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嘉里AC | Powered by LOFTER

Over Here · 就在这里

▲ 温馨,先虐后甜,吃醋。
△ 娱乐圈,腹黑演员段x戏精歌手嘉
▲ 5800+ 一发完,上升真人一辈子见不着爱豆



▽ BGM : Over Here - Rae Sremmurd / Ayo - Chris Brown&Tyga / 飘着 - 孙燕姿



刚入冬,摄影棚里即使开着暖气,屋外的低温也让室内气温迟迟上升不了。

段宜恩穿着厚重的羽绒服,脚上踩着拖鞋,拿着手机窝在躺椅上,等候着导演叫他去拍摄新电影的定妆照。

他百无聊赖地打开微博,刷新首页。

“猜我在何方。”

新弹出的消息是王嘉尔更新的自拍,他戴着毛线帽,看着像在室外,角度清奇,整张脸占满了屏幕,只露出一点点背景,精致的五官让段宜恩挪不开眼。

他笑着长按图片,保存下来,正想退出时,似乎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又点开放大了某处。

摄影棚门口有一棵梅花树,不常见,而王嘉尔自拍的地方,背景远处恰好也有一棵。

让人兴奋的想法突然出现在脑海中,又担心会不会是一场空,段宜恩咬咬下唇,握着手机的手心发烫起来。

他站起身准备走出摄影棚,身后助理唤他,让他别走太远,他没理会便推开了门。

可惜,屋外没有任何人,风刮过来,生冷地令人脸颊发疼。段宜恩缩了缩脖子,热气从嘴中呼出,模糊了他眼前大片光景,正要转身回去,有人从身后抱住他。

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嘉嘉。”

段宜恩笑得虎牙都露出来,满心的欢喜抑制不住地往外泄露,他不断地唤他名字。

“哎呀,想不想我?”

王嘉尔软软的小烟嗓从身后钻到身前。

“想。”

段宜恩转过身,正好撞上王嘉尔亮晶晶的眼眸,因为温度低,风也大,他眼角都被吹得泛红,段宜恩没控制住,凑近了些。

“有多想啊……喂!”

段宜恩揽住王嘉尔的腰,轻轻咬了一下他的鼻尖,等他想要反抗时,又堵住他的唇。

“好想好想。”

“我录完歌就找小柯要了你的拍摄地址,躲私生真的抵上了我去十次健身房。”

王嘉尔的鼻尖粉粉嫩嫩的,他拿手指点了点,然后一阵欢喜地攀上段宜恩的脖颈。

和眼前这个人分开大约一星期,两个人都红得如日中天,每一天都忙得不可开支,家变得像个摆设,好像只有酒店才是归宿。

想拥在一起不去想任何事,对他们来说是莫大的奢望,现在能够在一起的一分一秒,都是享受。

“宜恩,到你了。”

助理推开门叫段宜恩,王嘉尔吓得收回手钻进段宜恩怀中,生怕外人发现了两人的腻歪。可再怎么躲藏,耳廓的红晕还有慌张的神态到底是出卖了他。

段宜恩笑着抱紧了怀中人。

“哎呀,你还真不适合演戏。”

“别担心,是小柯,剧组人不会这时候出来的。”

王嘉尔松口气,白了一眼正笑得欢乐的某人。段宜恩耸耸肩,拉着炸毛的王嘉尔走进摄影棚。

大家都知道两人关系甚好,娱乐圈里出兄弟的不少,像他们二人如此亲密无间的真兄弟还真不多。

可惜了两人也不是真兄弟,而是情侣。

当然这也是群众有所不知的。

“嘉尔来探班啊?”

副导演走过来,和和气气地对王嘉尔打招呼,他有礼貌地回应着,对工作人员一一问好,王嘉尔的个性很讨喜,也是娱乐圈里著名的交际花。

他玩儿嘻哈音乐,但也没带着怼天怼地的气场,单看他的颜和艺能感,说是个偶像都没人不信。

“这不王嘉尔吗,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这是不是意味着咱主题曲要换人唱了?”

