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嘉里AC | Powered by LOFTER

It's All Yours · 全属于你

▲ 这是一个速打写成短篇的现实向

▲ 关于昨天嘉嘉病倒的联想

▲ 不要上升,3277字一发完

 

BGM : Cool - Alesso/Roy English

 

文章合集

 

 

四月的到来,今年第一次的回归期也随之结束。

 

首尔还是带着点冬末的冷和初春的凉,一行人没在乎这温度,嬉闹着从签售会场地往停车位走。

 

王嘉尔走在队伍最后面,不说话也没有盯着手机,只是一味地向前走。段宜恩在队伍的排头,正与在范讨论待会儿去哪家店解决宵夜问题,将手机递给在范查看店家位置时,身后微小得近乎听不见的咳嗽声被他捕捉进耳内,段宜恩回过头看了一眼,就注意到刚刚在签售会时还活蹦乱跳,出场后就变得兴致索然的王嘉尔。

 

他捂着嘴巴低着头,小脸因为难受涨得有些红润,段宜恩往旁边走了一步,让在后面的有谦几人先走,自己则停在原地等着王嘉尔走过来。

 

“Jackson,不舒服吗?”

 

本以为自己已经将咳嗽声降到最小了,可还是被像装了什么杰森牌雷达的段宜恩给听到了,王嘉尔错愕地抬头,就看到刚刚还在队伍最前方的段宜恩,手插着兜站在他面前。

 

两个人的距离很近,近到和刚刚在台上被段宜恩拦着腰凑近时的那个距离一般,王嘉尔不敢和逐渐靠近自己的那张被自己夸得像天使一般的面孔对视。

 

这么多年了,他还是容易被他盯着就脸红。

 

怀里没有签售会上粉丝给的宜家牌玩偶狗狗,两个人的距离也因此比刚才更近。王嘉尔有些不知所措,刚才还能紧张着抱住狗狗,现在怀里什么也没有,他下意识往后退,还没踏后一步,就被段宜恩抱住腰肢,整个身体向前倾,没反应过来时就感觉到了段宜恩额头的贴近。

 

“有点低烧,现在换季了,你总容易感冒。”

 

“我...我没事的。”

 

王嘉尔微微摇头,刚刚还觉得有些冷的身子,因为被段宜恩护着,温度好像开始上升。他有些享受这样的拥护,便侧过脸把头搁在段宜恩肩上,伸出手回抱他。

 

“就是有点累。”

 

“那我们先回宿舍好不好,吃完药你先睡一觉,我让他们吃完后打包点清淡的东西回来。”

 

段宜恩听到王嘉尔小声哼唧着自己累时,心下一片柔软,他抬起手揉了揉他的后脑勺,又将王嘉尔抱得更紧了些。刚感觉到小孩点头后,又听到王嘉尔闷闷的声音从他脖颈间传来。

 

“可是药在我公寓里,你不是说不好买吗。”

 

“换季的时候我都会给你备着,不用担心啦小傻子。”

 

前面的BamBam见两人不见了,便准备回头叫下他们,结果看到的就是两个人相拥的场景,他瞬间收回要叫出口的“哥”,拉着还不知所云的有谦上了保姆车。

 

 

 

回到宿舍,王嘉尔才卸下一身疲惫,耷拉着拖鞋就往段宜恩房间走,也许是刚才吹风的原因,被毛毯一包裹的温暖突如其来,王嘉尔刚躺下没几分钟,就困倦得阖上眼。

 

段宜恩在等水烧开的期间,走到王嘉尔房间给他清了几件衣服,他接下来去的城市温度没有首尔这么冷,是接近夏天的气温,但又因为辗转几个不同的地区,气温也随之变幻,段宜恩还是把厚的卫衣和外套给他塞进行李箱。

 

王嘉尔很辛苦,这几天除了打歌和签售会,剩余的时间都在练习室里准备今年的第二次世界巡演,又因为国内的行程越发繁多,他本来还算健康的身体硬是被疲劳过度而超出负荷。段宜恩盯着王嘉尔喝水吞药的样子,他眼底的乌青因为卸妆而变得越发明显。

 

“Jackson,不可以不去吗?”

 

“不是四号才录制节目吗,为什么一定要这么赶,好好休息几天不可以吗,你明天的航班那么早...”

 

“不行呀,要带着学员他们排舞,四号录完节目,六号还有练习生的舞台,我可能又要呆上一个星期了,你不要太想我了哦。”

 

王嘉尔坐在床边揉眼睛,段宜恩接过他手里的水杯,无奈地点点头,在他额上轻轻地印上一吻后才拿着杯子走出房间。

 

他转身时才觉得无力,段宜恩当然知道王嘉尔不可以休息,他像一个不停地连轴转的工作狂人,他的一切成就都是背后的无限努力和不知几次的倒下而达成的,也正因为王嘉尔的优秀而让他不能停歇,段宜恩没有办法替他分担,只能在他累的时候,给他可以栖息的地盘。

 

 

可最后,王嘉尔还是病倒了。

 

 

他前一秒还在绚烂的灯光下准备彩排,下一秒头脑的瞬间放空就让他跌地不起,周遭人吵嚷着涌上来,他却什么也听不见,身体上的疼痛加上疲惫,他失去意识,连被人抬上担架进救护车时都没什么印象。

 

等在布满消毒水味道的病房里清醒过来时,全身的乏力让王嘉尔动弹不得,经纪人见他醒了,慌张地走了过来。

 

“刚刚真的吓死我了,医生说你严重贫血,你长期低烧怎么不跟我说?早知道这样就不要让你上今晚的直播了,现在感觉怎么样?要不要我叫医生来看看?”

