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嘉里AC | Powered by LOFTER

How Long · 多久

▲ 第十一章,宜嘉

▲ 金主,娱乐圈,有车,5762字

▲ 温柔高冷段总裁x闷骚傲娇嘉巨星

 

 

文章合集

 

 

11

 

 

 

嘀嘀叭叭

 

 

 

刚刚两个人温存时手机掉落到地上,段宜恩车内被铺了一层棉绒毯,黑色手机在米色地摊上时看起来很明显,段宜恩本想伸手拿起来接通,却被转头时就看到来电显示的王嘉尔抢先一步拿起。

 

那闪烁的屏幕上方,写着李易谨的名字。

 

“不准接。”

 

王嘉尔命令的口吻在段宜恩耳畔回响。带着不容置疑和不可拒绝的语气,段宜恩无奈又欣喜,他们家小狐狸总算是会在自己面前因为吃醋而任性起来了。

 

“嘉嘉,给我。”

 

段宜恩伸手去拿王嘉尔手中自己的手机,可王嘉尔怎么样也不愿意交给他,两个人的争执下,王嘉尔感觉到自己体内有什么东西在流出时,心中的羞耻感油然而生,他红着脸轻喘起来,也让自己放下戒备,段宜恩得了空拿走手机,却没有接通,只挂断后,从前座拿出自己的大衣,将王嘉尔包裹起来。

 

“好了,别闹别扭了。回家清洗一下,这一个月都没睡好觉吧,我让苏晨给你向陈导请假好了,今天在家好好休息,”段宜恩解锁后点开微信界面,编辑好内容便向苏晨发送过去,“我陪你。”

 

王嘉尔这才满意地点头,看着段宜恩打电话给司机来开车,正无聊时他望向窗外,李易谨那人竟还站在门口,举起手机后又再次放下,那失魂落魄地样子,却一点都不让人觉得疼惜。

 

 

 

等回到家,王嘉尔该是真的很疲惫,一个月没睡好,又加上回来时和段宜恩这么一折腾,洗完澡躺在自己几十天没躺过的床铺上,带着段宜恩身上独有的香味扑鼻而来,他抱着被子逐渐入了梦境。

 

段宜恩自己淋完浴后,一边擦拭头发一边将床头的壁灯调到适度的亮度,正准备回到床上抱住王嘉尔入睡时,放在桌上的手机震动声传来,他看了眼时间,才不过七点,应该是有人来商量公事,便走上前接通电话。

 

“段总...今天,你和嘉尔哥...发生什么了吗?”

 

刚将手机放在耳边,李易谨的声音传来,他皱眉看了眼来电提醒,才发现那人在自己洗漱时已经打过来好几通电话了。

 

“没什么,有事情吗?”

 

段宜恩刻意疏离的声音从话筒处传到李易谨耳中,他不甘心地咬着下唇。又接着开口。

 

“明天是我们剧组的杀青宴,导演说想请全剧组的人一起,包括投资方。所以我就打电话给您了,看看您有无时间可以一起?”

 

“嗯,我会到的。”

 

段宜恩坐在床尾,心不在焉地答复着那人,眼光全聚集在王嘉尔脚底上的那道疤痕。挂断电话后,他伸手轻轻划过王嘉尔突起的那道伤疤,心中尽是悔恨。王嘉尔本就怕痒,被他这么一碰,小脚瞬间无意识地蜷缩着,膝盖本能地弓起,整个人像初生的婴儿一样包裹在被子中,段宜恩好笑地摇头,坐上床侧身抱住王嘉尔。

 

感觉到他的贴近后,王嘉尔微微睁开了眼睛,又困到不行般合上眼,身子又听话地往段宜恩怀中拱了拱,两个人相拥着入睡。

 

另一边,《成交》的导演李晟正抱住李易谨,在他体内横冲直撞,一边扯着身下人的头,一边恶狠狠地说着,

 

“你也真敢跟我玩这些,真就当我面给段宜恩打电话,你还真对那小子不死心啊,我放任你明天去胡作非为,到时候你就明白什么叫自不量力。”

 

“别想着攀龙附凤,好好珍惜你眼前吧,骚货。”

 

李易谨哭喊着求饶,李晟导演却不管不顾地继续动作着。而酒店门后的李易谨经纪人孙正一将贴在门上的录音笔拿下,放进包内后,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隔天傍晚,段宜恩按照约定去了《成交》剧组的杀青宴,他先是与几位制作人握手,又与导演李晟交谈了几句后入座,刚坐下时,王嘉尔的消息发了过来,是一张图片和表情包,图片上正好是自己刚刚在和李晟讲话的样子,表情包则是一个偷笑的小猪,段宜恩像是看到躲在手机屏幕前偷笑的小孩一样,他扫视了周围,恰好看到坐在不远处,和苏晨还有陈佑鸣导演一起吃饭的王嘉尔。

