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嘉里AC | Powered by LOFTER

Boo · 深陷

▲ 速打小甜饼,有亲亲抱抱
△ 这是一个回归期间甜甜的小故事




橘子王嘉尔。

段宜恩坐在待机室里,看着在房间里跑来跑去,叽叽喳喳的王嘉尔。今天他的打歌服和第一次sc时的一样,橘色的,衬得他整个人都嫩嫩的像个小橘子。

现在是秋天,气温骤然下降,王嘉尔穿得不少,但从室外进来,鼻子还是被风吹得通红。

可爱到无以复加。



节目开始了,段宜恩控制不住地去看前面的小橘子。

王嘉尔今天早晨在房间里磨唧了半天,喊了好几声也没见踪影,段宜恩走进房内,扑鼻而来的橘子香让他晕头转向。

原来磨磨蹭蹭的是为了试试新香水。

爱马仕的橘绿之泉带着大自然的味道,不甜不腻,又有点酸涩,香味恰到好处,王嘉尔喷上的分量不少,本就持久的香味,到下午都还很浓郁。

现在他站在自己前方,味道更明显。

飘飘忽忽的仿佛还带着引诱的味道,一阵阵的溜进段宜恩的鼻腔,钻进体内的羊肠小道,曲曲折折溢满全身,让他抑制不住地想亲吻他。

如果不是镜头前,恐怕他真的要这么做。

段宜恩将手放在王嘉尔肩上,另一只搭在BamBam的肩上。

JUST掩饰一下。

王嘉尔说着中文,段宜恩在心底控制不住地跟着他的吐字发音重复着,这种只有你我两人明白字里行间的感觉太让段宜恩满足。

语毕,BamBam前方的镜头红灯亮起,本以为焦点已经不在这一块,段宜恩挠了挠王嘉尔的下巴。

小橘子的胡子被刮得很干净,清清爽爽的小下巴摸上去没有那么糟糕,他忍不住又往下,碰到他喉咙处的凸起。

想一口咬住,印上属于自己的印记,然后听王嘉尔隐忍的声音,再配上今天的香味做调和剂,再美味不过。



轮到有谦说话时,段宜恩的手仍然没离开,王嘉尔看了下镜头,又仰头想提醒那后面挠自己的罪魁祸首。

带着点撒娇的味道。

段宜恩低头看他,捕捉到王嘉尔一瞬即逝的小括弧。

太可爱了,他的小橘子。



舞台录制完成,段宜恩又溜得很快,大家都在准备换衣服离开时,他已经坐到车上,没有抢副驾驶座,而是本本分分地坐到最后一排。

王嘉尔今天出奇地快速。

速度地和工作人员说再见后,他走到地下,看到组合的停车位,又瞧见了那人刻意不关上的车门。



“不冷呀,车门都不关……唔……”

瞬间充盈在唇间的温暖让带着寒气的王嘉尔升温起来,他红着脸艰难地坐到座位上,分秒不想离开段宜恩的唇瓣。

被吻到失去知觉,连呼吸都乱了章法。



“想吃橘子了。”

段宜恩离开王嘉尔被吻得带着水光的唇,鼻尖对着鼻尖,额头抵着额头,耳鬓厮磨着。

“吃呀,待会儿去楼下买就好了嘛。不过韩国的橘子好贵啊,等我回国给你带一箱好不好,何老师老送我水果,吃不完了。”

王嘉尔话还是挺多,只不过镜头前他不爱说了。

等他说完,段宜恩笑着亲吻上他的喉结,像刚刚在节目上的那想法一样,只不过没有咬住,而是轻舔了一下,连痕迹都没落上。

他舍不得让王嘉尔喊痛。



“是想吃你这个小橘子。”






完。

评论(8)
热度(265)

幸福化作小精灵 跑来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