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嘉里AC | Powered by LOFTER

How Long · 多久

▲ 第六章,宜嘉

▲ 金主,娱乐圈,小三小四出没,4445字

▲ 温柔高冷段总裁x闷骚傲娇嘉巨星

 

文章合集

 

06

 

 

 

因为前一天旷了工,和自己金主大人修复好关系后自然是要努力拍戏,换回导演的信任的。王嘉尔隔天就万分敬业地拍完了几场戏,陈佑鸣导演很是满意地让他在傍晚时休息了一段时间后,准备拍摄夜戏。

 

得了空的王嘉尔漫无目的地在拍摄地走动。他昨晚被段宜恩抱着躺上床,闭着眼睛想了很久。想过段宜恩到底和安里成有没有事情,他本想问清楚却和段宜恩打闹着忘记了这茬,再想开口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了,以前他对段宜恩从来都是直言不讳,也不会担心自己一句话、一个疑问会对他造成什么影响,会对两个人的关系造成什么影响。而现在莫名其妙的,王嘉尔开始想很多。

 

他有想去选择无条件信任安里成不会像苏晨说的那样和段宜恩扯上关系,但那几张模糊不清的照片总会提醒他这其中有问题,或许是被段宜恩宠习惯了,连去思考事物更深一层面时都无能为力,他没心思在这些问题上花时间。

 

一面想着一面散步,不知不觉就来到安里成所在的拍摄场地。这是一所废弃的学校,王嘉尔知道安里成在拍摄悬疑恐怖电影,但这学校阴森森的气息却还是让他倒吸一口气。走进片场时工作人员见是他也没阻拦,倒是背过身,几人窃窃私语。

 

声音不大不小,恰好能顺着风传进他耳朵里,句句是讽刺。

 

“诶,昨晚的新闻看了没,安里成和段总该是属实了吧,这王嘉尔怎么还来倒贴?”

 

“谁知道这里面有什么事儿呢,哎呀别说了,你没看王嘉尔看着在吗。”

 

被提到的人收回眼神,不再去在意几人的闲言碎语,他出道一年不是不知道人言可畏,只是那暗的一面暴露在他眼前时,已经被段宜恩挡在一边了。也因为身前、背后少不了那人的阻挡和支撑,他几乎活在被阿谀奉承之中,这些当面来的抨击少之又少,如今亲耳听到时,王嘉尔不是不难过。

 

还好他能够合理调节自己的情绪,等冷静下来后便从后面敞开的门走进片场内。正在拍摄的部分是在学校礼堂遇到灵异事件,全体师生逃亡的戏份。几月前安里成拿到剧本时曾经带给他看过,王嘉尔很喜欢去细细地品读剧情,通过文字也可以去揣摩人物性格,这些对安里成去塑造一个新角色有很大的帮助,所以每当有新剧本,他总会拿去给王嘉尔看一遍。

 

这一场戏是整部电影高潮部分的前奏,对于主角安里成来说并不是重头戏,反倒男二在此时成了核心。王嘉尔没记错的话,男二的设定是表里不一很腹黑的那一挂,外表清纯可人,可最终结局的阴谋者就是这人。因为剧中没有男女感情线,很容易将男一男二衍生成剧中CP,这一场戏刚刚好是男一带着男二从礼堂逃跑,又为结局埋伏笔。

 

等明白整场戏的内容后,王嘉尔偷摸着溜进后台,先和副导演打了声招呼,受到允许后便站在暗处看着拍摄过程。

 

安里成此时站在礼堂讲台台下,他身着礼服,手中拿着演讲稿,像在候场的样子,眼中却是盯着在台上的男二,没记错的话这里会有他的镜头,可安里成却表现得心神不宁的样子。导演显然没有注意这一点,等镜头扫过后,安里成很明显地舒了口气,待摄像滑轨离远后,他低下头看着台下的踩踏箱,讲台很有些高,若是径直走下台肯定是会受伤,踩踏箱是为了让男二下场备着的。这时候所有工作人员的注意力已经放在男二和群演的身上了,无人注意到这边。

 

王嘉尔皱着眉想着安里成的不对劲,他平时拍戏总会一丝不苟,不然也不会在第一部戏登上银幕时就一战成名,正奇怪时,安里成向箱子边挪动了一小步,在无人关注时,用劲将箱子往台下踢,或许是慌乱,踩踏箱被收去一半。

 

台上突然的骚动更让安里成心神不定,他没再管箱子,也因为刚才的举动忘记了接下来需要做的动作,他要在台下牵住男二并和他一起逃跑,这场戏需要几百人的配合才能完成的,若是因为一点细节重新拍摄,耗时又耗力,所以需要主角们的高度集中,但扮演男二的演员奔下台时,安里成毫无反应,只呆愣着。眼睁睁地见男二踩空,一只脚踏上了踩踏箱的边角,一只脚腾空,瞬间在众目睽睽之中跌落下来,王嘉尔震惊地看着那演员摔在地面上的模样,脑海中却全是安里成挪开箱子的场景。

