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嘉里AC | Powered by LOFTER

The Gun Was Mine · 为首侵/害[上]

▲ 感谢@简奥斯丁烤鸡 点梗
△ 半现实 / 遵循时间线 / 先虐后甜
▲ 宜嘉 / 宜珍 / 范二 / 与真人无关,勿上升
△ 短篇[上,下],全文10000+字



▽ BGM:
Look What You Made Me Do - Taylor Swift



01



王嘉尔关掉用来直播的手机,有些不知所措地揉了揉眼睛,放空后收回了失落的神情,随后他将手机递给工作人员,正要收拾收拾准备离开时,在一边的经纪人为难地开口。

“Jackson,没事吧?”

她想问刚刚直播时,让王嘉尔退队的一些言论,有没有影响到他本人。

“努娜真是太小看我啦。”

很聪明的回答,没有直白地告诉别人自己没事,也没有说明那些抨击到底有无伤害到他。而正常人听后,都会觉得他的确很好,刀枪不入一般。

王嘉尔对着在场的工作人员鞠躬后,露出小白牙甜甜地笑了一下,就拿着包离开了。

“杰森吃饭了吗?”

保姆车驶向公寓时,段宜恩来了消息。

本就不可能不多想的人,看到自己在意的人习惯性的关心后,他刚刚所掩饰的委屈和难过一触即发,对爱人撒娇和抱怨的心理一层一层递进。

王嘉尔挪到更后一排的座位上,悄悄给段宜恩拨去电话。

“Jackson,怎么打电话来了?”

“没事,就是…”

王嘉尔压低了自己的音量,他已经在中国连轴转了好几天,没有面对面的日子里,确实很想念段宜恩。

“呀,珍荣,别闹。”

他还未说出口的思念,在听到段宜恩带着宠溺的尾句时,心脏漏了一拍,不自觉地皱眉。有些不敢想象的事情开始在他的脑海里蔓延,慌乱中他挂断电话。

刚刚段宜恩的语气,和平时唤BamBam有谦时完全不一样,语句里多了很多的温柔。

也许是因为对象是一直优秀的珍荣。

所以明明什么事都还没有发生,他却害怕成这般模样。

段宜恩再次打来电话,王嘉尔没有接通。

其实他感受到让他离开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他在接机的人群簇拥中,亲耳听到有人高喊着,

“王嘉尔,滚!”

“退队吧!GOT7不需要你!”

有些语言的刺激比文字更让人惊恐,尽管说者的声音稍纵即逝,可听者却将每一个字记在心底。

但是他那个时候没有选择哭鼻子,却在段宜恩三个中文字闪烁在手机屏幕上时,瞬间红了眼眶。



我其实很委屈,可是你却一点事都不知道。



02



段宜恩被挂断电话后,感到莫名其妙。

“怎么了?”

朴珍荣盘腿坐在沙发上,手上拿着金有谦带回来的挠痒棍,在刚刚妄图和段宜恩打闹被他制止后,看到他将手机从耳边拿回到胸前,疑惑地问。

“没事,Jackson他挂了我的电话。”

“可能信号不好吧。”

“Maybe...可是他刚刚的语气好像有些不对劲。”

段宜恩穿上拖鞋,翻了翻备忘录,找到那串密码。

那是王嘉尔搬去新公寓时悄悄告诉他的,是他公寓门锁的密码,理由是想让他闲时去看一看,免得年久积灰。

他一直没有去过,在听到王嘉尔刚刚的语气,以及中断的通话后,段宜恩觉得去碰碰运气给他一个惊喜也是不错的选择。



等到段宜恩来到公寓时,天空已经完全被黑暗吞噬。

楼道里的光很亮,他按下密码后打开门,就看到一脸惊讶的王嘉尔。

“你怎么来了?”

“也不知道谁挂掉我电话。”

段宜恩笑着虎牙露出来了,看到王嘉尔后,抬起手摆了摆手中的芝士蛋糕,那是刚刚过来的途中在店里买的,王嘉尔最喜欢的口味。

也不知道是震惊还是不知所措,王嘉尔半天没有反应,倒还是段宜恩自己开口。

“不请我进来吗?”

“自己按的密码,自己不知道进吗,还要我请?”

