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嘉里AC | Powered by LOFTER

Bad Liar · 拙谎人

▲ 第一章,6954字

▲ 律师段x检察官嘉

▲ 破案 ,法律,甜宠

▲ 感情线,主宜嘉,全员上线

 

 

* 不是专业的,法律体系为自制,部分贴合实际。

 

 

Part 1 . 没有温度的法律

 

 

 

00

 

 

 

熊熊大火,持续上升的温度,玻璃破碎的声音,令人窒息的烟尘,无法逃脱的恐惧,一切的一切都太过于真实。

 

触手可及的真实。

 

男人扬起的手臂,握在手中的斧锤,紧跟着三两声痛苦的哀鸣,无法挣扎。他转过身,即将清晰的面孔突然消逝在漆黑一片之中。

 

 

 

01

 

 

 

段宜恩睁大双眼,他无数次在晨光熹微中惊醒过来,只要是那活在心底的恐惧化作梦境时,他便睡得不安稳。

 

铃声响起,他按下闹钟,双手捂面。

 

随着十几年前那场火灾出现在自己梦境中的次数不断增多,段宜恩似乎已经习惯了。刚刚面临恐惧的心脏也逐渐平静,他坐起身,直到屋外天明才走进浴室洗漱。

 

 

 

今天有一个案件开庭审理,是属于民事纠纷,段宜恩代理方是本地一家有名的房地产商,而让检察院方提出上诉的,是一位年近古稀的老头子。

 

上诉的原因不过是房地产商近期准备拆除老头居住的旧房区,因为新房即将动工,而这批房屋修建工程已被政府同意,所以没有什么好拖延的,可老头就是不愿意搬离,闹了近半个月。

 

这种案件在段宜恩眼中不过是走个过场,他只不过需要三两言语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取胜。若不是房地产商愿意给他不菲的一笔律师费,他根本不想接这种无技术含量的案件。

 

毕竟他是在世界法律领域都有着不小名气的金牌律师,近乎无败诉的经验与战绩摆在他的个人履历上,只要有钱能够请到他,几乎不用被官司纠缠而烦恼。

 

 

 

段宜恩坐在车内,接过朴珍荣递来的文案,随意地翻阅两三页,便合上放在一旁。

 

“检察官,王嘉尔?”

 

他又看了一眼封面上标注的姓名。

 

“嗯,新晋检察官,来头不小,他父亲是有名的医生王义禾,现在是A城国际医院的院长。母亲更是风光,息影影后程郁然。”

 

段宜恩对这人的背景嗤之以鼻,脑海中只出现吊儿郎当的执绔子弟形象,却忘了他父母还在世时,他也是个有钱家公子哥,即使后来生活在弟弟崔荣宰家,他也照样过着丰衣足食的生活。

 

“富二代?来当检察官?”

 

“准确来说,是富三代,他家的几位老人都是那个年代奋斗下来的商人和军人,但王嘉尔倒是令人惊讶,当检察官好像是他回国后自主决定的,家人没怎么干涉。今天是他的第一个案子,也是第一次出庭,你这个老奸巨猾的老狐狸,可别吓到人家初来乍到的小白兔。”

 

朴珍荣睥睨地看了他一眼,段宜恩被他这个眼神盯得发笑,低头不再看他,却伸出手揉了揉身边人的黑发。

 

“我可不是老狐狸,资料显示,我不过大他三岁。”

 

“你不要揉我头发,不是大学时候了。”

 

段宜恩看着朴珍荣正襟危坐地理了理自己的发型,脸上不可遮掩的红晕迅速在他的调整下消逝,段宜恩没有多说什么,两人相继无言,直到法庭。

 

 

段宜恩见过房地产商后,便让朴珍荣告诉他一些在法庭上需要注意的相关事宜,自己则拿着烟走向卫生间。

 

刚进入隔间,就听到旁边发出类似口号的声音。

 

“加油!你可以的!”

