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嘉里AC | Powered by LOFTER

Boo · 深陷

▲ 第二发校园风速打甜饼
▲ 脑洞起源@TENG三 小漫画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

语文老师拿着课本,由一首诗引发出另一首诗,时空穿越,朝代衔接,故事变幻无穷,同学们摇头晃脑地跟着他在诗海里畅游。

春日的阳光不像夏季的那般难以忍受,它慵懒地一步步逼近被帘子半遮住的窗扇,爬进课桌上,拥护着正低头昏昏欲睡的王嘉尔。

段宜恩像棵小白杨一样坐在自己座位上,连手托着下巴的姿势也被他端得气质不凡。

和旁边频频点头,差点磕着书桌的王嘉尔形成鲜明的对比。

“段宜恩……”

正在看黑板出神的段宜恩听见了自己的名字,侧头去看王嘉尔,那人手抱臂,微张着嘴,有点点水光从嘴角冒出,上唇下唇一张一合,拼凑出他的名字。

上课做梦都想到自己。

段宜恩低下头,嘴角上扬,满意地关上窗帘,给身旁的小孩一个更好的熟睡环境。



前桌回过头敲了敲段宜恩堆成山的书本,用笔尖指了指语文老师。

“老李的头发越来越少了。”

段宜恩跟着他指的方向望去,语文老师的秃头在灯光反射下形成了巨大的高光,他觉着赞同,点了点头,和前桌“噗嗤”一声笑出来。

老李显然是听到了这笑声,回头用那双咪成线的双眼盯着他们,前桌瞬间噤声,回头装作在记笔记,而段宜恩只得以撑起语文书,念念有词。

见他们懂得装样子,老李便也没说什么,但注意力终究还是被小鸡啄米似的不断点头的王嘉尔吸引,他怒气冲冲地将课本摔在桌上,好几个打瞌睡的同学都被吓醒。

唯独王嘉尔,神态自若,该怎么睡就怎么睡。

老李扶了扶老花镜,皱紧眉头,弯着个腰朝王嘉尔走来。段宜恩无奈,只得以伸出手指,妄图在王嘉尔的小脸蛋上戳一戳。

“皮卡丘……好吃……”

好吃?

段宜恩停住动作,由小孩儿的一句话想到种种。这小兔崽子不会在梦里想着如何反攻吧,段宜恩、皮卡丘还好吃,明明在平常都被自己吃得骨头都不剩。

正想着,手指的力度不知轻重,就这么戳进被他喂胖的王嘉尔的小脸上。

“喂,老师来了。”

不知道是段宜恩的声音太有威慑力,还是脸蛋被戳的有些疼,王嘉尔猛地睁开眼,看到正向他奔来的语文老师,吓得“噌”地站起身。

“我错了。”

老师指着王嘉尔的鼻子,还没开口,就被他一句话堵住了所有责怪。

“你!你哪里错了!你说说!”

“哪里都错了……”

全班哄笑,本还想再批评几句的老师,一肚子气又被下课铃给扑灭,只得以摆摆手让他坐下,拿走教案后气呼呼地出了教室。



“吓死我了。”

王嘉尔看着老李的背影,鼓着腮帮子吐出一口气,正准备趴桌上继续梦游时,段宜恩纤细的手指捏住了自己的下巴。

“刚刚梦到什么了,嗯?”

被这么突然一问,王嘉尔愣了神,刚刚被吓醒时,梦早就被驱散的没有影子,这下让他想,他还真想不起来。

“想不起来了……”

王嘉尔嘟着嘴,委屈地眨了眨他那双大眼。

“行了,把诗记下来,老师说不定会考。”

段宜恩见他撒娇,一点辙都没有了,指着黑板上的那首诗,又敲了敲王嘉尔空白的语文书,示意让他抄下来,王嘉尔听话地“哦”了一声,拿起笔乖巧地抄写着。

“断肠人在天涯……”

最后一个字写完,王嘉尔满意地看了眼自己的作品。

“你知道这首诗什么意思吗。”

“我睡着了哪能知道呢!”

“表达了诗人的思乡之情,诗人啊远在他乡,一个人孤苦伶仃地漂泊……”

段宜恩正优柔寡断地将自己代入场景,想用心给没听课的小孩补一补,却被王嘉尔突如其来的吻打断。

吻很浅,只是简单的触碰,因为是午休前最后一节课,教室里的同学早就走光了,王嘉尔撩完段宜恩就心满意足地准备清东西去食堂。

“别讲了,我的爱人就在我旁边,我体会不到这种思念到断肠的感觉。”

王嘉尔有些不好意思地左顾右盼,就是不去望还在愣神的段宜恩。

“哎呀呀,食堂肯定人又多了,走走,说不定还能赶上一份红烧肉,段……唔……”

段宜恩被撩的不要不要的,小孩的脸在阳光下衬得他像会发光,刚清醒的小脸蛋红扑扑的,再不做点什么他段宜恩总攻的名号就是虚的了。

他扯过王嘉尔的手,欺身咬住他的唇瓣,手游走在他的腰间,惹得王嘉尔喘息连连。



“没关系,红烧肉没了,回家给你吃肉。”




完。




我可太喜欢TENG的小漫画了!!!
太可爱了噜!!
就喜欢这种萌的不要不要的画风!!
TENG竟然回关我很开心!!
于是码了小甜饼!!
爱TENG一万年,给她打call!!





恢复矜持,默默写下我的flag进度。



3/149

标签:宜嘉
热度: 161 评论: 1
评论(1)
热度(161)
  1. Mark_tuan查无嘉里AC 转载了此文字

幸福化作小精灵 跑来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