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嘉里AC | Powered by LOFTER

Stare At You · 视线紧随

▲ 甜饼有车,久别重逢,破镜重圆
△ 游泳教练段x会撩模特嘉
▲ 点梗产物,感谢@初初 @刘海君 @少女森尼 



BGM : Stare At You - Diane Birch



“王嘉尔,我觉得你身材走样了。”

顾舜清抱着手臂靠在王嘉尔家的玻璃门边上,自家模特正穿着工字背心和大裤衩,脚上踩着人字拖,踮着脚尖在地毯上来回蹭着,上身撑在大理石吧台上,拈起草莓放进嘴里。

“你屁话。”

他含糊不清地吐露出三个字,手掌下意识摸上自己的腹肌,不摸还好,一摸心里一凉,他的六块腹肌真要没了,透着布料只感受到软绵绵的小肉肉。

“行,我屁话,”顾舜清白了王嘉尔一眼,站直身子把合约扔到吧台上,“我刚给你接了Fashionable的封面拍摄,上半身要露///肉,下个月开拍,我劝你去健身房练练。”

王嘉尔斜眼瞄了瞄那白色封面的文件,心烦意乱。

“我不是说了不接这种吗?”

顾舜清没理会他的话,走到门口准备出门,换好鞋后才扔下一句话。

“不接也得接,王一凡指定的。”

“的”字随着关门声消失殆尽,王嘉尔还未开口的辱骂声就此被堵在嗓子眼上。他烦躁地拿起合约窝到沙发上,刚翻开第一页,看到甲方王一凡几个字后陷入沉思。

王一凡是Fashionable杂志的总编辑,也是时尚集团的总裁,王嘉尔十七岁刚入行时是他提携的,模特身份出道后拍摄的几本杂志都是王一凡所在集团旗下的。

正因为良好资源让他的事业一路顺风,也让他在源源不断的片酬和接连不暇的行程中失去了自己所爱。

微信提示音打断了他的若有所思,刚出门的顾舜清发来消息,将他内心燃起来的怒火全然浇灭,又在熄灭而落得焦黑的伤口上狠狠划上一刀。

屏幕上白色的对话框上显示着不长的一句话,他却只看得清一个人的名字。



“段宜恩回来了,就在北京。”



王嘉尔喜欢段宜恩,十七岁到现在,即使五年前分开,也从来没有变过。

他盯着屏幕失神,紧接着顾舜清又发来一则语音。王嘉尔咬咬下唇,总觉得顾舜清这丫头会给他带来一些他所期盼的好消息。

红点随着王嘉尔的触碰消失,顾舜清洋洋得意的声音从扬声器里传来,王嘉尔的情绪因她所说出的每个字而高昂起来。

“而且呀,他在你公寓附近盘下了一栋健身会所。你的腹肌有救了。”

王嘉尔又点开语音确认了自己没有听错,刚刚还沉闷的心情顿时豁然开朗,从沙发上一个鲤鱼打挺,蹦跳着去衣帽间换上运动服。



他和段宜恩在高中时便在一起了。那时候王嘉尔还在接小广告的拍摄,而段父将段宜恩当成国家运动员培养,成年前还在全国各地跑游泳比赛,十八岁过后又开始接手世界级的赛事。

就是这样优秀的段宜恩,被王嘉尔给捡着了,以至于他一直想变得再耀眼一点。

直到他加入了王一凡的公司。王嘉尔开始拍摄耳熟能详的时尚杂志封面,本来就和恋人聚少离多,自己忙起来后两人更是像陌生人一样。

有一次他的拍摄主题是泳池派对,刚好就在段宜恩训练运动馆附近。

场务在布置场景时,段宜恩刚好训练完,上半身//裸//着,肩膀搭着半干的毛巾,头发被水淋得透湿。不少小姑娘窃窃私语着这个堪比模特身材的少年。王嘉尔坐在长椅上听着一个个女生如饥似渴的调笑,心里既傲娇又吃味。

“我们家老段岂是你们这群人可以觊觎的!”

他不自觉撅嘴,偏过头,没再理会一直盯着他不挪眼的段宜恩。

等王嘉尔换好服装,造型师过来打理发型时,平时不出现的王一凡这天却刚好过来探班。

段宜恩所在的泳队队员已经去往另外场馆训练,而他想等着许久不见的小男友结束拍摄后和他再待一会儿,便一直没离开,换好便装后就坐在休息区等着,却正好看到一身西装的王一凡走进游泳馆,他左手手臂上挂着王嘉尔的外套,右手手心攒着一瓶矿泉水。

王嘉尔刚入水,本就水汪汪的大眼,在小脑袋探出水面时眼睛像发亮般明亮,段宜恩盯着他满心欢喜,刚要走去,王一凡在泳池边唤了王嘉尔一声,那体贴的模样完全不像一个总裁。

“辛苦了。”

王一凡接过助理递来的毛巾,温柔地披在王嘉尔肩膀上,等上半身被擦拭得近乎干净时,又把外套递给王嘉尔,而王嘉尔没有回避,倒是自然地接过矿泉水,和王一凡聊着拍摄的注意事项。

