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嘉里AC | Powered by LOFTER

How Long · 多久

▲ 第一章,宜嘉
▲ 金主,肉多,娱乐圈,3542字
▲ 大概没什么虐,虐也是甜甜的

 

BGM:How Long - Charlie Puth

 

 


* 设定选自[Growing Pains],别问我GP在哪里看,我不会解锁我的文的,反正两篇没什么关系,就这么傲娇。前几天发过被屏蔽了,一直懒得整理,对不起大家啦嘻嘻。

 


01

 


“你不操[略]我吗。”

王嘉尔翻过身压在段宜恩身上,头上戴着那人恶趣味让自己非要顶着的铁丝制兔耳朵。

段宜恩搂着他的腰,从他的视线可以看到王嘉尔正背着光,刚染上的银发被灯光照着,熠熠生辉,让段宜恩挪不开眼。

“王嘉尔,”他唤了他一声,“我爱你。”

一次次的顶[噜]弄,段宜恩在王嘉尔支离破碎的哭喊声中,怎样也寻不到他自己刚刚说出口的那三个字。

 

想到身下这小东西曾经绝情地说“包[啦]养嘛,难不成要动真情”,他就控制不住力度,生生地把王嘉尔欺负到哭。

等结束后,小孩哭红的眼睛微微闭着,睫毛上还沾了点泪花,眼角眉梢处泛着红晕,就这么安静地窝在他怀中。

段宜恩的心突然而然地被软化,王嘉尔像一颗包裹着酸味的糖豆,表面上刺人无数,等含在嘴里融化了外表,内心还是满分的甜度。

段宜恩伸手撩拨着他过长的刘海,嘴唇在他额头处贴合。

“对不起,弄疼嘉嘉了。”

刚刚被折腾到沾枕就着的王嘉尔感受到段宜恩的接触,本能地将身体与他贴近,脸搁在段宜恩的颈窝处,平稳的呼吸带出的气息,让他能感受到王嘉尔的依赖。

一夜好眠。



第二天是王嘉尔的首场巡演,前一天还在床上和那衣冠禽兽翻雨覆云,隔天就要上台撩得万千粉丝。

王嘉尔扶着腰在后台休整,额头上净是冷汗。

“Jackson,你的状态不好,能坚持吗?”

助理苏晨担忧地递给他纸巾,王嘉尔接过后潦草地擦拭着,摆摆手摇了摇头。

“没关系的。”

苏晨眉头紧锁,一副王嘉尔就要撑不住了,欲哭无泪的表情,王嘉尔被她弄得哭笑不得,站起身拍了拍小姑娘的脑袋。

“好啦,又不是第一次腰疼了,我没事。”

苏晨点点头,给他披上演出服的外套,看他站起身走上升降台,喃喃自语着。

“段总太凶残了…”

“你怎么知道我凶残的?”

话音刚落,一个比自家爱豆撩人无数的小烟嗓还要迷人的低音从身后传来,苏晨冷不丁地打了颤。

“段总……”

段宜恩的胳膊上搭着西装外套,一边看后台的监视器,一边松了下领带,明显是刚从公司赶来的模样,苏晨紧张地眨着眼睛盯着大老板,咽了咽口水。

“小没良心的,也不知道是谁付你工资。”

屏幕上的王嘉尔正对着镜头Wink,段宜恩弯起嘴角,坐到沙发上。没等苏晨说话,又开了口。

“还有多久结束?”

