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嘉里AC | Powered by LOFTER

Boo · 深陷

▲ 关于冬天的小甜饼。
△ 太冷了,在此特聘一人为我暖床!



“荡因哼。”

王嘉尔的小脸被围巾严严实实地捂住,声音模模糊糊地从毛线中飘忽在雪地里。明明说的是“段宜恩”三个字,被这么层层过滤,竟然变成了另外的音节。

被叫住的人显然没有认为“荡因哼”这几个字说的是自己,仍然手插兜自顾自地往前走。

“荡因哼!”

又是一遍,段宜恩这下听到了王嘉尔的哼唧声,停下脚步回头看他们家小孩。

王嘉尔见那人有反应了,刚要开口,发现围巾太阻挠他说话了,没好气地把它撂下。

“我刚刚叫你你怎么不理我!”

“叫我了?”

王嘉尔认真地点了点头,把围巾又遮住了自己的嘴巴,然后仿着刚刚的语气喊了一遍“荡因哼。”

段宜恩看他较劲儿的小样子就觉得可爱,他家的小王子真被他宠得不像个24岁的人。刚刚还生气的小纠结被瞬间驱赶得烟消云散。

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你不生气啦?”

小孩儿看他笑了,内心的一块大石头总算落地,还美美地觉着治段宜恩的方法果然还是自己呀。

他拉进了两个人的距离,走上前与段宜恩并肩,小臂穿进段宜恩臂膀和腰间的空隙,挽着他跟他撒娇。

其实段宜恩内心还是有点小生气的,但王嘉尔这么不遗余力地讨好自己,他觉得自己还是小肚鸡肠了点,再想想平时小孩儿的粘糊劲儿,那不愉快还是被踩在心底。

刚刚去王嘉尔的音乐工作室接他回家,刚一进门就看到王嘉尔的合伙人一脸笑意地伸出手给他擦拭嘴角还沾着的咖啡渍。而王嘉尔习以为常般地坐在电脑跟前忙活着。

等段宜恩敲了敲玻璃门,他抬起头便立马飞奔过去抱住自己。

工作室的暖气很足,王嘉尔只穿了带绒的卫衣,段宜恩抱着只觉得单薄,刚要开口问能不能下班时,合伙人拿着王嘉尔的羽绒服和围巾走了过来。

“下班吧,剩下的我来弄就行了。”

那人这么说着,王嘉尔开心地点头拿过自己的衣服,接连说了几句“谢啦”就拉着段宜恩离开了。

车上两人相继无语,王嘉尔戳着手机乐呵呵地笑,而段宜恩自然是深陷醋坛无法自拔,可他家宝贝毫无察觉。

又想起王嘉尔说自己像面墙,说什么都没回应。

开车的段宜恩又陷入了自我反省的坑里,来回挣扎着难受至极。

后来停好车,两人在小区走着,王嘉尔要段宜恩给他系围巾,他围好了一圈又一圈,快要遮住嘴巴时,想起合伙人那个暧昧的动作,段宜恩有些赌气地封住了王嘉尔半个脸蛋。

这才有了刚才的场景。

段宜恩收回思绪,任由王嘉尔扯着自己聊天气,低头瞧见他小手红彤彤的,本能地牵住,把冰凉凉的五根手指圈进手心,又将它们塞进自己的兜里。

他们家小孩每一天看起来活力满满,但只有他知道每一次辛辛苦苦制作的音乐被艺人退回时难受到眼眶红的样子,明明已经做的足够好了,他也仍然要怪自己是不是没有努力。

王嘉尔这么好,所有人对他的好也是应该的。

这么想着,圈住他的手用力了些。

“段宜恩。”

王嘉尔突然停住,连带着他也停着看他。

“我之前说过你像一面墙,”

王嘉尔盯着他看,瞳孔里倒映着白雪地,衬托他眼睛亮晶晶的。

“因为你呀,总是不说话,可是我那都是调侃,只有我明白,你的行动比你的言语还要让人幸福。”

他用空出的一只手指了指荷包里已经被温暖的手,笑出了小括弧。



“这才是最好的回应。”






完。

标签:宜嘉
热度: 252 评论: 3
评论(3)
热度(252)

幸福化作小精灵 跑来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