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嘉里AC | Powered by LOFTER

Steal My Boy · 偷走他

△ 宜嘉 / 有尔 / 第三章 / 三章完结



▲ 出轨 / 暗黑 / 兄弟 / 微病娇





01




“你们在干什么…”

王嘉尔听到Flora的声音时一点也不慌张,他知道那个女人在屋子里,他故意手抖打翻了砂锅盖,他就是想看她失魂落魄的样子。

他讨厌她。

可段宜恩的所作所为,却让他着实的失望。

段宜恩只是慌忙地捡起地面上的碎渣,尴尬地朝Flora笑了笑。

“嘉尔煲汤,不小心打碎了盖子,我看他伤着了没。”

伤着了没?

王嘉尔不着痕迹地动了动嘴角,自嘲般地看着将地上的残局清理干净的段宜恩,默默地将袖子放了下去,又抚了抚被遮盖住的伤口。

“是这样吗?”

Flora不信,她恍惚间看到了王嘉尔领口里若隐若现的吻痕,加上刚才听到了模糊的耳语,她不得不怀疑这对兄弟的关系。

尽管那个吻痕不是段宜恩留下的。

“胡思乱想什么?嗯?”

段宜恩走上前,他身上还带着从屋外走进来的寒气,指尖微凉地附上Flora的鼻尖,轻轻地捏着。

“你回家,第一个看的是嘉尔,”

Flora第一次拒绝段宜恩宠溺的关心,硬生生地拍掉他的手。

“而不是我。”

她转身走进卧室,段宜恩紧随其后,而目睹一切的王嘉尔只怔怔地呆在原地,不知所措。

心脏疼,这是他的第一反应。

其次便是愤怒,失望,嫉妒,仇恨……

蜂拥而至。

他关掉燃气灶,双手撑在不锈钢制的灶身上,眼泪掉近刚熬好的排骨汤中。

房间里传来争吵声和哭泣声,还有东西摔落的声音,王嘉尔像听不见一样,自言自语着。

“汤不能喝了呢。”

他将汤汁径直倒进洗手台里,看着液体顺着管道口窸窸窣窣地流下去,眼泪也愈演愈烈。

他抹着眼泪拿上手机,跌跌撞撞地出了门。




02




“我说了,嘉尔是我弟弟!我必须关心他!”

一向温文如玉的段宜恩愤愤地对着自己的妻子怒吼着。

“你不觉得你的关心过头了吗?”

Flora睁大了眼盯着他,语气平静。

段宜恩不知道该如何作答,他看着Flora走到床头,看着她将抽屉里的一个文件夹拿出来,然后扔进他怀里。

“我对你很失望,也很绝望。”

段宜恩一脸莫名其妙地打开文件袋,里面掉落出来的照片让他目瞪口呆。

他和王嘉尔在卧室里,厨房里,客厅里亲热的图片,甚至在室外约会时拥吻的瞬间都被化成照片装在袋中。

“怎么解释呢?”

“谁给你的这个?”

“你第一个关心的就是这个吗?”

Flora本抱有一丝幻想,幻想段宜恩能给她一个合理的,具有说服力的解释。

可他没有。

她拿起床头柜的玻璃杯,恶狠狠地往地上砸去。

争吵化为了搏斗。




03



[180305已补链接]


“冷…”

王嘉尔微眯着眼,仿佛求救一样叫着,身下不知是血还是金有谦留下的痕迹,王嘉尔只觉得有液体从体内流出,混着冷水,刺激着他的感官。

“冷?接下来才是更冷的。”

金有谦回到自己的卧室,从衣柜中取出备用毛巾,又拿出一个精致的,容量有些大的玻璃质水瓶,这些东西好像就是为今天准备的一样。

他要让王嘉尔对段宜恩的情感彻底了断。

刚刚在床上,王嘉尔险些叫出段宜恩的名字,他敏锐地捕捉到王嘉尔喘息中带着的段字。

而这都是一切的导火索。

金有谦走进浴室,水已经快要漫过浴缸,他没有关掉花洒,而是将毛巾盖住王嘉尔的脸,用领带捆绑住他的手。

“你知道吗?我看过你跟段宜恩接吻。”

他拿起水瓶,放进浴缸里灌水,王嘉尔挣扎着在水中摆动着,金有谦将杯口对着王嘉尔被遮住的脸,猛地泼洒下去。

“你太傻了,总以为你们是两情相悦的。”