 

“当对方是白菜!是傻逼!”

 

“你是最棒的!一定可以帮江爷爷取胜!”

 

段宜恩扶额地听着旁边人给自己加油打气,不得不说,小烟嗓还挺好听。话音刚落,紧接着是不可描述的水声。

 

段宜恩好笑地摇摇头,刚点燃一根烟,旁边的小烟嗓又找事地敲了敲隔间。

 

“喂,在厕所里抽什么烟,公众场合!”

 

被说教的人挑了挑眉,竟也配合地扔掉手中才燃烧不久的烟,他故意停留在洗手台边,段宜恩倒要看看隔壁这个小家伙是个什么样的热血青年,毕竟能在法律界的都会成熟稳重些,而这人却正能量爆棚。

 

不过半分钟,那人哼着英文歌走出来,段宜恩抬头看着镜子,一张白净又夺目的小脸映入眼帘。他刚刚在文案上看过王嘉尔的资料,也瞄过一眼照片。看到这个小家伙时,一下就认出了这便是待会儿自己要面对的对手。

 

不愧是息影影后的儿子,王嘉尔长得不算特别精致,却比精致更加让人悦目,五官端正英气,合身的西装下包裹着因健身而标致的身材。

 

他正哼着曲,一边将上身洁白的衬衣扎进裤子里,一边向段宜恩走来。段宜恩顺着他的动向,往下瞄了一眼,不动声色地笑了起来。

 

王嘉尔走到段宜恩身边,正准备洗手时,闻到了身边人身上淡淡的烟草味,皱紧眉头,管事精的本性又露了出来。

 

“刚刚就是你在抽烟吗!”

 

段宜恩还未开口,就被问得一愣一愣的,只能本能地点头。

 

“诶,我说你,看你胸针还是律师吧,你竟然是律师就应该遵守点规矩!卫生间是公共场所!你看没看门口禁止吸烟的标志!”

 

被一套说辞震得一句话也憋不出的段宜恩,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在言语上败下阵来,听到门口传来其他人的脚步声时,他扬起嘴角,不怀好意地看了王嘉尔一眼。

 

欺身将他逼近墙面,他比王嘉尔高了半个头,虽说不算高大的身形,却也遮住了王嘉尔全身,外人看来就是段律师将一人压在墙角,亲密无间。

 

进来卫生间的人都配合地不敢说话,而被压制的王嘉尔更是吓得不敢出声,内心纠结万分地埋怨自己为什么刚刚要多管闲事。

 

刚刚他一直没看清这人是谁,长什么样,只是凭着味道识别。现在盯着他那张精致的脸,才知道这是他在学生时期崇拜且憧憬了好几年的学长,也是他即将面临的对手,段宜恩。

 

这样想着,他更觉丢脸了。

 

不同于紧张的王嘉尔,施压方段宜恩倒是落得清闲,他抓住王嘉尔的双手手腕,贴在墙面不让他动弹,看着他的小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红,得意地弯了弯嘴角,随后在他耳畔处吹了口气,王嘉尔瞬间被撩得腿软,眼底满是抵抗和羞愤。

 

想起朴珍荣说他是初来乍到的小白兔,现在看来,果真如此。

 

 

“别紧张,小白兔。”

 

耳边的低音响起,王嘉尔整张脸变得通红,而更让他致命的是一声“呲啦”令他下身紧绷,段宜恩轻提着他的裤腰,将他刚刚开着的裤链合上了。

 

明明动作小心翼翼,近乎察觉不到,可两个人的距离那么近,又是私密位置,王嘉尔所有神经全然紧绷,呼吸声骤然停止,周围戏谑的声音仿佛消失,空间里安静得只听得见他紧张又慌乱的心跳声。

 

一下又一下,清晰地砸在他体内,在五脏六腑间回荡,穿梭进脑海中。

 

“待会见。”

 

段宜恩捏了捏王嘉尔的脸,转身离开。

 

