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嘉里AC | Powered by LOFTER

Boo · 深陷

▲ 速打小甜饼,有亲亲有抱抱
△ 这是一个甜甜的充满粉红泡泡的校园故事





王嘉尔位于方阵的第一排,整个队伍都端正地立正中,只有他一个人盘腿坐在地上,手上还拿着红枣味儿的酸奶,塑料瓶子已经被吸得瘪起来,“咕噜咕噜”的声音直响。

他看到段宜恩和林在范从队伍前经过,两个人面无表情,也没有讲话,估摸着是打完球准备回班。

“段宜恩!”

王嘉尔叫了声他的名字,同学们都将目光聚焦过去。段宜恩停下脚步,和林在范一起看向王嘉尔。

“过来过来。”

他挥舞着手臂。

段宜恩皱眉,但也没多说什么,把水瓶递给林在范,然后径直走了过去。

“帮我丢掉,拿着好麻烦呀。”

王嘉尔眯着眼睛,刚刚好太阳越过教学楼的遮挡,阳光映在他的小脸上,轮廓边线的绒毛背光着,仿佛给王嘉尔镶上了小金边,熠熠生辉着,段宜恩有些挪不开眼。

他无奈地接过王嘉尔手中空掉的瓶子,看到他的小括弧出现,忍不住揉了揉他的棕毛。

“排完练去体育馆找我。”





王嘉尔哭丧着脸,右脚悬空,好不容易一瘸一拐地走到体育馆,刚一开门,没注意地板上有坎儿,又在众目睽睽之中“啪”地摔下去。

全场爆笑。

段宜恩看清楚来者是自家小孩儿时,吼着“笑什么笑,闭嘴,训练。”然后又满眼都是担忧地跑过去。

“你傻吗?”

他看着两眼泪汪汪的王嘉尔,又气又想笑。

“疼死了,你快背我!刚刚排练的时候我脚还扭了!”

王嘉尔毫不掩饰地嘟着嘴撒起娇,伸出两只手让段宜恩抱他。

正在原地高抬腿的金有谦戳了戳林在范。

“喂,我刚没看错吧,嘉尔哥在撒娇??”

“呵呵,有什么好惊讶的,你还没看过你嘉尔哥撒泼呢。”

林在范拍掉金有谦还在自己腰间戳来戳去的手,不自觉地想到去年。

那天是开学典礼,一个新入学的女生大胆地冲上台,拿起话筒指着段宜恩吼“我喜欢你!”。那个气势,不像是在表白,倒像是寻仇。

没等反射弧长的段宜恩反应过来,健步如飞的王嘉尔已经以每秒五十米的速度冲出去,首先拔掉了那女生的话筒线,其次又拿了一个无线麦克风,当着全校师生的面,气势如虹地吼着

“你他妈不准喜欢他!”

然后他就在台上和那女生掐架,对,掐架。

后来的处罚是有的,但也没太过于严重,也不知道为什么,全校好像都默认了他俩谈恋爱。

林在范一边想一边笑。

那边的段宜恩笑着让王嘉尔爬上他的后背,笑得一脸狡黠的王嘉尔搂着他的脖子,趁他不注意亲了下他的耳朵。



王嘉尔好像一束光照进段宜恩的生活里,明明一点都不明亮一点都不鲜艳的人生,被他一下一下地扰乱。

就像颜料盘里的对比色融合在一起,原本刺眼的颜色,被一点点地磨合成惹人喜爱的灰度。



但也就是这样的王嘉尔,才适合不善言语的段宜恩吧。




完。

评论(3)
热度(221)
  1. Mark_tuan查无嘉里AC 转载了此文字

幸福化作小精灵 跑来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