王嘉尔挣扎不停,而他只要呼吸,毛巾中的水便灌进他的鼻腔。

“我亲眼看到他在你偷吻他后,装作离开的样子,转身便去洗手间洗脸刷牙。”

满瓶的水被金有谦浇灌完毕,他又往浴缸中灌水,毛巾已经湿透,王嘉尔狼狈不堪地咳嗽着,而金有谦除了裤脚被沾湿,仍衣冠楚楚地站在浴缸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他一点都不爱你,他只是利用你,将我们父亲的财产全部捞空。”

“他第一次接近你后,晚上便给他的亲生母亲打电话汇报,说你傻,太容易被攻陷。”

金有谦将水再次泼下,而王嘉尔已经无力挣扎,只传出断断续续的求饶声。

“长大后也一样,他一直都是利用你,等榨干你,他自然可以把你当垃圾扔掉,然后以一个事业爱情双丰收的形象继承家业。”

“不然为什么他一结婚,父亲便死了。不然为什么本是你可以继承的家业,却沦为他的。不然为什么他会和Flora结婚,他如果爱你,是可以拒绝婚姻的。”

“他如果像我一样爱你,是会拒绝的!”

金有谦发疯一般扯下王嘉尔脸上的毛巾。

“哈哈…哈…你是疯子,我不会相信的……”

“家业是我让给他的…”

王嘉尔得到呼吸后,挤出一句话来,彻底激怒了金有谦,他又将毛巾盖在王嘉尔脸上,将水瓶甩向地面,玻璃瞬间破裂在地板上,金有谦直接取下花洒,对着王嘉尔的脸冲刷着。

“你真傻。”

过了十分钟,王嘉尔彻底静止在浴缸中。

金有谦关掉花洒,取下毛巾,看着王嘉尔惨白的脸,突然笑了起来。

“这样才乖。”

“你这样,才最好看了。”




04




段宜恩颓废地坐在沙发上。

Flora正在卧室里哭着,而他却只因为王嘉尔的离开而焦心。

门铃声突然响起,他“噌”地站起身。

打开门的一瞬间,他怔住了。

是笑着的金有谦。

Flora也听到了门口的动静,走出门想看看是不是那个毁了她家庭的男人回来了。

而她正踏出房门时,一抹血液溅到她的脚边。

金有谦咬着沾着血的刀,走向她。

他身后的地板上,是没有动静的段宜恩。

“他伤害了我的小嘉尔,不得不死呢。”

“那派人调查,偷拍我的小嘉尔的你呢,该不该死?”




05




十岁的段宜恩在见到王嘉尔后,第一反应是心动。

可他在母亲的询问与对父亲的仇恨中,只能装作嘲讽他的样子。

“人很傻,太容易攻陷。”

这是他第一次对母亲撒谎。

王嘉尔十七岁生日那天,段宜恩陪他参加同学为他开的party,为他挡下了所有酒,可段宜恩那天正在发烧。

回到家,王嘉尔轻抚着他的额头,担忧地望着他,段宜恩迷糊间,感到眼前人附上了他的嘴唇。

他怕酒味影响了王嘉尔,迅速离开,而酒精引起的反胃感恰巧袭来,他跑进卫生间,吐了一地。

缓了许久才洗净了脸颊。

王嘉尔说过,他的梦想是可以周游世界,然后拍下各地最美的风景,他不想被父亲囚禁在商场之中。

父亲临终后,遗嘱上写着遗产兄弟三人平分,但公司全全交于王嘉尔。

“我不会管公司。”

“你来吧,宜恩哥哥。”

王嘉尔将合同递给段宜恩,便拿上行李奔赴于另一城市。

段宜恩拿着王嘉尔的印章,盖在合同上。

他帮王嘉尔代理着管理公司,而所有收益,始终还是他一个人的。

这件事,王嘉尔不知道,所有人都不知道。


 他知道,他和王嘉尔,一开始便是一个不可能。所以他愿意将一切都给予他,将不属于自己的都给他。可他却还在贪恋着与他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直到今日,全全毁掉他,毁掉自己。 





06



金有谦在登上飞往美国洛杉矶的飞机前,新闻里遍布着一家高级住宅内一对夫妻被杀害的消息。

他接通了电话。

“Bam呐。”

“嗯?”

“冰冻好了吗?”

“我的小嘉尔被我保护的很好了呢。”

“再也没有人能偷走他了。”





▲ END.


标签:宜嘉有尔
热度: 170 评论: 18
评论(18)
热度(170)

幸福化作小精灵 跑来通风报信