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嘉里AC | Powered by LOFTER

How Long · 多久

▲ 第四章,宜嘉

▲ 金主,肉多,娱乐圈,4447字

▲ 大概是温柔高冷段总裁x闷骚傲娇嘉巨星

 

 

 

 

04

 

 

 

“段总,您安排在Jackson剧组的工作人员刚刚发来消息,安里成探班前私底下联系过狗仔进组拍摄。现在王嘉尔和安里成两人已经上热搜,有一个靠发最新消息遛粉的营销号曝光了很多二人亲密图,要不要联系公关处理一下?”

 

助理走进段宜恩办公室,手中拿着公关部交上来的相关数据,本是报着看老板发火的心思来报告的,但段宜恩只轻轻扫了一眼文件,多余的动作都没有,只盯着电脑屏幕,过了许久才开口。

 

“不用处理,帮我备车。”

 

说完后拿起手机,待助理点头离开后,电话接通了。

 

“是李导吗?我是宜恩啊,对对,好久不见了...”

 

 

 

王嘉尔坐在凳子上,嘴里还嚼着安里成送来的零食,他小心翼翼地看着安里成站在显示屏前,和导演观看刚刚自己的戏份回放。虽然听不清两人的交谈内容,但他看见安里成脸上的笑意和导演的频频点头便大致明白了一些,反正不是在批评自己。

 

一开始,王嘉尔求着段宜恩说自己要这个剧本的原因是安里成近期拍摄电影的剧组就在附近,他打着如果成为男主就可以顺理成章去安里成剧组探班的如意算盘。没想到自己还没行动,安里成却先他一步。王嘉尔乐享自己心上人的主动,如果他可以不计较自己之前的告白,还是把他当作朋友来亲近,这样也足够让王嘉尔满足。

 

正在自己的世界里神游,手机放在休息室充电的王嘉尔,并不知道外界已经将两人的关系暧昧化,更不知道段宜恩此时已经临近剧组。

 

“不要吃太多了。”

 

安里成拿着保温杯走到王嘉尔身边,为他拧开杯盖后,抽走他怀里的薯片。王嘉尔嘟着嘴,把嘴里最后一片咀嚼得嘎嘣响。

 

“不要我多吃,那还送这么多干嘛!”

 

话音刚落,安里成温热的掌心轻轻落在王嘉尔的额头上。

 

“大呼小叫的干什么,别忘了你这个小家伙还要叫我声师兄。”

 

王嘉尔听着他的话后笑起来,沾着油渍的手正准备拿下安里成的手,却反被那人握住,安里成从一边的桌上拿来湿纸巾,仔仔细细地给王嘉尔擦拭着。他就这样盯着安里成低头的模样,内心一汪清潭被他这个像小石子一样的动作打动,泛起涟漪,耳后根也变得红润起来。周围工作人员的小声议论被他尽收耳底。

 

“他们关系真的很好诶。”

 

“指不定炒作呢?”

 

“哎呀,我倒觉得他们很般配哦。”

 

......

 

他人的猜测让王嘉尔不置可否,他们的关系外人不知晓,连他自己都理不清。两个人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时,棚外传来不少议论声,副导演满头汗地走进来,弯腰在导演陈佑鸣耳边说了句话,不大不小,刚好王嘉尔能够听见。

 

“段总来了,您看要不要出去见一见?”

 

陈佑鸣听后看了眼坐在一边的王嘉尔,若有所思地点头起身。而状况外的人听到那句话后,拿着水杯的手明显停顿了一下。王嘉尔顺着陈佑鸣离开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了穿着大衣,身后是助理的段宜恩,他正往棚内走,遇到陈佑鸣导演后笑着微微鞠躬握手。本以为紧接着他会走进来和自己说几句话,但段宜恩只站在门口,和导演说过几句后,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给他便匆匆离开。

 

失落感油然而生,王嘉尔尴尬地站在原地,直到安里成拍他的肩膀才恍过神来。

 

“小嘉嘉,我要走啦,有事情来找我。”

 

他纤细的手指揪住王嘉尔的鼻尖,亲昵的模样引起一边的工作人员不小的惊呼,王嘉尔乖巧地点点头,脑子里不知道是在想安里成对自己的亲密还是在想段宜恩对自己的不理不睬。陈佑鸣看了眼失神的王嘉尔,等安里成离开后,走到他身边。

 

“嘉尔,今天你表现得很好,第一天就不给你加工作量了,”

 

他想起刚刚段宜恩过来时对自己说,今天不要让王嘉尔太劳累了,巡演和拍戏安排在一起,他担心王嘉尔身体吃不消。又叮嘱了几句不痛不痒的关心话,末了还说不要让王嘉尔知道他嘱咐了这些。陈佑鸣并不知道这对小青年之间玩的什么小情趣,但段宜恩开了口,他也不好说什么,何况王嘉尔的表现确实不错。

 

“你们家那位啊,要是知道我给你加班,还不知道会不会给电影撤资哦。”

 

王嘉尔听到陈佑鸣半开玩笑的话,刚刚像烟雾弥漫在自己心头的惆怅感瞬间消散,小括弧又挂在嘴角边,笑得让人舒心。又过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慌忙压低声音询问。

 

“陈导,你知道我和段...”

