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嘉里AC | Powered by LOFTER

How Long · 多久

▲ 第五章,宜嘉

▲ 金主,娱乐圈,*此章有肉*,5349字

▲ 大概是温柔高冷段总裁x闷骚傲娇嘉巨星

 

 

 

05

 

 

 

段宜恩结束饭局后被安里成叫住,说是剧组人一起合影,他没答应,只起身去了洗手间,等回来时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只剩安里成拿着自己的外套在包间门口等待。

 

“谢谢。”

 

他红着脸对段宜恩笑。

 

“嗯,走吧。”

 

段宜恩没有对他恶语相加,也没有多余的话语,安里成激动又兴奋地跟在他身后,直到停车场。段宜恩知道周遭会有记者,但他没有想去回避,安里成站在车边等着司机载自己离开时,他还特地摇下车窗,使唤他低头。

 

动作暧昧,段宜恩开口时都瞄到了角落里的人影,相机镜头正对准他,他轻声在安里成耳边用气息吐露出四个字。

 

“来日方长。”

 

他最后还是回了家,整个小洋楼毫无生气。

 

像沉浸到水里,即使借着水的浮力可以卸下全身疲惫,可在里面再多一分一秒,呼吸就被掠夺直到生命殆尽,因为王嘉尔不在。段宜恩今天在没有告知王嘉尔的情况下,做出一系列冒险的事情时,他不是不害怕的。害怕平时就缺乏安全感的小孩被自己伤到心,害怕一直让他充满未知的小孩径直离去,可是如果他不试一试,王嘉尔最终都不愿意去想两个人的关系,去认真面对他自己的内心。

 

刚刚助理打电话来,告知他王嘉尔没有吃晚饭就回了酒店,回去路上整个人的精神都不太好,苏晨在旁边和他说话他也爱搭不理。

 

段宜恩听到时其实是开心的,至少在自己迈出第一步时,王嘉尔是有反应的。这么想着,他盯住墙壁上王嘉尔亲自布置得照片墙,有两个人的合照,有独照,有偷拍,还有从他的前线那里偷来的演出图,一个又一个王嘉尔的面孔出现在段宜恩眼前,原来他是真的和他相处了这么久,也看着他一步一步成长到现在的模样。段宜恩闭上眼在心底说着,

 

“嘉嘉,再等等好不好。”

 

 

 

“祖宗,你半夜三更不睡觉为什么来骚扰我?你是过的美国时间吗?”

 

苏晨被电话吵醒时是凌晨两点,小丫头虽然平时对王嘉尔百依百顺、言听计从,但就是有个底线,绝不希望被人打断美梦,自己爸妈都不行更何况爱豆。

 

“你看新闻...呜呜....”

 

听筒那一头的人哭得直抽抽,话都说不完整,可苏晨仍然不领情,继续吼着。

 

“看个鸡毛!不要打扰老娘睡觉!”

 

“小晨晨...安里成...安里成...老段...去酒店了...呜哇!”

 

王嘉尔哭着喊着,分贝足以震聋一个正常人的耳朵,可声音大也愣是没把意思传达清楚。苏晨烦躁地在黑灯瞎火中坐起身,按下扬声器后退出通话界面,一边听王嘉尔抽泣一边点开微博,小祖宗第一次哭这么凶,她不免有些担心和烦躁。

 

“好了别哭了你,我上微博...卧槽?”

 

苏晨刚刚还被困意驱使着睁不开的双眼,在看到微博热搜上“安里成 段宜恩 接吻”这条标题以及后面紧跟着的“爆”字时,瞬间睁大且瞪圆。

 

她郁闷着点开热搜,里面又是之前那个曝光王嘉尔安里成照片的博主,博文配图是九张模糊不清的偷拍照片,依稀可以看见段宜恩坐在车内,安里成则在车外低头,两个人贴得太近,近到这个角度看像在接吻。刚要退出博主主页时,苏晨又刷到新的更博,那个博主转发了下午安里成探班王嘉尔的微博,并且配文“看来是流量嘉倒贴咯。”

 

苏晨气到睡意全无,整个人精神抖擞地对着电话吼着,

 

“你是不是失宠了!我一开始就跟你说了安里成那个人就是个坏人!让你离远点!你倒好!不听吧!你看看这都勾引到你家男人床上了!”

 

“不是的..阿成他...我不知道我现在..在难受什么...明明不是这样的啊...”

 

王嘉尔趴在床上揉着眼睛,本来妆就没有卸干净,眼影跟着眼泪顺着他揉动的力度钻进眼睛里,火辣辣的疼痛感让他哭得更凶了,隐隐约约听到听筒里苏晨的谩骂声,他捕捉到一句话。

 

“我看段总是厌倦跟你的相处模式了,也是,多少人想爬上他的床,来个温柔听话的信手拈来,哪像你你天天吊着人家,除了打炮一句嘘寒问暖都没有,要我我早跑了,还能跟你处五年,诶,这样说着我好像有点心疼段总了。”

 

王嘉尔气恼地挂掉电话,跑到浴室一边哭一边洗着眼睛,没想到越忙越乱,化妆品附带的化学物质跟着水流化成黑色流进水池,他颓废地蹲在地上,咬着下唇,不甘心地点开Siri,本就哭久了的嗓子变得沙哑,口腔中满是积攒的唾液,弄得他的声音含糊不清,可王嘉尔还是顽强地说着,

 

“搜索!如何勾引老板!”

