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嘉里AC | Powered by LOFTER

Boo · 深陷

▲ 速打小片段,有亲亲有抱抱
△ 这是一个嘉嘉给老段送礼物被吃干抹净的故事



▽ BGM - Boo / Pinback





王嘉尔望着手里那串从古镇买回来的项链,正琢磨着什么时候送给段宜恩。

毕竟还在冷战,自己这么殷勤倒让那人占了便宜。



段宜恩刚洗完澡,下身围了浴巾走出卫生间后,就看到自家小孩儿正窝在沙发上,骨节分明的手正扒拉着用琥珀珠串成的项链,他眼色暗了暗。



他们已经一整天没有讲话。



王嘉尔动身去古镇前,两个人就“到底能不能和别人同房”理论了一整晚。

段·不吃醋会死·宜恩当然是坚持着让王嘉尔自己睡;王·仗着你宠我就要横行霸道·嘉尔愣是以“合住便宜”的理由不甘示弱。

最后两个人闹得从床上跳到床下,到客厅也不停歇,直到楼下老奶奶上来投诉,才用“石头剪刀布”,以三十二局都是平局的结果休战了一会儿。

睡觉前,段宜恩本想示弱,刚要抱住旁边的小孩儿,那人就突然打掉他的手,整个人往床边用力一挪,段宜恩还没做出反应,就听到小孩儿“啪”地掉到地上的声音。



王嘉尔顶着黑眼圈和额头上不明显的包,拖着行李箱,一声不吭地去了古镇,还特意在客厅餐桌上留了一个酒店开房的证明附件,上面赫然写着“双人间,一间”几个字。



行,这下都要怪到段宜恩头上了。



都说宰相肚里能撑船,段宜恩也不是个记仇的人,更何况那小祖宗还是自家爱人,王嘉尔还没从古镇回来,自己倒还甚是想念。

以至于算好了他归家的时间,特意开车去动车站接他回来。

结果躲车里想给他一个惊喜的段宜恩,刚好看到林在范给王嘉尔拖行李箱,两个人有说有笑地从段宜恩闷骚的亮黄色跑车面前走过。

这不接还好,一接人,醋坛子就翻了,怕是要把老段给腌成小菜。



这不,王嘉尔回来后的一天,他们也毫无交流。

“喂。”

倒还是王嘉尔先开了口。

段宜恩虽然吃醋,但听爱人话这一点倒被王嘉尔训成了本能,一听王嘉尔的声音,什么高身段都碎成渣,摆着一张面瘫脸还是他最后的倔强,撅着嘴就屁颠屁颠地跑过去了。

王嘉尔拉住段宜恩的手,力气有些大,示意他蹲下来和自己平视。

“你还在生气啊?”

他戳戳段宜恩颧骨越发明显的脸。

“没有。”

段宜恩撇过头。

王嘉尔看他这傲娇的模样,笑得小括弧都出来了,他遮住眼前人的眼睛,段宜恩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划得王嘉尔手心痒。

“我把手拿开,你不要睁眼了哦。”

王嘉尔松开手,又在他面前晃了两三下,东瞧瞧西瞧瞧,确定段宜恩没有偷看后,才把项链给他带上。

“这个链子价格不菲呢,我看人家给开了光,说能保平安来着,在范和珍荣都要了能引财运的,我知道你不缺钱,所以想你平平安安,看看我多想着你…”

“我这几天都没睡好,三个大男人睡一张床是挺难受,早知道就听你的……唔……”

王嘉尔的话匣子被打开了就一发不可收拾,段宜恩本闭着眼听他一本正经,津津有味地说着脖子上冰凉的项链的来历,在听到那句“想你平平安安”,什么脾气都没了。

他睁开眼,微微起身,左手撑在王嘉尔身侧的沙发上,右手揽住他的后颈,含住了他喋喋不休,一张一合的嘴唇。

王嘉尔果然是甜的。

怎么样让自己生气,担心,倒最后还是会哄自己开心。

段宜恩一下一下地轻舔着王嘉尔的唇瓣,看着那人渐渐泛红的脸颊,心情愉悦起来。



小孩儿最后还是被容易吃醋的大灰狼吃干抹净了。



“对了,为什么我去车站接你时只看到了林在范?”

事后老段也要追问不休,王嘉尔喘着气,有些虚脱地把脸搁在段宜恩的颈窝。

“珍荣的父母来了,他就和叔叔阿姨一起走了。”

“我回来你还不理我,就是因为这个啊?”

段宜恩听了解释,不好意思再开口。

王嘉尔轻咬住那串项链。

“醋包子,项链要好好带着啊。”



我希望你平安,在我看不见或是看得见的时候,都要过得安分,过得安心。





完。

评论(8)
热度(243)

幸福化作小精灵 跑来通风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