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嘉里AC | Powered by LOFTER

How Long · 多久

▲ 第二章,宜嘉

▲ 金主,肉多,娱乐圈,3506字

▲ 大概是温柔高冷段总裁x闷骚傲娇嘉巨星

 

 

 

 

02

 

 

 

 

段宜恩没停下脚步,那令人厌恶的声音并没有影响他的行动,也没有让他心生任何波澜。倒是王嘉尔恐惧的颤动,将他可以淡然的心脏狠狠地揪在一起。他将怀中人放进副驾驶座,正弯腰退出车内准备关车门时,王嘉尔拉住他的衣角,光裸的手臂顺着自己的退后被带出车身,位于后方的安里成恰好可以看到这一幕。

 

段宜恩不动声色地握住他的手放回他身侧,一句话也不说,也不再看他。

 

关上车门后,他转身走到一直没离开的安里成面前。

 

“果然,在这里我就可以再看见你。”

 

那个人再次露出天真无邪般的笑容,不知道这样的面孔又骗过多少人。

 

“车里是王嘉尔,对吗。”

 

段宜恩的车停的不远,但车外的声音却被完全隔离,王嘉尔听不见他们的对话,只能从外后视镜里看到安里成指着车内,又放下手与段宜恩对视。

 

他不安地动了动,迫切地想去听他们的对话。一直以来他都以为,是因为自己太喜欢安里成,卑微到一看到那人就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的这几点,段宜恩才会对安里成很不满。

 

但王嘉尔并不知道,三人间的关系还有更让他难以接受的一面。

 

 

 

“宜恩……”

 

安里成见段宜恩一直沉默不语,无动于衷,便有些心急地上前一步,想去拥抱他。

 

“安里成,”

 

段宜恩冷淡地叫着他的名字,不带丝毫感情,甚至多了些警告和厌恶。

 

“你现在的举动,让我很恶心,比之前的你更让我恶心。”

 

“我……”

 

不愧是演员出身,安里成的眼角落出泪花,不知情意有几分真假,他刚要做出解释,他的经纪人从另一边走过来。

 

“阿成,怎么还在这里啊,明早你还要进组,我们要快点回去了。”

 

段宜恩好笑地看着安里成背过去抹去眼泪,他点燃一根烟,眼神没离开那人神色张皇地跟着经纪人往前走的背影。

 

“毕竟是吃演员这口饭的。”

 

他摇摇头,嘲讽地对着那背影弯了弯嘴角,远处的交谈声在偌大空旷的停车场显得格外明显,钻进他耳内,令他更觉无语。

 

“大半夜的跑来看他演唱会干什么,还推掉拍摄。”

 

安里成眼角的泪花早已消失,眼中只剩不可一世的轻蔑,他低着头,一边钻进保姆车内,一边轻笑。

 

“兄弟情的戏码总要做足嘛。”

 

 

 

兄弟情的戏码,总要做足。

 

 

 

这是安里成对王嘉尔给他百分百真挚情感和无所谓付出的一切否认。在他眼里,王嘉尔是棋子,又是绊脚石,是要做足戏码的合作演员,是无足轻重的一个傻子。

 

段宜恩恶狠狠地将烟甩在地面,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和自己车内的王嘉尔揭露他念念不忘的心上人最令人作呕的一面。毕竟他的小孩被他保护得太安全,像自己的金丝雀一般被圈在自己设下的温室里,除开自己给他带来的些许消息,王嘉尔近乎不知晓圈内一切丑闻。

 

等回到车内,窝在座位上的小孩转过头,一双褐色的大眼睛就这么无辜地盯着他看。

 

段宜恩还在气头中,一直沉默不语。

 

王嘉尔见他不说话,自己也不敢多说一句,车内的气氛降落到冰点。但到底,还是王嘉尔打破沉寂,和身边人相处久了,便也知道他的软肋在哪里。

 

他伸出手拽了拽段宜恩的袖口,语气软弱。

 

“老段,我饿了。”

 

除开因为撒娇可以让段宜恩消气,王嘉尔确实有些饿,刚刚结束表演又加上运动过度,体力消耗快,肚子早开始闹别扭了。这一套对身边人来说明显受用,段宜恩叹了口气,轻握住王嘉尔的手腕。

 

“想吃什么?”

 

“想吃你做的,”王嘉尔顺着段宜恩牵住自己的手,挪了挪身子把头往他臂膀上蹭着,像只乖巧温顺的家养猫咪,黏人又讨喜。“快点回家好不好,身上不舒服,要洗澡澡。”

 

一物降一物。

 

段宜恩这下知道了这句话什么含义。从遇到十七岁的王嘉尔开始,他总算是被一个人降得死死的,他本人倒也心甘情愿。

 

 

 

等到了两人的小别墅,王嘉尔没有让段宜恩抱着自己进屋,而是扯开他的大衣钻进他怀中。段宜恩看他从遇到安里成之后就极力讨好自己的模样,轻声叹气。如果小孩愿意在他面前逃避,甚至说用自己的一举一动来无声维护那个人,他也多说不了什么,只要不让他难做,段宜恩没所谓。

 

“黏人的小妖精啊。”

 

揪住怀中人的鼻尖,抱住他往屋里走。王嘉尔的眉眼尽显疲惫,却还是揉着眼睛尽力保持清醒,不断地给段宜恩讲今天演唱会时好玩的事情,讲到笑点处便“咯咯”地笑着,段宜恩也陪着他笑。

 

浴室的灯刚被点亮,正在说话的王嘉尔停顿着要背过身往段宜恩怀里缩时,带着温热的掌心就已经遮住他的双目。王嘉尔的眼睛一直害怕强光,总得习惯一段时间才能睁眼。他的这些小习惯都被段宜恩记在脑海里,有时候真觉得自己像温室里的花朵,被抱住自己的那个人保护得弱不禁风。明明已经习惯他的好,却总是会被感动一番。

 

但王嘉尔明白,这不是爱。他对段宜恩从来不会提爱这个字眼。

 

“自己放水调水温。我去厨房,想吃什么?”