等王嘉尔问好问得差不多时,一旁的投资人江宁一尖酸刻薄地走过来,扯高气昂地看着他。

王嘉尔在内心偷偷翻了个大白眼。

你投资的这戏讲民国爱情,合着要我一个玩RAP的音乐人来给这凄美爱情配段diss吗。

“这不老段在这吗,我刚好录完歌顺道过来看看。好久不见,宁一姐长得越发精致了啊。”

王嘉尔说完,咧起嘴笑得可爱,完全无害的模样瞬间打脸了在一旁没说话的段宜恩。

这哪是不适合演戏,活活一中央戏精学院毕业的专业演员。



段宜恩被叫去拍摄,王嘉尔就窝在一边的沙发上休息,怀里都是工作人员塞过来的零食,他拿着芝士圈,一个接着一个地往嘴里送,时不时喝两口香飘飘奶茶。

他不是偶像也不是演员,不用频繁出镜也不用塑造剧中形象,没有那么严苛的体重要求,只要不吃成花园宝宝那样,经纪人也不会说什么。

等吃饱喝足有些犯困时,段宜恩还没有拍摄完,王嘉尔眯着眼睛,眼前段宜恩的身影不断变化着,他看不清,又懒得去看清,索性准备闭眼时,另一个身影扭捏着和段宜恩的交合在一起,王嘉尔瞬间清醒着睁眼。

江宁一笑得花枝乱颤地坐在段宜恩身边,而男主角此刻正拿着剧本正襟危坐,似乎是在熟悉剧本,对那女人恬不知耻地一边笑一边往自己身上靠的行为毫无所动。

妈的。

王嘉尔眼中冒火,但碍于场面人太多,不好发作,只好让小柯拿来一张钞票和笔。

他的灵感从面前两人的火花中不断迸发,一句句歌词浮现在脑海中,下张专辑主打像是就要这么定下了。

王嘉尔拿着写得差不多满当的纸币,心满意足地收进口袋。连MV都构思好了,他想着自己要飘在游泳池里撒钱,然后唱着“Don't be acting like I need you.”(别装得老子非你不可似的)。

段宜恩要是听到这首歌,准气得牙痒痒,王嘉尔这么乐滋滋地想着,又回过神,



那人好像,从来没有为自己装作的不在意买单。



平静如水一般,对自己除了宠爱,好像别无其他。

约莫是六年前,两个人还是十七八岁的小伙子,王嘉尔拥有一副独特的嗓音,更是创作界的人才,段宜恩不苟言笑,却在面对镜头时涌现千万种情绪。

他们是自小就受到关注和热捧的新星,又是同一所公司旗下的艺人,关系好到不行。等青少年对感情的一腔热血全被对方填补时,顺理成章地走到一起。

王嘉尔记得有一次公司给了两人一个选择,一档新综艺的固定嘉宾,但只有一个名额,老板对两人不差,把这选择的机会给了他们自己。

说是给他们自由的选择权,但这其中的利与弊谁又不清楚,老板会做人,却把一个让人尴尬的决定扔给他们。那时两个人都在上升期,需要的就是曝光率。

王嘉尔皱着眉头,还未开口,段宜恩就把合同往他面前一推。

“你的新歌要出了。”

王嘉尔自然是明白他的意思,可段宜恩的新剧也即将在网上及地方台同步上线,他在演艺圈的竞争比作为一个在国内稀缺音乐领域杰出者身份的王嘉尔更要激烈。

这机会更应该是段宜恩的。

王嘉尔当即就摇摇头,刚想说“你去”时,便被经纪人叫走。

紧接着是几天的录歌时间,等王嘉尔忙得昏天黑地时节目组打来电话让他参与为期三月的拍摄,他这才知道段宜恩那天在他走后,直接在合同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他跑去质问他时,段宜恩正在翻新剧本,头也不抬地告诉他,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没什么好争的。”

王嘉尔看他面不改色,挠着头发。

“导演让我和另一个人组cp,我不想这样!你说说怎么办!”