段宜恩无言地垂下眼,手紧紧地攒住,在他们交谈时转身离开游泳馆。

那天段宜恩在泳馆一遍又一遍地往返游动,教练过来阻止他时他没有任何反应,像个提线木偶,什么也懒得去在意一样,只游上岸,坐在瓷砖边一动不动。

透明的玻璃窗外亮起大灯,屋外已经黑暗成一片,因为是夏天,突然的大雨滂沱模糊了干净的窗面,段宜恩回头去看,王一凡正搂着王嘉尔,他给他打着伞,左肩湿了一半。



段宜恩想起来王嘉尔给自己表白那天,也是下雨。



被一个男孩子指着鼻子说“我喜欢你”,段宜恩很欣喜,更多的竟然是意料之中。

王嘉尔和自己不在同一年级,明明见面次数屈指可数,却总能在不经意的角落里看到那个偷看自己的毛茸茸脑袋。

想不注意都难。

王嘉尔那时的一句“我喜欢你”,一开始音量小到淹没在雨滴里,合着欢快的“啪嗒”声,段宜恩一点都听不清眼前人在说什么。后来反复问了几次,小孩憋不住了,愣是大声地吼出了那四个字,在雨中奔跑着赶路的校友们纷纷驻足观望。

王嘉尔红透了脸,他的伞被抛下了,全身湿透。

段宜恩本能地把手中的伞往前挪了一挪,为他挡下了这一倾盆大雨。

然后他说,“就知道。”

就知道这偷偷摸摸,眼底藏不住喜爱的单纯小孩喜欢自己,而他只默默等着他表露心意。

最后顺理成章,他拥他入怀。



却没想不过一年两年,王嘉尔已经在别人怀抱里了。

同样的雨天,可同样的他在别人怀里。

段宜恩像一个将死之人,脑海里如跑马灯般闪过一切相爱时光,寥寥无几的相处时间,竟多出了这么多甜蜜。

刺得他心脏疼。

“分手吧。”

最后是句号,不是问号,段宜恩很决然地拉黑了王嘉尔所有联系方式,像人间蒸发一般跟着队伍上了去美国的班机。

这一离别,就是整整五年。



王嘉尔一直想不通那年为什么段宜恩要突然离开,将他的一切全部从他生活里剥离,后来想明白了,才知道是他吃醋了。

一点点小小的理由,就换来了五年的不闻不问,不理不睬,毫无音讯。

等他穿着粉红色的卫衣和灰色的运动裤,扭捏着站在玻璃状的健身会所前时,看到段宜恩靠着前台和工作人员交代些什么,王嘉尔的大脑彻底当机。

他思念了这么久的人,真的就这样出现在自己眼前了。

王嘉尔紧张地推开门,动静不大,但足矣让那人听到声响而回头。段宜恩微笑着说了一句“欢迎。”,只是两个字,就让王嘉尔紧张地说不出话来。

那人面不改色,仿佛看到的是陌生人。

“我……我要办健身卡……要私人教练。”

王嘉尔挠了挠后脑勺,前台的小妹认出来他,惊呼王嘉尔的大名,说起话来结结巴巴的,拿着私人教练名单的手都颤颤巍巍似的,像没有见过小明星一样,段宜恩拿过名单,眼神就没离开过进门来的小孩。

“我当你的私人教练。”

“王先生可是名人,普通教练伺候不来。”

王嘉尔听着眼前人略带占有的话语,小脑袋灵机一动地盘算着里面的含义。竟不知不觉笑了起来。



私人教练可好,指不定以后可以贴身训练呢。



点击图片,右下角点击原图,密:s5lW

 


段宜恩坐在一边,看着王嘉尔安稳的睡颜,思绪万千。

其实在美国的第二年,他就已经想要回国去找王嘉尔。但比赛的日子排的太满,他能够抽空回去时,王嘉尔已经毕业,一直安顿在这城市的家也已搬去。

段父联系了美国的高校,段宜恩一边上学一边训练,却在一次比赛中负伤,再也无法经受长期的训练,更没有能力再参赛。

一直在国内的朋友告诉他,王嘉尔已经很久没有再接过露//骨的拍摄,他的公司也由王一凡旗下变成自立门户。

段宜恩很高兴他的心上人逐步成长,又迫不及待地想要回来拥抱他,告诉他他很想他。

直到前些天在美国看到王嘉尔和王一凡共同参加的采访,才知道两人的关系。

而记者问了一问题,王嘉尔的回答更让他加快了回国的脚步。

“一直听说嘉尔没有感情方面的消息,请问你是否真的没有恋爱呢?”

“我的恋人不在我身边,但我知道他会回来的。”

“我很想他。”



于是段宜恩马不停蹄地赶回国,只为让他的爱人思念决堤。



一周后,顾舜清照例到王嘉尔家汇报工作行程。却在进门时发现了另一双鞋。

而走到卧室跟前,看到了在被窝里打闹的两人,心下明了。

想起昨晚王嘉尔的朋友圈突然发出的一张腹肌照,顾舜清又看了眼在床//上不知道折腾什么的两个人,深深表示没眼看,只得偷摸着出了门。



“就说了他腹肌有救了,床//上运动做的怕是不少吧。”






◆ END.

 

 

 

2018新年快乐。

 

 

1/149

标签:宜嘉
热度: 424 评论: 28
评论(28)
热度(424)

幸福化作小精灵 跑来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