 

段宜恩慢慢地将手拿开,王嘉尔眨着眼睛,尽力适应光线。

 

“想喝粥,甜的。”

 

“好。不要睡着了,觉得困就擦干净起来,回房间。”

 

叮嘱完最后一句,段宜恩才离开浴室,在门边调好地暖后才走向厨房。

 

王嘉尔蹲在浴缸边,水流顺着龙头往外倾泻,浅浅哗啦的声音让王嘉尔陷入记忆的死循环,段宜恩和安里成的脸交相在明亮的灯光下若隐若现。

 

他十岁时被亲生父母抛弃,十七岁在街边卖唱,被二十二岁的段宜恩捡回家。他自此过上无忧无虑,不用担心温饱的生活。到十八岁要求进入娱乐圈,段宜恩告诉他一个好字,他便只假模假样地做了两年练习生顺利出道。

 

都说人总身在福中不知福,王嘉尔是活生生的例子。他太害怕被抛弃,以至于总去忽略段宜恩对自己的告白,开着玩笑说他们不过是包养关系,然后像飘忽不定的风筝,去寻那根可以缠住自己的细线。

 

于是他在成年的那一年遇到同为练习生的安里成。

 

那天他初入公司,担心段宜恩给他特殊化,自己不容易交到朋友,便以普通练习生的身份作着自我介绍。但哪有不透风的墙,他还没来公司前就有人嚼舌根,说他背后有金主,和在座的每个人都不一样。这话在段宜恩公司旗下的练习生中传遍。王嘉尔被人堵在墙角扇了几巴掌,但早已学不会吃亏的小狐狸,本想着记住这几个人的模样,晚上对着段宜恩哭诉几句,这些人的梦想可以随着自己遭遇的几个耳光跌入谷底时,安里成出现了。

 

他是在几个人的撕扯中晃过神来。眼前人明明瘦弱不堪,却还是大着胆子挡在他身前,义正言辞地对着几个身强体壮的练习生说些什么。

 

那时候王嘉尔只觉得安里成好像有天生的光耀,吸引着他去追寻。

 

风筝以为自己找到了线,却不知那是阻碍他飞翔的树枝。

 

王嘉尔喜欢一个人时,总想着掏心掏肺地给予那人所有。他不止一次地向段宜恩明里暗里地夸赞安里成,就想着他可以不再被埋没在练习生人群中,后来,段宜恩耐不住自己过于明显的暗示,安排安里成作为演员出道。

 

他本就热爱演戏,在练习生中也以演技突出被多位老师赞扬,但总因为近几年演员出道的人过少,安里成的演艺之路被推迟了一年又一年。出道后,公司安排他出演的第一个荧幕大作,就让他斩获当年的新人奖。

 

那之后的一年,王嘉尔也仗着自己的天赋和段宜恩的暗中操纵,刚出道便大火,专辑销量占据国内专辑销量排行榜第一,主打歌更是登上国外音乐榜单前五。本就是流量小生出身,再加上拥有实力,王嘉尔不火天理难容。

 

自以为足够优秀,可以和自己喜欢的那个优秀的人告白。

 

在一个月前,王嘉尔在自己巡回演唱会发布会召开后的晚宴上,借着酒精壮胆,晕晕乎乎地靠在作为受邀嘉宾的安里成肩膀上,那天灯光耀眼,他却没有下意识去闭眼,因为王嘉尔眼中只有自己的心上人。

 

“阿成呀,你知道吗,我特别喜欢你。”

 

王嘉尔记着自己开口便是这一句话,带着威士忌的醇香,他觉得自己身在云端,安里成听后笑得很明朗,本以为一切都要水到渠成,他走上前,想去亲吻自己眼前人,那时候他都能感觉到安里成拥住自己腰肢的温度。

 

下一秒,一切落空。眼前人突然推开他往外跑去,他失力向后倒,最后撞进了段宜恩的怀抱。

 

 

 

水漫过脚跟时王嘉尔才意识到自己再次闯祸了。

  

他等自己冷静下来后,才觉得刚刚的行为超出了自我控制。王嘉尔又站起身打开花洒,冲洗身体后穿好段宜恩在之前就放好的睡衣。

 

打开浴室门,他晕着脑袋往客厅走,闻到了自己最喜欢的南瓜粥的香味,再走近一点,就看到平时对外冷眼相对的段宜恩在料理台前忙前忙后的模样,王嘉尔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鼻尖没来由地酸了一下。

 

又是感动。

 

 

 

 

 

TBC.




评论过三十连更两天!!

标签:宜嘉多久
热度: 319 评论: 40
评论(40)
热度(319)

幸福化作小精灵 跑来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