被撩的那人全身瘫软似的,像岸上奄奄一息的鱼重回海底,得以恢复呼吸,顺着墙面滑落,他捂面蹲在角落。

 

“天呐,那是学长啊……我在学长面前丢人了卧槽……”

 

王嘉尔倒没在意段宜恩为什么叫他小白兔,只斤斤计较着自己的丢人,对象还是他一直视作偶像的段宜恩,天知道对方在心底怎么嘲笑他。

 

等这个小插曲一过,便要开庭。

 

王嘉尔整理好自己的西装,提着小包走进休息室,刚推开门,就看见江爷爷正在房间内紧张地踱步,听到门口的动静,他激动不已地走上前握住王嘉尔的手。

 

“王检察官,我和老伴唯一的记忆就靠你来挽留了。我这个老头子真的……真的没什么其他念想了……”

 

老人的手布满了岁月的痕迹,江爷爷本名江书豪,他和老伴在一所学校教了一辈子书,退休后本以为能安度晚年,却不料江奶奶因病过世,而两人居住了近四十年的老宅也面临拆迁。

 

共同备课的桌案,携手沐浴阳光的阳台,一尘不染的餐桌,热气腾腾的厨房,每晚归家灯火通明的客厅……

 

那段相濡以沫地时光被圈在这片不过百平的地域里,不能割舍,无法割舍。

 

这也是老人迟迟不肯搬离的原因。

 

王嘉尔曾在斯坦福法学院就读,本可以在完成学业后回国当一个和段宜恩一样的顶尖律师,他的专业水准并不差,但老师给予他的评价中, 均有一条相同的。

 

“感情用事。”

 

他不喜欢被人这样评价,他所认为的法律并不是一条条无情的规则,而是可以让更多受到不公和伤害的人得到一个慰藉。

 

所以他毅然决然选择退学,回到自己国家,在一年内通过考试审核,成为如今的一名为国家为人民的检察官。

 

直到他推开法庭大门的那一刻,就注定告诉他自己的满腔热血,在别人,甚至自己崇拜至今的人眼中,仍然虚无。

 

 

 

“尊敬的法官,我方受原告江书豪委托,受理本次诉讼案件。开庭前,检察院方已于原告江书豪先生进行沟通询问,并在审批通过的条件下对本案件进行深入调查。现依据有关法律法规,发表意见如下。”

 

王嘉尔拿着文案及资料的手不自觉地颤抖,这是他第一次出庭,尽管之前在学校里已经模拟过无数次开庭辩护,但那时终究是以律师的身份,而且自己的对手、台前的法官都是熟知的同学和老师。现在他所面对的是与之毫不相关的人,对面坐着的是段宜恩,他现在不能够出错,也不允许他出错,压力之下,全是紧张。

 

而段宜恩在他开口到现在,一直没有抬过头。只盯着眼前的资料,或是把玩手中的钢笔。

 

“根据我国《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九条表明,征收房屋的建设活动应当符合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

 

“而根据资料显示,被告方盛名集团此次拆迁计划,是在原有的土地上拆迁进行商区建造。原告方所居住的这块土地并不属于人流密集区,交通不便利的情况下客流量并不能达到维持经营的标准。更达不到国民经济及社会发展规划所需。”

 

王嘉尔振振有词地站在桌前,目光总是不自觉地扫向对面的段宜恩,他很在意他此刻对自己发言的反应,却在一次又一次的试探下失望。那人表情没有任何变化,甚至甚少抬头。王嘉尔停顿了一下,闭上眼深呼吸。

 

“综上所述,我方主张被告停止新项目建设计划,暂停拆迁,让原告回到原有的平静生活。”

 

他回到座位上,江书豪对他投来信任的目光,王嘉尔对他乖巧地笑了笑,又将视线转移到即将发言的段宜恩身上。

 

“原告方检察官代表真是令我惊讶啊。”

 

对方一开口,倒是让王嘉尔小脸一红。

 

这他妈什么跟什么啊!

