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嘉里AC | Powered by LOFTER

The Gun Was Mine · 为首侵/害[下]

▲ 感谢@简奥斯丁烤鸡 点梗
△ 半现实 / 遵循时间线 / 先虐后甜
▲ 宜嘉 / 宜珍 / 范二 / 与真人无关,勿上升
△ 短篇[,下],全文10000+字




07




“Jackson回来了吗?啊,不知道呢。”

林在范拿着手机,看了眼不断刷新的评论,他是社交软件白痴,近期也是工作室,公司,宿舍三点一线地生活着,王嘉尔在聊天室里不说话,也没有回宿舍,他并不知道他已经回到韩国。

不知道粉丝会不会在此大做文章,在范又嘀咕了几句后便关掉了直播。

他拨通了王嘉尔的电话,“嘟——嘟——”声响了快自己停下时才被那一边的接通所打断。

“哪位?”

王嘉尔慵懒而又富有磁性的小烟嗓从听筒处钻出来,有些模糊不清但还算标准的韩语让林在范忍俊不禁,王嘉尔该是还在睡梦中。

“我是在范。”

“啊,哥,怎么打电话了?”

“Jackson,你回韩国了吗,为什么不回宿舍?”

“回来那天太晚了,不好意思再打扰你们,我有些累。”

林在范听到王嘉尔的回答,咬咬下唇。

“你把公寓地址发给我吧,听你声音应该没起床?还没吃东西吧?我带点东西给你。”

王嘉尔从床上爬起,听到在范的请求,他还不知道如何应对。新公寓只有经纪人和段宜恩知道地址,他纠结着要不要将那人的特权放宽给别人。

最后的纠结在想到两人已不是从前的关系时被解开。

“我短信发给你,还有门口的密码,你等会儿。”

他挂断电话。

将地址用英文顺利地打出来后发送过去,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

对方是林在范,他应该用韩语。

撤回消息,王嘉尔又将地址一个字一个字地用韩文打出来,看到韩语字逐渐出现在屏幕中,他的视线也变得模糊起来。

“我干嘛还把你看这么重。”

地址输入完成,他的眼泪也瞬间掉落。



从中国到韩国,他没日没夜地飞行,进关,登机,降落,然后又是新一轮航班。源源不断的行程快要把他压垮,以至于在深夜落地韩国,一倒在床上便进入深度睡眠。

可偏偏,在自己身体处于休息状态时,段宜恩在精神上还是不肯放过他。

他做了梦。梦到自己睁开眼身边就是段宜恩,他想去拥抱他,可是一下子,那人又消失不见。如此反复,他在失落中惊醒,又在失落中沉睡,枕头上的潮湿感也让他更加无力。

一遍又一遍,折磨他致死。

好在在范的电话让他开始清醒,浑浑噩噩又不知日夜更替的一天总算在林在范开门的瞬间结束。

“睡了一天?”

他走进屋,将手中的塑料袋放在咖啡桌上。

“嗯,哥打电话来后才起床,刚刚洗漱完。”

王嘉尔揉着眼睛,不好意思地冲林在范笑笑,随后一屁股坐在地毯上,准备拆封食物。

“什么时候回宿舍?”

林在范将袋子里的筷子拆开给他摆好,然后又把餐盒一个个地摆开。

“吃完饭,就过去看看,可以吗。”

“当然可以,别忘了那也是你的家呀,大家都挺想你的。”

王嘉尔点点头,不再说话。

他落了些东西在宿舍,是关于段宜恩的东西,所以必须尽快拿走,如果被段宜恩或是朴珍荣看见怕是会误会些什么,他不想让他们认为自己对他还有什么留恋。

即使的确还存有,他也不是爱惹麻烦的人。



“Jackson,你一个人会不会,太辛苦了?”



