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嘉里AC | Powered by LOFTER

How Long · 多久

▲ 第三章,宜嘉

▲ 金主,肉多,娱乐圈,3834字

▲ 大概是温柔高冷段总裁x闷骚傲娇嘉巨星

 

 

 

03

 

 

 

“洗完了?”

 

段宜恩拿着碗,没有回头,对着身后传来的声响询问着。

 

王嘉尔不喜欢穿拖鞋,有时候是故意的,有时候是慌着做别的事情忘记了,因为每天都有清洁工来打扫,加上有地暖,段宜恩才没再多啰嗦。也让他养成了只要听到皮肤和地面碰撞发出的“啪嗒”声,就肯定那双脚丫的主人是自家不听话的小孩。

 

“洗完啦,好香好香,快点!”

 

背后是熟悉的温度,王嘉尔穿着毛绒绒的睡衣,光脚走进厨房,没有预料地抱住段宜恩。就这样盯着汤勺从砂锅中盛出金黄色的南瓜粥,浓郁的香甜味扑鼻而来,夹杂着段宜恩身上淡淡的香水味,是足够让他觉得心安的味道。

 

听着王嘉尔迫不及待等着投喂的语气,段宜恩轻轻拍掉环住自己的那双手,背过身和小孩面对面,舀了一勺放在嘴边吹着热气,本想等不烫嘴后再喂给王嘉尔,结果没吹三两下,眼前人就凑上前咬住汤勺,南瓜粥倾斜着溜进嘴中,王嘉尔一边品尝一边想去吻眼前人的唇瓣。

 

段宜恩左手放下碗,又将两人贴合双唇中间碍事的勺子扔进碗中,木勺和瓷碗相挨的声音彰显了扔走它的人忍不住的冲动。段宜恩捏住王嘉尔的下巴,与他交换了一个甜腻的吻。

 

两个人腻歪的时间有些长,王嘉尔气息不稳地抓住段宜恩的衣角,最后还是恋恋不舍地往后退了一步,与他拉开距离。

 

“嘉嘉...”

 

“我又硬了...”

 

段宜恩侧过脸,声音沙哑。而罪魁祸首则羞得脸红,微喘着气拿走料理台上的粥,一溜烟跑到餐桌边,像只偷吃的小仓鼠,嘴巴含住碗边,一勺一勺地将粥往嘴里送。段宜恩无奈又幽怨地看了小孩一眼,为了不再擦枪走火,他没再陪着王嘉尔,而是拿着手机走进书房。

 

段宜恩今天是放下会议赶去演唱会的,还有很多没处理完的文件需要收尾。但因为在停车场遇上了令人烦的安里成,又被王嘉尔撩拨了一会儿,一时半会还无法静心。他看着书桌上王嘉尔笑得灿烂的照片,陷入沉思。

 

今天遇上安里成时,段宜恩先是惊讶,后是不安。他很担心那个人会对王嘉尔造成困扰,他不能随时随地都陪在自己家宝贝身边,也不能清楚安里成肚子里藏了什么坏水。

 

毕竟早在几月前,是他自导自演,妄想爬上自己的床。

 

 

 

五年前,段宜恩把流落香港街头的王嘉尔接到自己的城市时,小孩一直不苟言笑,漂亮的小脸蛋上除了淡漠再无其他表情,原以为是有自闭症或是受过什么心理伤害,等相处久了后才知道王嘉尔只是缺乏安全感,害怕与陌生人打交道。

 

段宜恩从小就在优渥的环境下成长,遇上王嘉尔是人生中的例外,是他一帆风顺中最难越过的冰山。所以无论王嘉尔提出合理或是过分的要求,他一一满足。甚至在成年时要求进入娱乐圈,段宜恩也没有阻碍,他喜欢看王嘉尔笑,不喜欢看他因为得不到、满足不了而皱眉。

 

但有一天,小孩拿着一个眼熟人的照片蹦跶着钻进自己怀里撒娇,原因是想求他,给这个人一个机会出道。

 

那时候段宜恩知道安里成是练习生中的一人,在公司的时间已经近五年,他以为只是热心肠的王嘉尔多交一个朋友,乐于助人才会想去求他帮忙,于是他答应了他的要求,只是这一帮,又造成了太大的后患。

 

