着王嘉尔回了家,又叫了家庭医生给王嘉尔做检查,他有些担心王嘉尔的情绪,这几天连续不断的事件已经足够折磨小孩了,连他一个本可以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无所谓的人都变得步步谨慎,更何况本来就脆弱的王嘉尔。

 

在车上,段宜恩给一个人发去消息,那人没有快速回复自己,但段宜恩知道他不会等太久。

 

等到达家门口时,果不其然,那人给自己回了消息,段宜恩瞟了眼副驾驶座上的手机,上面闪烁了一下李易谨经纪人,孙正一的名字。

 

 

 

进屋后,屋子里很安静,没有多余的女式鞋,想必苏晨已经离开。段宜恩踩着拖鞋走到客厅,就看到窝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地盯着电视屏幕的王嘉尔。

 

感觉到门口的动静时,他茫然地转过头,看到是段宜恩时,嘴角向下弯曲,眼角还有哭过的红晕,他站起身小跑向段宜恩,在那人反应过来时扑了个满怀。王嘉尔难过的小嗓音从段宜恩怀中冒出来,一下一下地让段宜恩更觉心疼。

 

“我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是不是...是不是让你...让你难做了?”

 

他的王嘉尔还是个小哭包,遇到事情能够先想着依赖自己,对自己撒娇的情绪又让段宜恩觉得心安。王嘉尔哭的时候,一双褐色的大眼睛就显得更加水灵了,瞳孔中倒映着自己的面孔,豆大的泪珠从眼角滚落,把段宜恩笔挺的西装印上一个小小的痕迹,怀里人察觉到自己眼泪的做坏,又慌忙抽手去擦拭,却发现那水花早已浸湿,只留下一点神色的痕迹。

 

他更慌了,眼睛里都是涌现的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他什么都看不清,也不愿再看清什么东西。可段宜恩搂住他的腰肢,护住他的后脑勺,把自己整个人往怀中带了带的动作,让他感到无比的可靠感。

 

“为什么这么说?”

 

段宜恩问他,只见小孩圈住段宜恩的脖颈,嘴唇有意识无意识地划过段宜恩的下颌,吸气的抽泣声不时传来,王嘉尔伸出一只手,指了指电视里的内容。

 

是新闻正在报道段氏集团旗下的娱乐公司芒音娱乐股票大跌,本来芒音就是段宜恩收购的一家即将被其他公司合并的娱乐公司,当时处理公司内部的烂摊子时就花了段宜恩不少心思,又因为后来推出了王嘉尔、安里成几个在现下娱乐圈占据大部分流量的实力明星,本来芒音的口碑已经逐渐转好,今天又出了王嘉尔的事,又是和芒音总裁有关,公司转型再次遇到瓶颈。

 

可段宜恩不在意这些,公司倒掉也好,他本就是为了王嘉尔才接管一个娱乐公司,如果企业做不下去了,他不介意转手,再单独为王嘉尔设立个人工作室,但这些都要等一切事情解决完毕后才能做到,段宜恩现在只想怎么哄好自己的宝贝。

 

“不要在意了,嘉嘉,”他抬手轻轻拭去王嘉尔的眼泪,相信我好不好?”

 

王嘉尔嘟着嘴巴,像是不愿意去点头说自己不在意,可又想告诉段宜恩自己相信他,于是摇头变成点头,慌张的模样让段宜恩发笑,王嘉尔看段宜恩一身轻的样子,不好再问什么,因为好像只要段宜恩觉得没事,他便一定会相信,一切都会没事的。

 

“那我相信你,你要给我奖励吗?”

 

幼稚的本性露出来了,王嘉尔其实没有自己所想的那样脆弱不堪,这么几年他把他养得很好,能够让王嘉尔不时地暴露出自己真实的样子,像一个索糖的小孩,破涕为笑地看着段宜恩,那双眼睛里的小期待让段宜恩心痒痒,看着王嘉尔刚才因为难过咬红了的唇瓣,他欺身吻了上去。

 

还是一样甜,王嘉尔呜咽了一声,却还是很乖巧地开始回应这个吻,段宜恩没有深入,只浅啄着王嘉尔的唇缝,不断妄想着将自己的气息和他的呼吸融入到一起去,两个人缠绵了许久,王嘉尔因为略微的缺氧而不自觉扯出段宜恩西装下的衬衫。

 

好一会儿段宜恩才停下攻陷。

 

“医生来过了吧,身体有没有事?”

 

他捏了捏王嘉尔微红的脸颊。

 

“没事...就是腰,老问题...”

 

王嘉尔气息不稳地说着,段宜恩了然地点了头,又抱住小孩,悄悄在他耳边说着:“那回房间,让段哥哥帮你揉揉腰。”

 

 

 

靠近城市郊区的出租屋里,安里成给那发布消息的小记者一沓现金,撑满了整个信封。小记者满眼发亮地结果信封,却仍像不满足一样。

 

“你做的很好,过后就一直造谣就行了,我看王嘉尔给段宜恩捅出这么大一篓子,段宜恩还给不给他擦屁股。”

 

安里成笑着对那记者说,小记者叼着烟,眯起眼睛随口说了一句。

 

“我觉得,段总对那小子不薄。”

 

安里成听后轻蔑地忘了那人一眼,像对他的这句空穴来风毫不相信一般,小记者回敬他一个嘲讽的眼神,从兜里掏出一沓照片,是安里成和几个导演攀谈、暧昧的图片,还有几张他在地下停车场和段宜恩亲昵的几张图,就和上次爆出他和段宜恩关系不浅的小新闻一样的图。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想怎么样?”

 

安里成看到那些东西便变得警惕起来,他拿起一沓照片,手开始颤抖。

 

“我就说了,段总对王嘉尔不薄,人家出的钱买这些图,可比你给的多,这些照片出来,恐怕局势就要扭转了吧。”小记者扔掉烟头,对着安里成呼出烟圈,刺激安里成撑不开眼,他拿起信封,往玻璃茶几上轻轻拍了拍。

 

“我的意思,你应该明白吧?”

 

 

 

TBC.

 

 

小剧场:

 

Q:段总的按摩您还满意吗?

小嘉:好像...腰更疼了...

老段:我听嘉嘉刚刚的叫声,应该挺满意的。

评论(37)
热度(335)

幸福化作小精灵 跑来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