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嘉里AC | Powered by LOFTER

昨天下午从武汉天地回到家不过十分钟的路程,我却像走了很久一样,特别累。

到家后洗完澡,我倒头就睡。七点钟的时候醒来,打开电脑准备码字的时候,很久不联系的朋友突然找到我。

她问我在吗,我说在的。

紧接着她说,你知道吗,他自杀了。

人在得到消息的第一刹那会做出很多本能的反应,而我在知道朋友说他自杀的时候,我的反应是,我信了。

昨天是愚人节,多少玩笑、娱乐、谎言会在这天蜂拥而至,可在看到朋友发出的那几个字的时候,我却当了真,而事实也确是如此。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时候的感受,就像我不知道他在军队里实弹练习的时候,是以什么感受对自己开了枪。

你有没有想过我呢?

我这一天,昨一晚,无时不刻地想这个问题。

我想他是没想过的吧。

不然怎么明明在三月二日那个晚上,他偷拿了手机,凌晨站岗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十五分零二秒的时间,他答应我自己会好好的,会陪着我高考,会在九月安全地回到武汉。

连挂断的前一秒他还在说,“我很喜欢你。”

可他若想了我,又怎么在愚人节这天用自杀的消息骗了我,把那么多承诺当成一个玩笑,带着他十八年的生命离开我了。

他决定之前,告诉了他很好的兄弟,你看,他就是这样,总是说不愿意成为任何一个人的拖累,但其实最让人担心的就是他。

这几天他本来可以考军校了,他会成为更好的一个人,更好的军人,可他不愿。

我瞧不起他,瞧不起他的自私,瞧不起他用自我解脱换那么些人的痛苦,我恨他把我当成他生命里最无足轻重的一个傻子。

我甚至都是从别人的口中得知他寻死的人。

可是又能怎么样,纵使我百般交集,败在他是我喜欢的人,我又能怪他什么。

今天一天,我过得和平常一样,一样地和朋友交谈,一样地听她们说笑,一样地吃饭。可只要我停下来,我脑海里就有声音告诉我,他不在了,再也回不来了。

这种死别离我如此近的时候,我才真正的慌了手脚。

我以后的回家路好像会更远,更漫长,也更让我疲惫。我在想他一步一步消失殆尽的时候,会不会是一身轻,而不像我一般,一步一步走得那么沉重呢。

我很抱歉现在给大家传递这些东西,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我自己。



我只是很想他。


...


2018年7月9日了。

102天,时间真的很快。

没有人知道我有多想他。

热度: 72 评论: 72
评论(72)
热度(72)

幸福化作小精灵 跑来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