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嘉里AC | Powered by LOFTER

Boo · 深陷

▲ 好久不见的欢脱现实向
▲ 昨晚的你基熬夜梗,电台图真滴笑死我了



回归日这天晚上,王嘉尔嚷嚷着要集体熬夜去网吧陪鸟宝宝打榜刷音源。

珍荣一向老年人作息,按时上床睡觉是本能,俩忙内倒是乐呵呵地赞同着要一起,荣宰一听网吧两个字,眼睛都发了光,在范怕几个人闹腾,只能跟着去站岗。那老段同志呢,自然是小王去哪里他就去哪里噜。

于是在首尔街头,可以看到六个成年男子穿着从济州岛买来的毛绒睡衣,踩着名牌拖鞋走进一家不知名的网咖。

刚落座,王嘉尔就扯着段宜恩进了二人间的小包房。

他抱着段宜恩大腿求他带他玩儿吃鸡,因为看到老段打枪带队友还一脸杀气的样子就觉得很帅啊,自己也想当个酷酷的膨胀男孩。

段宜恩看了下已经泛着星星眼的男友,有点为难地点点头。

并不是他不想带小王同学,而是真滴带不动啊。之前玩儿时,老段同志总结出来小王同学吃鸡三特点:第一,非洲脸。第二,落地成盒。第三,因为非洲脸所以落地成盒。



约莫过了俩小时,老段同志不知道第几次被小王同学从电脑桌前拉起来拍拍脸示意他“来,我们下一把继续。”

明明五分钟前才玩儿一把,怎么又重来一局了?

老段同志觉得这样不行,郑重其事地拉过小王同学控制鼠标打算点“start”的手,让他正襟危坐地面对自己已经黑得和熊猫眼一样的眼圈儿。

“嘉嘉,咱不给别人送快递了好不好?”

“你什么意思?”

“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你是不是嫌弃我技术不好拖你后腿了?”

“段宜恩!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王嘉尔突然气敷敷地抱胸,对着段宜恩一番质问。奈何老段同志真滴很累了,明天还有可视电台,他怕自己猝死在录制现场。

“你现在做人也没放过我啊……”



小王同学放下鼠标,一句话也不说,撅着嘴巴一脸要哭的表情,老段同志最害怕小王难过撒娇了,只得“好好好,开局开局。”

小朋友就是很好哄,话一出口瞬间笑眯眯,老段无奈地看着小王咋吧着嘴,兴奋等着开局的样子。包间的顶灯微微亮着,小窗口外是拥有一片夜灯而闪耀的首尔,凉风吹进来,不大的空间里又冷了几分。

王嘉尔冷得一哆嗦,老段同志看到后,本还直勾勾的瞬间被收回,他将小孩拥进自己怀中,又从沙发上扯下毛毯,两个人被包裹着相互取暖,连初春还冰凉的夜晚都变得温暖起来。

最终,小王同学被老段同志握着手掌着鼠标控着键盘,吃了今晚的第一把鸡。美滋滋且得意的小王同学回头一扑身就抱着老段的脸啃了一口。




包间外的三个脑袋层层叠加地贴着门想听里面的动静。

金有谦:“你听到什么没?”

BamBam:“我就听到啾啾啾的声音。”

崔荣宰:“不得了不得了。”

身为队长的在范欲哭无泪地在四台开着模拟器的机位前忙活,混响版本的主打曲让他严重怀疑这究竟是不是自己制作的歌。



林在范:“我想肥家和荣荣睡觉觉。”





完。

评论(9)
热度(278)

幸福化作小精灵 跑来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