 

“好了,多余的话别说了吧,”说到一半,陈佑鸣又想到段宜恩刚刚的嘱咐,便又多嘴加了一句,“让化妆师给你卸妆了再回去吧,明天可是早戏,不要睡过头啊。”

 

陈佑鸣拍拍王嘉尔的肩膀,示意他可以去休息了,王嘉尔点了头,抓着水杯跑进休息室准备卸妆。

 

 

 

安里成在剧组看到段宜恩和导演交谈时,先是愣住,再然是狂喜。

 

三年前,他和王嘉尔是真正的好兄弟,他喜欢王嘉尔身上自带的小太阳魅力,也喜欢他每每对自己的热情,喜欢听他说话。

 

在一开始遇到他时他正被几个练习生围堵在墙角,本不愿意多管闲事的安里成在看到王嘉尔被扇了耳光后无所谓的表情时,内心对他的好奇促使他上前保护。这个开始,便绑定了两人的关系。认识的这几年里,王嘉尔对他展现了无限依赖,而自己也将他视作弟弟。

 

在公司通知自己可以出道的那天,他第一时间回到公司,想向王嘉尔分享这个消息。

 

他走到三楼两人经常一起对戏的练习室,当时的门虚掩着,安里成走到门口时听到里面有些动静,走上前一探究竟后,看到的是公司的总裁段宜恩背对着门,怀中是笑得满眼欢喜的王嘉尔,两个人在轻声聊天,段宜恩一边认真地听王嘉尔说话,一边低头去吻他。

 

那时候他才明白为什么王嘉尔在最初被围堵时的满脸无畏,练习时间也总是三天打渔两天晒网,不会和大家一起住公司宿舍,每天都会有专车接送。

 

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身后什么也没有。

 

即使出道,未来也许也会有什么转折,他在练习生圈子里待过太久,有些事情他不是不懂。自己背后没有靠山,他幻想了几百次可以熬出头的这一天到来时,现实再次给了他无情打击。这一天不过是一个中转站,他仍然要面临去和同年出道人来比拼,出场并不意味着出彩。

 

所以他选择去和王嘉尔争抢,王嘉尔的确拥有无限潜力和天赋,但若没有段宜恩的牵线搭桥和庇护,他根本不会过得像现在这样如鱼得水。凭什么同样是人,他却可以比自己肆意妄为,可以比自己轻松那么多。

 

之前段宜恩对自己的不理不睬确实让他觉得挫败,本想着去王嘉尔剧组可以碰到段宜恩,却没想段宜恩连进都没有迈进剧组,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予王嘉尔,待他离开自己有些幸灾乐祸地跟出去时,又看到段宜恩在与自己剧组导演交流。

 

而更大的惊喜是,段宜恩邀请了自己整个剧组的演员及工作人员共享晚餐。

 

 

 

段宜恩坐在车内等待着安里成剧组的人一齐去附近的酒店,正百无聊赖地翻看杂志时,手机响了起来,是王嘉尔发来的消息。

 

今天他一早就赶去公司处理昨天没有处理完全的文件,临走时小孩还没有起床,想着时间还早便没有叫醒他。况且自己已经有更大的网要去布,在这之前要委屈一下自己一直宠爱的宝贝了。段宜恩整整一天没有给小孩发消息,也没有一个电话,以往他总是早中晚一句问候,几乎没有王嘉尔主动找他的情况。而今天不过是小小的一次冷落,他的王嘉尔就按捺不住了。

 

段宜恩不着急,他对自己有足够的信心,也对王嘉尔对自己的情感有足够的信心。

 

“你今天要肥家嘛。”

 

撒娇的语音,还学着他前几天迷上的游戏主播的口音,段宜恩刚听到第一个字,眼角眉梢就露出欢喜。

 

但最后他只淡淡地回复了两个字,不回。

 

随后便将手机打开飞行模式,长舒一口气后看向车窗外。

 

一行人吵吵闹闹地走来,队伍最后是个子挺拔的安里成,他身边站着一个戴着鸭舌帽的青年,胸前是一个单反相机,仔细看可以看到安里成将一个信封塞进青年怀中,紧接着青年压低帽子离开了队伍。

 

在看到两人站在一起后,一切便都被段宜恩录在手机中。

 

 

 

到达酒店后,段宜恩将众人带到订好的房间后,和李导去了单独的包间。

 

“段总啊,你是有什么事情要来拜托我吧?”