王嘉尔有些傲娇地反驳他,转身走进客厅。段宜恩扶着玄关柜脱掉鞋,穿上门口早已摆好的拖鞋,紧接着便拉住心心念念的人,让他跌入自己怀中。

“想你。”

段宜恩搂着王嘉尔的腰,微微张嘴含住面前人的上唇,一点一点地舔舐。

可是王嘉尔却突然地推开了他。

“对不起,我不想接吻。”

他很直白地拒绝了段宜恩。

“怎么了?你不开心吗?有什么心事吗?发生了什么吗?”

段宜恩抛出了一连串的疑问,王嘉尔却只顾着摇头。

“你告诉我,我可以替你分担啊。”

“我没有事。”

王嘉尔退到沙发上,挠挠后脑勺,不知所措。

“你为什么总是不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段宜恩突然严肃起来,本还温柔的语气瞬间染上火药味。

“你在中国,我们隔了太远的距离,甚至还有一个小时的时差。我不在你身边,不能时刻知道你遭遇了什么,所以我希望你告诉我,但你永远什么都不肯说!”

“要我跟你说什么?”

说我被我们组合的粉丝排挤吗?说我很难过可是你却在和珍荣在一起玩笑吗?

王嘉尔没有看他,也没有将剩下的话说出口。如果段宜恩不闻不问,他或许也不会开心,但段宜恩问过后,他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这样纠结得让人讨厌的自己,对方生气也是应该的。

但他忘记了,他以往的所有喜怒无常,其实是被段宜恩所包容的。他们渐行渐远的距离,肢解了从前自己逃避时可以获得的理解。

他们还是输在了距离上。

段宜恩听到王嘉尔冷漠的七个字和没有语调的尾音后,自嘲地扔掉手中的蛋糕。



“好,随你便。”



03



“你回来了。”

珍荣拿着书和水杯路过门口时,刚好看到段宜恩进门。

“嗯。”

没有语气的回应,朴珍荣也不再多问什么,他将杯子放在料理台上,准备再烧一壶水。

段宜恩关上房门后,就收到了王嘉尔的短信。

“分手吧。”

他没有回复,而是径直将他们的对话框删掉。段宜恩甩掉手机走出房间。

“珍荣,你说过想要和我在一起的吧?”

他走上前,和朴珍荣肩并肩站着。

“啊?”

朴珍荣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身边人拥住,随后唇上一阵温暖。

“唔……”

水壶声“嗡嗡”作响,蒸汽翻滚在空气中,让原本就有些暧昧的气氛变得更加温暖起来。



BamBam拿着iPad走出房门,他暂停了屏幕,上面是王嘉尔几小时前的直播,而评论区那里充斥了中韩夹杂的谩骂。

他想告诉段宜恩来着,可是眼前的场景,让他止步不前。

“Mark哥,这……”

“暂时先不要说了。”

林在范从沙发上站起身,他目睹了刚刚的全过程,他也知道BamBam想要给段宜恩看的是什么,但是事情已经发展到有些尴尬和无法收回的地步,他也不想让几个人的关系变得更糟糕。

又或许他有些私心,便拦住了自家弟弟。

“可是……”

“别想太多,有些事,Mark哥不知道或许也好,毕竟这也不是什么让大家开心的事。”

“好吧。”

BamBam摸了摸鼻子,仍旧疑惑地回到房间。



“你这是……什么意思?”

朴珍荣的耳根红起来。

“你跟嘉尔……”

“我跟他没什么啊。”

段宜恩装作若无其事地拔掉插头,转身将朴珍荣的杯子盛了一半的开,又贴心地倒上一些凉水。

“我嗓子不好,想喝热一点…”

朴珍荣接过杯子。

段宜恩愣了愣,想起之前王嘉尔生病,他也是倒过开水给他喝,可他不干,一定要喝温水,不知不觉中,好像形成了习惯。

“那倒掉吧。”

段宜恩转身。

“Mark哥。”

朴珍荣捂着杯身,脸颊有些通红。

“跟你在一起的事,算数吗?”