王嘉尔刚探进嘴巴里的汤汁,被林在范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给变得索然无味,只剩下发烫的温度刺激着舌苔,他慌张着喝下一口凉水。

他记得自己每一次从中国回到韩国,段宜恩永远只会说“饿不饿”“我给你带吃的”“如果累就休息一下吧”,没有谁问过他,



你一个人会不会很辛苦。



辛苦啊,怎么会不辛苦。

每一天和不认识不相熟的人打交道;还有很多自己不知道的不理解的东西缠绕在耳边,必须去强迫自己去理解知晓;尽管做到足够的优秀也总会有人挑刺。

他总是对自己说,没关系,总会有人不喜欢我的,我做好我自己就好了。

可是这样,很累啊。

王嘉尔想了半天,不知道如何回复林在范。而对方好像知道他的为难似的,没有强迫他开口,而是坐在他身边,抬起手揉了揉王嘉尔一直没再去漂白的棕发。

“我们Jackson很辛苦啊,两地跑。”

“GOT7有你真的很幸运。”

“谢谢你,在范。”

王嘉尔停下手中的动作,满眼都是感激地看着身边人,而他眼里也只有他。

越来越近的距离,是林在范主动的靠近。鼻尖相触,王嘉尔不敢呼吸,不敢向前,但也不想后退。最后唇线交合,林在范轻柔地,一点一点地吻住王嘉尔。

他主动的配合让他有些吃惊,本还以为没吻上就会被推开,这样的纵容让林在范的进攻越发激烈,他舔舐着王嘉尔的上牙龈,在他张嘴想笑的空隙将舌尖探进去,顺着嘴上的动作,他搂住他的腰,伸进他过长的衬衫里,抚上腰间。

王嘉尔推搡了一下,从暧昧中全身而退。

“我们试试吧?”

林在范抵着他的额头。

尝到禁果,便不想后退。

段宜恩呀,既然你也可以和珍荣在一起,那我又何必局限于我自己的郁郁寡欢中,你可以,我也可以。



是你先开枪。



王嘉尔点头,主动吻上眼前人,顺着唇角到脖颈,喘息中被人一把抱起。

脱掉上衣,林在范蜻蜓点水般的吻落下来,王嘉尔难耐地回应着。

但在最后一刻,他弃械投降。



08



“Jackson哥终于回来啦!”

金有谦看到王嘉尔进屋后就蹦跳着跑过去蹭他,毕竟也是太久没有见面。

王嘉尔笑着一边脱鞋一边和弟弟开玩笑,BamBam走过去扯过仿佛大型考拉的金有谦。

“丢不丢人,Jackson哥满脸都是嫌弃知道吗?”

“呀,BamBam!你这是不是在吃醋!”

两个人打闹着嚷嚷到客厅,王嘉尔跟着走过去,刚好看到珍荣窝在段宜恩怀抱中,两个人在看着些什么东西,全然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还是朴珍荣先看到他。

“Jackson回来啦!今天要在宿舍住吗?明天正好一起飞美国呀。”

朴珍荣走上前揽住王嘉尔的肩膀。

“就不在宿舍住了,我只是回来拿点……”

“就住在这吧,跑来跑去不方便。”

林在范整理好门口杂乱无序的鞋后走过来,打断了王嘉尔的话。

“好。”

王嘉尔也不推脱。

“那行。我们好久没在一起了,要是今天荣宰在就好啦。”

朴珍荣拉着王嘉尔坐在沙发的另一侧,傻子都知道,从他的出现得到注意后,有些情感开始变得遮遮掩掩。

“我先去房间,好久没进去了。”

王嘉尔拎着包起身,自始至终,没有看段宜恩一眼,但他刚打开房间的灯,准备关上门时,一个人径直走了进来,帮他关上门,顺便落锁。

屋外所有人的表情,可想而知。

“你脖子上,是什么?”

段宜恩攒紧拳头,抱臂站在门前。

王嘉尔想起刚刚在自己公寓发生的,才想起原来留了痕迹,但慌张也只一闪而过,对于眼前人,他觉得没什么好解释的。



你刚刚不也是拥他入怀吗?



“吻痕啊,在范留下的。”

“你……”

本以为段宜恩会说些什么,过分的话也好,但他只说出一个字,便不再继续,他就这么盯着他,瞳孔里倒映着的只有他一个人,他打开门走出去,王嘉尔无措地看着他的背影。

心脏好像被刀不小心划开了一样,刚开始还不知道有裂痕,可一分一秒过去,伤口逐渐裂开,鲜血和伤痛一同迸发,血淋淋得让人害怕。



他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比什么都可怕。



09



王嘉尔最终还是没有留在宿舍,尴尬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他拒绝了林在范想送他的请求,一个人离开了宿舍。

回程的车上,他拿出刚刚从房间里捞回来的练习本,上面大多是中文字和英文字,也有少量的韩语,文字中间夹杂着各种音符。

这是他和段宜恩在练习生时期共用的东西。

公司有要求,每个月必须上交自己作词作曲的作业。王嘉尔刚来的时候韩语不好,就缠着在韩国呆过一年的段宜恩教他写。

那时候段宜恩比现在要多话一点。

用韩语解释不清楚的时候,一着急总会用好听的台湾腔和不熟练的中文碎碎念,有时候叨叨地非常烦人,但是王嘉尔就是喜欢。

本子上有我爱你三个中文字。

“这三个字怎么念!”