段宜恩听了他气急败坏的争论,放下手中的复印资料,站起身抱住他。

“那这样不更好吗,要是我去参加,你又要吃不少醋,可我相信你啊。”

王嘉尔被他温柔似水的语气给宠得心痒痒,那时候只觉得被信任的感觉太让人安心。

他却忘了那时无论在节目上还是饭拍中他与另一明星故作亲密的每一细节,段宜恩明明尽数了解,却从来没有在他面前展现过一点不适。



王嘉尔开始怀疑这是信任还是不在意。



他想着想着就睡倒在沙发上,每日每夜地写歌录歌反复运作,他甚至都忘了一开始那种对自己梦想义无反顾且总有灵感的心境,疲惫不堪是他无时无刻的状态,现在光是想一想自己的感情问题,就自动陷入盲区,疲态尽现,比在镜头前还累。

等段宜恩结束拍摄,两人离开摄影棚时已经接近九点,段宜恩明天一早就要开机,王嘉尔更是要飞往美国参与合作曲目的制作,回家是不可能的,保姆车只将二人送往附近的酒店。

剧组人包下了酒店的部分套间,没有多余的,而王嘉尔又是临时过来,便自然而然地与段宜恩同住一屋,大家没觉得奇怪,除了本不该在此却一直跟随的投资方江宁一。



“我想跟你谈一谈。”

王嘉尔先走进屋,看着段宜恩将自己行李还有他的行李推进后开口。

“嗯。”

段宜恩走到他面前,王嘉尔坐在玻璃餐桌上,比站着的段宜恩矮一个头,段宜恩觉着这样的王嘉尔好像更可爱,没注意爱人有些严肃的状态,凑过去亲吻他的发旋,又挪到眉心,正要衔住上唇时,王嘉尔推搡了一番。

“要跟你谈一谈,不是…唔……啊…你让…开…”

段宜恩也想念他到极致,不等他说完,就咬住他,手指解开王嘉尔裤子上的纽扣,感觉到他的反应时,得意一笑。

“看出来,有多想念我了。”

王嘉尔被他刺激得双眼迷离,眉梢处满是情欲,他也不再管心里那点自找没趣的小九九,仰头去寻段宜恩的唇瓣,然后两人贴合,像磁铁一样紧密,无法分离。



段宜恩在他体内横冲直撞时,像比以往更用力,王嘉尔伸出小臂遮住自己哭红的双眼,却被段宜恩拿开,他吻着他,试图去减轻他的疼痛。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段宜恩本不想理会,但迟迟不挂断让不耐烦的王嘉尔伸手拿过,接通后放在段宜恩耳边,而刚刚好他故意的顶弄,王嘉尔差点尖叫出声。

“宜恩,我们在开一个小会,关于明天的拍摄,你抓紧时间,过来一下。”

王嘉尔趴在段宜恩肩上喘息时,听筒里熟悉的女声传来,他坏心眼地吻住段宜恩,不让他开口。

“宜恩?”

电话那头的江宁一催促着又叫了一声他名字,王嘉尔离开段宜恩的嘴唇,抢过手机学着段宜恩的语气对着手机“嗯”了一声。

段宜恩抢过手机,王嘉尔猝不及防。

“时间太晚了吧。”

“有点紧急,大家都在等你,快点嘛。”

江宁一的尾音带着撒娇的味道,是女人的妩媚,她明明已年过三十,却还是有种小女人的气质。

王嘉尔不是滋味地离开段宜恩。

“刚刚,要是让人听出来,怎么办?你怎么办?”

段宜恩皱着眉看他。

王嘉尔盯着他少有的这副焦躁的表情。

有一次,自己在一档真人秀里受了很严重的伤,送往医院后,段宜恩放下了电影的拍摄匆忙赶去他身边,自己被推进手术室时,他也看到了他同样的表情。

担心和生气。

那个时候他猜段宜恩在责怪自己此时已经不需要综艺提高知名度,却还是接手这些又辛苦又必须接受人设的拍摄,所以才会又气又担心自己的身体。

那现在这个表情的含义呢。

担心两个人关系曝光,生气自己的突如其来?