“嗯……还有三首歌没表演,剩下的都是慢歌,还要跟粉丝互动,估计还要半个小时。”

“好,你可以先回去了,我在这里等他。”

段宜恩拿起放在桌上的杂志,苏晨点点头,想起什么似地从包中翻出几张膏药贴。

“Jackson腰伤犯了,老板,你可记得好好照顾我爱豆,别每天压榨他。”

说完她便小跑着溜出后台。段宜恩愣住看她的身影,屏幕的光效吸引他视线,王嘉尔正戴上和昨晚一样的铁丝制兔耳朵,他演唱的是新歌,很撩人也性感至极的一首慢歌。

为制作这首全英文歌曲,段宜恩特地带着王嘉尔去了纽约,从音频录制到音乐录像拍摄,他都在场,天知道王嘉尔躺在床上骚姿弄首的样子有多迷人,不止他自己,连摄像师都忍不住脸红。

这样的王嘉尔,他怎么可能想着不去压榨。

正想着回家怎么犒劳他的小妖精时,灯光全暗,演唱会结束了。

“嗒嗒”的脚步声从一边传来,紧接着就是王嘉尔那张布满汗水的小脸。

“不是慢歌吗,没多少舞蹈吧,怎么还流这么多汗?”

段宜恩立马上前,接过场工递来的毛巾,命他们将王嘉尔的演出服拿走,又将自己的西装外套给他披上,整个过程宛若王嘉尔的贴身保姆一样,无微不至。

“你怎么来了…”王嘉尔见到他时,有些愣神和惊讶,明明眼前人说过有会议脱不开身,却还是出现在自己巡演后台,“还不是昨天你用力过猛……我腰疼死啦!”

段宜恩听着他撒娇一样的抱怨,伸手揽住王嘉尔的腰肢,缓慢地摩挲着划圈。王嘉尔顺势靠在段宜恩怀中,调皮地啃咬着他的下巴,还不时发出笑声。

周围的工作人员都明了地没再说话,纷纷进行着自己的收尾工作。

“你再勾引我,今晚你也别想睡觉了。”

听到段宜恩略微沙哑的声音,王嘉尔笑得更加肆无忌惮,一边蜻蜓点水般吻着他,一边小声地沿着他唇线的缝隙吐露出几个字。

“那……不睡了。”

段宜恩深吸一口气,他真的要被王嘉尔折磨致死,揽着他腰间的手不自觉加大力度,段宜恩扫视了周围的工作人员,隐忍着说了句“都可以走了。”

不出一分钟,所有人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后纷纷退出后台,给两个人留出空间。

段宜恩在最后一声门响后,俯身吻住小孩。

 


链接,密码:0509

[点链接,点开图片,右下角查看原图就好]

 


他第一次在街边捡到王嘉尔时,小孩也是如此脆弱。



那天的香港下着滂沱大雨,段宜恩去到这座城市本只为开拓市场,顺势拜访一位老师时路过这条小街巷。

当时小贩们纷纷带着地摊溜走避雨,只有一个不过十七八岁的小孩不知所措地用地摊上的麻袋遮盖住鸟笼,又用自己的身子遮挡着一把破旧的吉他。

助理给他撑着伞,催促着时间,而段宜恩却怎么也不能从小孩身上挪眼。

他拿过伞走到他身边。

伞面盖过少年头顶时,王嘉尔错愕地抬头看他,这一眼就成了他的万劫不复。



收回思绪,段宜恩抱住小孩坐起身,感受到重回温柔的怀抱后,王嘉尔乖顺地抱紧了他。

段宜恩重新撕开新的一片膏药,在王嘉尔的腰部贴好后,又找来毛巾,正要让王嘉尔躺下来让他好检查时,小孩摇头不愿意松开他。

“回家再……这里好不舒服……”

面对他的要求,段宜恩向来不会多加拒绝,点点头,用毛毯包裹住王嘉尔的下身,从衣架上找来一条裤子替他穿上后,揽着他走到停车场。

正要带着王嘉尔上车时,一个另两人耳熟能详的男声从他们身后传来,王嘉尔本能地往段宜恩怀里一缩,本疲惫不堪而难以睁开的双眼睁大,他害怕地抓住段宜恩的衣领,生怕那人看到自己这个模样。



“段总?”





TBC.

 

 

设定如图,人物选自模拟人生4。

标签:宜嘉多久
热度: 469 评论: 34
评论(34)
热度(469)

幸福化作小精灵 跑来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