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嘉里AC | Powered by LOFTER

How Long · 多久

▲ 第八章,宜嘉

▲ 金主,娱乐圈,小四持续出没,4120字

▲ 温柔高冷段总裁x闷骚傲娇嘉巨星

 

 

文章合集

 

 

 

08

 

 

 

段宜恩走上前,对病床上的人回以微笑。他拉过李易谨伸出来的手,将那还带着深浅不一伤口的手放在洁白的被褥上,医院病房的采光很好,李易谨本就白皙的脸蛋被阳光拥护着,生出一种岁月静好的模样,段宜恩看着竟鬼使神差地伸手揉了揉床上人的黑发。

 

“你是我公司的演员,出了事我当然要来看一看。”

 

“太抱歉了,给段总添麻烦了。是我自己不小心,没有注意。”

 

李易谨半睁着眼,在感受到段宜恩的触碰时刻意抬手覆上他的手背,段宜恩没有躲闪,两个人对视了半晌,他正要开口时,刚刚离开一会儿的经纪人孙正一回到病房,手中多了一份打包好的饭盒,他看到两个人略显亲密的动作时,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淡然地往里走。

 

“易谨,这是李导演托人给你准备的午餐。”

 

他将保温盒放在床头柜上,和段宜恩点点头后又走出房间,自觉地关上门,给两人留下空间。段宜恩脱下自己的外套,他今天是从公司赶来的,身上还穿着西装,领带被他随意地松开了一截,即使被白衬衫掩护完全的身躯,也能看出出他完美的身材和肌肉的曲线,李易谨看着他转身放下外套的背影,眼神从刚开始的羞涩变得痴迷,更多的是占有欲。

 

他想起来昨天在化妆间里,安里成对自己有意无意地暗示,到最后说出彼此是同一类人时他才探出点究竟来,他们都是需要一个靠山来支撑的人,而眼前的男人刚刚好是他们捕猎的对象,段宜恩的确是最佳的金主人选,多金又生得一副好皮囊,只是安里成知道自己没有机会,想要李易谨来做下一个狩猎者,若真狩猎成功,两人还可分享一片天地。不过李易谨可狡黠很多,若真是成功了,怎么会愿意来分羹,何况他连失败后的退路都找好了。

 

李易谨边想着,不自觉地扬起嘴角。

 

“以后在剧组里要注意些,不要太莽撞了。工作人员那边我已经嘱咐过了,会多加照看你的。”

 

段宜恩打开保温盒,将里面显得有些寡淡但又不失营养的鱼汤拿出来,看到李易谨半靠在床头的样子,了然地拿起汤勺。

 

“不用了,段总,我自己可以的。”

 

“以后不必叫我段总,太客套了,”段宜恩微微弯身,将盛上汤汁的勺沿轻轻挪到李易谨嘴边,“你受伤了,还是我来喂吧。”

 

李易谨红着脸,一边点头一边挺直身子,咽下鱼汤后皱起眉头。

 

“怎么了?不喜欢喝鱼汤?”

 

“我不怎么吃鱼,也不喜欢鱼腥味...”

 

他小心翼翼地解释着,因为羞愧而逐渐低下的头让段宜恩无奈,以前王嘉尔生病时不愿意喝药,他总是耐心地哄着小孩,什么招数都用尽了,小孩也撅着嘴巴不愿意喝,到最后还是自己先献身含着苦药,把王嘉尔吻得七荤八素,窝在自己怀里一边喘气一边委屈抱怨着“药太苦了”。

 

段宜恩好像把自己一辈子的好脾气全给了王嘉尔,以至于现在面对眼前人别扭的样子,他做不到再继续哄下去,李易谨没有王嘉尔的恃宠而骄,他也没有乐意奉承的兴致。

 

“还是要喝的,对身体好。”

 

“而且,这是李导送的,不喝也是浪费了他的心意。”

 

他抽出纸巾,温柔地给李易谨拭去嘴角的汤汁。门后,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透过病房门的小玻璃窗,用手机记录下两人亲密的动作,在反复确认后,匆忙离开。

 

 

 

王嘉尔和苏晨刚出电梯时,就差一点被一个莽撞着冲过来的人撞倒,等苏晨牵着王嘉尔站稳后不耐烦地暗骂一句,又急忙往病房那边跑。另一边的电梯里,刚好是赶来的安里成。苏晨气势汹汹地拉着王嘉尔走到病房前,本来是抱着八卦的心态来探望这位后辈的,在开门后那一刹那,苏晨简直后悔地想拉着王嘉尔倒退。