王嘉尔笑了笑,不想回答他,只起身走向浴室。

再出来时,段宜恩已经离开房间,他不是滋味地坐在沙发上,盯着墙上的钟。

他百无聊赖地将腿伸到玻璃茶几上,打开电视,眼神空洞。



段宜恩本想等王嘉尔清洗干净后安慰他一下再出门,毕竟刚才自己的态度有些不妥,却没想电话再一次催促他,他只好出门。

他到江宁一的房间后,是这部戏的编剧开的门,他坐到导演身边,和剧组人简单聊过后,了解了明天的安排,大家正准备离开时,一直在旁边没有说话的江宁一开口让段宜恩留下。

众人明了地交换了眼神,段宜恩不自然地顿在原地,其他人快速离开。

“你等下,我去给你拿个东西。”

段宜恩点头。

过了半晌,江宁一从套间走出来,身着睡裙,一片春光,段宜恩才知道什么意义。

“宜恩,就这么明摆着说吧,我想包养你。”

江宁一媚笑着搭上他的肩。

“我知道你现在也不需要我的资助去获得什么,可有我在,你想得到的戏目会更容易些,你也可以成立你自己的工作室。”

“是不是比现在,在别人的公司里,更强一些?”

她凑近了许多,两人的距离近到再贴近一点便可吻上。

“而且,我是真的,很喜欢你。”

江宁一侧过脸吻上段宜恩的耳朵。

“我不需要,谢谢。”

段宜恩仍然保持风度地却又带点力气地推开她。

“你不考虑一下吗?”

段宜恩摇摇头,转身想离开,江宁一不甘心地抱住他。

“我从见你第一面就喜欢上你了,你真的就不考虑我吗,我已经这个岁数了,可我还是想在你身上花些小女孩的心思。”

段宜恩扳开她在自己腰间的手,一字一顿地回复。

“可是,我在见到另一人的第一面时,已经把我所有感情都寄予他了。”

他说完后便打开门想要离开,江宁一冷笑着。

“是王嘉尔吧?”

段宜恩没说话,也没有回头,只停顿了一下便走出门。

他十六岁遇上王嘉尔,公司高层的座椅上,就他不知天高地厚地盘腿坐着,即使是还未成熟的少年,眉眼里也尽是自信,目中无人。

他就是喜欢这样的王嘉尔,所以在和他相处时一而再再而三地容忍他所有的小脾气,只想留住那年第一眼看到他时的骄傲少年。

但刚才离开时王嘉尔苦涩的一笑,像是从前不复存在一样。

一定是哪里出错了。



王嘉尔又在沙发上睡过去,迷糊中有人抱起自己,王嘉尔知道那是谁,又因为自己莫名其妙的赌气不愿意睁眼,突然的失重感让他自觉地环住段宜恩的脖颈,他想起那句歌词。

“爱情突然失重。”

他太缺乏安全感了,自幼失去父母,还未成年就进入娱乐圈,只剩梦想包裹自己,再坚强一点,强大前遇上段宜恩,他才装成如今所向披靡的模样。

他更不敢想象失去段宜恩给自己的宠爱,这份爱一点点失重消逝。刚刚他离开的每分每秒他都觉得是煎熬,分针走过一次,他失落一次。

他把脸埋进段宜恩颈窝,眼泪掉落下来。

段宜恩把他放在床上后,走进浴室洗漱,刚刚他闻到了他身上的香味,不敢想象的一切在脑海里不断上演,他在一片黑暗中睁大了眼睛,睡意全无,只剩下心脏被揪在喉咙处,无法跳动,无法呼吸,濒死的绝望。



段宜恩回到床上,一如既往地抱住王嘉尔,他知道这样他才能安眠。

可他忽略了王嘉尔的身子因为极度压抑着眼泪而颤抖,他很快入睡,怀中人却不同往日地失眠。



“飞不进你梦中,偷一点感受。”



王嘉尔哽咽着哼出这句歌词,在段宜恩嘴角留下一点温度。




第二天一早,段宜恩醒来时,王嘉尔已经登上去往美国的飞机,他们又投入到各自生活的忙碌中,互不打扰,又分外想念。

意料之外的,隔天的新闻头版是段宜恩单独去往江宁一房间,又独自走出的照片,标题赫然写着“当红演技派偶像段宜恩与江氏集团女总裁江宁一同房共处”。

网络上顿时哗然,辱骂的也有,说恶意抹黑的也有,更有人扒出段宜恩的多部戏均有江宁一投资出品,而在段宜恩所属公司的公关正在进行处理时,面向外界的一切负面消息全部消失,众人纷纷猜测是江氏的操作,可见江宁一对段宜恩的感情不薄,可段宜恩明白,这些都不是偶然,江宁一打的一手好牌。