 

刚入座,李导便开门见山。

 

“既然李导也清楚我的想法了,我就不多掩饰什么了。”段宜恩拿起杯子,“我想在您的新电影中,再安插一个我们公司的新人。

 

李导在圈内中一直导演着同一类型的电影,他的悬疑剧在国内一直是同类型中的佼佼者。这一次安里成所担任主角的校园悬疑剧还未拍摄完毕就已经在宣传上夺人眼球。段宜恩安插一个新人进组,表面上不过是想借此机会来捧出新人,而背后却是在分流安里成在剧中人气。

 

“这个要求...有点强人所难吧,”李导抚了抚下巴处有些过长的胡须。“剧中确实有多余的一个角色,但原定的演员......”

 

“李导,你也知道我不是会让您为难的人。这个新人您可以先面试,他的演技我有把握可以让您耳目一新,而且,”段宜恩看着服务员端进来的菜肴,“我愿意投资。”

 

 

 

王嘉尔在收到段宜恩的回复后,赌气般在休息室扔了手机。正在给他卸妆的化妆师险些被吓到,助理苏晨意识到自家主子情绪不对劲,便让化妆师先离开,自己接过卸妆棉坐到王嘉尔身边。

 

“你别说话,也别管我。”

 

王嘉尔烦躁地站起身走进卫生间,他打开水龙头后捧着冷水往自己脸上扑,试图把恼怒的情绪浇熄。

 

“不回就不回,老子也不回去。”

 

一向是被奉承的小王子这时候被突然的冷漠,心情自然是不爽,轻而易举就炸了毛。苏晨摇摇头,叹息着自己老板这是要完。王嘉尔回到剧组安排的酒店后,妆也没有卸完,更不想洗澡,整个人像个邋遢的小老头,头发乱糟糟地,刚才换掉戏服时心不在焉的,穿上的裤子裤脚还有半截没有放下,还好长得好,可以找借口说是时尚。

 

他闭着眼睛躺在床上,没有开灯,窗帘虚掩着。

 

脑海中浮现的是段宜恩平时对自己温柔的面孔。

 

他一直不喜欢上妆,除开正式的公众场合或者必须上妆的演出,王嘉尔都不会带妆。不爱化妆自然是不愿卸妆,他每一次的表演都不是有专门的化妆师陪同,自然也不会有人刻意等着他完成演出再来帮着卸妆,于是就养成了带着妆回家的习惯。

 

段宜恩是有个有洁癖的人,但对于王嘉尔的神经大条和各种坏习惯,他总一忍再忍,到最后被磨得没有脾气,就乐得在他身后收拾烂摊子。所以他也就揽下了给王嘉尔卸妆的任务。小孩的皮肤不是很好,加上饮食不怎么规律,稍不注意就容易冒出小痘痘。段宜恩怕王嘉尔皮肤过敏,安排了人去皮肤专家那里记录了注意事项,连卸妆棉卸妆水都需要不刺激和不损坏皮肤的种类。

 

每次王嘉尔带着一脸浓妆回家,总会撒娇嘟嘴趴在段宜恩腿上,一张小脸面朝着他,待段宜恩无奈叹气时,他就自觉地抿起嘴巴,安安静静地等那人的手指被卸妆棉包裹,柔润的触感顺着皮肤纹理,好像这样疲惫就跟着一扫而空。

 

段宜恩总喜欢在卸完妆后,等王嘉尔将嘴放松,低头在他唇瓣上印上一吻,在他嚷嚷着“偷袭”的同时一把抱住,往浴室走,压着王嘉尔洗白白。

 

生活中的一切小细节,好像都是段宜恩的身影。

 

王嘉尔在床上翻着身,他想他了。

 

想到昏昏沉沉进入浅眠,做梦都不安生,在凌晨时分突然惊醒。他冒着虚汗爬起床,拿起在手边的手机,仍然没有任何消息,等解锁重新连入网络,王嘉尔刷新了一遍又一遍微信,还是没有消息。

 

他靠在床头,失神地扫了眼朋友圈,突然在安里成的动态上停下。

 

是一张剧组聚餐的合照,本没有什么特别的,但偏偏图中站在中心的安里成,小臂上搭着的,是段宜恩今天来时穿的大衣。

 

那种再度被抛弃的感觉席卷全身,王嘉尔扔下手机,无助地抱住膝盖。屋内没有灯光,只有手机荧幕在一片漆黑中发着微弱的光芒,王嘉尔失控地落下眼泪,他突然害怕那个一直被自己依赖的人,会像自己的亲生父母一样,扔下他。

 

再也不会找回他。

 

 

 

TBC.

 

 

下章有肉还是没肉,来,看你们表现,评论走起。

评论(59)
热度(362)

幸福化作小精灵 跑来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