“你以为我是真的不识中文字吗?最基本的我还是知道的。”

“竟然不上当!”

“我爱你。”

“啊?”

“我爱你。”

段宜恩吻上他,笨拙又让他心动不已。第一次告白,第一次接吻,都由这纸质的东西开始。

他不能把这留在他们之间,朴珍荣和段宜恩一样,基本的中文谁又看不懂,就像人人都知道Love You是什么意思。

刚刚的挑衅,是他故意的,而段宜恩很好地给他了一个死心的理由。

他们恋爱是秘密,所有人都像是看出什么来了,心照不宣一般,但只要他们不承认,又没什么人要强迫。如果段宜恩真的要离开自己,那为什么给他留后顾之忧。

说是彼此开枪,互为伤害,但最后还是他收留了残局。

只要段宜恩觉得好就好。



10



隔天飞往美国参加大型活动时,王嘉尔和段宜恩被安排成为MC,没有别的理由,只是两个人的英语甚好。

王嘉尔是个很好的艺能担当,分得清节目和现实,也懂得记者媒体喜欢抓住什么大写特写。

主持过程中,他很好地把握了和段宜恩的互动频率,旁人看来他们很有默契,也足够亲密。

“我想要一个拥抱。”

他对着镜头笑,只为了cue一下流程,却没想身边人拉过他,真实地给了他那个他想要的拥抱。

短暂的惊讶,在镜头转过来的瞬间消失殆尽,他保持着笑容,回抱他。



下台休整的时候,王嘉尔刚刚流了些许的汗,便跑去化妆室补妆和更换演出服,下一场是他们的舞台。

“Jackson.”

段宜恩突然叫住他,他停了下来,却不敢回头。

“为什么会这样。”

他听见他一开口便泣不成声,段宜恩用中文在问他,又像在问自己。没有人听得懂刚刚那句话的意思,语言的区分把他们很好地保护在一起,和他人隔离。

可他没说话,眼泪一滴滴砸在地上。

他还是选择逃避。

其实他是害怕段宜恩拉过他,看到他满眼都是难过的样子,看到他无法抑制的泪花,害怕他反悔。他知道段宜恩在等他一个回答,但他不能回答。

一切已经够糟糕了。

王嘉尔整理了一下心情,缓缓呼出一口气。

“不是如你所愿吗。”



11



他们比其他人晚几天回韩国,回程飞机上,BamBam本想给两人腾出位置,却没想刚一落座,王嘉尔就走过来。

“起开,让你哥坐里面。”

BamBam一脸委屈地挪了挪屁股,看着王嘉尔戴着帽子坐在自己旁边时,刚刚好捕捉到他眼眶红了。

“为什么不和Mark哥坐?”

“他不让我坐。”

BamBam头顶三个问号。

什么鬼?小学生吗,还不让坐。

他疑惑地皱眉,转头看了看后面的哥,发现他也戴着帽子,整张小脸被遮住,完全看不着表情。

BamBam和他们相处的时间最长,小时候段宜恩总照顾他,他也喜欢和段宜恩在一起,成天缠着这个长得好看的大哥哥问东问西,他也是和段宜恩学得英语。

后来有一年,王嘉尔来了。

他发现段宜恩变得不一样了。比之前更喜欢笑,喜怒哀乐变得更富余,好像王嘉尔一举一动都牵引着他一样。

而王嘉尔平常对所有人的大大咧咧,热情至极的表现,在段宜恩面前全然是另一副模样。他会卸下一身疲惫靠在段宜恩肩头小憩,也会在不开心时对着段宜恩乱发脾气。

BamBam自小离家,对他人的观察更为细致,他明白这些意味着什么。所以在王嘉尔被骂的那一天,他不知道为什么段宜恩要选择和珍荣哥在一起。

一定是有什么误会,而这个误会,两个人开始越走越远。

他不想这样,他觉得他们也不想这样。



12



这次专辑回归的主题是七个人在一起。选地取景是四个国家,他们七个人的国家。

从美国回来后没过几天,七人再次飞去中国香港。

最后一天海报拍摄时,安排了段宜恩和王嘉尔站一起拍摄双人图,却被王嘉尔拒绝了。

“Mark哥这么好看,跟他一起,显我脸大。”