 

“被告律师,分清场合。”

 

法官皱眉提醒着一向冷静从容的段宜恩。

 

“那我就跟着检察官王先生的观点进行反驳了。首先,这是被告方也就是我的委托人盛名集团近五年所盈利的明细。”

 

段宜恩向王嘉尔走来,在递给他资料时,意味深长地望了他一眼。

 

“盛名集团一直是全国企业中排名靠前的企业,无论是投资、消费、净出口这拉动我国经济的三大马车,盛名集团都贡献了不少,相关数据都在资料上显示了。”

 

“一个一直在国家、人民心中都有良好口碑,并且付出众多的企业,进行此项商区建设的计划,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为了证明企业的作风优良,盛名集团的董事长愿意公布此项计划的未来规划,同样在资料上有标明。简而言之,在法庭上论经济问题,我想也不必浪费这个时间了。”

 

王嘉尔盯着从容淡定的段宜恩,他刚刚所说的浪费时间,不想应该就是在说自己的观点有些牵强,而他接下来的侃侃而谈更让王嘉尔又是震惊又是受挫。

 

一场官司在进行到不过半小时时,王嘉尔就表现得有些吃力,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段宜恩在陪他耗时间,王嘉尔所提出的观点被段宜恩一一驳回。到最后小白兔破罐子破摔,直接开始打感情牌,可最后仍然以段宜恩所代理的被告方获胜。

 

 

 

审判结束后,江书豪叹着气,一个人窝在位置上抹着眼泪。步入晚年的老人唯一的念想在此结束,王嘉尔内疚万分,没有整理资料便跑去休息室寻段宜恩的踪影。

 

刚打开门,就听见段宜恩对着助理说“这几十万倒也赚得容易。”

 

他恼怒地追过去拉住正准备离开的段宜恩。那是他憧憬了多年的学长,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变得如此势利。

 

“你难道就为了金钱不择手段吗?”

 

“你知道那些房子承载了什么吗?对于一个手无寸铁的老人来说,陪伴他相濡以沫的老伴逝去,他所剩下的只有这所房子,带着他们几十年记忆的房子!可你赚得的几十万,盛名集团赚得的无限利益,就这样毁灭了他的记忆!”

 

王嘉尔的力道有些重,段宜恩皱眉看他,脑海中突然浮现多年前那场火灾的场景。他被人抱着冲出火海,幼小又无能为力的他只能撕心裂肺地哭喊着父母的名字,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家被烟雾和大火吞噬,那也是他唯一的念想,他却无力怪罪谁,毁灭了他的记忆。

 

“我不择手段?”

 

“请问王检察官,我做了什么不择手段的事?”

 

“是我赚得了几十万让你认为我赢得这场官司就是不择手段吗?你不用为你的无能找些冠冕堂皇的借口。判决的结果就是公平公正的结果,你这样感情用事,难道就能为你所代表的人赢得什么吗?”

 

段宜恩挣开王嘉尔桎梏着自己的手。

 

“如果仅仅只为了一个人的痛处,去舍弃更多的公平,那要法律有何用?好比杀人偿命,即使是误杀也是杀人!难道被刺杀的人就该死吗?那误杀的人不该死吗?法律的作用就是让大多数人获取公平,没有人能够改变法律的权威。”

 

“法律本就是没有温度的。”

 

王嘉尔被反驳地毫无回击之力,只呆滞地看着眼前人,眼中布满失望。

 

“为什么你们所有人都是这样。”

 

大概是看出王嘉尔大眼睛中涌出的泪花。段宜恩知道自己说出口的话语有些言重。

 

“王嘉尔,我知道你难过自己没有为江书豪老先生保留那一套房子,但你也要知道,拆迁对于其他人未必不是好事。这批拆迁户中有一家三口,父亲因工伤瘫痪,母亲也多病,而家中还有在上大学的儿子,只有拆迁所得的巨款能够拯救这个家庭。还有一个患有癌症的住户急需一笔钱治病,这些都是在拆迁前做调查时所得知的。”