 

估摸着是他下戏后和导演一起吃饭,恰好又是和《成交》剧组人选的酒店一样,段宜恩没再多想,只低头给小孩回去消息。

 

消息发送后便没了动静,段宜恩也没有在意,他这一桌全是几个大牌的制作人,几个人交谈时难免会问到自己,便只能定下心与几人交涉。等到他再去找王嘉尔的身影时,那人却不见了踪影,苏晨和陈佑鸣却还是在原位,段宜恩以为小孩去了厕所,可过了十分钟仍没见他回来,他发消息给苏晨,在几分钟后得到回复。

 

“Jackson被安里成叫走了,说有行李没拿,我说我要跟着,安里成却拒绝了,说两个人有话要说,我本想坚持过去的,可Jackson也让我在这里等他,我没办法只能等着了。”

 

段宜恩看到消息后,心中顿时觉得不悦,他刚要起身想出去,就看到李易谨的经纪人孙正一扶着他跌跌撞撞地跑来这一桌。

 

“李导,易谨他喝多了,恕我们先失陪了。”

 

孙正一抱歉地说着,李晟也喝多了,面色通红地看着他们,又站起身拍拍段宜恩的肩膀,对着俩人说,

 

“正好,段总刚刚也要走了,小孙啊,你把段总和易谨一起送回去!”

 

饭桌上的人面对李晟这一要求,纷纷面面相觑,段宜恩更是无语他这句话的安排,却碍于人前,只得点头,孙正一看了段宜恩一眼,三人便一齐走出餐厅。

 

正出酒店门坐进车内,车外一人突然叫住孙正一,段宜恩跟着回头,看到的是安里成的助理,他估摸着几个助理估计关系也还行,便坐在车内,看他有什么事要来找孙正一,正好也想问问王嘉尔的事。

 

“小孙,阿成说易谨也有东西落他那里了,还说这东西对易谨很重要,明天他就要飞云南拍综艺了,你看看你今晚能不能帮他拿回去。”

 

段宜恩听后,嘲弄地弯起嘴角,合着什么人都喜欢把东西落安里成家里,不过他倒想知道李易谨和安里成的关系什么时候变成能去家里的地步了,正想着,本就坐不安稳的李易谨突然偏向自己,闯到段宜恩怀中,他躲闪不及,只能揽住那人肩膀。安里成助理见孙正一下了车,慌忙拉着他跑向另一边。

 

段宜恩见这情况,刚想下车时,坐在驾驶座的司机却启动了引擎,车子很快开动,他本还想和李易谨撇清点关系,这下是真的下不去车,还必须送他回到酒店。

 

 

 

王嘉尔和安里成并排站在餐厅门口,见孙正一骂骂咧咧地对着安里成助理吼着什么,他疑惑地走上前问怎么了,安里成助理还未开口,孙正一便急着说了话,

 

“他要我给易谨去安里成家取很重要的东西,又没讲清楚就拉着我跑过来了,易谨本来就喝醉了,段总现在和他还在车内,我要是没把他们俩安全送回去,我这工作还怎么继续!”

 

王嘉尔一听那两个名字,心中就一阵烦躁,他回头看了安里成一眼,那人却是无辜的表情。

 

“我和你去找他们,阿成,再重要的东西也不急这一时吧?”

 

见安里成无所谓地点头,王嘉尔便拉着孙正一走到大厅,可那时李易谨的车已被司机开走,门口只有三两记者,见王嘉尔从餐厅出来,纷纷拿着相机开拍,无奈之余,王嘉尔只能叫孙正一开着自己的车离开,他很怕喝醉的李易谨会对段宜恩做些什么。

 

“就这么让他走了吗?”

 

安里成助理问着。

 

“是啊,王嘉尔走了才更好,看着自己金主和别的小明星上床,他该开心自己这么英勇地上阵,还是哭得不能自已呢。”

 

 

 

下车后,李易谨刻意缠住段宜恩不放手,两个人看似亲密的样子,就这么堂而皇之地进了酒店,等到了李易谨所在的楼层,那人迷迷糊糊地掏出房卡打开房间,段宜恩看着他进去后本想马上离开,却被李易谨抓住手拉到床上,他学着王嘉尔的样子扑闪着自己的那双眼睛,在段宜恩愣神时吻了上去。

 

他一边吻一边解开段宜恩的腰带,尽管段宜恩一直在躲闪推搡,他也无动于衷,仍然固执地做着自己的动作。李易谨动情地吻着段宜恩的锁骨,用牙轻轻啃咬他的纽扣。

 

“王嘉尔有什么好的?”