 

他为什么会这样做,他不会是这样的人。

 

王嘉尔闹钟不断重复着几句话,他实在想不出能让安里成做出这种陷害别人的举动的原因。众人、包括导演一看演员出事了,纷纷涌上前询问情况,刚刚还在状况外的安里成早就收拾好自己的情绪,满脸担忧地询问着饰演男二的演员。

 

王嘉尔透过人群,这才注意到男二的长相。

 

是个陌生的,非常年轻的面孔,他猜测是哪家公司塞进来的新人,毕竟这种有含金量的角色不会随意安插一个没有背景的演员,王嘉尔定睛一看,那人长相很出挑,在人群中属于一眼就能记住的人,五官立体,不算精致,却让人看着很舒适。

 

他正摇头对着过来关心他的人群和上笑脸,“没事的,我没事”几个字钻进王嘉尔耳中,他咧起来的嘴角,让他恍惚觉得眼熟。

 

 

而他身边的安里成方才紧张的神色,现在却添上担忧的情绪,王嘉尔却越看越陌生。

 

 

 

以前两个人还是练习生时,王嘉尔是不住公司宿舍的,他本是不介意和几个同年龄的人居住在一起的,因为在没被段宜恩收留前,他就是住在香港老街区的筒子楼里,里面也是和他一般大的少年,夏天一起扇风冬天一起取暖,是他能感受到人情的仅有时分。可段宜恩不愿意他离开自己,硬是每天都要派人接送他回到两人居住的地方。

 

住宿方面王嘉尔是妥协了,可练习时间他还是硬要坚持着的。

 

以至于每天他都要起得比同期练习生还要早,不然同一时间点起来,从家中驱车赶去公司时早就错过了晨练点。安里成那时候和王嘉尔很要好,刚知道王嘉尔每天为起床而烦恼后,总会和他在一个点起床,或者比他再早上十分钟,等到点就给王嘉尔打电话,像个准时的人形闹钟,从不间断。

 

因为是自己喜欢的人,王嘉尔对被叫起床这件事乐在其中,所以赖床的情况几乎没有。

 

他和段宜恩发生关系后的第一个早晨,精神恍惚着,却还是准时去了公司,身体的不适加上情绪上的不稳,中午大家都去吃饭休息时,王嘉尔在练习室的露台上嚎啕大哭,那个时候安里成悄然地陪在他身边,什么也不问,什么也不说。

 

只是陪在身边,在他最难受的时候轻轻地拥他入怀。

 

那时候王嘉尔哭得很伤心,安里成拿着纸巾耐心地给他擦去眼泪,以为是小孩害怕出不了道,便轻声安慰着他。

 

“没关系啊,能不能出道,并不妨碍你的才华啊,嘉嘉这么优秀,又不用出道来证明你自己。”

 

“以后的路,你会越来越顺利的。”

 

每一个字,每一个音节,王嘉尔都铭记在心,当初怀着不争不抢,不亢不卑的人,现在却变得让自己越难捉摸不透,他不知道哪一个是真的安里成,还是他弄丢了从前的安里成。难道他现在也会为独占风头而去陷害别人吗。

 

饰演男二的演员被扶着到一旁检查身体去了,安里成望着他的背影时,才注意到一直都在一边盯着他的王嘉尔。

 

安里成有些心虚地走过去,神情却还是一如往常。

 

“小嘉嘉怎么来看我了?也不带点零食给师哥?”

 

他笑着拍拍王嘉尔的脑袋,眼前人却迟疑地后退一步。安里成见他这个动作,便皱眉问着“怎么了?”

 

王嘉尔咬着下唇,安里成便慌了手脚,连忙伸手去碰他的下巴。

 

“不要咬了,嘉嘉有这个动作就是难过了,到底怎么啦?”

 

“你刚刚,为什么....”

 

他刚要问出口时,一个人的声音突兀地打扰了两人的对话。

 

“是王嘉尔前辈吗!我是李易谨!我很喜欢你的歌!”