“也是嘛,Jackson在中国发展这么好,怎么会想和我一起。”

段宜恩双手插兜,一脸鄙视。

“你有病?你明知道他不是这个意思。”

林在范走过来。

“那你就明白他什么意思了?这么懂?”

话音刚落,段宜恩的衣领被林在范揪住,所有人都懵逼着看他们,王嘉尔不知所措。

“我和荣宰还有有谦拍吧。”

导演同意了,金有谦走过去将两个莫名其妙动粗的人分开。

拍摄很成功,除了那一处小插曲,因为航班是在今晚,而王嘉尔自然是留在香港陪伴父母,他的个人solo已经发行,还有很多后续事需要处理。

可是这天是段宜恩的生日。

他结束了所有行程,回到自己家时已经接近十一点了。洗漱完,王嘉尔坐到床上,从床头柜上拿过一个小盒子。

他小心翼翼地打开,很珍重地握在手中。

里面是一个戒指,刚刚好是段宜恩的尺寸,内侧印了Mark Tuan。他之前回中国时让人定制的,他托王妈妈帮他拿回来,可却还是迟了一步给他。

当然,也没有资格再给他。

王嘉尔拿出戒指,想套在自己手上,可是怎么弄也弄不进去。

就像段宜恩是段宜恩,他是一个个体,所有与他相关的,不论是人还是物,都该与他相符。

可王嘉尔和段宜恩是两个极端,明明性格完全不同,却硬要在一起折磨。如果不是段宜恩的包容,又怎么会走到现在。

“又浪费钱了。”

王嘉尔放回戒指,看了眼墙上的钟,分钟走到59分。

“段宜恩,生日快乐呀。”

做不了第一个送给你祝福的,我就在最后一个送给你。不能当面告诉你时,我就一个人自言自语。当我知道一切不适合我时,却为了你去将就,那如今还是就算了吧。

王嘉尔编辑了一条短信给林在范。

“在范哥,对不起。”

我还是特别喜欢段宜恩。”

“我不能对你一心一意,更不想对不起你。”



13



“哥,你跟Jackson哥到底怎么了?”

BamBam坐在段宜恩身边一脸担忧地问,他以为段宜恩会给他白眼或是不说话,却没想他沉静了几分钟后又开口。

“我觉得,我跟Jackson越走越远,是背道而驰的那种遥远。”

“我好像对他不再包容,我问他什么,他什么也不说,我不能理解他,他也不再愿意告诉我。”

“如果他真的像别人说的,他初心变了,想越飞越远了,我一点都不介意,他发展得更好,我比谁都开心,因为这是Jackson想做的,我当然无条支持。”

“可是我突然觉得自己像他的绊脚石,我怕自己会影响他。既然如此,我倒不如让他安心大胆地飞吧。”

段宜恩揉了揉眼睛,BamBam感觉到他的鼻音重了,怕是也红了眼眶。

“Mark哥,你这样对Jackson哥,你觉得他还能安心大胆地飞吗?”

“你说你不能包容他了,其实是在担心他离开你吧。你明明知道他每天都会想很多,他本来也不是喜欢让人安慰他的性格,只是在你的面前放开了自己的心。

“但你也不想想,是你没有主动去了解他,那天直播别人骂他骂成那样……”

“什么直播?”

“我去,你还不知道啊?”

“Jackson哥的直播,有人刷评论,是让他退队,退出GOT7。”

“几号的直播?”