 

李易谨本还晕乎的眼眸顿时清晰起来,段宜恩看着他那双眼睛,到底是和王嘉尔的不同,他这双眼睛布满了不甘和妒忌。

 

“他能做的我一样能和你做。你们昨天在车内做///爱了吧,我和他有什么不同,我也可以和你做啊,我也可以和他一样对你百依百顺啊。”

 

“你当时把我接进公司时,如果对我没有好感,又何必做这些,安排我进剧组,给我角色,你难道不是喜欢我的吗。”

 

李易谨装成可怜的模样,踮着脚想去亲吻段宜恩,却被他推开。

 

“王嘉尔他哪里都比你好。”

 

“你不过是棋子。我至始至终都对你没有任何好感。如果再给你安插一个身份,那就是一个替代品,而且是那种,我不愿意碰的替代品。”

 

段宜恩刚想起身,李易谨却不管不顾地扯开他的衬衫,一面褪去自己的裤子,一面不让段宜恩离开,进退两难中,他拉着段宜恩的手直往自己身下探去。

 

就在这时,门突然被打开。

 

王嘉尔横冲直撞地跑进屋内,刚刚好看到床上一片旖旎。孙正一站在门口,同他看到了同样的场景,只站在原地呆愣得不知道说什么好,段宜恩站起身刚想解释,就看到王嘉尔捂着嘴巴哭了起来。

 

他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太过失态,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当他看到李易谨裸露着下身和段宜恩一同躺在床上时,内心的一切都在塌方,他害怕的事情真的发生了,他却不确信段宜恩是否拒绝了李易谨。明明昨天还答应过段宜恩自己会相信他,可是看到这些,他还是止不住的多想。

 

孙正一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慌忙上前用被单裹住李易谨,段宜恩没理会他们,只拿起外套带着王嘉尔离开房间,他刻意躲过走廊的摄像头,将王嘉尔搂着走进这层楼的楼梯间,却不知一直躲在屋外的一个人快速跟上他们,又在两人关上楼梯间门前将微型录音器塞进门后。

 

 

 

王嘉尔一直在哭,他被段宜恩抱住的身子也在不住地发抖,段宜恩不知道此刻说什么才能解释自己,才能给本就没有安全感的小孩一个诚实又能安慰到他的答复。可事实就是他还未推开李易谨,王嘉尔就看到了那一幕,他觉得自己再多做什么解释都是无用功,每每想说出口的话语都再次被塞回肚中,他焦急万分,只能抱着王嘉尔。

 

而怀中人却先开了口。

 

“段宜恩,我现在才明白我有多害怕你离开我。”

 

王嘉尔哽咽着,楼梯间的灯光很暗,暗到他快看不见王嘉尔的脸,只看到他脸上两行清泪。当他听到王嘉尔那句话时,心中期待的一些事情冲淡了刚才的无措。而王嘉尔紧接着说出口的话语,证实了他内心所想。

 

“我原本觉得...我是灾星啊,我不配拥有感情,是你一直在我身边保护我...陪伴我...我不敢向你表白...我甚至不愿意承认我对你的喜欢......”

 

“可是这一个月...我...我没见到你的这一个月...我没有哪一分钟是不想念你的...我只能不断拍戏,空闲的时候就去找导演,或者找别的前辈对戏,我害怕停下我忙碌的样子,一旦我休息下来,脑海里蜂拥而至的全是你,全部都是你。我埋怨你为什么不关心我,明明以前我受伤你都会第一时间保护我,我埋怨你不来听我的巡回,明明最后一首我的自作曲,每一句词每一个音节都是写给你的。”

 

“是我笨...我胆小...我不敢对你表白,却在你逐渐把注意力转向别人时,我所有的贪婪的占有欲统统席卷而来,我才明白我离不开你。”

 

 

 

“段宜恩,我爱你,我很爱你。”

 

 

 

 

 

TBC.

 

 

车链接不知道能存活多久,如果没了就说,补不补不确定。

小嘉今日表白了,以后小嘉还是要受小委屈。

但从这章开始,老段就要开始护夫模式了。

 

爱你们,四月见。

标签:宜嘉多久
热度: 353 评论: 54
评论(54)
热度(353)

幸福化作小精灵 跑来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