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嘉里AC | Powered by LOFTER

How Long · 多久

▲ 第九章,宜嘉

▲ 金主,娱乐圈,4170字

▲ 温柔高冷段总裁x闷骚傲娇嘉巨星

 

 

文章合集

 

 

09

 

 

段宜恩驾车回到公司的途中,公关部门的电话接连而至,他掌着方向盘,面无表情地听着手下工作人员的汇报和具体安排。

 

“段总,李易谨摔伤的消息已经被媒体传出,《成交》这部电影在宣传上耳目昭彰,现在情况是各大营销账号都以灵异事件、不祥之兆的电影为关键词来给《成交》制造热度,李易谨作为一个新人,加上‘灵异受害对象’的标签,在关注度上已经跃过安里成。”

 

“嗯,把热度维持,再放些李易谨的正面消息,保持他在大众面前的新生形象。”

 

车拐进市区,段宜恩有条不紊地向属下安排着事宜,正想着还有没有遗漏的事情时,对方的声音打断他的思绪。

 

“嘉尔的电影《尘埃》定档日期和《成交》相同,都在暑期。段总,您看这需不需要和导演商量,安排着错开一下?”

 

这番提问让他将好不容易不想去想的那个人拉扯回自己的脑海中,今天王嘉尔冲进病房后又面色苍白地离开的样子,让他心慌,他真的害怕自己所作所为伤害到他,可是眼下没有其他办法,但真正让段宜恩觉得担忧的是,他在面对李易谨时,竟然真的有一种心软的感觉。

 

他们两人太像了,虽然看上去大相径庭的二人,性格上却有很多共同点,段宜恩看着李易谨对他走近一步时,他蠢蠢欲动,却又不敢轻举。

 

他这一生只愿意爱一个人,那个人就是王嘉尔,无法将就,无法改变。

 

“不用,先处理好近期的事情。”

 

段宜恩挂掉电话,咬着嘴巴上因为干燥而泛起的死皮。情绪正被自己调整好时,苏晨的电话又让他心神不安。

 

“大老板,你家小宝贝拍戏受伤了,脚上开了好大的口子,我觉得你要是再不来关心他他可能就会...喂!”

 

“你闭嘴啊!”

 

电话那头起了争执声,段宜恩捕捉到听筒里纷纷扰扰的拆卸声,他估摸着是在拆除场景,而在嘈杂中那打断苏晨声音的气音就是王嘉尔的声音。

 

他刚要开口询问,电话瞬间被挂断。

 

段宜恩紧皱眉头,自从小孩被自己捡回家,除开前期受过的那一次伤,他一直把他养得好好的,平常小磕小碰都很少,这下听到王嘉尔脚受伤,本能地担心起来。他再打电话给王嘉尔时,一直无法接通,转而到苏晨手机上也是毫无音讯。段宜恩坐在车内,毫无头绪。

 

本想驱车赶去王嘉尔的剧组,但想到助理发来的行程表,又加上刚才的拆卸声,才意识到王嘉尔在这边剧组的拍摄任务已经完成,其他片段要转去另一城市拍摄,也为下一场景的搭建争取时间。电影拍摄周期虽然不长,但最终还是要给剪辑留下足够的时间,所以进程很赶,演员们应该也在最快时间内赶往下个城市拍摄。他不确定王嘉尔接下来是会回家还是直接去往下个城市。纠结之中,他已经将车调转,从去公司的路线改到开往别墅。

 

 

 

意料之中,王嘉尔没有回到家。段宜恩停好车进门的时候,屋里一片冷清,段宜恩虽说在遇上王嘉尔之前就习惯了这种偌大却无人响应的环境,但正因为遇上了王嘉尔,原本能够习惯的习惯,从此就不再习惯。原本别墅里冰冷的色调变成温暖的配色,大到每个房间的墙纸,小到沙发上的抱枕,无一不带着王嘉尔的特点。

 

那时候王嘉尔刚和段宜恩熟络起来,在家中胆子更是大了许多,抱怨着段宜恩的家太冷淡,自己一开始进来时还以为进了监狱。而听他诉苦的段宜恩更是无条件顺从,递给小孩一张副卡,一句“随你布置”,就让整个家焕然一新。

 

当时段宜恩刚收购一家娱乐公司,也就是王嘉尔现在的经纪公司。本就是企业收购,旧公司里的一切员工、事务、艺人当时的合作项目,全部一团糟,段宜恩接手后总是忙得焦头烂额,再加上小孩在家中捣鼓着翻修,他不得不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加了休息室,能多晚回家就多晚回家。

