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嘉里AC | Powered by LOFTER

Boo · 深陷

▲ 速打小甜饼,没抱抱有亲亲
△ 这是一个跟巧克力有关的故事,我编的。




王嘉尔还是个小胖仔的时候就喜欢跟在段宜恩屁股后面“宜恩哥哥”“宜恩哥哥”地叫。

他现在仍然想不明白,明明小段同学小时候跟个小土豆一样不起眼,虽然性格是比现在讨喜了点儿,但作为颜控的他小时候怎么就着了他的套呢。

而且这一着迷,就去了好多年。

段宜恩十七岁的时候被星探发现,那时候王嘉尔十四岁,已经懂了如何去面对自己喜欢的人,却不懂为什么懂得了就要面临分离。

所以在他看到段宜恩拖着行李箱准备上车时,使劲儿地憋着眼眶里快要落地的眼泪,拉过段宜恩的手,把巧克力郑重地放在他的手心中。

“宜恩哥哥低血糖,吃巧克力就不会昏了。”

段宜恩笑得虎牙都露出来了,他拍了拍王嘉尔的小脑袋。汽车越行越远。



巧克力没能留住他,还带走了王嘉尔全部的想念。




等王嘉尔长成十七岁时,他已经不是小胖仔了,标准的身材比例和一身冠军荣耀衬得他像小王子一样惹人喜爱,但那源源不断的追求者却被他一一拒之门外。

因为小王子心里还有他的玫瑰花。

他认为自己已经有能力和段宜恩并肩时,才发现原来自己十七岁了,段宜恩也二十岁了。

不是他一个人成长了,小胖仔不在了,小土豆也不再是小土豆了,段宜恩成了舞台上万众瞩目的大明星。

他们的距离,还是一样的遥远。



王嘉尔拿着好不容易抢来的内场票赶去体育馆时,慌乱中被人推搡着,他的门票不翼而飞。

没有门票不可以入场。

他的嘴角不再上扬,一个人蹲在体育馆外,如果他有兔子的长耳朵,那此刻一定是耷拉在后脑勺边的,王嘉尔很难过,他不想再错过了。

不想错过小土豆变成大明星的样子,就像小土豆后悔没有看见小胖仔变成大冠军。

手机突然响起来,王嘉尔抹了抹眼泪去掏手机,没想到一不留神没抓稳,手机屏幕面向大地,“啪”的一声过后,就是碎裂的声音。

“嘎嘎。”

段宜恩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王嘉尔顾不得地上的手机了,惊喜地转过身。

确实是他的小土豆哥哥。

“上半场都没有好好唱,光从观众席里找你了。”

“好久不见,看到嘎嘎现在这样帅,就算刚刚你在内场,我也找不出来。”

现在是初冬,没有那种不愿意离开室内的冷,但北风一吹,透过袖口和衣服下摆钻进身体里,刺骨得让人瑟瑟发抖。

段宜恩只在演出服外套了一件风衣,整个人瘦弱地站在风中,小脸已经被吹得发白,好在还有妆容,不然他真是一点血色都没有。

王嘉尔摸了摸口袋,还有下午过来时莫名其妙买的巧克力。


听段妈妈说过,段宜恩的低血糖好像没有了。可现在这样子,哪像是活力满满,明明风一吹就要跑了。


“跟我进去吧,我再多待一会儿,就要出演出事故了。”

他还没伸手给段宜恩,段宜恩倒走上前拉住自己的手。

“下半场的歌是我自己写的,嘎嘎要好好听哦。”

王嘉尔乖乖地点点头,迷迷糊糊地被带进场,他还想问为什么段宜恩会出来找自己,但工作人员围着他团团转的样子,他也不好开口。

离场快半个小时,粉丝们有些烦躁,段宜恩脑袋开始发懵,他深吸一口气,正要踏上升降台时,有人拉住他的手。

“这有巧克力。”

是王嘉尔。

“Mark,赶紧上台,你还在控制饮食,巧克力是绝对不能吃的。”

经纪人在一旁催促着,段宜恩没有拒绝也没有接受,王嘉尔有些着急,升降台已经快要启动了,他不知道是收回还是硬塞给他,他怕待会儿段宜恩体力不支倒在舞台上,正皱眉头时,腰肢被人环住,手上的巧克力被拿走,紧接着是眼前一黑,唇上一片温暖。

“这个就够了。”

段宜恩抹了抹嘴角后又站直,升降台到达舞台平面,刹那间欢呼声一片。

他看着手中刚刚拿过来的巧克力。




他的想念刚刚好到达。






完。

评论(6)
热度(206)

幸福化作小精灵 跑来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