 

病房里,段宜恩站在李易谨的病床边,双手微抬起,从门口的视角刚好可以看到李易谨裸露的锁骨,没猜错的话,是段宜恩正在帮李易谨扣上病号服的纽扣。其实这动作并不算很亲密,但对于昨天还和那站在床边的男主角吵过架的王嘉尔来说,却是在脑海被放大了无数倍幻想的一个暧昧信号,他像捉奸的小媳妇一样愣在门口,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安里成在看到两人呆滞在门口时,嘲讽地弯起嘴角,又在下一秒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走过去。他自然地揽住王嘉尔的肩膀,身上还穿着未换下的戏服。

 

“嘉尔也来了啊,易谨你看,你的偶像也...咦,段总?”

 

他笑着往病房里看,就看到段宜恩像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手仍然帮李易谨扣上最后一颗纽扣,王嘉尔不自在地动了动肩膀,不着痕迹地从安里成半搂的姿势中挣脱,他求救似的看向苏晨,而小姑娘更是六神无主的样子,几个人尴尬地面面相觑,各怀鬼胎。

 

“段总今天不是还要开会吗,易谨你可真是好福气诶,嘉尔推戏来看你,连段总都放下工作赶来关心你了。”

 

安里成装作无意识地说出这句话,苏晨警惕地瞪了那和稀泥的男人,正要拉着王嘉尔离开时,自己家主子倒是先跑开了,苏晨无语地看了眼一直没说话的段宜恩,真不知道他们俩人怎么想的,每天闹的幺蛾子真真是把她一个小助理都看累了。

 

王嘉尔不知道自己是以什么样子出现在这个地方的,来这里就是个错误,看到段宜恩对别人好,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就是个错误,他越来越觉得自己现在这个样子,错到不可以再错了。无力又难过的情绪油然而生,他没去管苏晨是否跟上自己,却还是在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刻,往外瞄了一眼。

 

他期盼的人没有来追他,就像昨晚本该等来的解释也杳无音讯。

 

最主要的错误,是他和段宜恩之间的问题。

 

电梯间里封闭的环境让王嘉尔烦躁不安的心得到可以阻挠忧愁的一道屏障,脑海中不断闪现段宜恩过去时对自己的种种宠爱。他得不到的安全感在记忆中的到弥补,所有的缺失因为那些美好的瞬间变成完整的拼图,却在电梯门开得一瞬间全然消失殆尽,像一把火烧过,连灰尘都让他呛鼻。医院外的阳光让他无法不去回想刚才段宜恩对李易谨体贴入微的动作,两个人在这光芒的环绕下,竟让自己显得像个局外人。

 

段宜恩是推掉会议来照顾李易谨的。

 

安里成的话更在他心中划上一刀。王嘉尔刚刚甚至都想过跑上前质问段宜恩,睡过一晚后就跑来安慰、照顾别人是什么有趣的事情吗。而在自己一走了之后,段宜恩没有追上自己来解释,也没有像从前一样抱住他告诉他不要生气了,这样王嘉尔兴许就能如往常般原谅他,两个人仍然可以不计前嫌,宛若吵架和好一样重归于好。可是他再仔细想想,他这又是以什么身份去质问他呢,又是以什么心态来要求段宜恩来向自己解释呢,自己这样小肚鸡肠、进退两难的样子,着实得丑陋不堪。

 

因为他和段宜恩之间,什么都不是,什么都没有。

 

 

 

王嘉尔失魂落魄地赶回剧组,当他对着导演点头哈腰道歉,在周围人议论纷纷的鄙夷声中走进化妆间化妆,又要自己跑去服装组拿走这场戏份的戏服时,他才明白,自己一旦做得不够好,在心知肚明以后不会有段宜恩的保护时,原来他一直都一无所有,连骄傲和自信都要被自己踩在脚底。

 

他像回到了十七岁的夏天,自己被孤儿院的职工赶出来,靠着一把吉他在街市上混吃等死。他那时候万念俱灰,是因为自己本就没有拥有。而现在的执念,却是因为自己拥有了当初不该拥有的,等到现在被抽离时,比那时的绝望,还要失落。他的妆容化起来不算麻烦,但若是流眼泪,也一定会有影响,王嘉尔低着头,却不敢掉一滴眼泪。

 

 

 

李易谨先是不知所措地盯着门口,先是王嘉尔离开,紧接着苏晨也跟着跑开,安里成倒是淡然地看着他,满脸都是得逞的表情。

 

“段总...这是怎么了?”