 

朴珍荣站在一边,看着平时不多言多语的段宜恩,竟在被人触碰底线的情况下,安慰了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子。而他接下来的动作,更让他大吃一惊,心中百味交集。他看着段宜恩从包中拿出纸巾抽出一张,走上前递给王嘉尔,见小孩闹脾气不愿意接,他好笑又耐心地凑近些,替他拭去眼泪。

 

“有时候你失去了什么,总会有人得到什么。”

 

“你自己想想吧。”

 

语毕,他给朴珍荣传递了眼神,两人一齐离开。

 

站在原地还发愣的王嘉尔看了眼被自己眼泪浸湿的纸巾,刚刚还难过的心情得到了点好转。

 

原来他心中的段学长,还是和以前一样温柔的。只是段学长的印象中,好像真的没有自己的存在。

 

他拍了拍自己的脸蛋,有重振旗鼓,回头拿资料时,发现江爷爷已经离开,等清理好自己的东西走出法庭,有个声音在一边响起。

 

“谢谢谢谢。”

 

王嘉尔多留意了一眼,就看到盛名集团的董事长助理握着江爷爷的手,而江爷爷一脸感激地回握着,嘴中不断道谢。

 

“我们公司会为您增加拆迁赔款费用的。”

 

他突然想到刚刚段宜恩的那一句话。

 

你失去了什么,总会有人得到什么。

 

 

 

法院门口多了很多记者,被圈围的中心正是刚刚离开的段宜恩,他淡定地面对着层层叠加的话筒,官方地回答着问题。

 

正在王嘉尔不屑地想着不过是一场官司至于这么多记者来采访时,有眼尖的人发现了他,话筒又向他蜂拥而至。

 

“请问新晋检察官王嘉尔先生,您对自己第一次出庭就失败有什么感想吗?”

 

“面对零败诉记录的段律师,您与之对战有紧张吗?”

 

“请问您可以说说作为息影影后和王院长之子,却选择做检察官的缘由吗?”

 

一个个夹枪带棍又涉及个人隐私质问让他无地从容,正无助地不知所措时,段宜恩朝朴珍荣使了眼色,被指挥的人了然上前,替王嘉尔挡下话筒。

 

得了空的王嘉尔机灵地从一旁溜走,段宜恩看着蹦跳的小孩,暗自想着他是怎么能够当上检察官的,这性格真的不适合在这种场合出现。

 

他一边走向车内,一边不时看着远处的王嘉尔。

 

小孩明明有着显赫的家境,却骑了一辆不算拉风,尽现可爱的小摩托车。他戴上安全帽后扣了扣伸缩带,又把小包往身后甩了甩,抬起腿跨上车的样子,被段宜恩尽收眼底。

 

小孩果然是小孩。

 

“回神了。”

 

朴珍荣坐在副驾驶座,在段宜恩眼前打了个响指示意他收回眼神。

 

“生日快乐。”

 

等段宜恩回过头,朴珍荣才从后座拿出礼物和一个插着蜡烛的茶杯蛋糕。

 

“知道你不喜欢吃奶油多的,只能这么简约了,许愿还是要的。”

 

段宜恩笑着接过礼物的蛋糕,感激地看了身边陪伴自己多年的人。闭着眼睛许了愿望后,吹灭了那根蜡烛。

 

“怎么刚刚开庭前不拿出来?”

 

“时间紧迫。”

 

朴珍荣看着段宜恩吃下不大的蛋糕,眼底的欢喜不言而喻。

 

“还是要去老地方吗?”