“就七月底啊。”

段宜恩愣了一下,七月底的话,刚刚好是那天他去找他的时候。

他想给王嘉尔打电话,可无奈于在飞机上,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他却感觉度日如年

原来一切的一切还是怪在自己,他不该那样冲动地以这种方式让王嘉尔难过,明明不想成为他的负担,却还是让他为难。



14



飞机降落在平地,段宜恩走出机场慌忙地关掉飞行模式,正想给王嘉尔打电话时,接连不断的短信发送过来。

是王嘉尔的短信。

“我一直有在想,如果你的生命里没有我的出现,你是不是就会活得更轻松一点。”

“我知道你不是真的想要伤害我,我一点都不勇敢,我很害怕你离开我。”

“现在你终于离开我了,一开始的确很难过,可是我知道一切都会习惯的,就像当初能够习惯有你一样。”

“生日快乐。”

真是一个傻子。

段宜恩躲在角落里哭的像个孩子一样,他一遍又一遍地拨通王嘉尔的手机,却迟迟没有回应。

失魂落魄地回到宿舍,他对上珍荣的目光。

“怎么了?眼睛肿得像金鱼。”

段宜恩为难地低着头,不知道如何说明。

“珍荣,我们……”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没关系,我都接受。”

朴珍荣笑着,段宜恩惊愕地抬起头。

“你赶快找Jackson和好吧,看他难受,我都心疼。”

“谢谢你。”

朴珍荣挥了挥手,示意他没有必要,转身推着行李进了自己房间。

段宜恩查了一下王嘉尔近期的行程,他在上海有一场篮球比赛,刚订完机票准备洗漱时,经纪人打来电话。

“你干嘛?你要飞中国?”

“哥,你怎么这么快知道了。”

“你不知道那些卖你们航班的人消息多灵通吗?你这边的下单很快就被传遍了,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去中国。”

“我要找王嘉尔。”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他已经抱着鱼死网破的心态去面对了,所有人知道也好,他不想再失去王嘉尔了。

正当他准备解释时,经纪人开口。

“取消你的订单,用我的帮你订,时间是十号下午或晚上,你最好把自己捂严实点。”



所有人都心照不宣,但所有人都在保护他们。



15



王嘉尔在晚上的比赛前仍在练习,出一身汗后,回酒店的路上吹了不少风,淋浴时脑袋都是懵的。

比赛很顺利,他回到酒店倒头就睡。

半夜时翻来覆去,脑袋像是要炸掉一样疼,迷糊中有人抱住他,他顺着那让他安心的味道蹭了上去。

“嘎嘎。”

好听的台湾腔。

“段宜恩?”

他以为自己在做梦,梦到段宜恩回来了,索性便让这个梦继续下去。

“段宜恩,我一点都不想你离开我。”

“别人骂我也好,让我退出也罢,我一点都不想去在意。可是你都想要离开我,我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不够好。”

“我以为你会包容我,可是你也不想管我了。”


“所以我去找了在范,可是发现只要不是你,一切都很无趣。我没有跟在范上床,我很怂,我只想你抱住我的感觉。”


“段宜恩,你知不知道一个人在这里好累,一个人回酒店好累,一个人面对陌生人好累。”

“段宜恩,王嘉尔太辛苦了。”

“你能不能别走啊。”

他借着脑袋的迷糊,借着以为是梦境,把一切都发泄出来,说着有些难过,开始小声抽泣。

发烫中有人吻上他的唇瓣,他突然地睁眼,是段宜恩,真的是段宜恩。

他咬着王嘉尔的下唇,一点点地深入,从嘴角到沾了眼泪的眼眶,从鼻尖到泛着红晕的脸颊,再到耳畔处。

“我不走,我还是王嘉尔的段宜恩。”



16



王嘉尔之后才明白。

段宜恩的爱其实一直都默默无闻。

“你还想和Jackson做室友吗?”
“想呀,可是Jackson太忙啦。”

“如果有喜欢的人,想对她做什么?”
“买好多好吃的。”

“Jackson呐,你有好好吃饭吗?”
“Jackson看到这一定要流汗了。”
“Jackson,如果你回韩国啦,我就带你去吃好吃的。”

 


“我更希望杰森要身体健康,有更多行程,能在综艺里更多地现身。”

 


他一直在把王嘉尔的事当做自己的事,想他能够健康能得到更多的关注和喜爱。

王嘉尔怪段宜恩只会告诉自己让自己吃饱肚子,却忘了本来于他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自己的身体是否健康。




“我的Jackson,辛苦啦。”




◆END.






我是清晨更文小能手,大家十一国庆快乐∠(`ω´*)

评论(37)
热度(376)

幸福化作小精灵 跑来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