 

“没事,你好好休息。安里成也来了,公司还有事,正好他来照顾一下你。”

 

段宜恩在看到王嘉尔来后,待人的态度瞬间变得冷淡起来,虽说看不太明显,但李易谨还是感觉到了。等段宜恩拿着外套关上门后,安里成收回官方式的笑容,刚才段宜恩走前看着他的那个表情,让他捉摸了半天,后来是李易谨的声音将他拉扯出来。

 

“王嘉尔真有这么大魅力?我还以为段宜恩不会管他的。”

 

“真难搞。刚刚装弱都费了我好大力气。”

 

李易谨双手枕着后脑勺,一副悠哉自得的样子,方才还柔弱得像个嗷嗷待哺的小白兔,现在全然变成错失良机的野狼。安里成没说话,坐在病床边,对着那半开的保温盒若有所思着。

 

 

 

《尘埃》是王嘉尔拍摄的青春校园电影的名称,虽说结局是不完美的,男女主角最后分道扬镳,各自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行走,但中间两人相恋的过程还是美好的,毕竟观众不会为了一部全虐的片子花钱去影院找虐。今天拍摄的部分就是90年代末期,男女主角在放学路上的小河边嬉闹,也是两个人初吻的一场戏份。

 

这一场戏很看中情绪,而偏偏王嘉尔今天刚遭遇医院的那件事,心气浮躁,虽说有演员的修养,懂得戏是戏,生活是生活,但多多少少还是将那种低气压的情绪带进戏中。陈佑鸣导演并没有多怪他什么,在看到王嘉尔和与他搭戏的女演员,一起赤脚站在河边的泥泞地里,明明是初次亲密接触时的青涩和试探,被王嘉尔演得带上一种悲伤的色彩。

 

陈导演看着监视器中被放大特写的王嘉尔那张英气的小脸,又往后倒退了几个镜头,看到王嘉尔不断地微微抬脚,皱着眉头,无声地叹了口气。陈佑鸣导演叫来王嘉尔的助理苏晨,先嘱咐了几句后,才说着今天采光不好的借口,让全剧组的人先休息,明天再来取景。

 

苏晨听到导演说王嘉尔的脚后跟在泥地里被石子割伤后,还惊讶着导演是不是看走眼了,她从医院赶回来后就一直跟在王嘉尔身边,真的没发现自己爱豆在拍戏过程中还受了伤。等陈佑鸣导演把录像回放时,才知道在王嘉尔追着女演员嬉闹奔跑的时候,明显踉跄了一下,但他表情处理得很到位,似乎根本看不出脚底板受了伤。苏晨慌忙谢过导演,又从休息室拿出随身带的医疗箱跑到王嘉尔面前。

 

平常还活蹦乱跳的自家爱豆,今天倒是一直沉默不语,因为拍戏,手机自然是要放在休息室,王嘉尔就这么坐在河边的大石块上,一动不动地看着远方逐渐没入山间的夕阳。

 

“这么好的光线,导演还说明天再取景。”

 

他低头喃喃自语,苏晨听着,没在意地奔过来,抓住他的脚腕。

 

“喂,你干嘛啊。”

 

“还干嘛?你脚受伤怎么不吭声?这泥地这么脏,万一伤口感染了怎么办?”

 

苏晨带着责备的语气传来,王嘉尔抿着嘴巴,不知道怎么反驳,以前还伶牙俐齿地喜欢去回击苏晨,今天话到嘴边,怎样也没有力气再说出口。苏晨见王嘉尔欲言又止的样子,更是心疼地没再责怪他。她轻轻地捏着王嘉尔的脚踝,刚将脚底抬起呈现在眼前时,一道长长的伤痕触目惊心地出现在她眼前,鲜血沿着破开的血肉凝固在一起,天知道王嘉尔刚刚还带着这样严重的伤口,仍旧没心没肺地奔跑着。

 

“别看了,”

 

王嘉尔看出来苏晨的满脸不可置信,他低下头,落寞堆积在他原先还耀眼的眼底,王嘉尔指了指自己的心脏,

 

“其实比起脚上的疼痛,我这里,更加难受。”

 

 

TBC.

 

 

 

好了,希望大家记得我是个甜宠lo主。

第十章第十一章宜嘉就表白,相信我。

标签:宜嘉多久
热度: 330 评论: 54
评论(54)
热度(330)

幸福化作小精灵 跑来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