 

见段宜恩点头,朴珍荣便知晓地继续开口。

 

“那我就不跟你一起了,我先回事务所写结案的东西了。”

 

正准备开车门离开,段宜恩拉住他的手腕。

 

“我送你回去,我再去那里。”

 

朴珍荣愣了神,又坐回车内。段宜恩对他的体贴也不过如此,但他总能被感动地一塌糊涂,他所认为的喜欢便是这样了,但他不愿说,宁愿以助手的身份在他身边。

 

 

 

等送回朴珍荣,段宜恩径直上了高速,朝郊区的别墅区行驶。

 

这块别墅区已经荒废,因为年代久远,算是这座城市最早的一片富人区,而正因为是早期,原有的有钱人早已搬离,只剩下空落落的房屋,曾有的风貌在一片荒芜中衰落。

 

段宜恩将车停在熟悉的那座已经被烧的漆黑的房屋前。

 

整整十八年。

 

父母在火灾中丧命,在自己生日这一天离他而去,所有关于幸福的字眼从生命中消失的那一天,距离现在已经整整十八年了。

 

他一直想去寻找让父母丧命的那个男人,他无法释怀,无法忘记那一天的惨痛。

 

在他成年后他就经常回来这里寻找些线索,可总是寻不到任何东西。毕竟时间过得太久了,而这场大火当时燃烧狂妄,一切的一切早已经被摧毁。

 

段宜恩站在大门前,若有所思。

 

父母当年一直是律政界有名的神雕侠侣,外界人都认为这样优秀的律师一定在教育孩子方面相当严苛,但段父段母并未这样,相反的,段宜恩的童年过得无忧无虑,虽然父母很忙,只要有空便会在家中陪伴儿子,或是带他出去游玩。

 

他正在回想着,一个突兀的声音从里屋传来。

 

段宜恩被扯回思绪,警备地上前一步,这一片土地本就是荒废的地区,除了段宜恩不时地回来寻找线索或祭拜父母,根本不会有人想到来这里。

 

正要走到发出声响的窗户边时,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段宜恩本不想理会,但看到是朴珍荣的电话,按理说他知道自己来这里,便不会多加打扰,这时候来电,应该是有紧急的事,他便收回脚步,背过身接通电话。

 

“宜恩,荣宰出事了,他在学校的事,有些棘手,你现在尽快赶回来吧。”

 

电话里朴珍荣的声音有些着急,段宜恩“嗯”了一声挂断电话,临走前又向屋内望了一眼才驾车离开。

 

而就在他的车驶远后,屋内一个男人探出头张望了两三眼,又靠回墙边喘着粗气,手中拿着一张照片,正是段宜恩一家三口的合照。

 

 

 

 

 

未完待续。

 

 

 

 

- 关于拙谎人

 

这一个长篇是我和圈外好友思索了近半年的文章。从整体思路到每个案件的整理,我们两个都有认真思考,也查过不少资料。

 

本来想简单点直接写[律师]和[律师]的设定,但是感觉这样会少很多碰撞的事例,所以就改成了[律师]和[检察官]。

 

本文设定选取了不同国家的法律制度,设定及法制参照韩国#听见你的声音,日本#Legal High,美国#美女上错身三部影视剧,不会有过分夸张和不贴实际的内容。本身影视剧就不是很贴合实际,但写文也是为了让大家来认知一个另外世界的宜嘉,纯粹为大家看的开心,我写的舒服。

 

所以在法律上有bug的地方希望大家理解并指出,若不影响全文我会进行整改。

 

全文中小搞基全员都会上线,CP包括宜嘉,在荣,谦斑,七嘉。其余CP感情线全部为辅助。不算OOC吧,每个角色的设定都有参照小搞基全员的性格特点。

 

因为是涉及法律及逻辑,需要这方面的知识积累,而我不是学法的也不是专业的,为这一篇文我也是查阅很多才打算动笔。

 

还有这是一篇HE,会有甜宠,宜嘉高甜。

 

希望大家能够喜欢,爱你们。

 

热度: 747 评论: 46
评论(46)
热度(747)

幸福化作小精灵 跑来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