 

“不用了,我再躺一会儿。”

 

“那好,不舒服跟我说。”

 

经纪人给他掖了掖被子后便出去给他拿晚饭。王嘉尔百无聊赖地躺在病床上,吊瓶里的药物正一点点地灌进他的身体里,好像这样的输出能够让他再次精神百倍起来,他刚刚倒下时的瞬间其实是解脱的,好像一直绷紧的神经一下子松懈下来,他依靠着晕厥而获得了不长的缓冲休息时间。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王嘉尔伸手去拿,发现是段宜恩发来的视讯通话。他本能地挂断了,想着那人要是看到自己这半死不活的样子,又该心疼。

 

段宜恩无奈,只能发来语音。

 

“嘎嘎,严重吗?”

 

他说的是中文,王嘉尔在听到段宜恩的声音后有那么一瞬间想掉眼泪,就像刚去韩国那段时间给妈妈打电话时总想哭的感觉。他真的太依赖段宜恩的关心了,像依赖于自己的亲人一样。

 

“你肯定说不严重来哄我。”

 

王嘉尔还没回答,电话那头的人倒先自己回答起来,王嘉尔确实还是掉了眼泪,他没办法控制自己,在别人面前,乃至粉丝、父母面前他也要笑着说自己没事,因为害怕他们担心,害怕他们担忧的眼神,所以他总劝自己再忍一下就好了,可是面对段宜恩,他总想无意识地告诉他自己所有真实的感受。

 

“段宜恩,我好疼,我好累。”

 

他抬起被插着针头的那只手,手心擦过眼睛,拭去眼泪,动作不大却扯动了针管,有些微微的刺痛从手背处沿着臂膀传进心脏处,可段宜恩的呼吸声却让他心安地感觉不到这些。

 

“Jackson,为什么我要是Mark呢。”

 

在听到王嘉尔那委屈的一句抱怨时,段宜恩本就担忧的心脏再次被揪紧,他当然知道王嘉尔累,当然知道病痛缠绕他时的痛苦,可是那又怎么办,他和他同样是爱豆,是暴露在大众之下的公众人物,他不能在自己心爱的人病倒时陪在他身边,告诉他“没关系,我在”。

 

王嘉尔听到这一句话时,像是看到段宜恩低着头,无奈又自责的样子。

 

“为什么你要是Jackson呢...如果不是Jackson,就不会这么辛苦了,就不会因为身体透支而倒下了,如果我不是Mark,我就不会这样担心Jackson了,就不会因为自己无能为力而难过了。”

 

王嘉尔哭着听段宜恩用英文说着话,像是喃喃自语,却又字字清晰地传达在自己耳间。他们都在自己的身份前手足无措,可是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没有再说退缩的念头了。

 

“可是如果我不是Jackson,你不是Mark,我们怎么会相遇啊。Marky,你要庆幸呀,因为你是Mark,所以Jackson生病难过的时候,有人能够安慰他。”

 

段宜恩在电话那头笑了一下,声音中带着鼻腔的共鸣,王嘉尔听出来他哭过了,心下更觉难受,原来自己病痛时会有人与他感同身受。刚想再说几句时,听筒里吵吵闹闹的,王嘉尔听出来是成员的声音,紧接着段宜恩便打开了摄像头。

 

王嘉尔看到镜头扫过段宜恩的手腕,紧接着就是金有谦的脸。

 

“杰森哥,新年的时候明明答应过我要好好照顾身体的,你说话怎么一点也不算话。”

 

有谦的小奶音传来,还没说完BamBam就踮着脚去抢着说话,不料金有谦一直拿着手机,他就只得对着扬声器叫唤。

 

“哥,你看你不好好休息的后果就是打针进医院吧,以后真的要好好休息了,不要那么辛苦了。你一倒下大家都慌了神。”

 

“杰森啊,真的不要紧吗,大家都想买了机票去陪着你。”

 

珍荣拎走两个忙内,接过手机说着。王嘉尔在他们一言一语中根本没办法开口,只能发笑地听着他们的关心,看着一行人担忧的面孔,就好像力量重新注入体内一样。

 

“诶,杰森哥,我买了很多你爱吃的芝士零食,都藏在厨房里,等病好了要回来吃哦。”

 

荣宰超强分贝的声音挡住珍荣还在列举的各种叮嘱,在范在一边说着“好了,让杰森好好休息吧,把手机还给你们Mark哥。”几个人又和王嘉尔聊了几句,原本空荡荡的病房因为他们的声音而变得丰富起来,王嘉尔躺在床上,不自觉地笑起来。

 

待他们走后,段宜恩才重新拿过手机。他眼角的泪光让王嘉尔无法挪眼,段宜恩勾起食指抹去泪痕。

 

“段宜恩,”王嘉尔停顿了一下,“还好你是段宜恩。”

 

还好我是王嘉尔,还好我们在异国相遇,还好我们相爱。再累再苦又怎么样,这条路本就难走下去,我身后有这么多人支持,有你陪伴,再倒下一次,我就再坚强一次。

 

 

 

“好好休息,我等你回家。”

 

 

 

 

END.

 

 

 

其实说很多担心很多我都无能为力

只希望嘉嘉可以好好照顾自己

他真的很辛苦了。

标签:宜嘉
热度: 394 评论: 18
评论(18)
热度(394)

幸福化作小精灵 跑来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