 

 

 

初春的凌晨四点,北半球离太阳直射点还有些距离,黑夜也显得漫长了许多。大街上空无一人,只有苏晨和带着墨镜口罩的王嘉尔在一家情[啊]趣用品店前扭扭捏捏。

 

“大哥,你来这里,是不是想在天亮前上热搜,紧随他们俩酒店那一条,我觉得你这个赌气的方式代价很重,我们回去吧。”

 

苏晨裹紧自己的外套,做好了随时回去的准备。可话音刚落,王嘉尔迈起步子就往店里走,她拦都拦不住。

 

刚进店,苏晨就被里面一股浓浓的色[噜]情气息给吓住,身边人却淡定地对着服务台边神采奕奕的老板娘掏出自己的附属卡。

 

“老板娘,最贵的都给我拿来,打包带走!”

 

那台后的老板娘用一种暧昧的眼光在苏晨和王嘉尔身上流连,苏晨被看得一哆嗦,连忙解释“俩男的用的!”,随后老板娘了然地点点头,转身近到货柜上,用拿用具毫不犹豫的行动证明了她都懂的。

 

等自家爱豆豪气地刷走几千块后,苏晨暗自打开老板的微信对话框,刚想输入“您有福了”,又想到这是惊喜,最好还是不要提前暴露了。

 

她这么想着时,又庆幸那个热搜让自己的爱豆知道了危机感,本以为段总今天真的决心要甩了王嘉尔的,但刚刚刷新那个博主微博,带节奏的那条自转的微博已经删除,只是安里成和段宜恩的那几张照片仍然没有删掉,她不知道段老板到底在做什么大事,她现在只担心抱着一大袋子情[嘻]趣用[咯]品的王嘉尔能不能承受得住。

 

 

 

段宜恩面对电脑屏幕里那几个英国老头费尽口舌近两个小时才换来了一个合作机会,刚揉着眉心结束掉视频会议时,陈佑鸣导演突然打来电话。

 

“我说段总啊,你们家这位是什么情况?开拍第二天就一声不吭旷工?不要以为他演技好我就可以容忍他了!毕竟这角色有一堆人排着队要演!”

 

一接通电话,陈佑鸣就劈头盖脸将他骂了一通,段宜恩皱眉给他道歉。一边听着导演的控诉,一边拿起外套走出公司。他昨晚没睡好,一大早就赶去娱乐公司交代公关部处理王嘉尔的事,中午粒米未沾就回到自家企业准备会议,忙得焦头烂额,现在又被陈导逮着要求回家捉人,他有点无力。

 

他家的小孩真的很能给他找事,但一想到王嘉尔罢工或许是想惹出点动静让他回去看他,段宜恩踩油门的力度更大了些。

 

剧组这边,陈导摇摇头,给王嘉尔发了条“OK”的消息,对着女主说着“今天先拍你的镜头吧!”

 

 

 

等回到家,他扔下外套往客厅走,可是家里一点动静都没有,段宜恩唤了几声王嘉尔的名字,没有回应,可门口分明就有小孩的行李,他解开领带往二楼走。两人的卧室门开了一道缝,段宜恩推开往里面走,动作很轻,坐在窗台边看东西的王嘉尔显然没有注意到大灰狼的接近。

 

再走近些,段宜恩就看到小孩身边放着大大小小的、有些难以言尽的东西,他眼神一暗,又听见王嘉尔自言自语着“这东西怎么用啊...”。

 

没忍住得笑出声来,王嘉尔警觉地把东西往怀里塞,生怕段宜恩看到。

 

“你...你怎么...”

 

话还没说完,段宜恩单膝跪着,和坐着的王嘉尔平视,在他惊慌的时候挑起他的下巴,给了他一个深吻。王嘉尔显然没想到段宜恩会这么做,又想起凌晨看到的那几张图,生气地推开已经动情的人,抱着自己的东西往衣帽间跑,顺带锁上门。段宜恩忍耐着看了眼紧闭的门,不知道自家小孩又在想什么主意,本就有些累的神经瞬间松懈,他走进浴室想淋浴冷静冷静。

 

等他走出浴室时,衣帽间的门突然被打开,却只虚掩着,段宜恩光着脚,拿上毛巾擦拭头发上的水珠,带着疑惑走过去。

 

 

 

 上车,嘀嘀叭叭。提取码: 1aqt

输入后点击图片,右下角查看原图后即可,

若无图片显示就用浏览器打开链接

 

备用链接(石墨)

 

 

 

抱着小孩清理完后,两人靠在沙发上等着外卖,王嘉尔将脑袋搁在段宜恩颈窝处,酸软无力的手拿着手机,双脚搭在他的腿上。

 

“为什么,阿成要抱着你的外套?”

 

事后王嘉尔才想起这一茬,小狐狸本性露出来了,他举起手机,屏幕上是那张剧组合影,段宜恩点着屏幕,将它放大。

 

“当时我去洗手间了,外套放在凳子上,他自己拿的。”

 

段宜恩一五一十地交代着。

 

“那这个,这个怎么解释!”

 

小孩突然从怀中直起身,精力好到完全不像刚刚虚弱得喝水都要人喂的程度。他气势汹汹地往左边划着,一个手滑却滑到了自己偷拍的段宜恩睡着的样子。

 

“我觉得,这个应该你解释一下吧?嘉嘉?”

 

段宜恩看着手机里自己的样子,桎梏住王嘉尔的手腕,夺过手机,被压住的人当然誓死不从,坚决地叫嚷着“还给我!”,还未吼几声就被霸道的吻给堵住声。

 

老狐狸当然不想现在就告诉小狐狸自己的目的,这次王嘉尔的主动还只是个开端,他等他的小孩可以全然对着自己说“爱你”。

 

反正来日方长。

 

 

 

 

TBC.

 

 

 

羞耻地溜走了。

评论(63)
热度(384)

幸福化作小精灵 跑来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