 

有一次提早结束手头工作后回家,才发现家里改变很大。虽然仍在装修状态,但整体干净整洁,卧室用的是墙纸和涂鸦,并没有油漆味的干扰,本就是翻修,没有大整,所以整个家还是可以一边居住一边等待注入新事物的。

 

段宜恩想起那天自己提早回家时,王嘉尔一脸兴奋地表情,他撒着娇抱着自己不愿撒手,说着“以为你今天还是不回来啊,看来我每天打扫残局等着你回家可以好好休息的做法是百分百正确的!”,小孩笑得一本满足、求表扬的表情更让他心动又后悔,后悔自己的不归家,小孩本就怕黑,还让他一个人待在家中,甚至去做那些本就没必要做的脏活。他抱着怀里还在喋喋不休的王嘉尔,在他不经意间,轻轻吻住他的发旋。

 

 

 

段宜恩无力地靠在墙壁边,他看着家中的布置,手中的屏幕却一直在反复着打给王嘉尔。

 

小孩很少不回家,除开在外地的行程,且这些都是和他通报过后的。他不归家的情况细数下来几乎没有。也正因为这一点,才让段宜恩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原本以为屋子里的一切灰暗因为装饰而富有色彩起来,但段宜恩还是错了,所有的事物都像被王嘉尔注入过灵魂一样,他不在,一切都不同,和冷色调一般让他无法亲近。这几天两个人的别扭无一不让他困扰,但他没有办法,如果不再狠心一点,那么这些过往的甜蜜、小孩的依赖都将变成过去时。

 

他必须逼着王嘉尔成长。

 

等屏幕跟着冰冷女声再次暗下时,段宜恩有些许不耐烦地赤脚往里屋走,正准备脱掉外套时,手机铃声响起。他拿起查看,却发现是仍在医院的李易谨打来的。

 

“段总,你吃饭了吗?”

 

那边李易谨低沉却不失灵气的声音传来,段宜恩轻揉眉心,恍惚间才发现他们两人不仅感觉想象,连声音都别无二致。

 

“啊...是不是我的电话太唐突了,抱歉,我就是想关心一下您。”

 

李易谨该是看段宜恩一直没开口,所以慌忙地解释着。

 

“没有,刚刚到家,有点累,不算打扰的。”

 

“才到家吗?我真的对我今天的失误感到抱歉,让您这么费心。”

 

段宜恩听着电话那头的人不断地道歉声,眉心突地疼,他并不喜欢别人一味地退让和降低自己的身份,更不喜欢这些突兀的客套。但那几个音节拼凑出来的字眼,让他自然地认为电话那一头是王嘉尔,是转换这几天任性又无理的王嘉尔。他安慰着对方几句,待李易谨宽心后才放松下来。

 

而另一边,正站在门口,一个人跨坐在行李箱上,好不容易经历了心理建设反拨电话的王嘉尔,在听到“正在通话中”后,沉下眼,百无聊赖地挂断电话,盯着那扇门。几分钟后,他一瘸一拐地站起身,拖着自己的行李箱,按开了密码锁。

 

刚进门,就听到不远处的厨房,传来一声由机器过滤过声线的熟悉声音,虽然和自己的很像,但他还是听出来是李易谨的声音。王嘉尔忍着内心的想法,再往里走了些,就看到正在脱衣的段宜恩,拿起桌上外放的手机,带着笑回复了一句“再见”。他的脚受伤了,走路的动静自然有些大,段宜恩挂断电话后听到声音便转过身,刚好两人对视。

 

王嘉尔委屈的情绪涌上心头,却看见眼前人对着他像若无其事一般,放下手机,对他说“回来了?”

 

他没有应声,拖着箱子离开客厅,转身上楼。

 

段宜恩见王嘉尔仍然不愿意和他开口,也不说自己的伤势,更不质问他今天和李易谨在病房的事情,心情更加烦躁,他一度不敢确定,王嘉尔是在意还是根本无所谓,因为无所谓,所以不问;因为无所谓,所以不需要再依靠他;因为无所谓,所以仍然放宽了心和除自己以外的人友好相处。

 

他就在这样的自我矛盾和反复不确认中更加暴怒,在楼下看到王嘉尔走到另一间卧室,若无其事地关上门后,他气恼地将桌上的玻璃杯往厨房的墙壁上猛地一砸,刚才还精致的工艺品瞬间变得粉碎,玻璃渣随着撞击声掉落在地面,分散、分离。

 

 

 