几月前的那天夜晚,段宜恩忙于应酬,已经三日未见王嘉尔。在酒会为帮王嘉尔拿下他一直想参演的电影剧本,被灌下不少酒精。只是平时喝多少都能清醒的自己在那天变得晕乎,混沌中有人扶着他去了酒会所属酒店的房间。

 

在商场和娱乐圈中混迹多年,段宜恩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可笑的却是他一个总裁竟被别人下药。正思索着,身边床榻下陷,紧接着是下身清晰的触感。耳边的气息声让他全身仿佛在燃烧,脑海中只有赤裸着身躯的王嘉尔,他捧在手心里疼爱的王嘉尔,这么想着,段宜恩险些控制不住自己,翻身将那人压在身下亲吻,嘴中吐露出的名字,全是“嘉嘉”。

 

待自己将理智拉回时,他猛地撑起上身,尽管眼前模糊一片,段宜恩也极力去认清身下人的样子。看到安里成惊慌失措,眼角还染着红晕的样子,他直起身退回床下,酥麻的感觉仍然在体内扩散,段宜恩怕自己走不出房间,硬生生地将头往墙上狠狠地磕着,安里成跑下床去阻拦自己,他推开他,等额上清晰的痛感代替体内灼热时,段宜恩不假思索地跑出房间。

 

因为是私人酒会,他没有带助理,再加上喝了酒不能开车,段宜恩一个人失魂落魄地往附近医院走,借着冷风让自己清醒。王嘉尔近期没有多少通告,几乎都每晚都要落屋。他不敢以这个状态面对王嘉尔,更不知道在他询问时要怎么解释,是王嘉尔称兄道弟的朋友妄想和他发生关系。

 

那晚过后,段宜恩不是没有想过去封杀这表里不一的祸患,只是命令刚发下去,王嘉尔就找上门来质问,他不知如何回答,只能搁浅作罢。

 

就这样一直隐瞒到今天。

 

 

 

段宜恩叹了口气,键盘敲击出的句子加了又减。烦躁不安的心情让他无法安心做事,恼怒中发出了些许声响。正在自责时,王嘉尔推开书房门,手中握着盛着热水的玻璃杯。

 

“老段,好晚啦。”

 

他走到段宜恩身边,没去理会电脑上还只打出一行字的文档,乖巧地看着段宜恩喝下水,又走到他身后给他揉着太阳穴。

 

“这些文件明天也可以整理嘛,我们睡觉好不好,你不在身边,我睡不着。”

 

一边说着,一边在段宜恩耳后根印上一吻。被下套的人当然是来者不拒,段宜恩点点头,抱着自家宝贝回到卧室,相拥而眠。

 

王嘉尔不喜欢黑暗,不论是一个人还是有段宜恩陪着,房间里的灯总要点亮一盏,只有微弱的灯光包裹住他,他才能入梦。一开始段宜恩还奇怪他这些矛盾的毛病,又是害怕强光,却又不能习惯黑暗。等时间一久,小孩只在他面前流露出的脆弱一面,让他明白,那些莫须有的怪癖,全是十七岁前,没有遇到段宜恩的王嘉尔承受的恐惧所造成的。

 一天下来发生的事情过多,段宜恩还不能很快入眠,王嘉尔枕着他的手臂,脑袋往他怀中又钻了钻,他很喜欢小孩这种无意识地依赖。

 

“你会不要我吗?段宜恩。”

 

以为王嘉尔已经进入梦乡的段宜恩显然没有想到他会突然开口,而且一向只喜欢叫他老段,现在却是全名,还是这种莫名其妙的问句。先收回自己的惊讶,段宜恩手臂蜷曲着抱住王嘉尔,在他耳边轻声回答,

 

“不会,永远不会。”

 

小孩明显是收到了满意的回答,勾住段宜恩另只手的手指,安然入睡。

 

 

 

从一个月前,王嘉尔在发布会酒会上喝醉向安里成表白,被去接他的自己撞见后,段宜恩能感觉到小孩的讨好和掩饰。如果那天他没有赶去,如果只是利用王嘉尔的安里成吻了他心底的宝贝,如果不是那天的记者都和自己有些交情,段宜恩无法想象后果是什么。

 

从安里成仓皇落逃的样子他就觉得危险。

 

他不可以时刻保护王嘉尔,但他意识到,从这一刻开始,有些该退场的人不该再打扰他的小王子了。

 

 

 

隔天正午,王嘉尔是被屋外的阳光给叫醒的。助理苏晨正叉着腰站在自己床边,看样子像是等了有些时间。

 

“我的祖宗啊,你可算醒了,今天你有新电影的拍摄啊,进组第一天就迟到,你是要被冠上几个耍大牌的帽子才舒服啊!”