 

是刚刚跌落下台的男二,突如其来的热情让王嘉尔不知所措,挂在嘴边的问句瞬间被堵在唇齿间,一下子就吞进肚中,王嘉尔礼貌地对李易谨点点头。

 

“你好你好,谢谢你。”

 

客气地对话后,安里成揽过李易谨的肩膀,对着王嘉尔开始介绍。

 

“嘉嘉还是第一次见李易谨吧,他可是我们公司旗下的,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来公司的,一进来就能够上荧幕。还以为是段总推荐的缘故呢,没想到啊,是易瑾演技出色,我刚刚和他对戏时,还吃惊他的能力,和我配合得很是默契。”

 

王嘉尔听着安里成的陈述,在耳朵捕捉到“段总”,“推荐”四个字时,猛然望向李易谨。那孩子不好意思地红了脸,笑起来嘴角划上了小括弧,很是可爱。就这么一瞬间,王嘉尔才记起来是什么熟悉的感觉,李易谨笑起来和他笑起来的时候,太相像了。

 

“太不好意思了,我还需要去学习很多,段总收留我进公司,我很感激他,如果不努力点,会让他失望的吧。”

 

李易谨挠了挠后脑勺,耳根泛起红晕的样子让王嘉尔没来由地心生厌恶。他全然没有刚刚想要质问安里成的想法,一心只在这突然冒出来的李易谨身上。本是一个散步,却闹出一场戏,王嘉尔烦闷地结束话题,打完招呼后匆忙离开了片场,回去拍摄夜戏时,因为思绪的飘忽不定而让他出了好几次错,陈佑鸣有些烦躁地询问他的状态,王嘉尔直摇头说没事,待自己稳定下来后,延长了两个小时才完成一天的拍摄。

 

换好便装时,苏晨敲门进来告诉他,段宜恩的车侯在片场外了,让他整理完就直接上车。王嘉尔应了声“好”,便坐在化妆室的镜子前,手机放在桌上,刚刚的消息推送让屏幕亮了一下,锁屏是段宜恩穿着休闲装和自己外出时,抱着路边一只受了伤的小狗时的样子,王嘉尔揉了揉眼睛,原来生活中段宜恩的部分,早就大于了自己一直喜爱的安里成。

 

只是他从不愿意面对,从不去在意。

 

就像以前的确是安里成准时叫醒自己,王嘉尔却忽略了明明前一晚还焦头烂额地处理公事,第二天却比他还要早起的段宜恩,只为了给自己料理早餐,怕他因为懒不吃饭。

 

他们第一次发生[o]关系的那个夜晚,过程于王嘉尔来说是漫长又痛苦的。那天段宜恩因为应酬喝的醉醺醺的,本想让他洗个澡干净一下的王嘉尔,被段宜恩拖着跌进浴缸,拉扯中段宜恩强[o]硬地进入了他,王嘉尔哭得撕心裂肺,直让段宜恩停下,而那人无动于衷。

 

事后王嘉尔躲在自己房间,因为未清洗而变得粘[o]腻的下身隐隐作痛,不断有液体流出的感觉让他羞耻万分,直抱着身子在墙角哭。

 

段宜恩清醒后才意识到自己的鲁莽,他满脸悔恨地去找王嘉尔,一遍又一遍地对他道歉,一个七尺男儿为了自己的所作所为,竟在他面前下了跪。

 

王嘉尔那时候哭和难受,一部分是因为疼,另一部分是因为平日对他百依百顺的段宜恩却变了样子,如果他只是对自己身体的喜爱,那这份感情又将会持续多久呢,他是不是又会在某一天被他抛下,所以看着段宜恩下跪时,王嘉尔嘴中只吐露出轻飘飘的一句话,

 

“段宜恩,你是要包养我吗。”

 

包养,用身体换取生活上的需求,换取维持生命的金钱。字面意思,段宜恩不会不懂,那时候他没有回答王嘉尔,小孩却收起眼泪,一字一顿地继续说着,

 

“反正是包养,不用付出什么感情,对不对。”

 

 

 

王嘉尔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回过神时才意识到已经过去很久了,他摇着头想把这一天发生的所有不快全然扫尽,站起身拿起外套打开门时,就看到门口站着的段宜恩。

 

“好慢啊,小乌龟。”

 

一瞬间的委屈突然涌上心头,这个人明明对自己无条件的包容和宠溺,可他却总觉得没有一种自己要的安全感。但让他真正纠结的是,自己最委屈最需要温暖的时候,又总是他守在自己身边。王嘉尔红着眼睛跑过去抱住段宜恩,在他怀里无声地落下眼泪,除了他自己以外,没有人知道这滴眼泪有多沉重。

 

他害怕段宜恩会因为那个李易谨而对自己失去兴趣。

 

“嘉嘉,怎么了?”

 

 

 

“段宜恩,你是不是,最喜欢在路边捡小狗了?”

 

 

 

TBC.

 

 

 

小剧场:

 

Q:为什么你如此纠结和段总裁的感情?

嘉:嗯....

Q:从实招来!

嘉:....因为辣个老狐狸只在床上说,我!爱!你!(羞耻溜走

 

 

 

 

先说一句对不起大家!!

昨天太困了就睡觉了,说好的更新拖到今天了呜呜呜。

这一章好像有点点虐,怕你们打我,所以写个短小剧场,捂脸睡觉了嘻嘻嘻。

 

记得评论我,我们改日再相见。

标签:宜嘉多久
热度: 348 评论: 31
评论(31)
热度(348)

幸福化作小精灵 跑来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