王嘉尔忍着疼,挣扎着在浴缸里洗完澡后,看着刚还被包扎好的伤口沾上水,血印跟着疼痛从纱布里往外陷,他不敢吭声,只咬着牙,穿好衣服往外走。段宜恩还是没有打开侧卧的门,自从自己上楼后听到的那一声玻璃碎掉的声音,整间屋子便安静地不像话,王嘉尔揉着眼睛,不甘心地拖着脚朝段宜恩的卧室走去。

 

刚推开门,就见里面是一片昏暗,没有点灯,以往若是他在,段宜恩就不会关掉卧室的灯。王嘉尔倒吸一口气,忍着害怕往床边走,突然,放在床头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王嘉尔惊慌不已地往后退了一步,脚却因为惊吓而落地,刺痛感让他差一点惊呼出声。等自己慢慢冷静下来,他才拿起段宜恩手机,那人的手机密码一直是自己的生日,更何况只要是段宜恩周身的高科技产品,无一不没有他的指纹密码,王嘉尔轻而易举地点开了那刚刚点亮手机的微信提示。

 

是李易谨发来的一张图片,还有一句晚安。

 

图片内容是医院的背景,段宜恩背对着镜头脱掉外套的样子,整张图片没有添加任何滤镜,却温柔地像在宣示着些什么。王嘉尔鼻头一酸,手颤抖着划掉图片,网上翻动时,更让他震惊的是段宜恩回复的那一句“晚安。”

 

因为是商人,段宜恩做事不喜欢留痕迹,特别是在自己的贴身物品上留下什么。所以无论是微信、短信,亦或是其他社交软件,他都会在备份到公司电脑后清理干净消息记录,除开和王嘉尔的消息,他的列表一般都是干干净净的,而今天,他却保留了和李易谨的聊天记录,以至于王嘉尔往上翻动时,看到那些无关痛痒的日常话,又想到今天白天在医院里看到的场景,胃里一阵翻滚。

 

他放下手机,逃似的走出房间,忍着眼泪换上衣服后,将本就没怎么打开的行李重新拉在自己手中,他烦躁地走下楼,在深更半夜离开了两人居住的家。

 

 

 

即使是夜晚,街上的人寥寥无几,但王嘉尔仍旧带着口罩,害怕自己被人认出来。当红流量小生半夜提着行李在街上晃荡,若是被人知道了,明天晨间新闻的笑柄该被他包揽了。

 

他这么自嘲着,身后传来一个人的声音。

 

“嘉嘉?”

 

王嘉尔以为是被人认了出来,迟迟不敢回头,又因为脚底的伤不能逃跑,只能呆在原地一动不动。等到身后那人踏着步子走到眼前,他一直悬在心口的担忧瞬间荡然无存。

 

“这么晚了,你在干什么?被认出来怎么办?”

 

安里成拉过王嘉尔的行李箱,将他往隐蔽的地方带,却发现小孩走路一瘸一拐着,明明穿着不多,额头上却还是冒着冷汗。

 

“没事...”

 

王嘉尔抓着安里成的衣袖,等疼痛感刺激神经时才意识到自己这是歪打正着,走着走着就到了安里成所住的小区边。但这家伙难道不该在剧组吗,这么有空回家了吗。安里成像是看出王嘉尔在想什么一样,二话不说地背起他,往小区里走。

 

“别叫啊,”刚在他背上稳住想要叫喊着“不用”时,安里成就先开了口,“再有动静就有人该发现了。你运气可真好,我今天回家拿点东西,就刚好碰上你,你这拖家带物的在街上晃荡,没遇上我,你想上明天头条吗?”

 

王嘉尔带着撒娇嘟囔着“没遇上你前,我还真没被人认出来。”,声音不大不小,但两个人的距离过于接近,安里成还是听到了这句抱怨。他轻笑出声,侧过脸看着将头搁在他肩膀处的王嘉尔。他的鼻尖微微上翘,样子很可爱,却又不失英气,耳尖因为自己的凑近而变得粉嫩起来,王嘉尔确实长了一副讨喜的模样,但现在他却再也喜欢不起来。

 

安里成眼底的温柔一闪而过,却而代之的是少许的嫉妒与嘲弄。

 

 

 

 

 

TBC.

 

 

 

 

还有两章过渡,十一章宜嘉就要表白了,看点要来了!

明天还要高考体检,我就先睡觉觉啦,不要忘记评论!!!

下章要车震了,美滋滋。

标签:宜嘉多久
热度: 280 评论: 62
评论(62)
热度(280)

幸福化作小精灵 跑来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