 

苏晨一屁股坐上床,刚嚷嚷完就被王嘉尔一脚踹下去。

 

“不要坐我床!”

 

两个人打闹着,硬是将出门时间又往后拖了一个小时。

 

等到了剧组,王嘉尔摆上专业又不失礼貌的微笑,满脸抱歉地对着导演低头弯腰。饶是耐不住他这热情,导演本想生气的念头愣是被扼杀,等王嘉尔化好妆换好服装后便立即投入拍摄。

 

陈佑鸣是这部青春校园电影的执导人,来自台湾的著名导演。也是圈中为数不多知道段宜恩和王嘉尔关系的人。电影原先的男主角并不是王嘉尔,换掉的起因还是上一次酒会中段宜恩突然的离席,又加上后来传出是被人下药所导致的,陈佑鸣知道段宜恩这是在自己的局中受到骚扰,自知理亏,又明白他对王嘉尔的心思,便咬咬牙换掉了男主。

 

本以为这个新兴的小明星没什么演技,却在一场戏下来被他的实力震惊而有所改观。

 

刚刚拍摄部分是一场男女主在毕业时面临转折的分手戏,王嘉尔饰演的男主因为自己的理想而割舍爱情,明明不舍得却仍要狠心离开,很老套的剧情,却很考验演员对细节的处理。

 

这场戏是放在结尾,本应该在男演员女演员相互熟悉有感情基础下再进行拍摄的,陈佑鸣导演一开始只是想试试这个有后台的小子能有几分演技,却不料王嘉尔在开拍后,完完全全进入到角色中,从台词到表情都处理得接近完美,特别是转身落下眼泪的场景,王嘉尔将男主痛苦、不舍的情绪表现得淋漓尽致,又因为是特写,屏幕上上他英气的小脸沾上泪花的样子着实让观众内心一紧。惹得在场的演员、工作人员都赞叹不已。

 

陈佑鸣终是明白为什么段宜恩能为这个小朋友做到这一步,一块宝玉哪能人人不爱。

 

王嘉尔的敬业和天赋让拍摄过程很顺利,十几个小时下来,只要是他的戏份只NG了五次不到,很快就到晚饭点,苏晨抓着休息时间连忙给自家爱豆忙前忙后,又是端茶又是送饭,生怕给祖宗累到饿到。

 

“Jackson,没想到你第一次拍戏就这么得心应手,我还以为你只是过来玩玩儿的。”

 

“玩?你觉得娱乐圈是有你玩儿的吗。没有能力我是不会招揽这活的。”

 

王嘉尔坐在剧组临时搭的木桌边,一边回应苏晨,一边和演员前辈还有工作人员一起吃着盒饭。段宜恩有安排人给他准备了单独的休息室,就在导演的休息室旁边,但他不愿意自己呆着,更宁愿坐在前辈的身边学习讨教些演技技巧。他不是科班出身,虽然有些天赋,但他明白只有不断学习才可以在圈子里站得更稳,更让别人没有说闲话的机会。

 

“得得得,您老我是不操心的了,就是你家那位,就早上去你们屋时匆匆见了一面。今天还以为他会过来探班,这个点了还没点消息,你手机都没响过。”

 

苏晨捧着脸和王嘉尔说话,一不小心还真戳中了自家爱豆的点。

 

“一天都没有电话?也没有微信?”

 

被问的人点点头。

 

“算了,他很忙啊,又不是天天能围着我....”

 

王嘉尔拿出手机解开锁屏,剧组前吵吵闹闹的声音打断他的话语,他抬起头往人群中瞄,却看到了安里成拎着零食,满脸笑意的身影。 

 

 

 

TBC.

 

 

 

爆肝了,本来还有一段最精彩的部分的,但我脊椎实在疼得受不了,写不动了。答应大家明天补在下一章里(前提是仍然破30评论,开玩笑的嘻嘻。)

 

晚安呀。

标签:宜嘉多久
热度: 322 评论: 55
评论(55)
热度(322)

幸福化作小精灵 跑来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