段宜恩看到他小心翼翼的模样,有些想笑,刚刚还有些盛怒的情绪好像渐渐地被平息。

他和王嘉尔认识六年,在一起四年。

这期间他们面临过很多问题,可是都一一化解了,也有很多诱惑,却也从来面不改色。

但现在面对分别,和以后更加远的距离,他竟然觉得分开和除他以外的人交往试试,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或许是他的冲动,或许他早就摇摆不定。但话已出口,段宜恩不想反悔。

“当然算数。”



04



王嘉尔看着经纪人将自己的行李箱搬下车去托运,他又开始放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注意力很不容易集中,只要没有事情,他会无意识地发呆。

然后脑海里只有一个人的名字。

这次他要回国呆上半个月,比起之前已经不算长了,他也开心,至少可以在一段时间内,不用面对尴尬的人际关系。

本以为会收到段宜恩的回复,没想到他看了又看屏幕,一点点消息都没有,算是默认了他们的分开一样。

王嘉尔有些生气地垂下手,不想却撞到了身后的铁制栏杆,他疼得抬手想去摸一摸刚刚撞到的地方,但冰凉的质感让他停止了一切动作。

手腕上还是段宜恩送的手链。

回韩国他不常戴手链,但出境时他总会再次带上。

昨天和段宜恩不欢而散,到现在的一个不明不白的分手,他以为自己把手链拿下来没戴上了,却不知道习惯是一件很让人恐惧的事。

“近期买过最贵的东西是什么?”
“给Jackson的生日礼物,是他喜欢的品牌的手链,不过他现在应该都不知道礼物的价格。”

王嘉尔看过那篇日本的采访,之后还张牙舞爪地质问过段宜恩真实价格。

“价格无所谓,重点是,这是要送给杰森的。”

这是段宜恩的回答。

“杰森要好好戴着哦。”

王嘉尔取下手链,看了又看。



我好好戴着呢,你能不能不离开我。



05



王嘉尔知道段宜恩和朴珍荣在一起时,他正在国内录制《极/限/挑/战》,录制中途休息时BamBam突然给他打了通电话。

“哥,我憋不住了,我觉得你应该知道这件事。”

“Mark和珍荣哥在一起了。”

他忘记了自己怎么回复BamBam,只知道他挂断电话后,周围人唤他他也没听见。

怎么会这么快。

怎么会这样?

他拖着一身的疲惫回到酒店,手机不停地有消息推送,他点开看,是他们的聊天室。



“珍荣哥,带点烧烤回来吧kkkkk”

“呀,跟你马克哥说去!”



王嘉尔关掉屏幕,全身仿佛瘫痪了一般趴在床上,他闭上眼,跟着眼皮的落下,泪珠被挤出眼眶,一颗一颗地滴在洁白干净的被褥上。



其实我一个人,

真的很难受。




06



段宜恩和弟弟们一起去珍荣新剧拍摄地探班。他们拿着些零食和饮料,躲在拍摄地的棚内,想给珍荣一个惊喜。

却不知今天刚好是一场吻戏。

女主坐在珍荣的身边,他护上她的额头,随后,女主勾住他的脖颈,珍荣的演技很好,惊讶而又有些小慌张的表情恰到好处,紧接着便是女主吻上他的嘴唇。

取景器正好是两个人接吻的特写。

金有谦拉着崔荣宰在一旁哇哇大叫,拍着手说“珍荣哥的演技真好啊!”

而BamBam和林在范则不约而同地望向段宜恩。

他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哀乐,好像刚刚和别人接吻的不是自己的男友一般。

或许是察觉到两人明显又露骨的目光。

“演戏而已嘛。”

演戏而已,又或是根本没有太在乎戏中戏外的那位主角吧。

之前和大家一同看王嘉尔的生放时,为了节目效果,王嘉尔吻了节目里的前辈。就因为这个,段宜恩和他大吵了一架。


他那时非常嫉妒,他不想任何人和他一样,一样的,可以亲吻他的杰森。



此刻的感受和那时,大相径庭。





◇ TBC.






感谢@简奥斯丁烤鸡 的点梗,因为这位宝宝从我写的第一篇文开始就有看kkkk,就私信她想写她的点梗。

本来是要马克斑的,但为了剧情效果,还是改成了宜珍,有西皮洁癖的宝宝注意啦。

结局是好的,请勿上升正主。

评论(32)
热度(266)

幸福化作小精灵 跑来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