王嘉尔其实在新闻播出时便从助理那里听闻了,他当时正和欧美音乐人交流,被打断后,整个人失神,歌曲制作因此中断多次。

段宜恩没有一个电话打来。

王嘉尔努力完成了最后的录制,就把自己关在酒店里谁也不见,他刷新了一次又一次社交软件,飞行模式开了又开,甚至把卡拿出来又插进去,段宜恩仍然没有联系他。

一个解释都没有。

他耐不住这样无助又胆小的自己,通知助理立马飞回国,而刚一落地,又是扑面而来的消息。

“在包养门过后,段宜恩微博表白歌手王嘉尔。”

“段宜恩公开恋情。”

“段宜恩开新闻发布会,称爱人永远只有王嘉尔。”

他翻阅着微博消息,看到段宜恩录制了一个视频,没有任何配字,只艾特他,附上一颗心。

“亲爱的粉丝朋友,谢谢你们对我的支持,也谢谢你们在媒体公开一些莫须有的新闻后仍然选择支持我,但我想再次对大家公布一个消息,我本人已与王嘉尔相恋六年之久,并且在这些舆论和猜测中,我与爱人深受影响,因此选择不再向大家隐瞒,我也不想我对他的爱再有任何躲藏,我不在乎世人对我的看法但我希望我的爱人再不受影响,希望大家可以祝福我们。而我永远感激你们对我的喜爱。”

“在此向我爱人表白。”

“我爱你,王嘉尔。”



两分钟的视频,王嘉尔看到段宜恩的第一眼时就泣不成声,他在镜头下永远比真实的他要瘦很多,他一个字一个字地认真地向大家坦诚布公,如果王嘉尔之前还有任何疑问任何埋怨,也在爱人选择给他一个向世人宣告自己存在的地位,选择让两个人相爱而公开时候全然消散。

只有感动,无限惊喜。



王嘉尔马不停蹄地赶回家,刚打开密码锁,就闻到厨房里的飘香。

段宜恩消瘦的背影就在橱柜前忙碌着,王嘉尔放下行李,走过去拥抱他。

“段宜恩。”

“嗯?”

他当然知道王嘉尔看过自己的视频,他也明白了之前王嘉尔的胆怯,更明白了自己的小醋包一直把自己包裹在自己的世界里,然后酸死自己前露出马脚,不然他也不会知道两人的问题在哪。

王嘉尔一直很缺乏安全感,他在一步一步的宠溺中却忘记了看他的第一眼还有一个感觉,就是他很孤单。

像骄傲的小刺猬,不让任何人靠近,但那双湿漉漉的大眼睛,又好像在吸引人去凑近。

现在他找回来对他的所有第一印象,才发现这份爱一直没有改变,只是他们都爱得盲目。

但他看王嘉尔现在对自己的依赖,他选择不提公开的事,想让王嘉尔再多感动一点。

“段宜恩,段宜恩。”

王嘉尔蹭着段宜恩的后背,不停地喊着。



“老段就在这呢。”





◆ END.



番外:





王嘉尔窝在段宜恩怀里,拿着段宜恩的手机刷微博。

当然是爆炸般的消息接二连三,没完没了。

但意外的是,大多粉丝们没有选择辱骂,而是祝福,更有人说早就看出来了,就等公开这天。还有人大胆在底下猜攻受,王嘉尔看着这些粉丝兴奋的字眼,脸红到耳后根。

等退出去后,他打开段宜恩相册,准备给他老人家百年不变的锁屏换张能看的图片。

然后发现,段宜恩的相册里,全是他。

有吃冰淇淋的样子,有睡觉的样子,还有很多背影,也有几张机场照,还是自己前线拍的图,段宜恩一一存下,还有一个独立相册,名称是“小王子。”

王嘉尔羞得一头钻进段宜恩怀里,然后悄咪咪截图发了微博。



“[图片]哎呀呀,世界里都是我,@段宜恩。”

评论里继续爆炸。








啦啦啦睡觉了。


文里王嘉尔创作的那首歌是Chris Brown和Tyga合作的Ayo,挺好听的,算是我听欧美嘻哈的启蒙歌…?


晚安。

评论(25)
热度(655)

幸福化作小精灵 跑来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